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古代才子为何不愿意做驸马?娶了公主会失去前途

古代才子为何不愿意做驸马?娶了公主会失去前途

时间:2016-08-28 22:15:47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古代才子为何不愿意做驸马?娶了公主会失去前途

驸马爷,常被认为是受上天眷恋的幸运儿。然而,他们并非个个都是美满幸福的。

在历史上,汉武帝时开始设置这种官,起初多让皇室或外戚及王宫大臣的子弟担任。到三国时,魏国的何晏因与公主结婚,被授予驸马都尉之职。其后,杜预与司马懿(晋宣帝)的女儿堂山公主结婚,也拜为驸马都尉,魏晋之后,皇帝的女婿照例加驸马都尉称号,简称“驸马”。驸马已不是官职,仅是称号而已。

“驸”指的是马,三匹马拉一辆车,左右两边的马称为“驸”。“驸马”则是掌管皇帝之“驸”的人,汉武帝时开始有“驸马都尉”这种官职,掌管皇帝舆车之“驸”。

《后汉书》载:“皇女红夫,十五年封馆陶公主,适驸马都尉韩光。”即东汉馆陶公主找的女婿恰巧是个驸马都尉,从此以后逐渐把“驸马”作为皇帝女婿的专称。另一说法是晋武帝司马炎为了自身安全,掌管皇帝车驾的人只有皇帝女儿(公主)的丈夫才能担任。这一规矩被后世皇帝一直沿袭下来,天长日久“附马”便成了皇帝女婿的代名词。后来,凡作了皇帝女婿的人,无论是否擅长训马,都被拜作“驸马都尉”。

皇帝的女婿当然不好当,驸马尽管身份高贵,但公主却是皇帝的女儿,这样一来,驸马不可以三妻四妾,不可以要求老婆三从四德。《明史·志第三十一·礼九》载:“驸马黎明于府门外月台四拜,云至三月后,则上堂、上门、上影壁,行礼如前。始视膳于公主前,公主饮食于上,驸马侍立于旁。”完全是奴才相。有些驸马比较幸运,公主还算安分守能相安无事;但有些就比较倒霉了。

古代才子为何不愿意做驸马?娶了公主会失去前途

《宋书·本纪第七·前废帝》载:“山阴公主淫恣过度,谓帝曰:‘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唯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这位宋山阴公主嫌只有驸马一个老公服侍太少,要让皇帝哥哥又给找了二三十个“面首”。

唐中宗李显的女儿宜城公主的附马裴巽,在外面宠幸了一个女人,叫公主知道了。于是,公主把这个女人抓来,剥掉她身上一块皮;又剥掉裴巽额头一块皮,然后,把剥下来的两块皮,互换位置贴之。贴完后,再叫裴巽到前厅办理公务,底下的臣僚们,看见附马这个样子,都忍俊不止。后来,公主也觉得不雅观,于是,又从那个妇女的额头剥下一块皮,贴到裴巽的额头上,把裴巽额头上原先贴的那块转贴到那个妇女的额头上。那个妇女羞愧难当,自缢身亡。从那以后,凡是认识裴巽的妇女,一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刘三嘏曾考取进士,一篇《一矢毙双鹿赋》辞彩华丽,辽圣宗极其赞赏,并将与皇妃白氏所生的第四女许配给他。刘驸马突然从辽国逃到北宋避难,史书上对此次叛逃原因只写五字:“与公主不谐”。可当时北宋对辽国年年纳贡唯恐有所得罪,怎敢收留他?等辽国使节拿着国书一到北宋即乖乖把此人交与对方。刘驸马重踏故土除了他的双脚,还有他的首级。

《万历野获编》中记载的驸马冉兴让身为明神宗的驸马,有一天,他的妻室寿阳公主没有告诉管家婆(公主的奶娘)梁盈女,便自行与他相聚,享受天伦之乐。岂料梁盈女恼怒职权被侵犯,居然把冉兴让从公主房中拖出来,赶了出去。公主好言相劝,也被她以粗言秽语辱骂了一番。寿阳公主一夜不曾合眼,第二天一早就进了宫,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郑贵妃,岂料梁盈女恶人先告状,已经在郑贵妃面前说了公主许多坏话。故此郑贵妃拒绝见女儿,自然也就听不到女儿的申述。冉兴让受辱之后,写好奏章准备参奏管家婆,谁知梁盈女的相好太监早已料到这一着,纠集了几十个大小太监在内延等候,他们一见驸马走来,便把他团团围住,劈头盖脸就打,直打得驸马爷衣帽破碎,伤痕累累,好不容易才逃出重围。回家后,冉兴让打算再写奏章,圣旨却来到了。皇帝严厉地责备他一番,下令收回蟒袍玉带,还把他送进国学反省了几个月,不准他再提此事。

清朝驸马必须对父母尽孝道,所以驸马不与妻子同住,驸马要见妻子,须先由公主“宣召”,所以不便时时求见。公主要见丈夫,也得找个什么理由才宣召,然后由下人奔走传达,还要赏赐花钱。麻烦的是,一些管家婆,常常从中作梗,致使驸马和公主如牛郎织女,可望而不可及。他们名为夫妇,却难得有机会共枕床席。

大惊失色之下,郭子仪把这个不懂事的儿子捆了起来,直送进宫中,向皇帝亲家请罪。

代宗看见这个场面,不禁哈哈一笑,亲自起身,为小女婿松绑,并向郭子仪说了一句至今令人感叹的话:“不痴不聋,不作家翁。”他宽解郭子仪道:“小儿女们在闺房中几句戏言气话,我们作长辈的,何必当真?又何必去管这种夫妻闲事呢?”

皇帝亲家居然能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倒真是令郭子仪大松了一口气。但是为了警戒少年无忌的儿子,回到家里,郭子仪还是拿出大棍,亲自动手,要将郭暧家法处置一番。

领军打仗的郭子仪力气可不小哪,何况这一顿棍子其实是打给皇帝看的,更是又狠又准。打得郭暧几乎昏了过去。

毕竟还是自己的丈夫,郭暧自己硬着不求饶,一边的升平公主可吃不消了,只好红着脸求公爹罢手,不能再打了。郭子仪当然顺杆而下,立刻放下了手里的家伙。

代宗对这场夫妻吵闹如此了结,女儿最后能够体恤丈夫,还是很满意的。因此,对升平公主和郭暧越发宠爱,每有赏赐,总是远远超出其它的女儿女婿。

等到升平公主的哥哥德宗继位之后,他吸取了这场“打金枝”的教训,下令修改礼仪,公主还是应该向公婆行礼恭让。

升平公主经过这场“打金枝”的事件,成长了不少。

后来,长安城附近闹起了水荒,代宗因此想要拆去权贵豪门在泾渭二河上架设的石磨房(这些磨坊是用来打磨脂粉用的)。

权贵们都不愿意,最后,还是升平公主和郭暧站了出来,尽管“撤脂粉坊,而面无颜色”,升平公主还是遵照父亲的意愿,第一个拆掉了石磨房。

在升平公主的影响下,泾渭之上的八十多座属于权贵的石坊都拆去了。

长安附近的田地,终于又得到了灌溉的水源。

在三十岁左右,升平公主和郭暧还经历了德宗年间的朱泚之乱。

从战乱中死里逃生的升平公主,性情更是变得和顺谦让。

这种转变直接影响了她和郭暧的一双儿女。

她的独子郭纵,尚顺宗女汉阳公主,以礼让贤德闻名,广得人缘,更得皇帝的喜欢,因此一生富贵平安。

她的独女自然就是郭氏。郭氏大约是升平公主二十来岁出生的,公元793年嫁给皇孙李纯为妃,论辈份,丈夫还得叫她表姑姑。

郭氏为李纯生下了儿子穆宗李恒、女儿岐阳公主。

李纯终身没有册立皇后,但是作为原配正妻,郭氏还是后宫地位最高的女人,封为贵妃。

郭贵妃虽然没有当上皇后,但是宫中朝中,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品德仁爱谦让,足以母仪天下。

岐阳公主嫁给司仪郎杜棕,下嫁之后,对家人上下均有礼有节,得到广泛的赞誉。

宪宗李纯薨后,郭贵妃被尊为皇太后。后来又成为太皇太后。

郭太后身历五朝,谥为懿安皇后,与丈夫李纯合葬景陵。

清朝皇室对公主的要求更加严格。

公主从呱呱落地到出阁成婚,只能与母亲见上几十面。

更有一些奇怪的规矩:每个公主出嫁,都会按例赐给她一套府第,但是,却不准公公与婆婆居于其中。公公婆婆若想见一见儿媳妇,还必须施以谒见皇帝的大礼节,即跪拜于地,向儿媳妇请安。

驸马爷虽说与公主同居于一府之中,却也是“内外有别”:公主居于内室,驸马却只能住在外舍;若非公主宣召,驸马就不得进入内室与公主团聚。而公主每宣召驸马一次,公主与驸马就得花费无数钱财。

为什么呢?因为公主即使成了婚,仍然有保姆跟随,这些保姆被称为“管家婆婆”,权力大得很,公主的饮食起居都由管家婆婆“照管”,连公主宣召驸马,也必须得到管家婆婆的批准。因此,公主如不贿赂管家婆婆,或者没有满足其欲壑,宣召时必然遭到管家婆婆的百般阻挠,甚至指责公主“厚颜无耻”。

深宫女子大多性格懦弱,又特别爱惜面子,一遭斥责,往往只有暗自吞声饮泣,怎能不受其挟制呢?即使入宫见了生身母亲,也不敢曲诉衷情,何况因繁文缛节,母女很难单独相聚,哪有倾诉的机会?即使有机会倾诉,碍于“祖宗之制”,母亲也无可奈何。

因此,有清一代的公主,很少有生儿育女的,即使有子女,往往也是驸马的侧室所出。这样,清代的公主十有八九是害相思病而死。如若公主死在驸马前面,驸马就会被逐出府第,府中的房屋、器具、衣饰、珠宝等,则尽数纳入宫中,唯独进入管家婆婆腰包中的那一部分,除了房屋带不走外,其余都归她所有。

清人入关两百多年来,其公主、驸马与民间老百姓一样夫妇相谐、子女众多者,只有道光帝的大公主与丈夫符珍一对。大公主刚结婚时,要宣召驸马,也遭到管家婆婆的阻挠,以致一年多也未能见上丈夫一面。大公主又气又怒,但还是耐着性子没有发作。一次入宫时,大公主跪在道光帝面前问:“父皇究竟把臣女许配给谁了?”道光帝奇怪地反问:“不是把你嫁给符珍了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大公主道:“符珍是个什么模样?女儿出嫁一年多了,连面也没有见过。”道光帝又问:“为什么见不到他?”大公主恨恨地说:“保姆不让臣女与他相见,臣女又有什么办法?”道光帝恼怒了:“你们夫妇之间的事,保姆怎么管得了许多?你完全可以自己做主!”

有了父皇的这句“金口玉言”,大公主回府后,就把符珍召进内室,长期相伴。保姆借祖宗的规矩阻拦,被她用父皇的口谕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保姆也是欺软怕硬,哪敢再多嘴多舌。此后,大公主与符珍伉俪情深,共生了8个子女,可谓有清以来,首屈一指。

从大公主的事例可以看出,公主夫妇被保姆阻隔,皇帝并不知情,只是两百多年间的公主们,都因脸皮太薄,羞于启齿,因此每每容忍,宁愿自伤而死。管家婆婆虐待公主,甚至超过了鸨母虐待妓女。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清宫有太多“祖宗之制”,授给了管家婆婆以“照应”之权,才酿成了公主们的悲剧。唯独道光帝的大公主,敢于蔑视这些“祖制”、“礼法”,不愿屈服于残酷的现实,敢于为追求幸福而抗争。

看了唐朝和清朝的两个例子,恐怕看官们都不会再觉得驸马很幸福,其实这还只是两个朝代的普遍现象,那么哪些驸马堪称最倒霉的驸马呢?

驸马爷,常被认为是受上天眷恋的幸运儿。然而,他们并非个个都是美满幸福的。

在历史上,汉武帝时开始设置这种官,起初多让皇室或外戚及王宫大臣的子弟担任。到三国时,魏国的何晏因与公主结婚,被授予驸马都尉之职。其后,杜预与司马懿(晋宣帝)的女儿堂山公主结婚,也拜为驸马都尉,魏晋之后,皇帝的女婿照例加驸马都尉称号,简称“驸马”。驸马已不是官职,仅是称号而已。

“驸”指的是马,三匹马拉一辆车,左右两边的马称为“驸”。“驸马”则是掌管皇帝之“驸”的人,汉武帝时开始有“驸马都尉”这种官职,掌管皇帝舆车之“驸”。

《后汉书》载:“皇女红夫,十五年封馆陶公主,适驸马都尉韩光。”即东汉馆陶公主找的女婿恰巧是个驸马都尉,从此以后逐渐把“ 驸马”作为皇帝女婿的专称。另一说法是晋武帝司马炎为了自身安全,掌管皇帝车驾的人只有皇帝女儿(公主)的丈夫才能担任。这一规矩被后世皇帝一直沿袭下来,天长日久“附马”便成了皇帝女婿的代名词。后来,凡作了皇帝女婿的人,无论是否擅长训马,都被拜作“驸马都尉”。

皇帝的女婿当然不好当,驸马尽管身份高贵,但公主却是皇帝的女儿,这样一来,驸马不可以三妻四妾,不可以要求老婆三从四德。《明史·志第三十一·礼九》载:“驸马黎明于府门外月台四拜,云至三月后,则上堂、上门、上影壁,行礼如前。始视膳于公主前,公主饮食于上,驸马侍立于旁。”完全是奴才相。有些驸马比较幸运,公主还算安分守能相安无事;但有些就比较倒霉了。

3、辽国的驸马

刘三嘏曾考取进士,一篇《一矢毙双鹿赋》辞彩华丽,辽圣宗极其赞赏,并将与皇妃白氏所生的第四女许配给他。刘驸马突然从辽国逃到北宋避难,史书上对此次叛逃原因只写五字:“与公主不谐”。可当时北宋对辽国年年纳贡唯恐有所得罪,怎敢收留他?等辽国使节拿着国书一到北宋即乖乖把此人交与对方。刘驸马重踏故土除了他的双脚,还有他的首级。

永嘉公主的情夫堆里,有一个身份特殊的人物名叫杨豫之,是太宗李世民胞弟巢刺王李元吉之女寿春县主的丈夫。永嘉公主和寿春县主的年纪虽然差不太多,但是照辈份算,永嘉公主是寿春县主的姑妈,不过这位小姑妈勾搭起侄女婿来却是一点不含糊。当然杨豫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宣称自己死了妈,要做孝子,不忍有房闱之乐,因此要跟老婆分居。趁机躲开了寿春县主的眼睛,和永嘉公主干柴烈火了起来。

永嘉公主有了知情识趣的杨豫之,自然就把正牌的老公窦奉节扔到了脑后。

窦奉节独守孤灯空枕,好不冷清,从前永嘉公主勾搭别的男人,他倒也忍了,但是如今想到那个抱着自己老婆的野男人,居然是平日里恭恭敬敬喊自己做姑父的小混蛋,无名火就压不住地往上窜。只是他偏偏是个驸马,于是事情就倒过来了,就象大多数发现丈夫有外遇的女人那样,他不敢拿罪魁祸首发作,虽有旧仇新恨,邪火只能冲着“狐狸精”燃烧。

于是,倒霉的杨豫之很快就被窦奉节带兵捉住,一刀两段,为他的艳遇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窦奉节虽然泄了心头之气,但是绿帽之名顿时声震天下。不久也就窝囊死了。

老公和情夫前后死去,似乎对永嘉公主没有多大的打击和触动,她很快就又下嫁给了贺兰僧伽,而身边的情夫更犹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地冒出来。

贺兰僧伽吸取了窦奉节的经验教训,对永嘉公主大张艳帜的干法不闻不问,一心做其“贤慧”的丈夫,他头上的绿帽子也就稳如泰山矣。

唐朝人为何不情愿做驸马?

最新一期的台湾《历史月刊》刊登政治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寿南的文章说,唐朝人对于担任驸马这件事情,不但不羡慕,大多数还非常排斥。这是为什么呢?原文摘录如下:

不喜欢和皇室结亲家的唐朝人

陈世美的案子发生在宋代,他为了想得到驸马这位置,冒了生命危险,也果真付出生命代价。但这种事情,在唐代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唐朝人对于担任驸马这件事情,不但不羡慕,大多数还非常排斥。举一个唐代跟陈世美境遇相似可是结果却相反的例子。

唐宣宗大中十一年(公元857年),宣宗皇帝要宰相在当年的新科进士中,选拔一位当驸马,于是便有人向宣宗推荐当年新科进士王徽。但是,王徽听到了这消息后,便赶快跑到宰相刘瑑面前,哭泣哀求说:“我王徽今年已经年过四十,年老体衰,又体弱多病,实在不适合匹配公主,恳请相爷在皇上面前替我解说,千万别招我为驸马。”这件事情跟宋代的陈世美似乎刚好相反,陈世美是拼了命想当驸马,而唐代的王徽是听说自己会当上驸马后,便赶快去向宰相哭泣,祈求宰相帮忙推托,就是不想当驸马,可见唐代当时的进士大多数是不想当驸马的。此外,在唐宪宗皇帝时,有一年,曾要求公卿大臣家中子弟来娶公主,结果公卿大臣纷纷托辞躲避,可见当时很多公卿大臣都很害怕娶公主,也害怕与皇室结为亲家。

不仅新科进士不欢喜娶公主,早在唐玄宗时,玄宗想把她妹妹玉真公主许配给方士张果(也就是民间传说中“八仙”之一张果老),张果便跟他两位朋友王迥质和萧华说:“娶妇得公主,平地生公府,可畏也。”这句话意思是说:娶个公主过门,等于平白生出个官府来管你,这是多可怕的事啊?张果在说这话时,刚好皇帝派的使者也来到,说要将玉真公主许配给张果,张果便大笑不肯接受。方士,其实在唐代时社会地位并不高,但连一个区区方士都不肯娶公主,可见当时人对公主的印象实在不好。

另外一件事是在更早些前的唐高宗时,当时高宗皇帝想把女儿太平公主许配给薛绍,但薛绍的哥哥薛顗感觉到太平公主平时就气势强盛,是位被宠坏的骄蛮公主,非常担心弟弟的婚事。所以薛顗便问他的族祖薛克构的想法,然而薛克构也同样忧心地说:“俗话说:‘娶妇得公主,无事生官府’,实在令人感到可怕。”由张果跟薛克构的话都大同小异来看,这恰好是反映了当时社会上一般人的看法,认为娶公主是一件既可畏又可怕之事,才可能产生类似谚语不断流传。既然社会上一般人都认为娶公主不是件好事而不愿跟公主结婚,所以唐朝的世家大族就更不愿跟皇室结为亲家。是故,在唐宪宗之前,没有世家大族的子弟做过驸马。所以早在唐太宗时就曾经讲过:“我贵为天子,可是一般社会人士都宁愿跟门阀世族联姻,却不愿意跟我们皇室结为亲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唐太宗这点疑惑,一直延续了百余年之久,直到唐宪宗以后,才出现极为少数的士大夫、世家大族愿意与皇室联姻之例子,但也是极其少数。

为保官位而联姻

士大夫跟世家大族不愿意尚公主,便造成唐代公主婚姻的困难。于是,公主可以下嫁的对象,便多半是集中在功勋大臣的家族,尤其是那些不是出身于世袭门第或世家大族的功勋大臣们,这些人因为出身没有世家大族那么名贵,也因为他们的地位,都是来自于朝廷给的官名,所以为了保持自己的高官爵位,功勋大臣们也就不得不接纳公主为妻或媳妇。一旦某个这类家族接纳了第一位公主以后,这个家族往往就会陆续接纳第二个、第三个公主嫁给自己家族的其它成员,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亲上加亲”之观念。所以我们看有几个家族跟李唐皇室的婚姻关系是非常密切,以下我们举数例:

一、杨贵妃家族:杨贵妃本人嫁给唐玄宗,而她堂哥杨锜也娶了太华公主,她另一位堂哥杨国忠,也接纳万春公主与延和郡主为自己的儿媳妇;杨贵妃又有一位堂兄弟杨鉴,也娶了承荣郡主。

二、中唐时帮助朝廷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家族亦复如此:郭子仪儿子郭暧娶了齐国昭懿公主(即升平公主),郭暧的女儿也就是郭子仪的孙女又嫁回李唐皇室,即是唐宪宗的正妻郭皇后;又,郭暧的另两位儿子郭鏦与郭铦,也分别娶了汉阳公主跟西河公主。

三、武则天皇后家族:武则天是唐高宗的正妻皇后,而武后的侄儿武攸暨也娶了她女儿太平公主;又,武攸暨的亲弟弟武攸止的女儿又嫁回皇室,也就是唐玄宗前半生最心爱的武惠妃;又武后的另外三位侄儿武三思、武承嗣、武承业,也分别也纳了安乐公主、永泰公主、新都公主为媳妇。

四、此外像盛唐时干预朝政的韦皇后家族也是一例:韦皇后是唐中宗的正妻,她妹妹也嫁给皇室的嗣虢王李邕,韦皇后堂兄弟韦濯,也娶了安定公主,韦濯的孙女又嫁回皇室,也就是唐德宗的韦贤妃;又,韦皇后的堂侄儿韦捷,则娶了成安公主,以上是韦家的例子。

像这类与李唐皇室数代联姻的家族例子甚多,以上仅举四个家族为例,这类家族的特点之一就是几乎都不是出身很有社会名望的世袭门第家族,所以要藉官位保持权力来源,就必须不断与皇室联姻,来增加家族的政治地位。

唐朝公主为何不受欢迎?

然而,何以唐人都畏惧娶公主为妻?这是有几个原因造成的:

一、唐朝的公主多半品德不佳

然而事实上,公主下嫁后,对公公婆婆仍旧不肯拜见。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时,曾下诏书说:公主下嫁后仍需要拜见公公婆婆。可见太宗以后到高宗此时为止,做人家媳妇的公主,仍照样不拜见公公婆婆,所以高宗才必须下诏再特意强调一次。但这次诏书也未必发生功能,因为到唐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时又再下一次命令说:“按旧例都是公公婆婆拜见公主,而公主媳妇也不回礼,所以朕希望礼官们能制订相关的拜见礼仪。”此后,还是有好几位皇帝下过类似诏书。一直到唐宣宗大中三年(公元849年)万寿公主出嫁,宣宗还特别告诫万寿公主要守做媳妇的礼仪去拜见公公婆婆,可见当时公主媳妇不拜见公公婆婆实在是很普遍的现象。公主自恃是皇帝的女儿,身分尊贵,所以对公公婆婆常视之为“臣”,而自视为“君”的家族成员,这种心态常会让公公婆婆跟驸马造成一种委屈感。

前面已经说过,郭子仪的儿子郭暧娶了升平公主,有一年,郭子仪生日,他的儿子、女儿、媳妇全都去拜寿,但唯独升平公主不肯去。郭暧见状就很生气,督促升平公主快点动身,升平公主就生气说:“我是君,他是臣,哪有君跟臣拜寿的道理?”就硬是不去。郭暧就更生气地说:“连皇太子都跟我父亲去拜寿了,你身为媳妇,为什么不去?”然而升平公主仍旧是不肯去,于是郭暧盛怒下,就打了升平公主一巴掌。升平公主平时骄蛮惯了,受不了这种气,就哭哭啼啼地跑去跟皇帝父亲告状,此时郭子仪听了这消息,吓了一大跳,顾不得满是前来拜寿的贺客临门,就绑着郭暧,送进宫中求见唐代宗,要向唐代宗道歉。代宗笑着安慰郭子仪说:“我们做长辈的不装聋作哑,怎么互相当亲家呢?”还安慰郭家父子,没有对郭家父子追究。以郭子仪的例子看来,又有哪个家族愿意娶公主为媳妇呢?这种媳妇若进了门,那真成了家中的老祖宗老佛爷了,所以谁家愿意娶公主为媳妇呢?

三、驸马不过是府内的附庸

四、当了驸马反而不容易升官

下面来看几个实例

唐朝驸马的悲惨生活:唐朝,我国历史上的一个鼎盛时期,唐代女子地位相对较高,导致唐代公主飞扬跋扈的性格,驸马的遭遇更是窝囊,中唐时期上演一出醉打金枝的好事,这位公主的名字没有确切的传下来,但是她的封号:升平公主,恐怕很多人都知道,因为她的婚姻故事,被好事的后人编成了戏剧,到处传唱。剧名就是《打金枝》。

不过,真正的“打金枝”是怎样的过程呢?

升平公主的公爹,是唐中期最著名的大将军郭子仪。

郭子仪战功赫赫,在平定安史之乱中,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因此重得天下的李唐王朝,将他封为国公,任天下兵马副元帅。此后朝政变迁,郭子仪经历三起三落,总能逢凶化吉,最后晋封“汾阳王”,并获唐代宗颁发“铁券”,立誓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处分加罪于他。为了表示诚意,代宗将自己的女儿升平公主,嫁给了郭子仪的六儿子郭暧。郭暧因此受封为侯爵。郭家的荣贵,至此已算是一个高峰。

这时的郭暧与升平,都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

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正是反叛倔强的时候,而这对小夫妻,都出身在顶极的富贵权势之中,各自的脾气就更是好不了。

在最初的新婚燕尔过去之后,两个人骄傲的个性便开始发生了冲突。

导火索是郭暧要求升平公主向自己的爹妈行礼。

公主是什么?公主是皇帝的女儿,在名分上,她是“君”,而驸马一家都不过是“臣”,由于驸马与她“夫妻敌体”,所以驸马也沾光升级。即使在成亲的喜堂上,婚仪都要倒过来,由公婆向儿子媳妇跪拜叩头。

现在郭暧居然要升平公主向公婆行民间的儿妇礼仪,升平公主可受不了啦,常跟驸马过意不去,争吵不休。

在一次家宴之后,回到房里的郭暧再次指责升平公主,在家宴上没有履行儿媳的义务,居然高坐在公婆之上。升平公主对丈夫的愤怒嗤之以鼻,反唇相讥。

郭暧两三年来一直压着的怒气终于借着酒劲发作起来。他抬手就给了公主妻子一个耳光,恨恨地说:“你仗着你爹是皇帝,就耀武扬威吗?我告诉你,我爹他是根本不想干皇帝这个差事,否则的话,还轮得到你家?”

升平公主没想到郭暧居然敢动手打自己,更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驸马居然说出这样无法无天的话来。顿时气得脸色都变了,立即乘着公主的辇驾,直奔回皇宫去向父皇哭诉告状。

代宗李豫毕竟还是一个有些头脑的帝王,听了女儿的控诉,他沉吟良久,将事情轻重反复掂量,然后对正在气头上的女儿说:“驸马说的,可全是实话呀,假如当年你公爹有心要做皇帝的话,谁也挡不住他,这天下,早就不姓李而要姓郭了。”

升平公主只有十四五岁,对父亲这番奇怪的话摸不着头脑,但见父亲不为自己出气,她还是哭闹不休。代宗便将升平公主的生母崔贵妃喊来,让她开导女儿。

皇宫里闹得不可开交,郭府则自公主冲府而出那一刻起,就已乱成了一团。

郭子仪追问儿子及侍婢之后,得知方才儿子与公主大打出手,而且还说了一句要命的大话,顿时吓得手脚发抖。这句话的后果可轻可重,皇帝完全可以借这句话的由头,把郭家满门抄斩。

小编推荐:有趣的汉语:在唐代曾经竟然称呼父亲为“哥”徐阶高拱恩怨始末:高拱如何利用海瑞打击徐阶古代土豪炫富斗气的那些囧事:石崇斗富并非个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