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袁世凯被谁怂恿登基称皇?真正想当皇帝的是他!

袁世凯被谁怂恿登基称皇?真正想当皇帝的是他!

时间:2016-09-24 10:40:42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袁世凯被谁怂恿登基称皇?真正想当皇帝的是他!

尽管袁世凯如愿登基当上了皇帝,但在周围一片嘈杂的喜庆声中,总有许多烦心事不断涌上他的心头。无论是自己的家里人还是那些弹冠相庆的亲信,其实又有谁能理解袁世凯内心那种隐隐的不安感呢?别的不说,每当在家里看见自己的大儿子袁克定,登基前不久发生的一桩家事就会令袁世凯的心里生出无名火气。

那是1915 年深秋的某一日,中南海大总统府的内宅突然传出一阵阵斥责声和惨叫声,原来是袁世凯正在恼怒地用皮鞭抽打自己的长子袁克定。多年以后,袁克定的小表弟张伯驹用一首诗追述了当时的情形:“群言举世已滔滔,假印刊章孰捉刀。袁氏家规惩大过,一场戏演打龙袍。”事情的来龙去脉,还需从头说起……

袁克定(1878—1955),字云台,袁世凯长子,原配于氏所生。对于自己的这位嫡长子,当年袁世凯也曾颇为青睐。论相貌,袁克定一改袁家五短身材的基因,身材挺拔,相貌堂堂,也算一表人才。论才能,他早在前清时就在父亲跟前效力,在民国初年的好几次政治风波中也出力不少。可惜的是,1912 年,袁大少爷因骑马时不慎跌落导致腿骨摔断、手掌皮肉损伤,从此落下了残疾。后来在前往德国治疗时,因受到德皇威廉二世的鼓动,袁克定回国后便开始极力撺掇父亲恢复帝制。为了树立威信,培植党羽,他还对北洋老臣段祺瑞进行打压。随着局势的发展,在袁克定周围还真聚拢了一大帮政客摇旗呐喊。当袁世凯称帝的迹象日益明朗后,这些人便纷纷将袁克定比作曹丕。巧合的是,袁克定的二弟袁克文却对政治毫无兴趣,反倒热衷于同文人墨客一起饮酒作诗。或许是兄弟俩的志趣实在不合,时常发生争吵。有一次二人因为琐事吵起来,袁克文生气地对袁克定说:“你要做曹丕,竟不许我做曹植?”听说这件事后,袁世凯大为光火,当即将兄弟俩叫到跟前痛骂一番:“怪不得外面有人骂我是曹操,原来是你们兄弟俩在自比曹丕、曹植,真是岂有此理!”

谢君豪饰演袁可定

不过话说回来,且不管袁克文是否真将自己当成曹植,但袁克定显然是希望自己成为曹丕的。为了实现当“太子”的梦想,这位大公子几乎是费尽心思力劝父亲赶紧登基称帝。从某种程度上说,在袁世凯复辟帝制的过程中,袁克定是跳得最欢实的主儿。而为了达到目的,他甚至能想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招数来,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当属伪造《顺天时报》一事了。

《顺天时报》是日本人在北京出版的一份中文报纸,发行量很大,是日本在华的主要舆论工具,其言论往往反映着日本政府的立场和对华态度。由于袁世凯很重视这份报纸,每日必看,因此袁克定为了坚定老爷子复辟帝制的决心,便开始打起了这份报纸的主意。于是乎,袁大公子竟别出心裁地集合一批文人,每天编制一份假版的《顺天时报》送入中南海,而真的《顺天时报》则被其提前截留。结果袁世凯每天看到《顺天时报》上尽是拥护帝制的言论,不禁心花怒放,总以为形势一片大好。当然也有一些袁家人在市面上看到了真的《顺天时报》,但都因惧怕袁克定的报复而不敢戳破。但令袁克定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三妹袁静雪的一次偶然发现,最终导致他东窗事发。

有关这件趣闻,多年以后袁静雪是这样回忆的:“假版的《顺天时报》是大哥纠合一班人搞出来的,不但给父亲看的是假版,就是给家里其他人看的也是假的。大哥使我们一家人和真实的消息隔绝了开来。不料有一天,我的一个丫头要回家探望她的父亲,我当时是最爱吃黑皮的五香酥蚕豆的,于是让她顺便买一些带回来吃。第二天,这个丫头买来一大包,是用整张的《顺天时报》包着带回来的。我在吃蚕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张前几天的报纸,竟然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顺天时报》的论调不同,就赶忙寻着同一天的报纸来查对,结果发现日期相同,而内容很多都不一样。我当时觉得非常奇怪,便去找二哥问是怎么回事。二哥说,他在外边早已看见和府里不同的《顺天时报》了,只是不敢对我父亲说明。他接着问我:‘你敢不敢说?’我说:‘我敢。’等到当天晚上,我便把真的《顺天时报》拿给了父亲,我父亲看了之后,便问从哪里弄来的,我便照实说了。我父亲当时眉头紧皱,没有任何表示,只说了句:‘去玩去吧。’第二天清晨,他把大哥找了来,及至问明是他捣的鬼,父亲气愤已极,就在大哥跪着求饶的声音中,用皮鞭子把大哥痛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还骂他‘欺父误国’。从这以后,我父亲见着他就有气,无论他说些什么,我父亲总是面孔一板,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不再和他多说什么话,以表示对他的不信任。”

尽管挨了一顿鞭子的袁克定从此失去了父亲的信任,但登上皇太子宝座的热情却从未消散,甚至为此同众兄弟闹得反目为仇。同样是据袁静雪回忆,当年袁世凯称帝之后,袁克定突然发现二弟袁克文、五弟袁克权的皇子服上的图案同自己的一样,都是麦穗形的,而其他兄弟的服装图案都是牡丹花,不禁大为失落,于是便当场发狠说:“要是立二弟为太子,我就把他杀了!”吓得袁静雪赶紧跑到父亲那里说:“爸!咱家要闹‘血滴子’了!”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前前后后,沉溺于皇太子迷梦的袁克定简直有些走火入魔。据当年袁世凯的机要秘书透露,甚至在袁世凯还没有正式称帝之前,袁克定就私下里提前为自己刻了一枚“大皇子印”金印,只可惜此印始终没有机会派上用场。更可笑的是,当袁世凯在为平定护国军而绞尽脑汁时,袁克定居然不知趣地凑过来问自己能否辞去太子封号?气得袁世凯铁青着脸大骂说:“储位本未定,何从言辞!”另据说在袁世凯临死之前,曾嘟囔了一句:“是他害了我。”虽然袁世凯没有明说这个“他”究竟是谁,但外界大多认为就是袁克定。

1916 年6 月6 日,袁世凯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人世,享年58 岁。对于袁世凯之死,社会上的反应也是千差万别。当时的日本首相大隈重信曾以旁观者的身份撰写了《吊袁世凯警告中华民国》一文,其中有一段话读来颇令人深思:“袁氏为中华民国之大总统,蔑视《约法》,自制宪法,伪造民意,帝制自为,冀得遂其非分之望。及云南一呼,全国响应,卒于惊怖忧愤以死。迹其致败之由,盖不外耽于逸乐及修饰文字之二事。然此固中国数千年之习惯使然,袁氏不悟其非,转欲借此以求侥幸,遂致一败而不可收拾。今者袁氏死矣。虽然,袁氏之死,非仅袁氏一人死生之问题,实中国全国国运兴亡之大问题也,中华民国可不知所自省哉?”

而在北京,紫禁城内的小皇帝溥仪所记得的场景则是,周围的太监们奔走相告,太妃们去“护国协天大帝关圣帝君”像前烧香以示庆贺……至于中南海,袁家上下则陷入一片哀痛。此时,作为家中长子,袁克定除了在灵柩前哭喊“我对不起爸爸!我对不起爸爸!”外,还郑重地将那件龙袍套在了父亲的身上,希望他老人家在另一个世界能圆自己的皇帝梦。

摘自《1915,中国表情》作者:杨红林 (转载需注明作者和出处)

相关阅读:袁克定的腿是怎么瘸的?

袁克定:字云台,别号慧能居士,外号袁大瘸子,袁世凯长子,原配于氏所生。鼓吹帝制,帮助父亲袁世凯复辟。袁世凯死后,袁克定迁居天津隐居。曾任开滦矿务总局督办。1958年去世,时年81岁。

“皇太子”袁克定跛足,1912年骑马时不小心坠马所致。这是一个隐喻,从晚清到民国的转型之路,步履蹒跚,走得艰辛而曲折,充满了故事和事故。

袁克定是袁世凯唯一的嫡出长子,袁世凯对他倍加恩爱。袁克定曾去德国留学,说一口流利的德文,英文也不错。袁世凯出席外交活动,一般都是袁克定当翻译。袁克定晚年落寞之时,都是靠读原本德文、英文书籍打发时光。

袁克定意外受伤,袁世凯焦虑不安,送儿子去德国接受治疗。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见“中华民国大总统”的长子前来就医,招待也极为殷勤。但袁克定的脚没有明显的好转,脑袋里确多了一病症——狂热的皇帝梦。袁克定自此以“皇太子”自居。

1915年9月1日,筹安会组织各省旅京人士以“公民请愿团”的名义,向参政院请愿,并为各“请愿团”代拟要求变更国体的请愿书。与此同时,袁克定伪造《顺天时报》,刊登假新闻,蒙骗老爹。

洪宪帝制,车覆人亡。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在中南海居仁堂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袁世凯弥留之际,口中喃喃自语:“是他害了我。”这个“他”,是杨度抑或是袁克定?袁克定跪在灵前,哭喊:“我对不起爸爸!”幡然悔悟,已经晚了。袁克定失去父亲之时,他就意识到袁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袁克定背着“欺父误国”的骂名,一步一拐地走向落寞。从此在天津隐居。

有文章评论道:“袁克定这个人,不文不武,品不高,德不显,糊涂半生且不说,晚年还好男宠,结果因此而倾家荡产,潦倒而终。袁世凯之败,袁克定岂能辞其咎乎。”但他尚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拒绝与日伪合作,保持晚节。昔日的结拜兄弟汪精卫托人带给袁克定一大笔金钱和礼物,袁克定表现得倒也识大局,小礼物留下,这是私人情谊,钱如数退还。

袁克定一身历晚清、民国至新中国。每当提起袁世凯时,他总是虔诚而严肃地称为“先总统”,没有一丝轻慢,不自辱,也不自傲。

上世纪50年代的袁克定,生活潦倒,要靠张伯驹接济度日。此时的袁克定不再是锦衣玉食的“皇储”,只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张伯驹的眼中,仍有贵族气派。虽无鱼肉菜肴,只是以窝窝头切片,加上咸菜而已,但他依然正襟危坐,胸带餐巾,俨然还是当年盛景。

1958年,袁克定病逝于张伯驹家中,享年81岁。

小编推荐:契丹建国为什么使用“辽”字?与辽宁有何渊源揭秘:两汉隋唐历史上“房中术”为何最为活跃周瑜赤壁大败曹操:为何成中国历史上千古罪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