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揭秘张宗昌手下的白俄军团:白俄军团最后结局怎样

揭秘张宗昌手下的白俄军团:白俄军团最后结局怎样

时间:2016-10-15 17:27:39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张宗昌手下的白俄军团:白俄军团最后结局怎样

1922年5月,张作霖在与直系军阀吴佩孚的战争中失败,胡匪高士滨、卢永贵聚众2万余人,组成“奉吉黑 三省讨逆军”,趁机宣布独立,反对张作霖。张作霖因新被吴佩孚战 败,无力讨伐高、卢。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张宗昌毛遂自荐,说愿去攻打高、卢,“为大帅分忧”。张作霖喜出望外,欣然应允,因他知 张宗昌原系“绿林”中人,或可解他燃眉之急。

但因手中无兵,只拨给了张宗昌一营宪兵。以一营宪兵来对付高、卢2万之众,人人都为张宗昌捏一把汗。

可张宗昌却利用他过去当过胡匪的身份,瓦解了高 、卢2万之众,且收编了高、卢匪众数千人。张作霖闻报惊喜异常,为酬其功劳,立即委任张宗昌为吉林省防军第三混成旅旅长,兼绥宁 镇守使和中东路护路军副司令。

张宗昌自两年前在军阀战争中失利,走投无路之际投靠了奉系军阀东北王张作霖,虽被张委以“高参 ”,无兵无权,同赋闲,而今冒险侥幸为张作霖立了战功,被委以高位,且又有几千匪兵,于是他便想趁机扩充实力。

他深知“有了人 、枪便有了一切”,此际正是他东山再起之时,于是便在自己的辖区内遍插招兵旗。

这时,恰巧有一支拥有万余人的帝俄部队,因被苏联红军击败,窜入中国东北的五站地区,其首领谢米诺夫,闻听张宗昌招兵,便主动前来投效。见了张宗昌,他说,他的部队与红军转战日久,疲惫不堪,如今无饷无粮,走投无路,“务请收留,当效犬马之劳。”张宗昌正在扩军,见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喜从天降,于是也就不管是白俄黑俄中国人俄国人,当即允予收留。

这次白俄兵投效,除对自愿退伍给资遣散者外,共收编白俄部队5000余人,步枪6000余枝,另有机枪、野炮、弹药及通讯器材若干。

张宗昌将这些白俄士兵单独编为一支白俄部队,由原沙俄军官聂卡耶夫带领,谢米诺夫则被留作军中任顾问对一些有技术的白俄军人,又编成一支工兵部队。

部队建制

奉系张宗昌所属的“第65白俄独立师”

有罗金将军率领的第一团和莫尔恰诺夫将军的第三团以及涅恰耶夫指挥的第105步兵团。张宗昌还组建了以白俄官兵为主的独立工兵团、骑兵旅、骑兵卫队、飞行队、军士学校及济南炸弹工厂、济南皮件厂、济南第二兵工厂等。独立工兵团亦称白俄工兵一团,为“入籍军”司令部直辖部队,团长为白俄少将马可列耶夫。工兵团只有白俄官兵百余人,后又招募了四五十名白俄技术人员,加在一起共约200人。其任务主要是负责抢修铁路、架设桥梁、维修电讯、爆炸破坏等事宜。

独立骑兵旅有700余人,全部为清一色的哥萨克人,作风剽悍,战斗勇猛,其旅长为白俄上校彼得戈布斯基。该旅常担任攻坚偷袭等艰巨任务,是张宗昌的“致胜之宝”。

骑兵卫队约100人,也均为哥萨克骑兵,作战时负责保护张宗昌和米罗夫,其队长为达纳耶夫。

飞行队是张宗昌的特种部队,有10余架单翼单发动机飞机。队长为白俄上校安德烈修克。

莫洛契科夫斯基。他1926年来到中国,曾任军阀张宗昌属下的白俄铁甲车队指挥,后任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的军事顾问。切可夫指挥的特别队及科斯特罗夫指挥的装甲车队。

鱼鹰社图中的这名白俄雇佣兵正在战斗间歇休息,他穿着中国军阀部队的标准作战服,右臂上的袖箍表面他是奉系军阀张宗昌的部队,张宗昌同时也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白俄士兵雇佣商。

他正在叼着一支俄国风格的烟斗,脚下还放着一台巴扬手风琴,这个景象在当时的中国部队中几乎是不可能见到的。

从神情来看这名士兵十分迷茫,也许是在回忆自己的家乡?这些白俄的雇佣兵在中国的命运都是漂浮不定的,他们没有国籍,如果自己的军阀被击败——在1928年张宗昌确实被击败了——那他们的未来必定会是十分痛苦的。

他拿着一把曼利夏-舍尔拿威(Mannlicher-Schönauer)步枪,这是一种希腊生产的旋转式弹夹手动步枪。这类步枪在一战时曾大量装备奥匈帝国和阿尔巴尼亚的部队,在中国的军阀混战时期也很常见。

过程

1925年张宗昌任山东省军务督办后,又多次派白俄军官去哈尔滨、奉天(今沈阳)等地招募白俄青年,在济南成立了俄国军官教导队。

后来张宗昌将白俄兵分别编成骑兵部队、炮兵部队、铁甲车部队。对这些亡命中国的白俄兵,张宗昌对他们特别优待,全系双饷(比张部国士兵每月多一倍工资),且从不拖欠。因而这些俄国亡命之徒也就甘愿为张宗昌效命沙场了。

20年代张宗昌所募集的白俄雇佣兵,中国老百姓把他们称之为“老毛子”。这些“老毛子”,他们大都身体高大,性情凶悍。

张宗昌出巡时,常以这些“老毛子”骑兵为先导,招摇过市,借以炫示自己的威风。但张宗昌却不仅用这些白俄兵来装潢门面,还用来作战,利用这些俄罗斯流亡者来屠杀中国人。

1924年末当奉系军阀张作霖沿津浦路南下抢占地盘时,张宗昌率先打了头阵。

1925年1月5日,张宗昌率聂卡耶夫的先遣队白俄兵到达浦口,渡江后张宗昌将这些神气十足的白俄兵部署在前面,冲锋前进。江苏军阀部队一看见大个子洋兵便胆怯起来,不战而退。5月28日,白俄兵在铁甲车司令车柯夫和米乐夫率领下,威风凛凛进入上海。如入无人之境。因为白俄兵凶悍善战,所以每逢作战,张宗昌总是让他们担任前锋。每占领一地之后,白俄兵手执伏特加或白兰地酒瓶,边歌边饮,招摇过市,或殴打行人,或调笑妇女。20年代,中国妇女特别是农村妇女,大都缠小脚,“老毛子”一来,她们纷纷逃难,但因脚小.步履艰难,常被俄兵捉获,“从则淫之,拒则杀之”,所以老百姓对白俄兵恨之入骨,一听说“老毛子”来了,便逃避一空。

1925年10月,浙奉战争爆发,东南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自津浦线向北进攻,与张宗昌在皖北相遇,张宗昌的白俄部队以符离集为据点,向孙军猛扑。好饮的白俄兵一手提白兰地酒瓶,一手提上了刺刀的步枪,一边狂饮,一边冲杀,赤膊上阵,其凶如兽。孙军一见大个子洋兵,先自怯战,乱纷纷败下阵来,一部分孙军被俘。凶残成性的白俄兵,对被俘孙军,先割去鼻子,再挖去眼睛,又掏出心肝,最后再补上一枪!

张宗昌的白俄部队

1926年夏,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共同讨伐北洋军阀,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1927年3月,北伐军推进到上海附近,3月21日,上海80万工人,在共产党人周恩来、罗亦农领导下,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这时,张宗昌的白俄铁甲车部队还驻在上海,竟从铁甲车上开炮,轰击上海工人,帮助中国军阀镇压革命。

最后的下场

从1922年张宗昌招募谢米诺夫率领的5000沙俄旧军队开始,以后又陆续募集了一些白俄青年,使这支国际雇佣军更加庞大。他们在张宗昌的指挥下,南征北战,镇压革命,助纣为虐,干尽了杀人放火的勾当。

对于张宗昌这种收容白俄用于中国内战的行径,苏联驻华大使加拉罕曾多次向北洋政府外交部提出抗议,说这支反苏的白党军队,不但助长了中国内乱,而且影响了中苏人民的友谊,请北洋政府饬令张宗昌立即停止招募白党,并从速解除白俄部队武装,立即遣散,以敦睦中苏友谊。

但张宗昌在北洋政府的包庇和纵容下,不但对苏联的抗议置之不理,反而变本加厉地招幕白俄人,并且计划将白俄兵扩编成军,张宗昌任军长,白俄军官米乐夫为副军长。张宗昌对米乐夫大加重用,竟委之以7种职务:山东保安总司令部高等顾问、山东第一兵工厂厂长、德州兵工厂厂长、山东皮革厂厂长、第二方面军铁甲车总司令、第二方面军帮办、津浦路南段军运监督。对一般白俄官兵也待遇优厚,以致使这些被苏联红军击败的反革命匪帮,对张宗昌感恩戴德,在战场上为张宗昌卖命。尽管有这支国际雇佣军的帮助,张宗昌仍然没有逃脱败亡的下场。

1925年秋末,奉系安徽督办姜登选被孙传芳逐走,米罗夫(曾任白俄远东临时政府总统,后逃往中国,时为张部白俄官兵领袖)同张宗昌到徐州指挥阻击孙军。张召济南镇守使兼第五军军长施从滨到徐州镇守使署,委施为前敌总指挥,并许他攻下安徽以后即保他为安徽督办。张和施及米罗夫共进晚餐痛饮。饭后,召住在徐州的铁甲车司令格司道夫、大队长布克斯会谈铁甲车如何配合进攻孙军。格司道夫对张说:“由铁甲车队领先,要一气打到上海。”施从滨即同格司道夫上长江号铁甲车指挥4列铁车。刘文清守着电话和铁甲车队联络。夜半,电话忽然不通,据在长江号当翻译刘的族侄刘廷相逃回来对刘说,当夜12点以后,长江号冲至固镇车站以后,后面三列车跟进,过桥时突遇地雷爆炸,枪声四起,铁路被破坏,进退不能,旋孙军四面包围。司令格司道夫、大队长布克斯先后阵亡,白俄兵大部战死,少数被俘,逃出者只有几个人。施从滨也在被俘之内。此战之后,张宗昌又组织了一次对孙军的攻势,也以惨败告终。白俄士兵平日里军纪很坏,经常抢劫甚至强奸妇女,所以孙军即对其进行了报复性的虐俘和屠杀。在经过这次打击之后,张宗昌的白俄兵团也一蹶不振。

1928年5月,北伐军攻占济南,张宗昌兵败山东,仓促从济南撤退,溃不成军。张宗昌失去了山东这块地盘,也就无力再豢养这支白俄雇佣军,不得不予以遣散,任其生灭。这支白俄军平时不但残害中国老百姓,而且也欺压张宗昌所部中国士兵,更加上他们过去待遇优厚,张部中国士兵早已因嫉生恨;因此,当 白俄兵被遣散之际,中国士兵群起而攻之,被殴、被杀者甚众。至此,白俄雇佣兵结束了他们在中国大地上为非作歹的罪恶生涯。

小编推荐:宋太祖赵匡胤为何不立太子?有意传位弟弟赵光义历史上诸葛亮北伐的真实目标:清除内部异己李严真相:“雍正”年号是否意味着雍亲王得位之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