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历史解密:抗日战争第一枪 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历史解密:抗日战争第一枪 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时间:2016-07-19 16:12:53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历史解密:抗日战争第一枪 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一条嫩江,清清亮亮,从大兴安岭的支脉伊勒呼里山奔涌而出,一路接纳大兴安岭东坡和小兴安岭西坡的水流,浩荡到黑龙江省泰来县境内的一个叫哈尔葛的村子,与洮昂铁路十字交叉,就有了一座飞架南北的哈尔葛江桥。

江桥为木桥,长800余米,水面宽近400米。嫩江北南流向,到这儿调头向东,水流平缓,清澈见底。

嫩江的“嫩”字,有人说是满语,有人说是蒙语,蒙语的意思是“妹妹”,“妹妹江”。“哈尔葛”是蒙语,意为“黑色崖岸”,因为江水冲刷两岸的黑土地,形成高高的黑色崖岸而得名。

像把利剑刺进东北的中东铁路,是沙俄修的。南满的铁路多属日本,中国管不着。这全长220公里的洮昂路,可是中国人自己修筑的,只是向日本人借了钱。1920年动工,1926年通车,设有哈尔葛站,后来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江桥站”,位于齐齐哈尔南65公里处。江桥为南北交通要冲,咽喉孔道,日寇北犯黑龙江必经之地。一望无际的松嫩平原,地平线上偶尔现出起伏的漫岗曲线,无险可守,江桥就成了拒止敌人北犯的天堑。

嫩江水流啊流,流过悲惨耻辱的九一八,流到了不屈的哈尔葛江桥。

“抵抗!”“抵抗!”一条血性的妹妹江,马上就要发出愤怒的吼声,并呼唤着兄弟姐妹的辽河、松花江、乌苏里江、黑龙江,同仇敌忾,奋起抗战。

9月24日,“奉天地方自治维持会”成立,当即宣布“与张学良断绝关系,成立独立的新政权”。26日,伪吉林省长官公署成立,熙洽任长官,28日发表声明,宣告“独立”。

张海鹏紧紧跟上。10月1日,即关东军将首批枪械交付当天,宣布洮辽“独立”,就任“边防保安总司令”——在普通百姓眼里,“总司令”这顶官帽,是不是赶上少帅那顶了?

有钱有枪,官帽也够唬人的,还得有人,就招兵买马。不管什么人,胡子也行,有枪有马就要,招够一个连即委任为连长,4个骑兵团吹气儿般扩编为4个支队,每支队3个团。最搞笑的,是事变前有个工程队在洮南建营房,也被张海鹏编为一个步兵团。一夜之间,工程队长当上团长,大小工头依次成了排长、连长、营长。愿干的不愿干的,都他娘的给我闭嘴。跟老子吃香的喝辣的,哪来这么多屁嗑?

10月12日晚上,张海鹏把不想当汉奸的部下训“服”了,即令徐景隆率一个骑兵团赶去保护江桥,鹏飞率一个骑兵团随后跟进。15日,司令部从洮南乘火车北上,张海鹏拉家带口地准备直接开进齐齐哈尔了。

16日晨,中华民国的第一支伪军,在江桥遭到迎头痛击。

工兵营已在江桥北岸构筑好阵地,守候在那里的是徐宝珍的卫队团。

卫队团编制三个营,每营三个连,另有直属机枪连、骑兵连,专门保卫万福麟的,训练有素装备好,为黑龙江军队的精锐。人也多,2000余官兵,差不多赶上一个骑兵旅了。赴江桥前,谢珂又拨给99挺机枪,更是如虎添翼。

清晨,平原上有雾,江面更是雾气沼沼的。先锋官徐景隆的骑兵团,在南岸“打马桩子”(骑兵下马作战,把马拴在树上,或是别的什么物件上),沿着铁路线向江桥运动。

关于江桥战役,少见比较全面、详细、具体的记叙。首次鸣枪痛击张海鹏伪军,严谨的著作、资料,几乎都是寥寥数笔。战死者千古,幸存者已逝,无从获取生动鲜活的故事、情节、细节。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当卫队团2营、3营(1营留守齐齐哈尔了)的千余支长短枪,还有机枪连的轻重机枪,特别是那几十挺刚启封的捷克式机枪,一起啸叫起来,那江桥上会是什么样子。

徐景隆火上添火。奉命“保护江桥”,不占领如何保护?南桥头东面距铁路不远处,有棵大榆树,他走到那儿,举着望远镜向江北窥探。也巧了,正好踩上一颗地雷。

先锋官触雷身亡,徐宝珍指挥部队趁势反击,伪军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前线大败,后方大乱。在洮南留守的两个团反了,团长带着向西奔去内蒙境内。更多的是自动散伙回家了。司令部参谋处长哈玉良也不干了,悄声走了。军需处长李延龄(有文章说叫“李余久”)不光跑路,还顺手牵羊把军饷卷走了。据说最终退回洮南的,只有个把团的兵力。

用什么样的语言,能够比较真切地道出这支伪军的心态?

多数人应该是硬着头皮,服从命令。

关里关外,过去也没少打杀中国人,有时还打红了眼睛。但是,这回不同了。过去是“吃张家饭,干张家事”,这回是吃日本饭,给日本人卖命了。这是个令人眼花缭乱的非常时期,猝不及防的事变,还没怎么缓过神来,怎么就跟日本人穿上连裆裤了?14年抗战,还有点中国人味的伪军,难免觉得心虚,丢了祖宗的脸。当然也有死心塌地的汉奸,那也得经过调教,有个过程,感到大势已去,或者觉得自己上贼船已经下不来了。而眼下,张学良真的就回不来了,这东北真的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这支还属于中国唯一的伪军,无论进没进入角色,一时间还有点难以适应这种变化,一颗心还在七上八下。有道是“兵随将令草随风”,扛枪打仗这种差事,就得服从命令,硬着头皮随大流吧。待到江桥一败涂地,这帮各怀心思的乌合之众,也就愈乌合之众了,张海鹏那些“忠义”、“良心”的老调就见鬼去了。

北望15年,没当上黑龙江省主席,张海鹏这股火窝大了。这回有日本人撑腰,弄个省长干干,这小子信心满满。辽宁、吉林没抵抗,黑龙江那点兵力还敢“支巴”(支撑、较量、厮打)吗?他是拉家带口乘车北上的,以为一路开进省城就走马上任了,没想到竟是这个局面,气得差点儿疯癫了。

如今的齐齐哈尔和平广场,有面江桥抗战纪念墙,上面写着“江桥抗战打响了中国武装抗战的第一枪”。

有人认为这个“第一枪”,应为痛击张海鹏伪军后直接抗击日军的鸣枪。

笔者以为不妥。

张海鹏的队伍是伪军,应当毫无疑义。整个中国抗战,没人会说打伪军不叫抗战。而且,10月16日中午,有两架日军飞机参战,轰炸桥北守军阵地,当晚日军还出动铁甲车掩护伪军攻击,并有多名训练伪军的日军教官亲自上阵,在战斗中伤亡。此后的江桥抗战,也有张海鹏的伪军参战,只不过以日军为主而已。

小编推荐:历史揭秘:当年日本诱降蒋介石开出何条件?蒋介石论日本吃美国日本人中所隐藏的百年咒诅武则天颠覆古代政治 入宫后嫔妃再无生育记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