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张勋复辟始末:溥仪在这百日复辟中发了几道圣旨

张勋复辟始末:溥仪在这百日复辟中发了几道圣旨

时间:2016-05-16 07:11:59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张勋复辟始末:溥仪在这百日复辟中发了几道圣旨

1917年7月1日,阴历五月十三日,紫禁城的毓庆宫,陈宝琛、梁鼎芬和朱益藩三位国师一齐出现在末代皇帝溥仪面前,面色十分严峻,年仅十一岁的皇帝一时不知所措,还是老师陈宝琛先开口:“张勋又来了……”

“他又来请安了?”

“不是请安,是万事俱备,一切妥帖,来拥戴皇上复位听政,大清复辟啦!”

陈宝琛看见溥仪发怔,赶紧说:“请皇上务必答应张勋,这是为民请命,天予人归。”

这时候张勋已穿上了纱袍马褂,戴上红顶花翎,率康有为、张镇芳等人乘车进宫。在养心殿,张勋先对溥仪行三跪九叩大礼,然后向溥仪奏请复辟。张勋中气如牛地说:“隆裕太后不忍为了一姓的尊荣,让百姓遭殃,才下诏办了共和,谁知办得民不聊生……共和不合咱的国情,只有皇上复位,万民才能得救。”十来岁的溥仪哪知此事厉害,只能按照师傅陈宝琛的嘱咐,假意进行推托:“我年龄太小,无才无德,当不了如此大任。”张勋又力谏道:“皇上圣民,天下皆知,过去圣祖康熙也是冲龄践祚。”溥仪这才接过话:“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吧!”

张勋退出之后,有成批的人来给溥仪磕头请安。奏事处的太监拿来写好的一大堆“上谕”让溥仪签字。这样,第一天溥仪一连下了八道“上谕”:

一、封黎元洪为一等公;

二、授张勋、王士珍、陈宝琛、刘廷深、袁大化、张镇芳为内阁议政大臣;万绳拭为内阁阁丞;

三、改民国六年为宣统九年,易五色旗为龙旗;

四、恢复宣统三年的官制,授梁敦彦为外务部尚书、张镇芳为度支部尚书、王士珍为参谋部大臣、雷震春为陆军部尚书、朱家宝为民政部尚书;

五、授徐世昌、康有为为弼德院正副院长;

六、授张勋为政务总长兼议政大臣,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留京办事;锡封张勋为忠勇亲王;

七、冯国璋为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

八、授陆荣廷为两广总督;曹锟为直隶巡抚;齐耀琳为江苏巡抚;倪嗣冲为安徽巡抚;张怀芝为山东巡抚;阎锡山为山西巡抚;赵倜为河南巡抚;李纯为江西巡抚;杨善德为浙江巡抚;谭延闿为湖南巡抚;陈炳焜为广东巡抚;谭浩明为广西巡抚;王占元为湖北巡抚;李厚基为福建巡抚;唐继尧为云南巡抚;刘显世为贵州巡抚;杨增新为新疆巡抚;张广建为甘肃巡抚;张作霖为奉天巡抚;孟恩远为吉林巡抚;许兰州署理黑龙江巡抚;刘存厚为四川巡抚;陈树藩为陕西巡抚;授姜桂题为热河都统;王丕焕署理绥远都统;田中玉为察哈尔都统;王廷桢为江北提督;卢永祥为江南提督;张敬尧为长江水师提督。

张勋复辟始末:溥仪在这百日复辟中发了几道圣旨

这一天清晨,北京市民有一种突回梦魇的感觉,街面到处都站立着留着长长辫子的军人,像是时空里钻出来的僵尸一样。张勋的五千辫子军接管了京城的治安,对一些地点实行戒行。北京的警察挨门挨户通知:宣统爷复辟了,立即悬挂龙旗!遗老遗少们如打了回魂针一样诈尸还魂,急切地把丢在衣柜最底层的长袍马褂翻出;市面上滞销的旧式袍褂,也成了抢手货。一些买不到衣服的遗老情急之下,竟上戏班子出高价买来戏服;更有人跑到寿衣店,买了一些寿衣穿在身上,如死尸复生一样走出来。至于龙旗,因为一时找不到,有人用纸裁个三角旗,画一个小龙,涂成黄色挂出去;有的龙还画得耀武扬威,另一些龙,则画得就像死蛇一样。更有一些人,因为头发早已剃掉,便剪了女人的头发,盘在自己头上,在大街上昂首阔步……好好的京城顿时乌烟瘴气。

在紫禁城,已任内阁议政大臣、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张勋通电全国,指斥民国初年的种种乱象,称“名为民国,而不知有民;称为国民,而不知有国。至今日民穷财尽,而国本亦不免动摇”;追其原因,则是因为“国体不良”,实乃共和所致。着实必须实行复辟,重新让清帝出山。对于张勋来说,他根本就不愿意区分君主专制与君主立宪,也不懂“满清帝国”与“中华帝国”有什么不同,通电含糊其事,把康有为提醒的“中华帝国”和“虚君立宪”之事忘得干干净净。以张勋做事的鲁莽和草率,他哪里能控制住局面呢?--后来有人分析张勋复辟失败的原因,指出其最大失误在于指使宣统授予一干人官衔之时,没有给声望极高的段祺瑞安排一个重要职务,从而将个性极强的段祺瑞推向了反复辟的阵营当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王士珍和梁鼎芬一帮人按照张勋的要求对黎大总统进行劝退工作。这个时候,北京城里只剩下总统府依旧飘扬一面五色旗,总统府的外部布满了辫子军,黎元洪的一举一动,都在张勋部队的监视之下。黎元洪很为自己的“引狼入室”追悔莫及,面对上门劝说的王士珍和梁鼎芬,黎元洪大发雷霆,厉声斥责王士珍“毫无心肝,背叛民国”;又严厉告知梁鼎芬,“民国系国民共有之物,余受国民付托之重,退位一举,当以全国公民之意为从违,与个人毫无关系。君欲尽忠清室,当为清室计万全,复辟以后,余对于清室即不负治安责任”。黎元洪发出通电:“天未厌乱,实行复辟。闻清室之上谕有’黎元洪奉还国政‘之言,不胜惊骇。因思中华国体,由帝制而共和,根据五族人民之公意,元洪受国民之托付,当兹重任,当与民国相终始,此外他非所知。特此电闻,以免误解。”7月2日,一宵未睡的黎元洪秘密签署了总统令:准免李经羲国务总理一职,特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勉其讨伐复辟;特任冯国璋代行大总统职务。张勋的驱逐令到来之后,黎元洪从后门出府,住进了法国医院,后又到了日本使馆。日本公使馆宣布按国际惯例对黎元洪实行保护。

张勋复辟如晴空霹雳一般在全国上下炸响,除了直隶省长朱家宝和吉林督军孟恩远公开响应外,其他省份都处于观望之中。安徽督军倪嗣冲先是表示了一下声援,令安庆、芜湖等地官衙悬挂龙旗,不过随即觉得风向不对,赶忙通电反对。最先站出来通电反对的,是副总统冯国璋,冯国璋历数张勋复辟八大罪状,对其行为进行了声讨。紧接着,湖南督军谭延闿、湖北督军王占元、浙江督军杨善德、直隶督军曹锟、前海军总长程璧光、淞沪护军卢永祥等人也站出来对复辟表示反对。

7月3日,当年积极组织“筹安会”谋划袁世凯改变政体的杨度发布通电,坚决不赞成清廷“复辟”,在他看来,当年自己和袁世凯努力所做的只是“君主立宪”,推行的依然是宪政民主制;而张勋和康有为所为完全是倒退。杨度在电文中谴责道:

惟尝审慎思维,觉由共和改君主,势本等于逆流。

……公等于复辟之妆,不称“中华帝国”,而称“大清帝国”,其误一也;阳历断不可改,衣冠跪拜断不可复,乃贸然行之,其误二也;设官遍地,以慰利禄之徒,而宪政如何进行?转以为后,其误三也;设官则惟知复古,用人则惟取守旧,腐朽秽滥,如陈列尸,其误四也。

凡所设施,皆前清末叶不敢为而乃行之于今日共和之后,与君主立宪精神完全相反。如此倒行逆施,徒祸国家,并祸清室,实为义不敢为。即为两公计,亦不宜一意孤行,贻误大局,不如及早收束,速自取消……

这一次张勋和康有为的做法让一直坚持“君主立宪最合中国国情”的杨度彻底绝望。杨度伤心的是,从此之后中国人再不会认真辨明“君主专制”与“君主立宪”之区别了。凡“君主”必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杨度悲愤地写道:“神圣之君主立宪,经此牺牲,永无再见之日。度伤心绝望,更无救国之方,从此被发入山,不愿再闻世事……”

小编推荐:朱祁镇重新登基后 如何平静而老辣的清理朝臣的秦皇汉武的皇权之治:古代帝王的为帝之道顺治皇帝没能救下亲哥哥临死才不准宗室辅佐康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