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真相 > 揭秘: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天变事变”!

揭秘: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天变事变”!

时间:2016-06-29 14:01:50分类:历史真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天变事变”!

看两位亲历“天京事变”的欧洲人,怎么记述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内讧事件。

1856年,太平天国领导层发生的一次严重内讧,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及燕王秦日纲三王被杀,天京城内大面积流血,约两万人丧生,翼王石达开出走。

此事,史称“天京之变”,又称“天京事变”、“杨韦事件”。

这期间,有两位在南京生活数月的两名欧洲人亲历了事变过程,那么,让我们通过“在南京生活数月的两名欧洲人”的叙述来看看,在这场影响晚清局势的巨变中,天京城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且,在外国人的眼里,太平天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镇江和南京——原始的叙述(有删节)

我于1856年4月离开上海,四天后到达Glenlyon,泊船于焦山附近。由于此行的目的未能实现,我便想观察一下叛军。

于是,我就和一位同伴在扬子江北岸登岸,沿着江岸步行到瓜洲的叛军炮台。

进入炮台后,他们问我们从何处而来,我们答称来自上海。

他们以为我们还要回去,便送给我们许多他们的书籍。我们表示愿意留在他们中间。他们听后似乎十分高兴。

当晚就餐时,他们将一张小桌子放在敞开的门处,桌面上摆有三碗饭、三杯茶、三双筷子,众人站着唱赞美诗。接着,炮台的头目在屋中央的桌前下跪,屋内所有人则跪在他身后,祈祷数语后,焚化祈祷文,不等纸张烧完,便抛向空中。然后众人起身,仆人搬走门口的小桌,大家一同进餐。在规定众人祷告的时刻,如有人缺席并且没有充足的理由,将遭到鞭打。他们在饭后不作感恩祷告,但通常在三顿饭前作同样的祷告。

由于曾和上海城内的叛军相处过,我们已对我们的新处境感到失望,并且无疑已流露出几分郁闷。此后的两天接连下雨,我们与镇江府一时没有联系。

第三天,一名士兵带来一件大公文,跪呈给炮台指挥官。后者吩咐我们与这个士兵同去镇江。

到了镇江府首领面前,我们不得不下跪。首领示意我们起身,问我们从何而来,并问我们是否愿意留下。我们答称从上海而来,愿意留下来。他对此似乎感到满意。

然而,我们留在镇江的日子无所事事。

一日,1500名南京守军开回南京,行进10英里后因遇到一支庞大的清军而扎营。

镇江守军一万人便同他们会合,与大队清军发生遭遇战(回到上海后,我们才得知这些清军是由吉尔杭阿亲自指挥的,他在这次交战中被打死,但当时无论在镇江或者南京都无人知道这一点),我们激战三天,共逐个攻陷了八座炮台。

战斗结束,司令官(原文作Yeen ting yue,其实应该是Ding ting yue,指秦日纲)问我们是否愿意到南京去,并称将为我们提供马匹,我们在南京会比较舒适。我们便同意去南京。

三天之后,我们到达南京,从城西距琉璃塔约第三个城门入城。

我们身穿中国服装,通过了第一道门,但在过第二道门时被阻。

我们与门卫一同进餐,他让我们等待允许我们进城的命令。

在停留城门期间,我们吸引了不少观众,过道上挤满了过往行人。

黎明时分,我们出了屋,吃惊地发现满街都是死尸——我们辨认出这些是第二位(杨秀清)的士兵、下属官员、司乐、文书和家仆的尸体,我们还看到一具女尸。此时,数千名第五位(韦昌辉)和第七位(秦日纲)的士兵,甚至第二位(杨秀清)的属下,正在第二位(杨秀清)的宫殿里抢劫。

我们随着一群人进了宫殿,发现房间的装饰并不奢侈。我们曾听说他的筷子、笔架、印玺和其他几件小物品都是金制的,他的脸盆是银的。我们看到他的桌面上有两个小的金狮子和一个金钟。在几个小时内,宫殿被洗劫一空。

第二天,我们到第一位(洪秀全)处来找第七位(秦日纲)(因为他是我们唯一的朋友,是他把我们从镇江带到这里的)。

我们的翻译也在那里,他将我们的朋友指给我们看,我们惊奇地看到,他们和第五位(韦昌辉)一同跪在第一位(洪秀全)的门前,每个人的脖子都套着锁链,头裹蓝巾。他们并不像犯人一样被拘禁着。

第一位(洪秀全)的一个女宣诏使出示一块两码半长、半码宽朱笔书写的大黄绸,放在他们两人面前。他俩便读上面的诏书,许多第二位的官员也挤上去看。诏旨很快就念完了,被递出来贴在正对第一位(洪秀全)宫殿的墙壁上。第五位(韦昌辉)和第七位(秦日纲)屡次通过这些女宣诏传递消息,她们都是大体上还算美丽的广东女子,传递口信时声音清楚而又沉着,在30码处都能听得见。

传话间歇期间,第五位(韦昌辉)和第七位(秦日纲)退到一个小屋里一同商议。最后,两位宣诏使宣布他们每人将被责打500下。随即有人递过了五根棍杖,第五位(韦昌辉)和第七位(秦日纲)被自己的军官带去受刑。

大约有6000名第二位(杨秀清)的部下无疑已成了囚犯,被关押在第一位(洪秀全)宫殿两侧的两间大房子里。

返回第七位(秦日纲)住宅,我们通过翻译向第七位表示,对他受到杖责深感遗憾。

第七位(秦日纲)表示不要紧,并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卧室,紧挨着第一位(洪秀全)宫殿的大门,对面便是长时间悬挂着第二位(杨秀清)首级的地方。

当天夜间,我们跟着第五位(韦昌辉)和第七位(秦日纲)查看关押那6000人的房子,他俩在窗外察听,并策划如何消灭这些人。

次日黎明时分,这些囚室的门窗被打开,几个炸药包被扔到这些囚犯当中,出口处则被牢牢看守着。

士兵们冲进了其中的一个囚室,几乎未遇到什么抵抗就杀死了所有的囚犯;但在另一个囚室,囚犯们用墙壁和隔墙上的砖块殊死抵抗了六个多小时才被消灭。

这些囚犯除了被枪击外,还遭到两门发射葡萄弹的炮的轰击。

这些可怜鬼自己脱光了衣服,许多人因气力衰竭而倒下。

此后,我们进了屋。天啊,场面太恐怖了,有些地方死尸竟重叠了五六层;有的自己吊死,有的被扔进来的炸药包炸成重伤,这些尸体被抛到一片荒野上,无遮无盖。

此后,城里每户家长都得报告家中所有男女孩童的人数,每个人被发给一块小木牌,佩戴在胸前,一旦发现第二位(杨秀清)的人就得抓住。

在几周之内,被抓获的第二位(杨秀清)的人五人一队,十人一队,甚至成百成千地被押到刑场斩首。所有吃过第二位(杨秀清)饭的妇女儿童也都不能幸免。

约在第二位(杨秀清)被杀的六周后,第六位(石达开)和他的部分人马进了城,赶往第一位(洪秀全)处。

当夜,第六位(石达开)悄悄地集合了他的部队来到西门,但因未经第五位(韦昌辉)的许可而被拒绝通行。他便杀了门卫,同他的大部分属下出了城。如果那天夜里他没有出城,他就会被斩。不少人也乘机出了城。

第二天早上,全城处于极度的骚动状态,每个人都携带着武器。他们四处出动,欲逮捕第六位(石达开),但不能断定他走的是哪条路。他们洗劫了他的住宅,杀死了他的妻子和小孩以及夜间没有出走的他的所有部下。

第二天一早,第七位(秦日纲)派人来叫我们,我们非常担心他会杀我们,便打算宁愿越城而逃也不去见他。我们找到我们的翻译,让他向第七位(秦日纲)的一个军官探听找我们的目的——原来他只是想知道我们是否已出走。

揭秘: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天变事变”!

对第二位(杨秀清)追随者的屠杀持续了三个月,我们估计约有四万名成年男女和儿童丧命。

当他们感到心满意足后,第七位(秦日纲)便率领载有15000人的船队溯江行驶到芜湖江岸的新岭山,我们两个人也随同前往。

第七位(秦日纲)奉命回南京。镇江的第二号头领带领500名手下一同前来,他接掌了对整个部队的指挥权。

这似乎引起了极大的不满和不小的牢骚。

第七位(秦日纲)当晚就赶往南京。

在此之前,我们两名外国人和我们讲葡萄牙语和英语的侍童曾过江,来到第六位(石达开)的营地和堡垒,从其部下那里得知,第七位(秦日纲)因为在南京的暴行,很快将被斩首;他们还相告,第五位(韦昌辉)已被砍了头,如果我们有什么危险,可以过江和他们住在一起。

由于第七位(秦日纲)不在,我们便加入了第六位(石达开)的部队,发现已有一些第七位(秦日纲)的人投奔了第六位(石达开)。

我们想亲自面见第六位(石达开),对方便为我们备好轿子。

我们走了约40英里来到芜湖,发现那里驻有6万-8万的军队。我们没有见到首领,但他捎口信给我们,表示我们会相安无事,并让他的一个军官照看我们。

我们在芜湖看到第五位(韦昌辉)的一名军官脖子上套着锁链,还看到第五位的首级被挂在一根杆子上,它是保存在盐里从南京送来的。

此前,在我们离开南京期间,第六位(石达开)曾致书第一位(洪秀全),表示如不处死第五位(韦昌辉),他将率部攻取南京。不久就收到了第五位(韦昌辉)的人头。

我们随同第六位(石达开)再次返回南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城门像第二位被杀前一样洞开着。

第六位(石达开)对第五(韦昌辉)、第七(秦日纲)和第八位(胡以晃)的死感到满意,但并不准备杀死他们的任何一位手下,仅要求将从他家中抢去的物件(事发于他匆匆离城的那天夜间)归还给他,已抢劫者也不予追究。

对第二位(杨秀清)属下的屠杀持续了三个月。在此期间,他们中止了一切宗教活动。在此后我们外出征战时依旧如此。但当我们回到南京后,他们已恢复了宗教活动,像往常那样举行宗教仪式。我们见到第二位(杨秀清)王府中的500名妇女均被斩首。

我无法说出南京居住着多少人,街道上总是挤满了士兵,尽管已有不少人被杀,却让人觉察不出。

第二天,第七位(秦日纲,即我们同他一道从镇江来的那位首领)领我们去见第二王(即第二位,杨秀清)。

我们被事先搜身,任何人不得携带武器接近他。他的所有官员,他的妹夫和我们都在他面前下跪;官员们齐念一篇短的祈祷文。他有两个各为三岁和七岁的男孩,当其中的任何一位出现在街上时,所有的官兵都得立刻下跪;只要他们出现时,连我们也不得不这样做。有时我们得下跪十分钟之久。

第二位(杨秀清)问我们是如何打仗的,似乎认为我们仅会使用拳头。我们便示范给他看,我们不仅会用刀,而且还会使用火器。于是他递给我们一根棍子,我们便使出浑身解数表演攻守动作。我们告诉他,我们只在喝醉时才用拳头搏击,并举起杯子摆出喝醉的姿势来表达这层意思。他们让我们表演了几招拳术,第二位(杨秀清)觉得很有趣,不禁开怀大笑。他们递来一支英国手枪让我射击,在相距50码的墙上贴了一张纸。我射中了纸的中心。我瞄准时第二位(杨秀清)就站在我的身后,当我开枪时他显得有些紧张。

第二位(杨秀清)环顾并注视着他的宽大宫殿,问我们的皇帝是否也有与此类似的宫殿,我们当然回答没有。在他死前逗留南京期间,我们大约见过500名从事烹饪、做鞋等杂役的妇女。每天早上8点,约有800-1000名穿着体面的女子跪在第二位(杨秀清)的门口听候吩咐。我们获悉这些妇女是已阵亡的那些叛军的妻子、亲戚和朋友,受雇在第二位(杨秀清)的王府里。

此后的三个多月间,我们在城里闲逛,在情形许可的范围内自行娱乐。

该地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即使我们离开住所数月也不会被怀疑已离城出走。

揭秘: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天变事变”!

有一次,我们看见三个男人和三个女子因私通而被斩首——一位年轻的男子因乱伦被斩首后又被肢解,而这名女子仅被斩首;一名男子因偷窃被斩首。

由于厌倦于无所事事,我们便让翻译告诉东王,我们想出城参战。他劝我们不要忧闷和气馁,因为他想马上就和我们交谈。但他并没有找我们谈话。

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一个公共场所作演讲,大约有3000名广东人下跪着。我们听说他们对出城作战犹豫不决。

我们注意到在该城的所有地方和所有街道,到处都有妇女;没有人被限制居住在某一特定的地方。凡是有丈夫的妇女都可以不工作,但所有没有依靠的妇女都不得不干各种体力活,诸如搬运砖头、木料、大米等。

南京城里的大部分男子都是士兵,他们不做杂务,也不搬运。

第二位的宫殿紧挨着西门,满城的所有房屋和大部分城墙已被毁。仅有叛军军官才可以穿黄色衣服,士兵可以任意穿除此之外的任何颜色的衣服。尽管他们从不剃光头的前部,但并没有废除辫子,仍然将头发编成辫子,有时还用红色和黄色丝绸将辫发扎起来。辫子垂扎在头后,盘叠在帽子里。

我们曾两次看到由纸糊的龙和各种动物的象征物组成的很长的队伍。我们的住所距第二位(杨秀清)的宫殿约50码,位于街道的对面。

一天早晨约4点左右,我们被炮声惊醒,一发炮弹就落在我们住所的附近。我们立刻起身,想跑到街上去,但被阻拦住了。街面上排列着许多士兵,禁止任何人离开房屋。

小编推荐:秦始皇陵墓地宫之谜:为何考古人员至今不敢碰刘邦和朱元璋为什么杀功臣 是继承人能力不足吗明王朝为何走向灭亡? 祸根就是崇祯这两大昏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