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揭秘:吴越争霸时越国面积有多大有多少人口?

揭秘:吴越争霸时越国面积有多大有多少人口?

时间:2016-08-12 19:16:11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吴越争霸时越国面积有多大有多少人口?

越国位于吴国之南,定都会稽(今浙江绍兴市),拥有今浙江大部和江西一部分,前473年灭吴后尽有吴国故地,其地盘扩展到了今山东东南部,成为一个东方大国。越国到春秋晚期越王允常时,开疆拓土,称王兴霸。《越绝书》记载:“越王夫镡以上至无余,久远,世不可纪也。夫镡子允常,允常子勾践,大霸称王。”《史记·越世家》正义引《舆地志》云:“越侯传国三十余叶,历殷至周敬王时,有越侯夫镡,子曰允常,拓土始大,称王。”《吴越春秋》也说:“夫镡生允常,常立,当吴王寿梦、诸樊、阖闾之时,越之兴霸自允常矣。”允常即位的时间,无确切的年代记载。根据《吴越春秋》的说法,“常立,当吴王寿梦、诸樊、阖闾之时”,吴王寿梦至阖闾,历六世:寿梦、诸樊、余祭、余昧、僚、阖闾,吴王寿梦在位是公元前585—前561年,如果从寿梦的最后一年算起,到允常逝世(公元前497年),允常在位也有六十余年。而根据《舆地志》的说法,“至周敬王时,有越侯夫镡,子曰允常”,周敬王在位是公元前519—前477年,允常即位最早也在公元前519年以后。但越王允常在位的时间较长,是可以肯定的。

前些年曾于绍兴地区出土两件越国青铜戈,上面铸有铭文,据曹锦炎先生考证,作器者为越王得居,即越王允常。铭文记载了越国先称王、铸造铜戚佐徐国称王的内容,为史所失载。通过铭文,印证了越国自允常始称王的史实。越王允常如何开疆拓土,史无记载。但从先秦、两汉文献的一些零星记载看,此时越国的疆域往西、往北均有拓展。先看北界。《越绝书·记地传》云:“大越故界,浙江至就李,南姑末、写干。“觐乡北有武原。武原,今海盐。姑末,今大末。写干,今属豫章。”“语儿乡,故越界,名曰就李。吴疆越地以为战地,至于柴辟亭。”《越绝书》指出就李、语儿乡、柴辟亭、武原是吴疆越地的分界。就李,即《左传》和《史记》所载之檇李,《吴越春秋》作檇里,三者当系同一地点。

那么,檇李究竟在哪里呢?元《嘉禾志》记载在嘉兴县境:“(嘉兴县)檇李亭,在本觉寺,左传越败吴于檇李即此地也。”《左传》杜预注也说在嘉兴县:“吴郡嘉兴县南有檇李城也。”《史记》集解也引杜预注曰:“吴郡嘉兴县南有檇李城。”而明万历《嘉兴府志》记载在桐乡县濮院之西:“桐乡县,檇李城,在濮院之西,濮院即古檇李墟也。”两者虽然略有差别,不过濮院正位于与嘉兴的交接处,相距不远,故桐乡的濮院镇之西,即为当年檇李城的城址所在地。语儿,就是《国语·越语》说的御儿,地在桐乡县的崇福镇一带,当地尚有女儿乡旧址。柴辟,在旧址上曾建有亭,名柴辟亭,案《浙江通志》云:“柴辟亭当属石门县”,即今桐乡县石门镇附近。今嘉兴市西南,桐乡大运河以东这块地方,即东至桐乡屠甸镇和嘉兴洪合乡,南至桐乡崇福镇,西至桐乡石门镇,北至桐乡濮院镇,相传为吴越檇李之战的战场。有人根据元《嘉禾志》、明万历《嘉兴府志》等地方志书的记载,认为沿今天海盐县的武原、于城至嘉兴西南的洪合乡、桐乡县的濮院、石门直达崇福一线,是春秋晚期吴越两国的界线,檇李城恰好位于这条边界上,无论是吴犯越,还是越犯吴,这里都首当其冲,双方都建筑了较多的军事设施,布置了较多的兵力,因此战事不断,在其周围一带形成了广阔的战场。多数学者也认同此说。

但是,允常时越国的势力应该已经突破武原、檇李、语儿、柴辟一线。《越绝书·吴地传》记载:“娄门外鸿城者,故越王城也,去县百五十里。”“娄门外马亭溪上复城者,故越王余复君所治也,去县八十里。”“马安溪上干城者,越干王之城也,去县七十里。”从《越绝书》的这些记载可知,越国在距吴国都城娄门外一百五十里处建有鸿城,娄门外八十里处建有复城,娄门外七十里处建有干城。关于娄门方位,据《吴郡图经续记》记载:“吴王阖闾建城之始,立陆门八。其东曰娄门者,娄,县名也,盖因其所道,秦谓之疁,汉谓之娄,今之昆山,其一地也。”据此可知,娄门,即吴国都城之东门。在此之东七十里之干城、八十里之复城、一百五十里之鸿城,其地当在今昆山、嘉定境内。说明越王允常时,吴国都城东面大片地域属于越国,这有史籍记载为证。《史记·越世家》记载:“允常之时,与吴王阖庐战而相怨伐。”《越绝书·吴地传》记载:“娄门外力士者,阖庐所造,以备外越。”“娄北武城,阖庐所以候外越也,去县三十里。今为乡也。”“宿甲者,吴宿兵候外越也,去县百里.”《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记载:“不开东面者,欲以绝越明也。”吴王阖庐为了对付越军,在都城娄门外处处设防,屯兵备战,甚至连东门也不敢开,足见吴国都城的东面是越境,且有足以威胁其安全的越国军事力量。

根据上述,可以证明越国允常时的北面疆界不是《国语·越语》所说的“北至于御儿”,也不是《越绝书·记地传》所说的“大越故界,浙江至就李”、“语儿乡,故越界”。允常时越国北界当在今江苏昆山至上海嘉定一线。再看西界。《国语·越语》记载:“西至于姑蔑”;《越绝书·记地传》记载:“大越故界,(西)南姑末、写干”。姑末,即姑蔑。《左传》哀公十三年曾提到它:“六月丙子,越子伐吴,为二隧,畴无余、讴阳自南方,先及郊。吴太子友、王子地、王孙弥庸、寿于姚自泓上观之。弥庸见姑蔑之旗。”越军中有“始蔑之旗”,说明姑蔑是越国辖地。《左传》杜预注也说:“始蔑,越地。”据《清一统志》,故蔑故城在今浙江龙游镇之北(龙游本县,已废,地并入衢县及金华县)。写干,《越绝书》记载:“写干,今属豫章。”汉时以今江西省地为豫章郡。《淮南子》记载:“越人欲为变,必先田余汗界中。”《通典》记载:余汗为“越之西界。”余汗即今江西余干县。故写干即今江西余干,为“越之西界”。《左传》昭公二十四年记载:“楚子为舟师以略吴疆,越大夫胥犴劳王于豫章之汭,越公子仓归王乘舟。仓及寿梦帅师从王,王及圉阳而还。吴人踵楚,而边人不备,遂灭巢及钟离而还。”昭公二十四年,即公元前518年,楚平王率舟师侵袭吴国,越王允常派大夫胥犴到豫章之汭去慰劳楚王,越国的公子仓把乘舟赠送给楚王,越公子仓和越大夫寿梦还领兵跟随楚王。

据清顾栋高考证,豫章之汭,当指今鄱阳湖东岸。顾氏《春秋大事表》云:“豫章之汭,则为今日之鄱阳湖无疑。何则?饶之余干县,为越之西境,鄱阳县为楚之东境,俱滨鄱阳湖。楚以舟师略吴,而越归王乘舟,俱在水际,舍此更无别处交接。”越国西境“由衢历江西广信府至饶之余干县,与楚分界。”综上所述,越王允常时越国的疆域,已拥有浙江全境,北到江苏昆山、上海嘉定一线,与吴接壤,西至江西余干,与楚相连。

小编推荐:“吴越争霸”有没有赢家:卧薪尝胆背后的历史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是否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么?庞统出仕吴国失败的真正原因:因为鲁肃的一句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