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西汉两只大老虎互掐 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西汉两只大老虎互掐 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时间:2016-07-07 16:00:44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西汉两只大老虎互掐 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窦婴,汉文帝窦皇后的堂侄,借着“七国之乱”,官拜大将军,封魏其侯;景帝时,风头更劲,朝中无人敢与之争锋;武帝初官至丞相,俯瞰天下。

田蚡,汉景帝王皇后同母异父弟弟,武帝时先后任太尉、丞相,一度曾“权移主上”,权力看似比皇帝外甥刘彻还大。

这两位,在汉文至汉武期间,是绝对的朝中两只花斑大虎,其势威猛无以言说。两位论起来还是亲戚,但这关系梳理起来有点费事,按现今关中民间的习俗论,窦婴当是景帝刘启的姑舅表兄弟,王皇后便是窦婴的表嫂;田蚡呢,从王皇后这儿论,他算是景帝刘启的小舅子。这样一来,窦婴与田蚡也就沾上了亲,也可算作表兄弟了。

这一对表兄弟,各带一条走狗——窦携灌夫、田牵籍福,一时此逢迎彼,一时彼仰仗此,各怀心机,相互掐架,此起彼伏,严重时二人撕咬得血丝呼啦,争权斗势到最后,却终落得两败俱伤,谁都没有好下场。

窦婴因窦太后得势的时候,田蚡还仅仅是个无人留意的小角色。所以,这时的田蚡,以巴结讨好窦婴为要。《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载:“未贵,往来侍酒魏其,跪起如子姓。”田蚡未发迹之前,经常跑到表哥窦婴家里来陪酒献媚,见了窦便作揖磕头,恭顺得就像窦婴是他爹。

时间到了汉武刘彻当政期,由于姐姐王太后的因素,田蚡眼看即将迎头赶上窦婴。窦婴做丞相,田蚡任太尉,用田蚡的跟班籍福的话说:“太尉、丞相等尊耳。”太尉和丞相是平起平坐的。田蚡从此开始不用再对窦婴那么俯首帖耳了。

汉武初期,江山拿事的人是太皇太后窦氏,可窦田两人都把宝押在年少的皇帝和他母亲王太后身上,太皇太后提倡黄老,他二人却跟着皇上要尊儒,结果窦老太太生气了,一块免职,两人同时赋闲在家。

但明显的发展趋势是,窦老太太渐渐昏聩老去,王太后则正当壮年,汉武在冉冉升起,黄老气息奄奄。此刻,论起亲疏来,田蚡有王皇后这座大靠山,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窦婴则随着姑妈窦氏的归天而无枝可依。

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年),窦太后去世,田蚡凭着姐姐王皇后而得势,坐上了丞相之位,“天下士郡诸侯愈益附武安。”群小众星捧月般追随其后;相比之下,“魏其失窦太后,益疏不用,无势,诸客稍稍自引而怠傲,唯灌将军独不失故。”魏其侯窦婴没了窦老太太的保护伞,注定不被重用,渐渐失势了,连原来自己的门客都对他爱答不理起来,就剩下一个灌夫还挺忠实于他。窦与田的角色来了个乾坤大转换。

这下该窦婴向田蚡献殷勤了,该田蚡摆谱耍威风了,该窦给田叫爹了。窦婴一直想请田蚡到家里吃顿饭,一个偶然的机会,田蚡答应第二天随灌夫到窦家赴宴,窦婴得信,全家总动员,亲自带着夫人上街采买,割肉买酒,连夜洒扫厅堂,炊事备菜,一直忙活到天亮,静待尊贵的田丞相大驾光临。窦婴从一大早就安排了一个仆人到门前去等着,谁知一直到了中午,也不见田蚡的影子。窦婴问灌夫,会不会是丞相贵人多忘事?灌夫是个直性子,明明答应的嘛,他起身驾车亲自去相府来接。

其实呢,田蚡昨天虽然答应了灌夫,在他不过是信口那么一说,压根就没当回事,如今的他眼里,窦婴算个什么东西,有何资格请我喝酒!等灌夫驾车前来,田蚡还连床都没起呢。灌夫上前提醒说:昨儿个丞相答应去魏其侯家,窦大人夫妇为你准备了丰盛的筵席,早早就恭候着你呢,全家上上下下到现在没人敢动筷子。田蚡听了心中窃笑,面子上装着忘了,对灌夫说:我昨天喝多了些,就把这事给忘了。说着即随灌夫上路,路上有意慢慢腾腾磨磨蹭蹭,憋得灌夫只想发作可又不敢。

酒最终是喝了,可喝得不痛快,席间田蚡张牙舞爪傲气十足,灌夫看不惯,和田蚡差点动起了手,窦婴赶紧劝阻,将灌夫支走,回身反复向田蚡道歉,让田蚡喝了个痛快,总算收场。

魏其窝火,田蚡张狂。两人的过节还没完。有一天田蚡让籍福去找窦婴,要窦婴把他城南的一块地皮然给自己,窦婴来气了,这也太过分了,窦婴忍不住对籍福说:我窦婴虽然被天子冷落,姓田的你虽然贵宠,难道就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夺我的土地!太欺负人了吧?此事未能遂愿,田蚡心里给窦婴灌夫主仆记上了一笔。

两虎相斗的高潮戏份,发生在汉武元光四年(前131年)夏天。

田蚡迎娶燕王刘嘉的女儿,王太后命列侯宗室都去祝贺。窦婴灌夫不敢不到,结果由于灌夫酒喝多了闹场子,被抓了起来。田蚡借机想杀了灌夫,窦婴不干了,事情闹到皇上这儿,汉武帝手心手背都是肉,一个是舅舅,另一个也算是舅舅,不好决断,遂在东宫召开了个案件辩论会。会上,窦婴极力为灌夫开脱,又当众替灌夫酒后失言认错道歉;田蚡则不依不饶,指称灌夫无法无天,大逆不道,非杀不可。窦一看这情形,索性彻底撕破脸,转而揭发田蚡贪腐奢华淫逸,仗势欺人。当着皇上的面,田蚡反唇相讥,说我也就是趁着天下太平,喜欢声色犬马,置些田产房屋,与歌舞优伶玩一玩,可你窦婴呢,整天拉帮结伙蓄谋造反!

汉武帝见两人各说各的,莫衷一是,扭头问左右:你们看他两谁说得对?这时站出来个和稀泥的,禀皇上:魏其有魏其的道理,丞相说得也不错。汉武刘彻生气了,你们这帮和事老!说罢甩袖回到内室来侍候母亲王皇后用膳。此前王皇后早派人旁听了辩论会的情况,皇上来见,太后气咻咻对儿子说:如今我还活着,那些人居然就敢糟践我弟弟,日后我死了,他们还不把我弟弟当案板上的鱼肉随便剁!

两只都是大老虎,年轻的皇上觉得对谁下手重了,都不忍心。如今遭母后这一顿埋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即下令:灭灌夫及其家族!魏其侯窦婴欺谩皇上,关进监牢!

锒铛入狱,窦婴使出最后的撒手锏。当年,表弟刘启也就是孝景皇帝曾赐他一份遗诏,相当于护身符,要窦婴危难之时拿给儿子刘彻看。窦婴身在狱中,急忙让他的侄子将先帝遗诏拿去给汉武帝看,汉武一时弄不清真假,派人到尚书处查阅案卷,也没存根。田蚡乘机状告窦婴假造先帝遗诏,罪该万死。窦婴得知这些情况,自知无力回天,悲愤之下中了风,开始要绝食自杀。后又传来说皇上没有杀他的意思,便又开始吃饭,还请来医生给自己看病诊治。没几天风向再转,说各种流言诬告纷纷到了皇帝那里。果然,灌夫死后两个多月,魏其侯窦婴即被斩杀弃市,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田蚡灭了死敌对头,当是心情大悦才是?错了,贪腐斗权者没一个能高枕无忧,作恶多端者自知天理难容。来年春天,万物复苏,风光无限的田丞相却令人诧异地病倒了,病得稀奇古怪,精神错乱了,整天大呼小叫地喊:我有罪我有罪!无医可治,只好请来一个巫师瞧,巫师也挺滑稽,对田蚡及家人讲:他看见魏其侯窦婴和灌夫两个鬼魂夹守着田蚡,两鬼正打算弄死丞相。没多久,田蚡就在神不守舍中去见了阎王,到头来富贵权势转头空。

司马迁感叹:“呜呼哀哉!祸所从来矣!”真是可悲啊,人生的大祸就是自个儿一点点积攒而成的。——两千年前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今之为官掌权者何不鉴之警之戒之?!

小编推荐:民初第一能人袁世凯为何输了 袁世凯输在哪里?在台湾 蒋介石跟张学良聊西安事变所说的一句话一群宫女为何要谋杀皇帝?真不能把女人给逼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