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民国四公子溥侗 晚年生活艰难 托好友变卖字画

民国四公子溥侗 晚年生活艰难 托好友变卖字画

时间:2016-04-26 07:19:40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民国四公子溥侗 晚年生活艰难 托好友变卖字画

民国时期南京著名律师王炳钧与记者文中提到的南京昆曲社创办人之一“红豆馆主”相识,而王正铨至今还留着父亲与“红豆馆主”互通的书信、“红豆馆主”送的折扇等物品,并讲述了“红豆馆主”与其父亲相识的故事。

“红豆馆主”“南漂”来宁

爱新觉罗·溥侗,字厚斋,号西园(希远),是溥仪的族兄。别号红豆馆主,因他行五,人称“侗五爷”,也是“民国四公子”之一(其余三人为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河南都督张镇芳之子张伯驹,张作霖之子张学良)。溥侗从小酷爱昆曲与京剧。

由于红豆馆主精于昆曲、京剧,所以1933年溥侗来南京时,就被同样喜爱戏曲的当时的甘熙大院的主人甘贡三,邀请在甘家大院居住。

溥侗还在业余时间联系了一些昆曲业余爱好者在南京组织“公余联欢社”。戏剧组由溥侗先生负责,昆曲小组组长就是甘贡三。据甘家后人汪小丹说,一日她祖父甘贡三与“红豆馆主”泛舟琵琶湖上,吹笛唱曲,好不惬意,两人一拍即合,这才有了南京昆曲社的前身——公余联欢社。

民国四公子溥侗 晚年生活艰难 托好友变卖字画

指定王炳钧为辩护律师

当时南京著名律师王炳钧的洋楼“王公馆”,就在甘家对面。由于王炳钧也是知名的鉴赏家与书法家,早先已认识溥侗,进而成为好友,且还成为他的法律顾问。“我那时候只有六七岁,溥侗还到家里逗过我。”王正铨说,“当时另一位‘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学良张将军也与我父亲是好友,所以抗战时期,我父弃家去了武汉,四川,香港,上海等地,从事隐蔽的抗日统一战线工作,直到抗战胜利才返家。”而彼时见面,溥侗已被国民政府列入汪伪汉奸审判者之列。因此,溥侗提出请王炳钧作为其辩护人,王炳钧为其进行了要求政府与社会对溥侗的从宽发落辩求。后经努力,溥侗因身体等原因,被保外就医,后经审判,因溥侗乃“文化汉奸”,且罪不甚大,当年已年迈多病,曾对国家文化有过贡献,故从轻发落,监外执行,从此溥侗幸获自由。

王正铨说,此后溥侗曾在南京、上海二地居住,直至在上海定居。早期,他还与王炳钧时常见面,后改为书信来往。“尤其是他委托我父为他变卖字画,因为那时的溥侗已垂暮且度日为艰。”王正铨说,1952年6月,溥侗在上海落幕一生,在前来吊唁他的百余人中,大多数是他的生前弟子、曲友及文艺界人士,“我父亲因故未能成行前往,特以信吊唁。”而与溥侗先生情深的梅兰芳先生冒雨赶去,在即将盖棺之时,应梅兰芳恳求,开馆让他与“侗五爷”见了最后一面,作这二位戏曲大师的最后一别。后因遵溥侗遗嘱,其家人将他安葬在昆曲的发源地:苏州的灵岩山。从而,苏州就成为溥侗先生的“归宿之地”。

与“红豆馆主”互通信笺

在王老先生家,记者看到了“红豆馆主”与王炳钧互通的信笺。内容有委托王炳钧替他变卖字画的,也有当时溥侗亲笔题写送给王炳钧的折扇,还有当时他的公子亲自为王炳钧刻制的写着王正铨名字的印章。

小编推荐:移宫案始末:朱元璋的子孙沦落到被女人当肉票解密:九品中正制中的中正官有着什么样的职权?解密:汉代的察举制为何又被称为“举孝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