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日本被诅咒的“黑暗一族”:解密日本的贱民问题

日本被诅咒的“黑暗一族”:解密日本的贱民问题

时间:2017-01-12 11:21:43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日本被诅咒的“黑暗一族”:解密日本的贱民问题

万历朝鲜战争中,数以万计的朝鲜俘虏被掳到日本,靠技术和体力从事工匠、苦力等辛苦的工作。加上此前从三世纪开始东渡日本的渡来人(百济人),此后日本吞并朝鲜后的大量雇佣朝鲜劳工和其他侨民,到今天为止,在日的朝鲜族人群已经成为日本第二大族群。

异国他乡,打拼很艰难,但在日本,还有一个群落的人更加可悲。

说“群落”而不说“民族”,是因为这些人不是少数民族,而是大和民族。只不过,他们是被诅咒的、不可接触的卑微低贱的一族——贱民

1、卑贱的秽多和非人

说起日本的“贱民”,真的是源远流长。大约从公元七世纪就开始有了,罪犯(大多是战败者)以及他们的后代,被流放到荒岛、山区等偏远地区,不许与外界接触。

和印度一样,日本自古就是个等级森严的国家,皇族、大名之下,就是武士、农民、职人(手工艺人)、商人。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最低贱的“贱民”等级:秽多和非人。

“秽多”,“非人”,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称谓。事实也是如此。“秽多”从事的是“不洁”的行当,比如屠宰牲畜、制皮革、埋葬死人、刽子手等等,“非人”指的是乞丐。

需要说明一下,古代日本人是不吃四脚动物的(直到明治时期才解禁),所以屠宰牲畜、制皮革这些工作在日本人看来,是污秽的工作。而掩埋死人、行刑刽子手等血腥的活计,也是由贱民充当。

图:上图为秽多,下图为非人。

在日本古代的律令里,贱民属于“不可接触”的一群。贱民一般住在落后的、与世隔绝的村落,多数被河围起来,而河上连桥都没有,通往贱民村的道路,地图上也不标明。民间的日本人,称这些村落为“四脚村”,或者用手指比划一个“四”,因为说出口都怕沾染上污秽。

贱民们没有土地,粮食从何而来?一是吃日本人不吃的牲畜肉、内脏;二是靠从事”不洁工作“和其他农民或町人(生活在镇上的平民)换口饭吃。在日本有个民间习俗,一旦普通人因为不得不施舍给贱民吃饭后,一定要把路面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把“已经污秽”的碗咣当砸掉。

贱民自然只能和贱民通婚,生下的后代也是贱民,因为日本的等级制是规定死的,就是说,自打你一生下来,你父母是武士,你就是武士;父母是贱民,你就是贱民,一辈子没有乌鸦变凤凰的机会。

图:永不翻身的贱民家庭。

如果你是一个贱民,最好不要和别人发生争斗。江户时期,发生过一起町人和秽多争斗的事件,一个秽多被杀。处理案件的町奉行所宣布町人无罪:“秽多的身份,只抵一般町人的七分之一,如果再有六名秽多被杀,方能处死一名下等町人。”

如果你是一个贱民,最好也不要在路上闲逛,因为万一哪个武士新买了一把刀,就会拿过路的贱民试刀,试试自己的刀能不能一下把人砍成两截,这样的行为叫”辻斩“,是法律允许的。

一句话,贱民是被当作”非人类“和传染病患者对待的。

佛教神话里有十八层地狱之说,人死后根据罪行大小,分在程度不同的地狱受罪。日本的贱民,却生活在青天化日下的人间地狱里。

2、被避而远之的部落民

贱民的凄惨战况持续了近一千年。

一八七一年(明治四年),学习西方的明治政府废止了旧的身份制度,将贱民改为平民,但这些”贱转良“的人群还是在社会中毫无地位,事实上依然保持着孤立的生存状态。直到二战日本投降之后,美国人帮日本人制定了新宪法,宪法里正式规定日本彻底废除了原有的阶级差别,原来的”贱民“终于消除了出行限制,终于有了选举权,外界改称其为“部落民”。

图:拍摄于明治时期,正在鞣皮的原贱民人群。

日本的部落民集中在西日本,主要分布在福冈县、兵库县、奈良县、三重县,据日本总务厅早些年的调查,九州的福冈县内共有606处“部落”,是日本全国“部落民”最密集的地方。

这群人共有多少,说出来数字吓你一跳:200万!

虽然如今的部落民在外表上和普通日本人没什么差别,工作、购物、出行没有障碍,但是在日本社会里,对部落民的歧视依然根深蒂固,最温和的态度也是敬而远之。

比如两个青年要结婚,如果一方的父母委托调查机构,查出另一方是部落民后代的话,父母会立刻棒打鸳鸯表示反对,其原因是害怕自家的血统被玷污。这可不是这家父母高傲,关西大学讲师上杉聪在《部落的起源和天皇制》里写到,日本史料上有关于“不要和贱民结婚。血统一旦被弄脏,就再也不会变干净。秽多的孩子到什么时代都是秽多”的明确记载。

再比如一些大公司招聘毕业生前,会详细调查应征者的户籍,如果是部落民,就会”优先不录用“——别看贱民名称改成部落民,但他们的户籍仍没变,一看某人的户籍是某某村(部落民聚集村),就一目了然。

靠拼命努力混上高位也不行。原日本自民党干事长野中广务,也因是“部落民”出身,多次在公开场合遭受过羞辱。野中广务在TBS电视台的《时事放谈》节目中亲口披露,原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自民党总会上公开宣称,“野中是部落出身的人,怎么能让他当日本首相?”

话说回来,部落民自己也在不断地抗争。1946年成立了“部落解放全国委员会”,1955年更名为“部落解放同盟”。上世纪80年代以来,部落民组织了多起抗议活动,收效是有,但总的来说,日本人的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绝非轻易能化解得了。

抗争的另一个形式,就让人哭笑不得了。社会不是歧视我吗?大公司不是不要我吗?好吧,我去黑社会。最起码,黑社会的等级观念反而比政府开放,能拼的能干的人,他们都会吸收。

当今日本黑社会组织最集中的地方,就是部落民最多的九州福冈县。原因很明显,被正常社会抛弃的”部落民“,成了黑社会组织源源不断的人才基地。据估计,日本的黑社会组织里起码有一半以上的组员,是部落民身份。反过来,部落民的黑社会色彩,又加深了普通日本人对他们的坏印象,进一步避而远之。

那么,这一切,是谁的错?向西方学习了这么多年,号称民主社会的日本,到了二十一世纪,居然还在部落民问题上装鸵鸟,不努力也不情愿去做改变,真无话可说。

小编推荐:揭秘:二战后期美国为何要渲染蒋介石的花边绯闻?谁该为“土木堡之变”负责?明英宗还是宦官王振蒋经国生命中最重要的五个女人:蒋经国和宋美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