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时间:2016-09-25 13:46:56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古往今来,有关大唐一代名相狄仁杰的文学作品数不胜数,如清代时候就有《狄公案》,这可能是最早描写狄仁杰神手破案的文学作品;再如上世纪五十年代,西方汉学大师高罗佩也编写了一部《大唐狄公案》,还列入了美国芝加哥大学学生必读书目。现代的文学作品就更多了,如电影《血溅画屏》、电视剧《盛世仁杰》、《武朝迷案》、《护国良相狄仁杰》,而电视剧《神探狄仁杰》竟有三部一百一十八集之多。可见人们对于狄仁杰的喜爱之情。但通观这些文学作品的主要内容,不难看到大都描述的是狄仁杰的推理破案的才能,很少触及他的政治斗争的才能,殊不知狄仁杰更是政治斗争的高手。与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表现不同,狄仁杰依靠一代女皇武则天对自己的提携和信任,一步一步搞垮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女强人。那么,狄仁杰为什么非要搞垮武则天不可?他又有哪些搞垮自己这位恩人的惊人手段呢?

狄仁杰,字怀英,并州太原人。经历了唐高宗和武则天两个时代。而他政治生涯的颠峰是在武则天时期。历任并州都督府法曹、大理丞、侍御史、宁州刺史、豫州刺史、地官侍郎等职。身为李唐臣子的狄仁杰潜伏在武则天身边年深日久,培植和壮大自己的势力,最终将武朝还于李唐。心计之深沉,谋略之高超,手段之惊人,无不令后人叹为观止。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一、潜伏在武则天身边的李唐卧底

狄仁杰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祖父狄孝绪,任贞观朝尚书左丞,父亲狄知逊,任夔州长史。狄仁杰通过明经科考试及第,出任汴州判佐。时工部尚书阎立本为河南道黜陟使,狄仁杰被吏诬告,阎立本受理讯问,他不仅弄清了事情的真相,而且发现狄仁杰是一个德才兼备的难得人物,谓之“河曲之明珠,东南之遗宝”,推荐狄仁杰作了并州都督府法曹。

唐高宗仪凤年间,狄仁杰升任大理丞,他刚正廉明,执法不阿,兢兢业业,一年中判决了大量的积压案件,涉及到一万七千人,无冤诉者,一时名声大振,成为朝野推崇备至的断案如神、惩奸除恶的大法官。为了维护封建法律制度,狄仁杰甚至敢于犯颜直谏。仪凤元年,即公元676年,武卫大将军权善才坐误斫昭陵柏树,狄仁杰奏罪当免职。唐高宗令即诛之,狄仁杰又奏罪不当死,这使唐高宗十分不快,下旨说非诛杀不可。狄仁杰劝阻说,今皇上以昭陵一株柏杀一将军,千载之后,后人认为皇上是明主还是昏君呢?微臣之所以不敢奉诛杀善才,就是因为怕陷皇上于不仁不义!”唐高宗听后恍然大悟,便免去权善才的死罪。

狄仁杰的社会声望不断提高,做了皇上武则天为了表彰他的功绩,赐给他紫袍、龟带,并亲自在紫袍上写了“敷政木,守清勤,升显位,励相臣”十二个金字。神功元年,即公元697年。这年十月,狄仁杰被武则天招回朝中,官拜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加银青光禄大夫,兼纳言,恢复了宰相职务,成为辅佐武则天掌握国家大权的左右手,也成为了潜伏在武则天身边的李唐王朝的级别最高的卧底。

狄仁杰是个聪明人,见武则天这么说,就顺口答道:“那就请皇上您直接告诉我好了。”而武则天却说:“告诉你吧,你能有今天,靠的不是别人,而是娄师德,就是他在我面前三番五次地推荐你”!武则天似乎看出来了狄仁杰的惊诧和难以置信,她随即让侍从取来档案柜,笑着对狄仁杰说:“你自己去打开看一下里面的东西吧!”

档案柜打开后,狄仁杰看到里面有十多封写给皇上的推荐信。这些推荐信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推荐狄仁杰担任重要职务。十几封推荐信的作者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娄师德。这一下轮到了狄仁杰无地自容了,原来自己能有今天,靠的全是娄师德当年的大力推荐。自己不领情也就罢了,谁知自己还时时打击娄师德。而更令他惭愧的是,娄师德居然从来不居功自傲,居然一直默默承受冷嘲热讽而不作任何解释!

这件事对狄仁杰是个不大不小的讽刺,让他不由得反思自己走过来的岁月。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三、强烈推动政治上的反潮流思潮

狄仁杰出道之后,就是一位破案高手,很受朝野上下推重。但是他还是一位政治上反对派。他敢于反对一切他看不顺眼的事,对抗一切他看不顺眼的人。如一次唐高宗要到汾阳宫去视察,当地的长官为了讨好皇上,决定新开一条御道,但在狄仁杰的坚决反对之下,御道修建计划被迫中止。

再如左司郎中王本立恃宠用事,朝中大臣都很怕他。可是狄仁杰却不以为然,经常抓住机会弹劾王本立,即使唐高宗有意偏袒,狄仁杰也不为所动。最后,他还真把王本立给扳了下来,一时朝廷肃然。就这样,狄仁杰的反潮流思潮,为他长期的宰相生涯积累了不少人气,也使这时还没有成为一代女皇的武则天对他刮目相看。

武则天做了女皇后,狄仁杰的才干与名望,便日渐取得她的赞赏和信任。久视元年,即公元700年,狄仁杰升为内史,即中书令。这年夏天,武则天到三阳宫避暑,有胡僧邀请她观看安葬舍利,也就是佛骨,奉佛教为国教的武则天答应了。狄仁杰却跪于马前拦奏道:“佛者,夷狄之神,不足以屈天下之主。彼胡僧诡橘,直欲邀致万乘所宜临也。”武则天遂中道而还。是年秋天,武则天欲造浮屠大像,预计费用多达数百万,宫不能足,于是诏令天下僧尼施钱以助。狄仁杰上疏谏曰:“如来设教,以慈悲为主。岂欲劳人,以在虚饰?”狄仁杰还说,“比来水旱不节,当今边境未宁。若费官财,又尽人力,一隅有难,将何以救之?”在狄仁杰的再三反对之下,武则天便取消了这次的旨意。

在狄仁杰为相的数年中,武则天对他的信任和推重是群臣难以望其项背的。狄仁杰便利用武则天的推重和信任,经常在朝廷上抗争,而武则天却“每屈意从之”。

四、老谋深算后发制人的政治高手

武则天当政时期,久居庙堂的狄仁杰慢慢变得老辣起来,即使心狠手毒的来俊臣也不是他的对手。

狄仁杰官居宰相,在朝廷慢慢走红之时,也正是阴谋家武承嗣踌躇满志之日。满朝之中,武承嗣谁也没放在眼内,他唯一顾忌的就是狄仁杰。他认为狄仁杰将来一定会成为自己被立为皇嗣的最大障碍。因此,他就指示酷吏来俊臣诬告狄仁杰等人谋反,并随即将狄仁杰逮捕下狱。当时法律中有一项条款:“一问即承反者例得减死。”意思就是如果一个人主动承认自己有谋反罪可以减轻罪行,其意思接近于今天所说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俊臣逼迫狄仁杰承认“谋反”,狄仁杰随即予以完全承认:“谋反是事实!”得到了狄仁杰的口供,来俊臣满心欢喜,也就放松了对狄仁杰的警惕。

谁知,老辣的狄仁杰只是用这招儿来麻痹来俊臣的。其后,狄仁杰趁狱吏不备,偷偷写下了上诉材料,悄悄放在了自己的棉衣之中,并请狱吏转告家人将棉衣取走。最后,狄仁杰的儿子将上诉材料转到了武则天的手中。于是,武则天亲自召见狄仁杰,并当面询问他:“你当初为什么主动承认谋反?”狄仁杰平静地回答:“假如我不承认谋反,估计我早就死在来俊臣的皮鞭之下了,又怎么能再见到皇上呢?”狄仁杰以自己的机智逃过了一劫,但从此他也就和武承嗣成了死对头。

为了和武承嗣斗争,狄仁杰利用武则天对自己的信任,在立储的过程中,发挥了独特而决定性的作用。

五、大打亲情牌感动女皇的谋国老臣

武则天对狄仁杰十分推重和信任,常称狄仁杰为“国老”,而很少直呼其名。对于老年的狄仁杰,武则天更是显示出了温情的一面。朝堂之上,武则天特许狄仁杰不用跪拜。她还曾多次告诫朝中官吏:“非军国大事,勿以烦公。”对狄仁杰可谓优渥有加。在武则天的朝堂里,狄仁杰地位之崇高,无人可出其右。这让狄仁杰有机会对武则天之后的继任者作出从容安排。

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侄子,一直渴望成为太子,而武则天则犹豫不决。狄仁杰抓住机会,以亲情打动武则天。

狄仁杰对武则天说,立太子之事,事关重大,有很多因素应该考虑进去,但第一要考虑的是自己。无疑,人都是要死的,因此,我们才需要选定接班人。如果接班人选得好,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将被执行,自己的灵位也能被后人供奉;如果接班人选得不好,那么自己生前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被推翻,自己将来的灵位也会被人抛弃。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选择接班人首先应该选择在血缘上和自己最近的人——只有血缘最可靠。最现实的方法就是,您应该立您的亲生儿子为太子。如果您立了您的儿子,将来您就是皇帝的母亲,配享太庙也是理所当然;而您要是立了武氏的后人为太子,那么将来您只能是未来皇帝的姑母,让侄子为姑母立庙,这事似乎有些悬!很显然,狄仁杰的话对于武承嗣很有杀伤力,但最终也打动了武则天。她决定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武承嗣最终失去了继承武则天皇位的可能。

这就从体制上保证了狄仁杰不会被武承嗣清算,作为副产品,李唐王朝也借此完成了复辟。为了确保自己死后武承嗣不会死灰复燃,狄仁杰生前还精心挑选了自己的接班人,此人就是张柬之。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有一天,武则天向狄仁杰征求宰相人选,狄仁杰毫不犹豫地说:“荆州长史张柬之是个难得的人选,这个人虽然老了些,但却是真正的宰相之才。这个人一辈子没被人发现,如果您用他做宰相,他一定会为国家鞠躬尽瘁。”于是,武则天将张柬之的官职由长史升为司马。过了一段,武则天又让狄仁杰推荐宰相人选,狄仁杰笑了一下,说道:“我以前曾经推荐过张柬之,到现在也没见您用这个人啊。”武则天说道:“怎么没用啊?我早就把他升为司马了。”狄仁杰不慌不忙地说:“我给你推荐的是宰相人选,您却让他去做司马,当然算没有任用。”后来,张柬之果然被任命为宰相。

久视元年,即公元700年,狄仁杰突然病故,撒手人寰,朝野一片悲声。此时的武则天并没有觉察狄仁杰搞垮自己的用心,反而大哭说“朝堂空也!”这四个字可谓字字千金,准确地表达了狄仁杰在武则天心目中无与伦比的崇高地位。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武则天已经是风烛残年,她已很难有效地控制局势,客观上看,李唐复辟的时机已经成熟。狄仁杰大力推荐的宰相张柬之果然没有辜负狄仁杰的期望,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张柬之毅然决定起事,仅仅用了半个时辰,政变就宣告胜利。取得胜利后的张柬之,手里提着武则天所宠爱的张昌宗、张易之两个面首的人头来见武则天,此时,武则天已经无力回天了。

不知当时的武则天,在盯着张柬之发呆的时侯,有没有想起来张柬之的推荐人狄仁杰来。其实,武则天此时想起想不起狄仁杰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不久之后,唐中宗又要登上皇帝宝座,李氏将重掌乾坤。当这一切尘埃落定之时,狄仁杰生前所作的安排也得到郑重表彰。狄仁杰先是被追封为司空,后又被追封为梁国公,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后来有人点评狄仁杰搞垮武则天这一段历史的时候说,与狄仁杰相比,武则天是单纯的,单纯到信任狄仁杰的一切。民间常常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一个人的单纯:“别人卖了你,你还帮别人数钱呢!”其实这句话用到晚年的武则天身上也无大错。为了确保自己死后不被武氏清算,狄仁杰巧妙地利用了武则天对他的信任,力荐张柬之,并借张柬之之手,完成了李唐复辟的大业,从而确立了自己死后的政治地位。但不论史书如何高度赞扬狄仁杰的大智大勇,却还是无法掩盖狄仁杰对武则天的不厚道。当然,人们也不难看到,狄仁杰谈笑之间、便能轻而易举地搞垮一代王朝的惊人手段。

武则天的退位与狄仁杰

武则天的退位是为了恪守向狄仁杰的承诺?当然不是,那是小说、影视剧的“演义”。应该说,是狄仁杰“算计”了武则天,武则天最后交出权力,已经是无可奈何、迫不得已。

狄仁杰不但是杰出的侦探、正直的法官,也是优秀的政治家。他博通经史,熟悉刑律,仪表堂堂,一身正气。为官,则爱民如子,不惧权要;为臣,则忠贞不贰,老成谋国;为人,则诚实友善,刚正不阿;处事,则机警权变,足智多谋。很少有哪个政治家像他这样集中了这么多优点的。正如林语堂先生所言:“他的冷静,他的耐性,他的智慧,他的眼光,都不弱于武后。他正是武后的克星。”

狄仁杰主要做了两件事,“算计”了武则天:一件是立李家的人为太子,另一件是要让尽可能多的可以托付后事的人进入政府,掌握要职。

第一件事在他和朝中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办成了。这些人包括李昭德、王方庆、王及善、吉顼(音序),甚至包括武则天的两个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圣历元年(公元698年3月),武则天以治病为名,将庐陵王李显(即被废的中宗)从外地接回神都洛阳,藏在宫中,然后召见狄仁杰。狄仁杰再次慷慨陈词,武则天却打断了他的话,把李显从幕帐后唤出,很亲切地对狄仁杰说:朕现在就把储君交给你了!又对李显说:快拜谢国老吧,是国老让你复位的。

第二件事狄仁杰做得也很漂亮。武则天要他推荐奇才,他立即就举荐了张柬之。他说:如果陛下要求文章写得好,现在当宰相的李峤、苏味道就可以了。如果要求文能领袖群臣,武能统帅三军,只有张柬之。过了几天,武则天又要狄仁杰荐贤。狄仁杰说,臣已荐过张柬之。武则天说,朕已让他当洛州司马(京都卫戍司令)了。狄仁杰说,当司马无以尽其才。武则天点了点头,任命张柬之当了宰相。此外,姚崇、崔玄狱、敬晖、桓彦范、袁恕己等人,也都在他的举荐下担任了要职。

狄仁杰这两着棋对后来的政局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现在已经安排妥当,可以含笑瞑目了。他知道只要时机一到,张柬之等人就会发动宫廷政变,复辟大唐王朝。正如林语堂先生说的那样,狄仁杰这个大侦探已经理清了破案的线索,安排了故事的结局,至于逮捕人犯之类的事,就不劳他老人家亲自动手了。

武则天现在已经钻进了狄仁杰的圈套,但她没有办法。

事实上武则天最头痛的就是立储问题。她有两个儿子,三个侄子,儿子姓李,侄子姓武,按说选择余地很大,其实立谁都不合适。立儿子为嗣吧,等于把江山还给丈夫李治;立侄子吧,又等于把江山送给哥哥武元爽或武元庆,而这两个人又是她最讨厌的。不但被她判了罪,而且还被她改了姓,不姓武,姓蝮。江山岂能送他们?!但,如果不还给丈夫,又不送给哥哥,还能给谁?

狄仁杰很理解女皇的苦恼。他委婉地暗示这位千百年来独一无二的女皇帝:你那个“革命”成果能不能巩固,现在是顾不上的了。要考虑的是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您老人家百年之后有没有人供饭,有没有人烧香。他说:请陛下想一想,姑侄和母子,哪一个更亲?陛下如果立儿子为嗣,那么千秋万岁之后,还可以配享太庙,作为帝王之母祭祀无穷。如果立侄子为嗣,臣等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皇帝会给他姑妈立庙的。这话李昭德以前也说过,但狄仁杰说得似乎更亲切更实在。武则天不能不暂时抛弃她的“革命理想”,换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究竟应该做下一任皇帝的妈妈还是做下一任皇帝的姑妈?

答案似乎很明确:当然是做妈妈更好。不管是武承嗣还是武三思,如果当了皇帝,都只会给武元爽或武元庆立庙,不会给她武则天立庙。这样一来,自己岂非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了?武则天不愿意一无所有,也不愿意身后变成饥饿之鬼,没人祭祀,没人关怀。

武则天这才发现自己真正遇到了劲敌。这个劲敌就是传统文化,或文化传统。武则天毅然以女儿之身行男儿之事,这本身就是反传统的事。任何反传统的人都要被传统所反。武则天充当了传统的反叛者,现在她不得不向传统投降,成为它的手下败将。

事实上武则天一开始就处于进退两难之中。因为她要做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既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强大的力量可供支援。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她只能借助传统的力量来反传统,包括任用狄仁杰这样的官吏,以及利用帝王权威和国家机器等等。然而她越是利用传统,就越是远离目标,而不利用传统,又将一事无成。她很想继续前进,把她的“革命”进行到底,但又发现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再也进不了一步。

我们无法得知,武则天是否最终想通了这个问题,只知道她在神龙元年(公元705年)正月二十四日正式交出了权力,把自己打理了几十年的江山交给了一个窝囊废。当然,这次交班是有些勉强的。两天以前,一班既已掌握了政权又已掌握了军权的朝臣趁她病重卧床之际,借口其男宠张易之、张昌宗谋反,率羽林军包围武则天所居之迎仙宫,不由分说地砍下那两个男宠“美如莲花”的脑袋,马屁精杨再思(他的外号是“两脚狐”)吹捧张氏兄弟说:人们都说六郎(张昌宗)面似莲花,依我看是莲花似六郎,不是六郎似莲花。鲁迅先生诗“难得莲花似六郎”即典出于此。提着人头逼她交出大权。领兵的人,是武则天一手提拔的大臣崔玄狱;杀二张者,则为李义府的儿子李湛。此外,还有平时最为亲近的左右羽林军将士五百多人。他们的领头人,就是被狄仁杰称为“文可领袖群臣,武可统帅三军”的宰相张柬之。张柬之的身后,则哆哆嗦嗦地站着她那宝贝儿子李显。

也就在这一年的十一月二十六日,一个凄冷的冬日,武则天在豪华而寂寞的软禁中孤独地死去。

几个关于狄仁杰的传奇故事:

一、狄仁杰羞辱内宠

有一年南海有人献了一件百鸟羽皮缝制的皮衣,名叫“集翠裘”。珍贵奇丽,世所罕见。女皇武则天就将这件珍品赏给了内宠张昌宗。

正巧,狄仁杰进宫面见女皇商讨军国大事,女皇就请狄仁杰与张昌宗坐下玩一种叫“双陆”的游戏,并要双方下赌注。女皇问狄仁杰赌什么东西,狄仁杰说:“就赌张昌宗的那件皮衣。”女皇问狄仁杰自己拿什么下注。狄仁杰指指身上的衣服。女皇笑着说:“张昌宗的皮衣珍贵无比,你的衣服可比不上。”狄仁杰起身说道:“我这件紫袍,是大臣朝见皇上的朝服。张昌宗的衣服是皇上宠幸恩施的衣服。用我的和他的赌,我还觉得不情愿呢!”

武则天只好让他们用各自的衣服为赌注。张昌宗被狄仁杰一顿奚落,心中羞愧,精神祖丧,在这种情况下,被狄仁杰连赢几局。狄仁杰当着女皇的面扒下张昌宗那件皮衣,拜谢了女皇,转身扬长而这件事传开后,大长了大臣的志气,大灭了内宠们的威风。

二、狄仁杰收纳二义

狄仁杰早年为官期间,一直有两个武艺高强的江湖义士追随左右,保驾警卫。二人在狄仁杰侦破各种案件的过程中,立下过汗马功劳。

这两个义士名叫马荣和乔泰。马、乔二人是结义兄弟,两人一直行侠仗义于江湖之上。有一次乔泰身染重病,急需用钱医治。马荣便去打劫,想劫些银两,救乔泰一命。谁知他抢的正是上任途中的狄仁杰。狄仁杰精通医术,当他知道马荣抢钱是为救义兄性命时,就主动提出前去诊治。结果,手到病除救了乔泰性命。马、乔二人,为报答相救之恩,决心追随狄仁杰左右,听凭驱使。狄仁杰见二人义气深重,就收二人为自己的贴身卫士。从此以后,马、乔二人就一直追随狄仁杰。

三、狄仁杰断案故事:断指案

狄仁杰任官期间,屡破奇案,惩凶雪冤,在民间广为传颂。

狄仁杰早年在洛阳任洛州刺史,一次他带着马、乔二人外出微服私访。途中经过一个松滕交织、群猴嬉闹的山坡,他发现一只猴子在摆弄一只戒指。出于职业敏感,狄仁杰留心察看,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一具男尸。验尸结果发现:男尸左手四指均被切断,其中一指上留有戴过戒指的痕迹。狄仁杰断定:那只猴子弄的戒指,必与这具男尸有关。

为查明案情,狄仁杰一行三人沿山路继续前行。不久他们到了洛阳城外,狄仁杰猛然看到路边一家药材店正在加工药材。他看到一名药工正在用锋利的切刀切药,心里一动就走过去,想试用一下切刀,老板董掌柜立刻说:“别动它!一不小心,就会把手指切断的!”狄仁杰一惊,直觉告诉他,这切刀可能刚刚切断过指头,很可能与男尸的断指有关。

于是狄仁杰就在药店附近展开调查,逐渐使案情大白:原来,一位在东都卖艺的女艺人,被从长安来的后生贾公子爱上了。她要求贾公子断去小指一截,以表真情。正在两人谈情之时,恰恰药店老板董掌柜的公子经过这里。董公子也看上了这位女艺人,便上去调戏纠缠,贾公子见状,怒打董公子一顿,两人从此成了死对头。

几天以后,贾某来到药店,请董掌柜为他断去一截小指,以表达对女艺人的忠心。这时恰巧被董公子撞见,出于报复。他抓起药杵从背后猛击贾公子头部。不想,一下子竟把贾公子打死了。黄掌柜在惊慌之中,一刀下去切断了贾公子的四个手指。他们父子为了掩盖罪行,连夜抛尸山洞中,抛尸中,贾公子所戴的戒指掉到地上,被玩耍的猴子拾到。

最后,黄公子在人证物证面前认罪伏法,被斩首示众。

四、狄仁杰推荐贤臣

狄仁杰被女皇武则天擢入朝中任宰相以后,以荐贤任能而闻名于世,经他向女皇举荐而被任用,最后成为公侯将相者有数十人之多。

传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武则天召狄仁杰进宫议事,待政事处理完毕后,武则天就开口道:“朕想物色一个贤臣,委以重用,不知有否?”狄仁杰反问:“陛下委他担任何职?”武则天答道:“文武兼备的将相。”于是狄仁杰就推荐说:“荆州长史张柬之,其人虽老,但是宰相之才,而且长期未获重用,皇上若能用他,则必尽忠于国家。”武则天立即任命张柬之到东都洛阳任洛州司马。

过了一段时间,武则天又向狄仁杰求贤,狄仁杰说:“陛下至今尚未重用张柬之,现在为何另求贤才?”女皇笑答:“他早已被重用,确实是个良臣。”狄仁杰说:“臣荐他为相,可陛下只任他为洛州司马,这不能叫重用。”武则天不久即下令张柬之为秋官侍郎,后来晋升为宰相。

张柬之出任宰相后,有勇有谋,处变不惊,为武则天出了很多好主意,有很多建树,但人们记得更多的则是狄仁杰对他的推荐之功。

五、狄仁杰举子贬子

有一天武则天要宰相狄仁杰物色一个尚书郎人选。狄仁杰毫无顾忌地推荐了自己的长子狄光嗣。武则天采纳了他的意见。任命狄光嗣为地官员外郎。狄光嗣到任后,非常勤政爱民,不贪不暴,得到多方面的赞扬。武则天知道后,非常高兴地说:“狄仁杰不避嫌疑,敢于举荐自己有真才实学的儿子为官,这才是将相之德啊!”

狄仁杰的次子狄景晖,初为官时比较谨慎,然而随着官位的不断晋升,就变得不能约束自己。特别是狄景晖升任魏功参军以后,更是行为放荡,贪财好色,欺压百姓,激起当地群众的严重不满。身为宰相的狄仁杰察觉后,断然罢免他的官职。很多大臣都为狄景晖求情,希望狄仁杰给儿子一个改错的机会。但狄仁杰坚持贬子宫职的态度不变,并教育儿子说:“贤者当举,贪暴当罚。这是用人之道,兴邦之法。”

狄仁杰如此举子贬子,公道正派,在当时朝廷上下传为佳话。后人也当作传奇故事加之广泛传播。

六、狄仁杰巧护大子

女皇武则天晚年曾打算将自己的侄子武三思立为太子。有一次朝会,女皇提了出来。在女皇的威严之下,朝中大臣都不敢反对。狄仁杰却向女皇劝道:“据我看来,现在天下的老百姓还是留恋李唐的。当初,匈奴犯边时,陛下让武三思召募勇士,结果一个多月应征者不足千人。后来庐陵王李显代替他,结果不到十天就召募了五万人。皇上欲立太子,非庐陵王李显不可。”女皇对此十分恼火,此次议论就不欢而散。

过了一段,武则天又对狄仁杰论及立太子的事,狄仁杰对女皇说:“太子是天下的根本,根本动摇了,必然会出现危险和祸乱!当初太宗皇帝南征北战打下了江山,天下人都知道江山是李家的。现在皇上在传位问题上犹豫不决,让人不能理解。一个是母子之亲,一个是姑侄之亲。究竟是那一个更亲,所有人都知道。皇上为什么这样固执呢?难道皇上认为娘家侄子比自己的亲生儿子更能孝顺自己吗?”

武则天在听了狄仁杰讲的道理后,终于决定将庐陵王李显召回东都洛阳,立为太子。后来,李显最终继承了皇位,他就是唐中宗。后来历朝历代的人,都对狄仁杰巧护太子之事赞誉有加。

七、劝武则天戒色

唐高宗去世后,武则天经过几年的准备,于公元690年,登洛阳则天门(今应天门遗址)诏告天下,改国号为“周”,称“圣神皇帝”。到她统治的后期,经过长期的观察和试探,她终于把除皇帝之外最有权势的位置——宰相给了狄人杰。

狄人杰是个很负责任的人,对百姓如此,对皇帝也是如此。看到武则天沉溺在温柔乡里,他自然有话说。不过他的话也太硬了,直接要求武则天关闭控鹤府。他说:“臣过去请撤‘控鹤监’,不在虚名而在实际,今天‘控鹤监’的名虽已除去,但二张仍在陛下左右……”

对狄仁杰的指责,武则天没有大怒,反而拐弯抹角地加以解释:“我早已知道你是忠正老臣,所以把国家的重任委托给你。但这件事情你不宜过问,因为我宠幸二张,实际是为了保养身体。我过去躬奉先帝,生育过繁,血气已竭,因而病魔时相缠绕,虽然经常服食参茸之类的补剂,但效果不大。沈南璆(御医)说:‘血气之衰,非药石所能为力,只有采取元阳,以培根本,才能阴阳合而血气充足!’我原也以为这话虚妄,试行了一下,不久血气渐旺,精神渐充,这决不是骗你的,我有两个牙齿重新长出来就是证明。”

武则天说完,还张大了嘴巴让狄仁杰看。其实张易之确实是个难得的制药师,他不光帮武则天长出了智牙,还想办法让她脱落的眉毛重新生了出来。但狄仁杰就是不依不饶,坚持说:“游养圣躬,也宜调节适度,恣情纵欲,适足贻害,希望陛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加添男宠了。”武则天只得服输地说:“你讲的是金玉良言,今后我一定会有所收敛的!”想想从前连自己皇帝老公都不怕的武则天,竟然在狄人杰面前没了霸气,足见女皇对他的敬重。

不过,食色性也,武则天完全戒色是不可能的,当狄人杰去世后,年逾八旬的她生活更加堕落了,这使她丧失了对时局的敏锐,导致自己在兵变中被迫退位,结束了大周王朝。

八、狄仁杰的大臣风度

狄仁杰是武则天时的名臣。有一次,武则天对他说:“虽然你政绩突出,可还有许多同僚说你的坏话。你想知道他们是谁吗?”狄仁杰说:“臣本不才,别人批评臣,正是对臣的监督和爱护。如果陛下认为臣做得不对,臣愿意明白自己的过失并改正;如果陛下明察,认为臣做得对,不相信流言,那是臣的荣幸。既然如此,臣何必知道他们的姓名呢?”武则天听后,大为赞叹,认为狄仁杰确实有大臣的风度。

二、踩着同僚肩膀上位的一代名相

中国有个成语叫作“唾面自干”,按照这个词的要求,别人往自己脸上吐唾沫,不能擦掉,而应该让它自己风干。人们往往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受了污辱却能极度隐忍,从来不加以反抗。不要以为这个词是凭空捏造、文人虚构,这个词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娄师德。

娄师德,字宗仁,郑州原武人,曾和狄仁杰同朝为相。娄师德最大的特点是事事讲究忍让。在他弟弟被任命为代州刺史、兴致勃勃地来向哥哥辞行、在兄弟二人就要分手的时候,这对兄弟就曾进行过“唾面自干”的讨论。最后,娄师德教育弟弟说:“别人好不容易把唾沫吐在了你的脸上,你却一擦了之,别人的快感还从何而来?别人没有了快感,那他一定还会继续忌恨你的。我建议,别人往你脸上吐唾沫,你不应该自己擦掉,而应该等待自然风干。在这个过程中,你还应该保持微笑!”

娄师德到底做没做到唾面自干,人们不得而知,因为他贵为一朝宰相,敢往他脸上吐唾沫的人估计不会太多。但是娄师德的谦让随和却是出了名的,除了谦让,娄师德的肚量大也被广泛传颂,以至于后人经常说他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历史解密:大唐名臣狄仁杰搞垮武则天的惊人手段

娄师德和狄仁杰虽然同朝为相,但两个人的能力却有差别。狄仁杰出类拔萃,而娄师德却显得有些平庸。尽管娄师德是个谦谦君子,从来不会和任何人发生矛盾,但盛气凌人的狄仁杰就是看不惯娄师德和自己平起平坐,因此,平时挤兑起娄师德来,狄仁杰都是不遗余力。

但是,娄师德是个信奉唾面自干的人,任凭狄仁杰怎么欺负,他似乎都不放在心上,而且似乎也没什么怨言。这样一来,反而让外人都看不过去了,他们认为狄仁杰连老娄都不放过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但大家都知道狄仁杰向来自高自大的秉性,所以也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调解此事。最后,连武则天也看不下去了,她只好亲自出面做狄仁杰的工作。

武则天当政时期,有一天,散朝的时候,武则天留下狄仁杰,聊了几句,武则天单刀直入地问狄仁杰:“我这么重用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狄仁杰答得也很干脆:“我是一个从来不知道依靠别人的人,而皇上您最后居然重用了我,我想一定是因为我的文章出色外加品行端方。”

尽管这样的回答在武则天意料之中,但是狄仁杰的口气还是令她有些小有不快,她呷了一口茶,又咽了一口唾沫,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狄先生啊,这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当年,我对你其实一点了解也没有,为什么想起来提拔你啊,全仗有人在我面前推荐你。”这次轮到狄仁杰吃惊了:“真的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会是谁推荐了我呢?”武则天又说:“给你三次机会,你猜一下吧?但我想,就是给你十次机会你也猜不出来!”

小编推荐:清朝科举落榜生的出路:可半工半读可靠相貌入仕揭秘:民国时期的“光棍现象”到底有多严重辛亥时期报纸竟是最赚钱?梁启超一年红利上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