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死时惨状:水浒梁山归宋后死得最惨的十位好汉!

死时惨状:水浒梁山归宋后死得最惨的十位好汉!

时间:2017-01-20 12:13:48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死时惨状:水浒梁山归宋后死得最惨的十位好汉!

梁山上死得最惨的十位好汉(注明:并非就只有十位):

TOP10 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薛永

地点:昱岭关

《水浒传》的读者一定知道昱岭关这个地名,该书第一百一十八回的回目就是:“卢俊义大战昱岭关宋公明智取清溪洞”。这个地点预示着这部不朽名著的哀伤结局:宋江投降朝廷后,率水泊108将与南国方腊血战于此,损失数十员大将——曾经快意恩仇的梁山好汉们自此渐渐陷入“招安”悲剧的泥淖。

惨状:北宋末年,方腊义军曾与宋军在此大战,《水浒传》写宋江征方腊过程中,阵亡头领竟达五十九员之多,光是卢俊义这一路,有一次派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薛永六员将校攻打昱岭关,就遭到南军猛烈的驽箭。“可怜水浒六员将佐,都作南柯一梦。史进、石秀等六人,不曾逃得一个出来,做一堆儿都被射死在关下”,“三千步卒,止剩得百余个小军,逃得回来。”

自弓箭被广泛应用于战场之后,“精确打击”和“地毯式轰炸”便是弓箭最主要的两个使用途径。如果你有宣赞、欧鹏的眼疾手快,或能躲过弓箭“精确打击”的袭击,但是如果面对多如飞蝗的“地毯式轰炸”,恐怕任何名震天下的大将也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所以当史进六人进入江南神射手庞万春精心布置下的弓箭阵时,除了变成刺猬之外再无其他选择。锋利的箭头可以打得人面目全非,长长的箭杆可以穿透厚实的躯干,流出的是血,带出的是肠,留下的是洞,万箭穿身是何其痛苦,密布箭矢又是多么恐怖?可以想象,当把数十甚至上百枝箭矢从史进等人身上拔下来时,面对一堆烂肉,谁还能再看出史进“银盘也似一个面皮”的脸颊呢?而且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箭头上面一般都有倒钩,进去容易拔出来难,每拔一根都会带出大量血肉,甚至内脏,最终拔尽箭头时,血肉模糊已经是最轻的形容了!

可叹史进梁山第一位出场的好汉竟落得如此悲惨结局!

可怜石秀“梁山全伙在此”的余音尚在却已命绝昱岭!

可悲陈达杨春水浒第一个山头的头领功名未成人先死!

可笑李忠吝啬一世精打细算终带得免费弓箭无数而去!

可惜薛永将门之后未振祖上风采竟已先行魂断荒山岭!

梁山上除了史进六人之外,还有飞天大圣李衮也是被乱箭射死,在此一并祭奠。

惨烈程度:6.0

TOP8 小温侯吕方、赛仁贵郭盛

地点:乌龙岭

惨状:“自此首先奔上山来夺岭,未及到岭边,山头上早飞下一块大石头,将郭盛和人连马打死在岭边。这面岭东关胜望见岭上大乱,情知岭西有宋兵上岭了,急招众将,一齐都杀上去。两面夹攻,岭上混战。吕方却好迎着白钦,两个交手厮杀。斗不到三合,白钦一枪搠来,吕方闪个过,白钦那条枪从吕方肋下戳个空,吕方这枝戟却被白钦拨个倒横。两将在马上,各施展不得,都弃了手中军器,在马上你我厮相揪住。原来正遇着山岭险峻处,那马如何立得脚牢,二将使得力猛,不想连人和马都滚下岭去。这两将做一处攧死在那岭下。”

小温侯吕方、赛仁贵郭盛是《水浒传》中著名的一对少年将军,他们从对影山一登场便令人眼前一亮,他们飞舞的衣袂,俊朗的外表,蓬勃的朝气,神奇的戟法,是继小李广花荣之后最让人过目难忘的少年英雄。他们因慕名而决斗,由决斗成挚友,从对影山起到乌龙岭止,真正做到了形影不离,生死相随。然而这样一对花样美男的结局,却是让人黯然神伤之极。当滚下的巨石将郭盛连人带马打成稀烂时,巨大的冲击力不仅碾碎了郭盛标准美男的身躯,也碾碎了我们对于这位曾经叱咤疆场花样美男的所有记忆。一地的肉泥,已经分不清哪片是郭盛的,哪片是战马的。望着满地的血肉,这真得是那位“素罗袍光射太阳,银花带色欺明月”的郭盛吗?人们还未从郭盛惨死的痛苦中清醒过来,吕方又在与敌悍将白钦的激烈肉搏中滚落悬崖,摔成齑粉,在真正做到与敌同归于尽之时,也与敌人的遗体永远地交织在了一起。吕方与郭盛双双在乌龙岭上阵亡,一个与敌将永远融合,一个与战马混为肉泥,两个《水浒传》中最风华绝代的少年英雄都以最为惨烈的方式离开了人世,离开了他们所热爱的江湖,离开了他们一生誓死追随的公明哥哥。

吕方与郭盛走了,留下了一地难以归拢的碎肉,还有一段必将被人永远传诵的传奇。也许帅哥在活着的时候深受旁人的妒嫉,所以死时一定会非常惨烈,吕方、郭盛如此,张顺如此,孟康如此,被磨扇击得面目全非的郑天寿也是如此。

残躯最终融于泥土,但传奇却将永驻人心!

别了,吕方!别了,郭盛!

更多精彩请看姚看江湖的天涯博客:姚看江湖

惨烈程度:7.0

TOP7 宋万,焦挺,陶宗旺、邹渊、杜迁

地点:润州(宋万,焦挺,陶宗旺)、清溪(邹渊、杜迁)

惨状:“宋江点本部将佐,折了三个偏将,都是乱军中被箭射死,马踏身亡。那三个?一个是云里金刚宋万,一个是没面目焦挺,一个是九尾龟陶宗旺。”

“邹渊、杜迁,马军中踏杀。”

两军交锋,千军万马,如滚滚洪流,所过之处尘土飞扬,乱石穿空。尘埃石块尚且如此,血肉之躯夹杂在其中,犹显得羸弱不堪,而梁山好汉的陨落也正是从两军混战中的踏杀开始的。历经百战而未损一将的梁山好汉,在踏上江南方腊国开始,便走上了陨落覆灭之路。首战润州,梁山元老宋万、相扑无对的焦挺、一专多能的陶宗旺都在乱军中被箭射死,又惨遭马踏如泥。临近尾声的清溪之战,另外一位梁山事业的开辟者杜迁也同样死于踏杀,与好兄弟宋万在征方腊的一首一尾两个时间节点落得了同样的悲惨结局,或许这就叫做冥冥中注定。与杜迁一起赴难的还有登云山的当家人邹渊,如果再加上乱军中死因不明的菜园子张青,还有被王寅马匹撞成车祸现场的青眼虎李云,那么梁山共有七位好汉被马踏如泥(李云勉强算),是死亡人数极高的一种惨烈死法。在这七人中死得最惨的当数宋万,焦挺,陶宗旺三位,他们在乱军中可能已经被射成了刺猬,再经成千上万战马和步兵的踩踏,恐怕已经完全和泥土混合,成了真正的马踏如“泥”,想来最终也是通过衣服号牌才最终辨识清楚身份的。

惨烈程度:7.0

TOP6 赤发鬼刘唐

地点:杭州候潮门

惨状:“刘唐要夺头功,一骑马,一把刀,直抢入城去。城上看见刘唐飞马奔来,一斧砍断绳索,坠下闸板,可怜悍勇刘唐,连马和人同死于门下。”

刘唐并非《水浒传》中十分浓墨重彩的人物,但却给人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他以一丝不挂的裸睡姿态出场,被黑都头雷横当作邀功请赏之物枉吊了一夜;他为了替恩人晁盖夺回银两,大战插翅虎上演了《水浒传》最精彩的一出步战;他千里寻晁,透出了生辰纲的惊天秘密,左右了水浒剧情的发展;他身挑重任,为宋江背来了最终改变天下命运的书信和金条。刘唐毫无疑问是智取生辰纲几回中最重要的角色。只可惜英雄的辈出,将刘唐淹没在了其他英雄人物的光环之下,直到最后千斤巨闸的落下,形如肉饼的刘唐才再一次让人们惊觉他曾经的伟大。那个“鬓边一搭朱砂记”、形容有些丑陋,但却十分忠义的刘唐就这样以一种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侠义之旅。曾经为了那十万贯富贵而来的刘唐,最终也未能过上梦寐以求的土豪生活,但正是当年那个冲动的举动,却让他的人生从此不在平庸。当人们用陶宗旺遗下的铁锹,一铲一铲小心翼翼地铲起刘唐碎片时,相信恸哭的不仅是宋江,而是整个梁山,因为作为资深元老的刘唐是撑起梁山最重要的一块基石,刘唐的离去,也预示着梁山大厦的将倾。正如宋江所言:“屈死了这个兄弟!自郓城县结义,跟着晁天王上梁山泊,受了许多年辛苦,不曾快乐。大小百十场出战交锋,出百死,得一生,未尝折了锐气。谁想今日却死于此处!”

这或许是对刘唐一生最好的总结。

惨烈程度:7.5

TOP5 浪里白跳张顺

地点:杭州涌金门

惨状:“张顺从半城上跳下水池里去,待要趁水没时,城上踏弩、硬弓、苦竹箭、鹅卵石,一齐都射打下来。可怜张顺英雄,就涌金门外水池中身死。

张顺去涌金门越城,被箭射死于水中,现今西湖城上把竹竿挑起头来,挂着号令。”

宋江在西陆桥上祭奠张顺是宋江哭得最情真意切的一次,更当众直言“我丧了父母,也不如此伤悼,不由我连心透骨苦痛!”这也难怪,自江州相遇,张顺便追随宋江,成为宋江的左膀右臂,擒黄文炳,请安道全,捉高太尉,为宋江的不世基业立下了汗马功劳,是宋江最铁、最能干、最信任的兄弟。而这一次更是为了解宋江的心中烦闷,本无须涉险的张顺自谋计划,深入敌境试图在置之死地而后生中为公明哥哥叩开攻克杭州的胜利之门。然而功亏一篑,英雄一世的浪里白条被守军用踏弩、硬弓、苦竹箭、鹅卵石打得体无完肤,甚至可以说是支离破碎,次日更被枭首示众于城门之上,死得可谓惨矣!想想当年斗李逵时英姿飒爽的浪里白条,再看看如今身首异处,烂如蜂窝的张顺,相信每一个读到此处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他是《水中花》,“虚虚渺渺淡然逝去”;他是《海上花》,“转身浪影汹涌没红尘”。张顺轰轰烈烈而去,正如他神采奕奕而来,为我们留下了一段传奇,也为我们留下了心如刀割的伤痛。

别了,张顺,那一段雪肤闪闪的年代。

惨烈程度:8.0

可怜张顺英雄,就涌金门外水池中身死

TOP4 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

地点:乌龙岭

惨状:“解珍暗暗地叫兄弟道:‘夜又短,天色无多时了,我两个上去罢。’两个又攀援上去。正爬到岩壁崎岖之处,悬崖险峻之中,两个只顾爬上去,手脚都不闲,却把搭膊拴住钢叉,拖在背后,刮得竹藤乱响。山岭上早吃人看见了。解珍正爬在山凹处,只听得上面叫声:‘着!’一挠钩正搭住解珍头髻。解珍急去腰里拔得刀出来时,上面已把他提得脚悬了。解珍心慌,连忙一刀砍断挠钩,却从空里坠下来。

可怜解珍做了半世好汉,从这百十丈高岩上撞下来,死于非命。下面都是狼牙乱石,粉碎了身躯。解宝见哥哥颠将下来,急退步下岭时,上头早滚下大小石块,并短弩弓箭,从竹藤里射来。可怜解宝为了一世猎户,做一块儿射死在乌龙岭边竹藤丛里。天明,岭上差人下来,将解珍、解宝尸首就风化在岭上。”

猎户出身的解珍解宝是翻山越岭的高手,山地作战的鼻祖,虽然许多人都认为他们哥俩跻身三十六天罡之列非常值得商榷,但细看二人履历却发现这哥俩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地为梁山做出了许多突出的贡献,发挥着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有一些甚至直接决定了战局的最终走向。二解擅长于山地作战,却最终死在了山地突袭上面,就如同能在“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的张顺最终也是死在了水中一样,仿佛是命运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二解阵亡的经过也与张顺出奇地相似:面对一筹莫展的宋江,解氏兄弟主动请缨出战,临别也和张顺一样说出了“我弟兄两个,自登州越狱上梁山泊,托哥哥福荫,做了许多年好汉。又受了国家诰命,穿了锦袄子。今日为朝廷,便粉骨碎身,报答仁兄,也不为多”有些诀别意味的话。(张顺的原话是:“便把这命报答先锋哥哥许多年好情分,也不多了!”)这种遗嘱性质的告别预示着二解的有去无回。张顺死在涌金门是遇到了更加细心的对手,而二解丧身乌龙岭却是缘于自己的粗心大意。拖动的钢叉撞击峭壁发出的响声在静夜之中被清晰地传到了守岭兵卒的耳中。解珍直接从百十丈高处坠崖而死,落地后的惨状不用多言也知道是惨不忍睹。而解宝更加惨烈,被岭上射下的“大小石块,并短弩弓箭”打成蜂窝后又坠落崖底。鉴于“下面都是狼牙乱石”的地貌,已被石块弓箭打散了的身躯,再经此撞击,恐怕只能用粉身碎骨来形容了!第二天,二解的尸体被风干示众于岭上,想来也只是些残肢断臂而已!二解与张顺死法相似,只因一是峭壁,一是湖面,所以二解之死特别是解宝之死犹惨于张顺,故排在了张顺之前。二解兢兢业业地走完了他们的水浒征程,虽然没有给人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但对于他们自己却已经了无遗憾了。他们用他们的实干证明了他们的价值,他们用他们的忠诚,实现了他们曾经的承诺。他们可以了无遗憾地去了。

惨烈程度:8.5

TOP3 圣水将单廷圭、神火将魏定国、八臂哪吒项充、花项虎龚旺

一、圣水将单廷圭、神火将魏定国

地点:歙州

惨状:“次日,卢先锋与同诸将再进兵到歙州城下,见城门不关,城上并无旌旗,城楼上亦无军士。单廷圭、魏定国两个要夺头功,引军便杀入城去。后面中军卢先锋赶到时,只叫得苦,那二将已到城门里了。原来王尚书见折了劫寨人马,只诈做弃城而走,城门里却掘下陷坑,二将是一夫之勇,却不提防,首先入来,不想连人和马,都陷在坑里。那陷坑两边,却埋伏着长枪手,弓箭军士,一齐向前戳杀,两将死于坑中。可怜圣水并神火,今日呜呼葬土坑!”

圣水将单廷圭和神火将魏定国是以剿灭梁山征讨大军主帅的身份出场的,地位近似于当年的双鞭呼延灼和在他们之前的大刀关胜,并在首战中凭借水火二将的特殊本领,活捉了关胜的左膀右臂宣赞和郝思文,杀得关胜大败。若非林冲,杨志两军赶来助阵,关胜恐怕得被水火二将一路杀回梁山泊。如此出彩的人物,归降梁山后却表现的越来越平庸,不但排名在手下败将宣赞、郝思文之后,而且当年精妙的布阵之法也恍若遗忘,更加在攻打歙州时犯了和草莽出身的刘唐一样的低级错误,殊无半点当年统帅大军欲踏平梁山的大将之风。相比与张顺、二解的快死(张顺、二解入水坠崖都会加速死亡进程),陷入土坑里的水火二将,遭遇长枪手,弓箭手的连番戳杀,若不刺中要害的话可谓漫长而痛苦,最终的模样也不会比张顺、二解好上多少。

二、八臂哪吒项充

地点:睦州

惨状:“项充急回时,早被岸边两将拦住,便叫李逵、李衮时,已过溪赶关彪去了。不想前面溪涧又深,李衮先一交跌翻在溪里,被南军乱箭射死。项充急钻下岸来,又被绳索绊翻,却待要挣扎,众军乱上,剁做肉泥。可怜李衮、项充到此,英雄怎使?只有李逵独自一个,赶入深山里去了。”

不熟悉水浒的人,未必知道项充的存在,但看过水浒的人都会牢牢地记住这个人。项充是携芒砀山吞并梁山之威而出场的,一露面便与飞天大圣李衮重挫史进领衔的少华山组合,而与李逵组成屠人四人组之后,项充的威力更是被无限放大,成为战场上闻之色变的恐怖屠人机器,一次次杀得敌人片甲不留,充当着梁山上清道夫的重要角色。然而在与郑魔君的对战中,由于李逵、李衮杀得性起冒失追击被人截了后路,项充在追赶李逵的过程中,被绳索绊翻,剁成肉泥。可怜屠人无数的项充,最终死在了千刀万剁之下,遥想当初杀得兴起之时,项充万没料到砍出去多少刀最终都如数地还了回来。屠人四人组的另外几位也是如此,李衮被乱箭射死,鲍旭被砍为两截,貌似结局尚可的李逵死在了最亲近人手上,心中之痛恐怕也不亚于千刀万剐之痛!正应了那句至理名言:“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三、花项虎龚旺

地点:德清

惨状:“龚旺因和黄爱交战,赶过溪来,和人连马陷倒在溪里,被南军乱枪戳死。”

花项虎龚旺作为没羽箭张清的副手,也曾在东昌之战中风光一时,与张清、丁得孙一道组成了令梁山也畏惧三分的东昌府三叉戟。在德清之战中,龚旺连人带马陷倒在溪里,被南军乱枪戳死,死法有点像后来说岳中陷在小商河被乱箭射死的南宋大将杨再兴。乱枪戳来的痛苦远比万箭齐发来得更加难耐,乱箭齐发死得惨烈但还算干脆,可敌兵士你一枪我一枪的乱戳,不但死得慢,而且戳得烂,并且要直面着宵小们戳向你身体的刀枪,心灵的恐惧和震撼不言而喻,甚至还可能会有虐杀的情况出现。所以无论是过程还是最终结果,龚旺与单廷圭、魏定国、项充都承受了巨大的折磨,倒不如像张顺、二解、刘唐他们来得干脆些好。四人因为经历相似,故将他们排在了一起。

惨烈程度:9.0

TOP2 金枪手徐宁

地点:杭州北关门

惨状:“此日又该徐宁、郝思文,两个带了数十骑马,直哨到北关门来,见城门大开着,两个来到吊桥边看时,城上一声擂鼓响,城里早撞出一彪军马来。徐宁、郝思文急回马时,城西偏路喊声又起,一百余骑马军,冲在前面。徐宁并力死战,杀出马军队里,回头不见了郝思文。再回来看时,见数员将校,把郝思文活捉了入城去。徐宁急待回身,项上早中了一箭,带着箭飞马走时,六将背后赶来;路上正逢着关胜,救得回来,血晕倒了,六员南将,已被关胜杀退,自回城里去了。慌忙报与宋先锋知道。宋江急来看徐宁时,七窃流血。宋江垂泪,便唤随军医士治疗,拔去箭矢,用金枪药敷贴。宋江且教扶下战船内将息,自来看视。当夜三四次发昏,方知中了药箭……宋江使人送徐宁到秀州去养病,不想箭中药毒,调治不痊……后半月徐宁已死,申文来报”

徐宁之死,乍一看非常普通,细想之其实过程痛苦异常,结局枯槁惨烈。徐宁中毒箭后,当时便七窃流血,血晕倒了。由于神医安道全被调回京,没有良医救治,又地处条件简陋的前线,徐宁当夜便毒药发作,三四次发昏。可见当时的徐宁已经命悬一线,处于生死边缘,其后能够挨到秀州,并最终拖了半个月,完全是靠徐宁强壮的身体和坚强的意志硬撑过来的。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长期伤病的折磨已经远远超过了干脆利落的死亡,更何况是药箭引起的神经性中毒、外伤溃烂、内部感染等叠加的痛苦。所以,徐宁所受之苦恐怕比千刀万剐也好上不多。

至于说徐宁最后枯槁惨烈,是因为中毒箭的徐宁饱受病痛摧残,从书中首日中毒情况来看,恐怕已经是滴水难进了,历时半月缺医少药,没有粮食维系的折磨之后,可以想像形容枯槁、皮包骨头的徐宁恐怕比干尸也强不了许多,绝无当年“团团的一个白脸,三牙细黑髭髯”的风采。梁山上中毒箭而死者甚多,除晁天王与徐宁相似之外,其他人比如操刀鬼曹正、活闪婆王定六都是当场毙命,绝无久拖不决的;其他患疾病之人如林冲、杨志、时迁虽然也经历了长期的病痛折磨,但毕竟是自然患病。如徐宁般伤于两军阵前,饱受摧残而死的,只徐宁和晁天王二个。晁天王是心有不甘,而徐宁呢?恐怕如此的安排,就是要以徐宁结局之惨来控诉汤隆当年出卖之恶!

惨烈程度:9.5

TOP1 井木犴郝思文

地点:杭州北关门

惨状:“次日,只见小军来报道:‘杭州北关门城上,把竹竿挑起郝思文头来示众。’方知道被方天定碎剐了。”

郝思文的一生只有起始两点值得关注,中间的一段则在不停地被俘中度过,但这有限的两点却撑起了郝思文不凡的一生。

郝思文之母因梦“井木犴投胎,因而有孕,后生此人,因此人唤他做井木犴”,这颇有神话意味的开始,似乎预示着郝思文一生要在不断创造丰功伟绩的轰轰烈烈中度过。然而真实的郝思文近乎而立之年依然白丁一个,借着义兄弟大刀关胜的好运才直升为先锋使。初出江湖的郝思文还未赢得胜利的赞誉,就非常尴尬地沦为了女将扈三娘的阶下囚,那红绵套索套住得又何止是郝思文的身体,更包括了郝思文那颗刚刚雄心勃勃绽放就被捏得粉碎的心。兵败又变节,郝思文的水浒征程开始得就非常一塌糊涂,丝毫没有半点他母亲梦中天降大任的模样。投诚梁山后的郝思文刚准备一雪前耻,在新东家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却又被水火二将所擒。其后征方腊,遇突袭,郝思文再度被俘,还陪上了金枪手徐宁一条性命,郝思文的人生再次跌到了谷底。

不过,郝思文糟糕得无以复加的一塌糊涂人生在临近终点之时,终于轰轰烈烈地爆发了一场:面对千刀万剐的酷刑,郝思文誓死不变节,用自己的生命和千刀万剐的痛苦,践行了当年在忠义堂前立下的誓言。郝思文虽然功劳有限,但精神的巨大鼓舞作用却足可以与梁山上任何一员大将的功劳相媲美。郝思文生的伟大,死得光荣,他人生的起始两点就决定了他这一生最终的不平凡。

惨烈程度:10

TOP9 玉幡竿孟康

地点:乌龙岭下长江

惨状:“孟康见不是头,急要下水时,火排上火炮齐发,一炮正打中孟康头盔,透顶打做肉泥。”

孟康,绰号“玉幡竿”,喻为身材修长,玉树临风之意,好像笔直的幡竿一样,是典型的仪仗队排头兵的标准身材。孟康长得帅,还有一手巧夺天工的造船绝技,又擅长水陆两栖作战,是梁山上非常难得的一个人才。当征方腊战役打到胶着之时,孟康再一次应召入了水军,随阮小二、童威、童猛一起执行突袭方腊水军的任务。面对敌人排山倒海的火排,孟康、阮小二选择誓死一战,风格不同的童威、童猛则及时上岸抽身。结果孟康被一炮击中头盔,透顶打做肉泥,成为梁山好汉当中唯一一位死于热兵器的好汉。虽然真实北宋的火炮威力有限,但参照书中关于凌振火炮的杀伤力来看,正中头盔的孟康也的确只能用“肉泥”来形容了。一世在江中行走的孟康,最终随波而去,也算生于斯,长于斯,终于斯了。

惨烈程度:6.5

孟康是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祖籍真定州人氏,因长得人高马大,又极白净,一身好肉体,人称“玉幡竿”。孟康善于制造大小船只。因押运花石纲,孟康奉命造大船,被负责的提调官欺侮,一气之下杀了提调官,弃家逃走江湖,在饮马川安身,跟随邓飞、裴宣。

孟 康

排 名:坐第70把交椅。

籍 贯:真定州(今河北省正定县)。

绰 号:玉幡杆。

星 号:地满星。

上山前身份及职业:造船匠。

上山原因:因不堪受监造大船提调官的责罚,将其杀后,落饮马川,后同邓飞等一同上梁山。

梁山职务:战船监造使。

武 器:回旋锚。

必杀技:五十回旋斩。

主要事迹:上梁山后监造了许多船只,奠定了梁山水军的基础。

结 局:征方腊时被火炮打死。

小编推荐:谁最早报道了汪精卫叛国丑闻?新闻勇士严怪愚竟缔造了四个王朝:古代中国第一贵族集团势力!番薯引入如何促进清代的人口增长 小番薯大作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