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揭秘:大清第一支海军 阿思本舰队神秘消失始末

揭秘:大清第一支海军 阿思本舰队神秘消失始末

时间:2016-05-13 21:13:51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大清第一支海军 阿思本舰队神秘消失始末

这是一支远早于北洋舰队的强大海军,西方的军史中称其为中英联合舰队。大清国在最艰难的时候勒紧裤腰带为它准备了巨款,而英国人也毫不吝啬地为它配置了许多先进装备。成军后,它却在政治口水战中迅速消亡。

1863年的春夏之交,一支火力强大的舰队,从英国启航,驶往中国。

金发碧眼的英国海军官兵驾驶着每艘军舰,舰桥上高高飘扬的,却并非大英帝国的海军旗,而是一面奇怪的新旗:黄色的对角交叉线贯穿绿底,旗帜中间是一条舞动的青龙。

这是大清帝国中西合璧的首面军旗,它导引的这支舰队,就是西方军史宣称的中英联合舰队(Angelo-Chinese Squadron)或中欧联合海军(European Chinese Naval),历史学界多称之为阿思本舰队(Osborn Fleet)。当然,采购该舰队的大清帝国从未承认过与他国共享该舰队主权。

这是大清国在内忧外患下痛下决心建设的第一支海军,采用了完全引进技术、引进人才的方式:所有舰艇均采购自英国,舰队官兵也都从英国海军中招募。

大清国从对抗太平天国而造成的拮据的财政中,挤出巨款购买此舰队。而英国朝野也对此给予了高度重视,议会经过多番争辩后,同意了向大清出口军舰并提供海军人才,希望因此加强自己与大清国的“友谊”,抗衡法国和俄国在远东越来越咄咄逼人的进取态势。

这样一支深受中英两国政府支持的舰队,却在诞生后不到半年,即在双方激烈的口水战中沉没,而给后世留下了巨大的迷团。

揭秘:大清第一支海军 阿思本舰队神秘消失始末

大清国来的大订单

太平天国席卷半个中国后,清廷的统治面临入关200多年来最严峻的考验。

1861年,作为清廷外籍雇员的代理总税务司、英国人罗伯特?赫德(Robert Hart)在英国第一位常任驻华公使布鲁斯(Frederick Wright-Bruce)的支持下,建议清政府从英国购买几十艘舰艇组建新式海军,估计费用不到100万两。赫德建议说,此费可以通过提高鸦片关税和对鸦片征收货物税来筹措。

赫德和布鲁斯的计划在当年7月就被清廷批准,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直到1862年初,太平军攻势如潮,宁波和杭州先后沦陷。危急之下,清廷才启动了从英国采购军舰的计划,并授权正在英国老家休假的总税务司李泰国(Horatio Nelson Lay)采购这些船只。

清政府购买了6艘炮艇和3艘快艇,总价值约75万两,希望将此舰队配置给曾国藩和李鸿章等前线将领,加强镇压太平天国的力量。为此,他们要求李泰国同时为每艘舰艇物色司舵、司炮手,一则可以将舰艇开到中国来,二是可作为教官训练清朝士兵。

当时,清政府的洋枪队(后更名为“常胜军”)在与太平天国的对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在清廷的构想中,这支从英国采购的舰队无疑将成为水上洋枪队。

1862年2月24日,赫德发急件告知远在英国的李泰国,称两广总督劳崇光已经接到北京指示,要为舰队支付第一期款项。

此时,李泰国已经与英国海军上校、著名的北极探险家阿思本(Sherard Osborn)进行了接触,邀请阿思本出任拟议中的舰队司令。

收到赫德的通知后,李泰国立即转告阿思本,请他可以放心地向英国海军提交有关申请了。同时,李泰国催促赫德抓紧汇款:“我们需要所有你能寄来的钱。”

5月14日,赫德给李泰国随信寄去了第一期31000英镑的汇票,并估计了以后各期付款的金额,告诫他说:“由于你完全能理解的各种原因,最为重要的是不失时机地迅速送回所采购的船只。”

英国政府批准舰队组建和人员招募计划后,李泰国以清朝政府代表的名义,与阿思本签订了一份共有13款内容的协议,正式聘请阿思本担任这支舰队的司令,任期4年。

协议中明确约定,作为舰队司令的阿思本,只服从由李泰国转达的清朝皇帝的谕旨,而且李泰国对于不合理的谕旨还可以拒绝转达。这一明显侵犯中国主权的条款,实际上将舰队变成了李泰国的私人武装,这成为日后争议的焦点。

当李、阿两人在伦敦沉浸于千秋伟业的大梦时,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因清军围攻南京日急,太平天国的忠王李秀成率大军回救“首都”,上海之围遂解,李鸿章所部淮军在英法军、“常胜军”配合下,收复嘉定。军事态势对太平天国越来越不利,清廷已经完全不需要依赖阿思本舰队来实现军事救急。

随后,他将自己对李鸿章的怨愤都发泄出来。阿思本写到,自己的使命是传播西方文明,推进全人类的商业利益,如果听从李鸿章的话,这些从英国海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将士,就和李鸿章那些招安而来的海盗们没有区别了。

他毫不隐讳地写道:“我如果在这问题上软弱,就会如戈登那样被李鸿章玩弄。”他认为建立这样一支外籍舰队本身就是清廷的巨大改革,因此不应再重新纳入那套已被证明无用的老体制中。

阿思本承认:“李鸿章是个能干的中国人,但也是个不守规矩的人,他的行为就是想削弱我的权力,然后可以更好地驾驭我或抛开我,就像他对其他欧洲军官一样。”

强悍的阿思本和李泰国两人联手,与总理衙门的冲突日益激烈,而唯一能在其间回旋的赫德,则又已经南下上海,出任“上海税务司兼管长江口及宁波关务”。

在没有赫德斡旋的情况下,只经过3天的激烈辩论,阿思本就直接给恭亲王写信,拒绝接受恭亲王和赫德等在7月初达成的协议。

经过3周的争辩,10月13日,李泰国给阿思本发了封便笺:总理衙门大臣文祥已正式通告将否决李泰国-阿思本协议。

两天后,阿思本再度鲁莽地向恭亲王发出了“最后通牒”,限48小时内批准他和李泰国的协议,否则他就立即解散舰队。在这封“最后通牒”中,他将事件的来龙去脉回顾了一番,辩护说自己和李泰国的一切言行均严格执行了恭亲王最早的指令,抱怨清廷没有遵守诺言。

他的信再度激怒了总理衙门。连素来温和的文祥也大为恼火,甩出了重话:清廷即使退回到长城以外,也不会屈服于阿思本的无理要求。

10月19日,没有得到回音的阿思本请示英国公使布鲁斯,说明他想解散舰队,但由于所有舰艇是清帝国的财产,他无法处置,但又担心如此强大的舰队如落入地方政府手中,会出现大的风险。

布鲁斯回信说,他已经告知总理衙门,这支舰队的指挥权只能由女皇政府信得过的人指挥;他要求阿思本想方设法先将舰队留在手上,在得到英国政府指令之前,不得移交给任何人。

随后,在美国公使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斡旋下,总理衙门和英国公使进行了紧急磋商,最后双方同意由阿思本遣返所有船只。

过渡期间经费安排妥当后,阿思本于1863年11月6日离京,作为酬报,清廷给了他1万两白银的特别酬劳。

阿思本舰队的去向

李泰国的最后任务,就是忙于计算遣返费用和进行善后。他宣称要辞去总税务司的职务,虽然大家都知道这迟早是必然发生的,但总理衙门还是在情面上予以挽留。

在和英国公使布鲁斯和美国公使蒲安臣商量后,总理衙门于11月15日正式免去了李泰国的职务。免职而不是接受辞职,这为大清留下了面子。但同时,总理衙门也给了李泰国一笔不菲的补偿金。同一天,赫德被任命为总税务司。

揭秘:大清第一支海军 阿思本舰队神秘消失始末

赫德

在阿思本舰队问题上,赫德并不认为李泰国在主观上想侵夺军权,而是其过于“英国化”,忽视了大清国的国情,提出了过于激进的改革要求。赫德相信“这种要求很可能推迟而不是加快有益的变革”。

阿思本返回英国后,随即担任“尊贵君主号”(Royal Sovereign)炮舰舰长,随他返回英国的北京号、天津号和中国号等,都被英国海军收购。不久,他退役进入了商界,此后继续鼓动他最为热爱的北极圈探险。

解散后的阿思本舰队,一些官兵继续留在了中国冒险,其中一些还因各种原因加入了太平军,其中一名叫纳里斯的士兵留下的被迫在太平军中服役的自述,成为日后研究者的重要史料之一。

阿思本舰队解散后11年(1875年),在赫德牵线下,清廷再度向英国采购军舰,开始了新的舰队建造计划。这支舰队,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北洋舰队。

舰队总司令之争

1863年初,阿思本舰队分阶段开往中国的计划制定完成后,李泰国就由英国赶到法国,并于3月12日携家眷在马赛登船,4月24日到达香港,5月1日到上海。同行的有后来相当著名的秘书金登干和包腊。

代理李泰国职位的赫德在5月9日从汉口乘船抵达上海,迎接李泰国。他们从海路由上海赶往天津,然后从天津乘牛车赶往北京,去完成阿思本舰队的最后事宜。

毕竟是位高权重的年轻人,他们将津京之行变成了长达4天的郊游,并且在其中一辆牛车上装满了面包、啤酒和葡萄等。

6月1日,他们抵达了北京,旅途中的轻松心情随即被一扫而空:清廷拒绝接受李泰国与阿思本协议的主要条款,坚持要求舰队必须接受地方督抚的节制。

6月6日,在总理衙门举行了首次联席会议,气氛相当沉闷。李泰国坚持舰队只接受中央政府的命令,他得到了英国公使布鲁斯的坚定赞同。

布鲁斯于6月16日致函恭亲王,要求中央政府将关税和指挥权抓在手中,以保证舰队的运转费用和军饷,及不受地方当局节制。

揭秘:大清第一支海军 阿思本舰队神秘消失始末

恭亲王

恭亲王则毫不客气地回信指出:是否准许英国军官为清廷效劳,当然是英国公使的职权范围,不同意就拉倒;但如果同意,则英国军官由谁指挥、饷银从何开支,这就是亲王的权力范围了。

其时,布鲁斯处境相当尴尬,因为戈登率领的“常胜军”就是由地方政府节制的,如果也要“坚持原则”,则戈登等军官就必须离开“常胜军”,赫德认为这将成为英国的噩梦。

在这些谈判中,赫德敏锐地发现:皇帝虽在形式上是最高权威,但这种权威并非无限的。皇帝对官员的监督管理是在事后,地方事务、包括当地的对外事务在内都是由地方官员们自行掌管。任何“直属于北京”的舰队,如果不在曾国藩和李鸿章的指挥下,其实难以在南方的战事中发挥作用。

经过几轮辩论,最终双方同意在阿思本之上设立一位中国籍“总统”(总司令),由曾、李推荐人选;而阿思本则担任“帮同总统”(副总司令)。

双方达成了5条协议,对舰队的维持费用在内做了详细安排。7月2日,赫德在日记中写道:“解决舰队的事情成功了。”现在就等着舰队及阿思本的到来。

阿思本的最后通牒

与总理衙门谈好细节后,7月9日-8月8日,李泰国离京赶往正发生流行性霍乱的上海,以便将家眷撤离。

就在他安顿家小的时候,阿思本舰队的第一批舰艇于8月1日到达长江口,而阿思本本人则率领第二批于9月上旬到达,最后一批舰艇在10月6日进入中国港口。

阿思本到华后,在上海逗留了几天。据他后来所写的备忘录,当时李鸿章在上海大挖他的墙角,其代理人积极游说阿思本舰队官兵,承诺更高的薪水,甚至可以将第一笔报酬先打入这些官兵的英国银行帐户。

阿思本在备忘录中对这样的情况大吃一惊,随即开除了牵涉其中的14名官兵。这加剧了他对李鸿章的不信任感。

在把大部分舰艇停泊到烟台之后,阿思本于9月25日到达北京。同日,李泰国将此前与总理衙门达成的5条协议转给阿思本,并明确说自己只赞同其中的经济条款,至于是否同意设立中国籍总司令,由阿思本自行决定。

阿思本对此反应激烈。他认为这不仅与此前的协议大相径庭,而且海军舰队要听命地方政府,这是很大的忌讳。他认为,舰队所有官兵所签的协议,其基础都是以他作为统帅,如果另设中国籍统帅,那这些合同就全部无效了。

小编推荐:幽云十六州的割让 让中原王朝自此遗恨四百年军史秘闻之宝藏失踪案 军史上五大宝藏失踪案揭秘:清朝11个皇帝的年号有什么特殊意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