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蒋经国生命中最重要的五个女人:蒋经国和宋美龄

蒋经国生命中最重要的五个女人:蒋经国和宋美龄

时间:2017-01-12 10:55:46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蒋经国生命中最重要的五个女人:蒋经国和宋美龄

生母陪伴他成长,后妈的地位举足轻重,妻子和情人他都无法割舍,女儿是他心中的一颗泪……她们,都是蒋经国生命中重要的女人,在历史的背景下,她们的出现无不伴随着风浪。

生母毛福梅与后母宋美龄

蒋经国的生母毛福梅比蒋介石大四岁。由于是强行安排的婚事,蒋介石对毛福梅颇为冷淡,还不断痛斥毛福梅的教育方式,无法让蒋经国提高见识。而蒋经国曾在苏联发表文章《给母亲的信》,批评蒋介石对毛福梅太过绝情,同时批评他是“人民公敌”,以有“这样的父亲为耻”。1939 年日军飞机蓄意轰炸蒋介石的奉化老家,毛福梅不幸罹难,身为孝子的蒋经国怀着悲愤心情,手书“以血洗血”四个大字,誓为母亲报仇。

而蒋经国与继母宋美龄的关系堪可玩味。由于两人年龄仅相差13岁,宋美龄很少以母亲自居,而孝子蒋经国因生母毛福梅受父亲冷落,也一直对宋美龄耿耿于怀。但蒋经国深知,宋美龄在家庭与政坛的地位举足轻重,因而不得不对其谦恭有加。虽然宋美龄也常在人前人后称赞:经国是最讲礼貌的。但是在蒋经国去上海“打老虎”(1948年,蒋经国带一批少壮派骨干到上海进行经济管制,打击投机奸商,时称“打老虎”。) 期间,她却毫不手软地从中干预,最终让整个行动泡了汤。蒋经国虽然手握实权,但却不得不对宋美龄保持表面上的恭敬,而蒋介石一直充当这两人间的润滑剂。

苏联妻子蒋方良

蒋方良是蒋经国在苏联的“纪念品”。这个女人给他生了四个孩子:蒋孝文、蒋孝武、蒋孝勇、蒋孝章。她与蒋经国相识于乌拉尔重型机器厂。彼时,她只是普通的女工,蒋经国是名叫“尼古拉”同志的副厂长。据说他们的姻缘缔结于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夜里回家的蒋经国从图谋不轨的彪形大汉手中救下金发碧眼的女孩,也因此赢得了女孩的芳心。自幼是孤儿的蒋方良与姐姐相依为命,蒋经国的倾心与关怀,让她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温暖。蒋经国终其一生都相当感念这段平凡的小康家庭生活,始终与蒋方良保持相当恩爱的夫妻关系。

随蒋经国南来中国后,她的公公蒋介石依谐音为她取了温婉的中国名字:蒋芳娘。而蒋经国生母毛福梅不甚喜欢此名,认为“芳娘”的叫法让长辈叫起来就乱了辈分,于是再依谐音改为“方良”,更对洋儿媳妇寄予了“方正贤良”的美好期望。芬娜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变,从内心一步步蜕变为逆来顺受的中国妇女。

入乡随俗的她甚至学会了汉语,还是一口正宗的宁波腔。蒋方良既有西方人的开朗与热情,又有东方人的内敛与顺从。在蒋经国的要求下,蒋方良很少外出交际,仅有的活动只是在家中举办简单的小型聚会。

蒋经国和蒋方良

蒋经国正式就任台湾领导人后,就以不便参与私人宴会为由,与蒋方良深居简出,使得蒋方良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洗发、去妇联会、劳军,很少活动,充其量就是和蒋经国在院子里散步;她根本没有贵重首饰或珠宝,就算想吃些什么东西,也只托司机买回来。在蒋经国多年的俭朴克难作风之下,蒋方良从来没有想到要为家里买些产业,手边积蓄也不多,以致她在晚年只靠抚恤金过活,生活条件相当差。自1937 年随丈夫到中国后,蒋方良未再见到故乡山水,也有人劝她回乡散心,但最后还是因阮囊羞涩而作罢。蒋经国去世后,蒋方良心如死灰,有好几年,她不看病、不见客,整天待在屋子里。尤其1996 年蒋孝勇接着病逝,白发人送黑发人,让她更显孤单。2004 年12 月底,蒋方良走完孤单的人生路,最终也没能返回自己的家乡。

问题爱女蒋孝章

蒋方良为蒋经国生了四个孩子,蒋孝章是唯一的女儿,而且由于蒋家“孝”字辈的一代并无姐妹,她的出世,自然更获祖父母和父亲的钟爱。中俄混血的孝章样貌出众,气质大方典雅,她乖巧、美丽又善体父母心意,成为父母的掌上明珠,甚至也成为哥哥的避风港。蒋孝文如有惹得父亲生气而将受责罚之时,往往央求妹妹,由蒋孝章为他向爸爸撒娇而化解。

不过,蒋孝章的婚姻是蒋经国一直头痛的难题。当时蒋孝章远渡重洋到美国念大学,蒋经国拜托“防务部”部长俞大维在美国的儿子、曾在空军服役的俞扬和就近照顾。没想到蒋孝章爱上了离过婚的俞扬和。蒋经国闻讯震怒,甚至派出衣复恩等亲信赴美拦阻,却无济于事。

蒋经国在台北听到蒋孝章打算在美结婚,“气得把饭桌都掀了”,结果蒋家最后也只有蒋方良前往参加婚礼。俞扬和当时还特地赶回台湾,在圆山饭店向蒋经国求亲并获得接纳,因此两人的婚姻在“婚前都获双方家长同意,绝无不可告人之隐秘”。但据说最后还是蒋方良把宋美龄请出来,写了封英文信给蒋经国,对他多加劝喻,才让蒋经国接受现实。蒋经国部属也多指称,蒋孝章的婚姻风波是蒋经国最痛心的事之一。

秘密情人章若亚

有着一张秀气圆脸的章亚若是江西人,她肌肤白皙,品学兼优,诗词书画样样精通,弹琴下棋,能歌善舞,是公认的校花。她与蒋经国初见后,蒋经国对她留下了好印象,加上她勤奋细心,积极参与公署救护队等服务,深为蒋经国嘉许并公开表扬。章亚若在国剧上别有造诣,并常票戏公演,更让蒋经国为之倾倒。两人朝夕相处,爱慕关系有了发展,旁观者一目了然。

蒋经国对章亚若服服帖帖,章亚若的聪颖干练也弥补了蒋方良的许多不足,她甚至一度以家庭教师的名义出入蒋府,还在1941 年蒋方良赴重庆拜会公婆期间,帮忙照顾蒋经国的两个孩子,不过蒋方良对此毫不知情。当时章亚若住在赣州江东庙附近的一幢旧宅里,几乎每隔一两天的晚上,蒋经国都会开车或徒步造访章家。小蒋幕僚漆高儒也称,曾应蒋经国之邀,在章亚若闺阁内共同用餐;章亚若甚至还请来当地巫婆问米,请的是蒋经国的母亲毛福梅,蒋经国竟向亡母报告她又有了个儿媳;两人的婚外情几乎已是专员公署心照不宣的秘密。据说蒋经国一生也仅送过章亚若一次礼物,就是从重庆旧市场买来的欧式镜子。

1940 年年底章亚若怀孕,蒋经国秘密安排她到桂林待产,此后在桂林医院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婴。1942 年8 月,仍停留桂林的章亚若因友人请客,丢下两个小孩独自赴宴。回家后突然头痛胸闷,上吐下泻,连夜送省立医院救治;原本病情有所好转,但半夜因血中毒而身亡。章家深感死因不正常,带着两个小孩连夜匆忙逃走。蒋经国得知章亚若的死讯后,哭过好几场,为掩饰哭肿的眼睛,还特地叫人买了一副黑眼镜戴上;此后一年多时间,他始终郁郁寡欢,也了解是自己连累了章亚若。

至于是谁下的毒手,包括戴笠的军统、陈立夫的中统,都曾被怀疑;蒋孝严则怀疑是蒋经国亲信部下所为;漆高儒也承认,章亚若在桂林仍以蒋专员夫人自居,格外招摇,黄中美等蒋经国的同学兼幕僚一度起了杀机,避免章亚若影响蒋经国前途。但这个笼罩超过半世纪的疑云,至今始终无人能证实真相。

章亚若

小编推荐:清代婚娶荒唐事:竟有租赁与典当“妻子”业务东吴特殊的坞堡部曲军制:支撑东吴的根本制度真实的国共三十年谍战:真实历史比潜伏更精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