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汉宫奇闻:汉成帝刘骜需要贿赂宫女偷看皇后出浴

汉宫奇闻:汉成帝刘骜需要贿赂宫女偷看皇后出浴

时间:2016-07-28 12:15:38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汉宫奇闻:汉成帝刘骜需要贿赂宫女偷看皇后出浴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这是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描写的一段美人杨贵妃在华清池中兰汤沐浴和与唐玄宗李隆基春宵狂欢的场景,如果海外拍成电影,无疑是一部极其具有视觉冲击力的色情大片。其实,这样的色情大片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雏形。在经典古诗《九歌·云中君》中一开头就有关于美女兰汤沐浴的描写:

浴兰汤兮沐芳,华彩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九歌新注》对这四句诗歌的解释是:久旱无雨,人们要向虹神“云中君”祈雨,美丽的女巫先用香兰煮过的洗澡水沐浴身体,因此周身都散发着芳香;穿上华丽多彩的祭祀服装,就像花朵一样鲜艳。这样,虹神之灵才能降到了她的身上。于是,一场久盼的细雨便飞流直下,直到天边一道绚丽的彩虹横跨万里晴空。现在看来,这可能就是中国古代最早关于对美人兰汤沐浴的描写了。

所谓兰汤,就是在加热洗澡水的时候,把天然兰草和香料投放到水中。经过一番烧煮,兰草中的香精都释放到水里,香喷喷的洗澡水也就出炉了。所谓沐浴,就是女子光着身子洗澡。这样女人的裸体,沐浴在热气腾腾、芬芳氤氲的香水中,这情景无疑十分撩人心魄,让人不禁想入非非的。

古老的兰汤,在西汉时期以后发挥到了极致。随着汉代通西域,丝绸之路开通,各种异国出产的香料渐渐被引入中国。这些往往是产于热带的香料,其香气之浓郁、持久,是中原含有香气的兰草所不能比拟的。于是,西域香料迅速地成为了上流社会的时尚用品。而用珍贵的外来香料烧煮兰汤的技术便最早在宫廷中开始出现了。

汉宫奇闻:汉成帝刘骜需要贿赂宫女偷看皇后出浴

《四库全书》中的《赵飞燕外传》关于这方面的描写可谓是绘声绘色,淋漓尽致。有人说《赵飞燕外传》是历史上堕落文学的巅峰之作,几乎是字字珠玑,无一处不让人叫绝。这话说得不假。在这部作品中缤纷沓来、绮丽生辉的色情、艳情和人情的描写中,关于汉成帝时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裸体的兰汤沐浴,就像一个缭绕不断的旋律,绕梁三日,不绝于耳。其实,这样极具冲击力的情节,从另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赵氏姐妹把勾引皇帝、独霸龙床的艺术发挥到了极致,显示出二人在对付和引诱男人方面的智谋和胆略。

这部作品中先是隆重地描写了一回两姐妹的洗澡方式:赵飞燕“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潦降神百蕴香”,而赵合德“浴荳蔻汤,傅露华百英粉”。这样兰汤沐浴的情节还在书中再次出现。一天夜晚,赵合德在汉成帝刘骜专为她修的“浴兰室”中洗澡,沐浴着那荳蔻香汤。因为早就练得了一身道术功夫,此时的她竟然浑身发光,其辉芒都盖过了灯烛的光亮。这个场景被汉成帝偷偷地看到了。此处的描写非常生动细致:“帝从帏中窃望之”。这位皇帝从浴室四垂的帷幕的缝隙里,痴迷地偷看自己的女人洗澡时的裸体。他的举动遭到一名宫女的告发。赵合德在欣喜若狂的同时,还欲擒故纵地抓过浴巾遮盖住自己的裸体,又命下人把烛火扑灭,让自己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汉成帝当然并不甘心,为了再次看到赵合德在洗浴中,尤其是出浴时诱人的身体,便悄悄地拿出黄金多次贿赂这名宫女,方才封住这名宫女的快嘴。结果,这位大汉天子每一次偷窥自己女人兰汤沐浴的代价,便是国库一夜间就有“百十金”不翼而飞。

后来,唐代诗人韩偓在《咏浴》的一首诗中专门吟咏了这一情节:

再整鱼犀拢翠簪,解衣先觉冷森森。

教移兰烛频羞影,自试香汤更怕深。

初似洗花难抑按,终忧沃雪不胜任。

岂知侍女帘帷外,剩取君王几饼金。

北宋著名文人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也说道“《赵飞燕外传》:‘帝窥赵昭仪浴,多袖金饼以赐侍儿私婢。’”汉成帝为了偷看自己的女人的洗澡竟花费如此重金,可见其对女人的兰汤沐浴时的色情大片痴迷到何等程度?

说起来,汉成帝不过是喜欢悄悄地偷看女人洗澡,而他的后世子孙比起他这个先皇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晋代文人王嘉《拾遗记》中关于汉灵帝“裸游馆”的整段描写,就更像海外拍摄的浮华、躁动的色情大片。东汉时期,汉灵帝刘宏在“西园”,也就是上林苑里,建造了一座“裸游馆”,规模宏大得令人咂舌,光楼堂馆阁就有一千来间,为的就是在这里进行各种色情活动。其中之一的就是,让年轻美丽的宫女们“共裸浴”。他命人把“西域所献茵墀香,煮以为汤,宫人以之浴浣毕,使以余汁入渠,号‘流香渠’”。异国进贡的奇异香料,煮成芳香的兰汤,让宫女们来集体洗澡。更精彩的是,这些用过的洗澡水,带着残香和女人身体的气息,被倾倒在裸游馆内的曲渠里,形成了醉人十里的“流香渠”。

为了增加情趣。他还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并将它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过整个裸游馆。他选择玉色肌肤、身体轻盈的歌女裸体执篙划船,摇漾在渠水中。在盛夏酷暑,他命人将船沉没在水中,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美的肌肤,然后再演奏“招商七言”的歌曲用以招来凉气。渠水中所植的莲花荷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又叫它“望舒荷”。 就这样,一个个带着香气和体温的意象,在波光脉脉中流动徜徉。这样的创意效果,正是汉灵帝所刻意追求的皇宫生活。但是,一个皇帝喜欢在流满女人香汗的剩洗澡水的宫苑中混日子,可真够颓废的。

说起来,汉灵帝刘宏比他的先祖汉成帝刘骜可聪明的多了,不但多了一些创意,多了一些主动,更多了一些色情。裸游馆中的汉灵帝可以说是相当主动的创造者,他刻意创造出一种生活,来缓解自己适应现实、与现实相沟通时的吃力感。而汉成帝却在兰汤浴室中偷看自己嫔妃洗澡,则是一个彻底的被动者,他想看属于他的女人洗澡,都没法看个痛快。而他的后世子孙汉灵帝则痛痛快快地创造了一个公开透明的荒淫无耻的宫廷生活。

然而,不论是汉成帝,还是汉灵帝,无疑都是喜欢爱看洗澡水中演绎的色情大片的昏君。也正是他们的颓废堕落,不仅糟蹋了女人美丽的身体,也推动了他们的王朝更快地走向灭亡。

小编推荐:遭袁世凯强暴的七姨太因偷情被逼迫服毒自尽?清朝的历史八卦:琦善曾对义律的遭遇发出感慨宇文士及出身反贼家庭为何赢得隋唐四代皇帝器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