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宋哲元与张自忠到底是谁跌入了日本人的陷阱?

宋哲元与张自忠到底是谁跌入了日本人的陷阱?

时间:2016-09-06 08:10:52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宋哲元与张自忠到底是谁跌入了日本人的陷阱?

近观某七七事变作品,发现第二章使用的标题很有意思,大标题是“日本策划下张自忠访问日本”,第一节标题为当事人和亲历者回忆,第二节为当年的新闻报道,第三节使用的标题是张自忠跌入了日本人陷阱。此后,当然是张自忠与日本人勾结,逼宋哲元离开北平,这就是张自忠“污点”,何况他自己对记者也承认有过“污点”。

为防涉史不深的年青人被误导,对张将军产生误解,这里不得不说几句。

第一,张将军访问日本,发生于1937年4月至5月,他为什么访日?因为秦德纯于是年2月代表冀察政权参加了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并在会后公开宣布:冀察外交今后与中央完全一致。于是,日本人不高兴了,虽然宋为了不参加这次会议于1月19日至3月10日之间一直在天津,不断与田代会晤,但秦的谈话传来,日本人还是很不高兴,因为他们认为是日本人帮助宋取得了冀察政委会委员长地位,“冀察政委会是大规模(防共、反共)意识形态(组织)”,你外交完全与中央一致,我们不白忙了吗?日本人遂加紧了对宋的逼迫,要他兑现以往诺言(宋与田代签订的《中日经济开发协定》,为国民政府否决)。宋为了缓和与日本人的关系,决定派团到日本访问,这是1937年3月的事。4月中旬,冀察赴日观光团终于确定了成员,以张自忠为团长、张允荣为副团长,团员有三十七师旅长何基沣、三十八师团长黄维纲、一三二师参谋长徐廷玑、一四三师旅长田温其,当然,还有几个灰色分子,包括经常为宋办理日本和两广外交的陈中孚等人。这就是张自忠访日的背景和原因。由此可见,张率领的是冀察政权与二十九军的代表团,不是天津市政府与三十八师的代表团,怎么是日本人策划张自忠访日呢?仅凭不明真相的个别报道及潘玉书不完整的回忆就能确定是张自忠主动访日?其实是宋哲元应对时局的需要。尽管如此,还是没有减轻日本人的压力,张走后不久,宋自己也请病假躲到原籍,白使张自忠受了一顿舆论攻击。

第二,张自忠访日不是亲日。他到日本访问,仅是为了助宋缓和局势,顺便了解日本情况。有人说到日本去就是亲日,这个逻辑甚为荒唐,日本的军人当时经常在中国各地活动,我们为什么不说他们亲中呢?况且,张为天津市长兼三十八师师长,天津有日租界当局,有日华北驻屯军总部,是日本侵华阴谋的大本营,张将军要“亲日”谋宋,在天津什么事干不了,非要带那么多人大张旗鼓地到日本去吗?况且他带的黄维纲、何基沣等都是抗日名将,有哪一个是“亲日”的?胡适先生对日本一位学者说:现在的中国,没有一个人不恨日本人。二十九军包括石友三在内,其实没有一个人不恨日本人,更不用说是张自忠,张亲日一说纯系瞎扯。

第三,七七事变时张自忠跌入日本人陷阱之说,甚为荒诞。事变时,宋并不在北平,还躲在原籍,但各种决策,仍由他亲定。目前已发现宋在原籍及到平津后与蒋来往的很多电报,蒋硬一次,宋软一回,一会儿要放弃天津,一会儿要撤退增援的中央军,就是不与中央保持一致。蒋判断出日本人是要利用事变逼宋脱离中央,带头实行“华北五省自治”,故要他到保定,不要到平津。蒋的判断与日驻屯军总部7月8日凌晨制定的一个“宣传计划”正好相符,日本人在这个计划中,原要挟持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到天津,以逼他们脱离中央,但宋不听蒋的命令,擅自到了天津,自己送上门了,这会儿张自忠在三十八师师部所在地北平南苑,虽然他是天津市长,但事变后一直未回天津,于其说张跌入日本人陷阱,不如说宋首先跌入了日本人的陷阱更为贴切。宋于7月11日18时许到了天津,张自忠于当晚20时代表冀察政权在北平与日驻屯军部附兼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签订了《卢沟桥事件现地协定》(日本人称为《秦松协定》,因为是秦德纯主导),规定中国军道歉,以保安队维持宛平治安,界定事件为蓝衣社、共产党及其他抗日团体的策动。这个协定当然是宋哲元同意才签订的,张不报秦也会报,体现的自然是宋和平解决的愿望。为什么由张自忠签?因为宋向来喜欢由部下代他签订妥协协议,秦德纯已代他签过《秦土协定》,挨骂怕了,转而代办与中央联络的事,不再公开干签协定这种事;萧振瀛走了,现在轮到张自忠为宋挡箭了。

第四,宋哲元天津再让步,谈出一个《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天津谈判前,香月清司向宋哲元提出七条新的解决要求(即所谓《香月细目》),核心是北平不驻军,以保安队维持治安。其余的如宋道歉及罢免冯治安在内,都是陪衬。北平不驻军影响极大,会在政治上压跨冀察政权,但香月的目的在于通过谈判拖住宋哲元,掩护日本军队集结,待集结完毕,以武力逼宋脱离中央。宋不明就理,也不认真全面备战,一味在天津求和。日方以7月19日为限,要求宋答应条件,不答应或愈期答应,则武力讨伐二十九军。宋于18日晤香月,想以道歉拖过去,但香月抓住其解决条件不放.待宋答应,给宋一个面子,同意由宋的幕僚代签(见香月回忆手记),于是,宋留张自忠在天津代签订协议,自己于19日一早离津回平。但张自忠不愿签订这样的协议,迟迟不肯露面。到了当晚22时,香月见张仍不来,遂宣称:20日起驻屯军自由行动。23时,张自忠偕张允荣到张园日驻屯军总部谈判,仅同意撤退北平的第三十七师,但仍拒绝北平不驻军的条款。香月的目的是为了通过谈判拖住宋哲元,于是在这条要求上让步,同意继续谈判。于是张自忠与桥本签订了《停战协定第三项誓文》。

有人称张签订的是《香月细目》,简直是胡说八道,此细目是未经谈判的东西,誓文是双方谈判的结果,张自忠争取的是以更换三十七师北平一带驻军的方式解决。有人称宋哲元不同意签订这个誓文,张自忠是擅签“卖国协定”,这又是不明内情,誓文是宋哲元不顾蒋介石反对到天津谈判的主要成果,向南京隐讳是他的一惯手法。从现有史料看,宋于20日早5时下令第一三二师王长海部在西苑与何基沣部换防,22日又令赵师石振纲部与冯师刘自珍部在北平换防(中日双方均有这样的史料),这是7月11日《卢沟桥事件现地协定》中根本没有的内容,根据的是19日《停战协定第三项文》精神及张自忠后续的谈判结果行事,如果宋不知道或不同意,他在北平卖力地换的哪门子防?有人还以为宋调一三二师北上是增援呢,其实是接防来的,是更换北平驻军和平解决事变的一部分。

第五,南苑之战的台前幕后。7月25日一早,日本驻屯军在天津开会,形势至于紧张。下午,张自忠奉令到北平开会(并非秘密而来,这有当年的新闻报道为据)。因为他是三十八师师长,师部在北平南苑,于是留下来协助宋哲元处置事变,并履行师长这个临战时的军事职责。张师在南苑、北苑及廊坊共有七个团,天津市内只有一个保安队,其余部队在津市郊区及河北马厂,没有北平一带兵力多。形势如此危急,他确实应在北平而不是在天津,天津留一副职足矣。接着发生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日军又提高了解决条件,这次一是要二十八日午前撤退北平的三十七师和一三二师,实现以保安队驻北平的条件,二是逼宋脱离中央或离开北平,后者才是真正的最后通牒(见刘汝明回忆录)。经过秘密谈判,7月27日下午,二十九军又与日军又达成过一个协议,调三十八师南苑部队入北平城,与三十七师和一三二师换防,三十七师如期撤保定以南,一三二师进驻南苑。

这个命令的原件已难找到,但从董升堂的回忆及刘健群的回忆看,确实存在这个命令,这也是确定赵登禹为南苑指挥官的原因。由于日军的阻挠,赵师部队当晚在团河被伏击,南苑接防失败,董升堂等部未能从南苑撤出。宋被逼急了,于7月27日晚11时发出“自卫守土、听命中央解决”通电,并下令反攻廊坊和丰台。这既是给中国人民听的,更是给日本人看的,因为事变后日本政府一直反对国民政府介入事变的解决,而要与冀察当局“地方解决”。宋的意思是再逼我就倒向中央,不与你们“现地解决”了。但宋又派潘毓桂、张璧与日人联络,泄露了自己的底限,于是,日本人不听宋的威胁,7月28日一早下令攻击南苑,准备28日12时以前武力制服于宋。南苑的部队是以三十八师为主,有三个整团,步、炮、骑兵种齐全、装备精良;其次是军卫队旅,再次是骑九师师部和一个团,最后才是没有战斗经验的军训团,由赵登禹统一指挥。与日寇展开激战,仅半天的时间,就使日军付出远超卢沟桥战斗的伤亡数字。宋哲元很自信,对军政部参事严宽表示:南苑守一个月当无问题。

第六,宋哲元再次跌入香月清司设下的陷阱。日军司令香月清司大感意外,一是没想到二十九军真的与他打起了交手仗,二是没想到日军付出如此的伤亡。为了减少伤亡,达到制服宋哲元的目的,于是,又施诡计,向宋哲元发出《中国驻屯军声明》。别看这个声明前面说的很严厉,但后面却有致命的和平诱惑:在北平城内,只要中国人不挑起战火,就不对北平行使武力,更何况。。。。。。之类。这声明史学界不太重视,相反,却把它当成日军讨伐二十九军的一个檄文。其实,这个声明,主要是为了骗宋哲元下令停止抵抗。香月很知道宋哲元、张自忠这些人不能接受以保安队维护北平治安的条件,其实这也不是香月最后的目的,现在我不提这个条件了,你们还打吗?宋哲元果然中计,听秦德纯建议,命令佟、赵率三十八师南苑驻军停止抵抗,立即入北平城接防。因为打得太乱了,董升堂等人没有服从命令,只有王锡町副师长与安克敏团长率三十八师特务团随赵登禹向北平进发,佟副军长则率军训团一个大队为警卫也来北平,结果,在大红门、玉带桥一带中了日军的埋伏,佟、赵阵亡,部队也伤亡惨重。

小编推荐:为什么古代称当兵为“吃粮”:有没有褒贬色彩?万万想不到:这才是关羽大意失荆州的终极原因!从清朝到民国:中国如何从东方病夫变成东亚病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