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大清国号源起之谜:揭秘清朝的国号是怎么来的?

大清国号源起之谜:揭秘清朝的国号是怎么来的?

时间:2017-01-10 15:34:58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大清国号源起之谜:揭秘清朝的国号是怎么来的?

1636年皇太极易“金”为“大清”,可谓各种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主要的内部因素言,“金”国号已不足以规范其未来的发展,更不利于安抚其已统辖的汉、蒙民族;以关键的外部因素论,“大清”国号合乎“大元”、“大明”取号的传统,气势、取义更胜过“大明”。

当年努尔哈赤落难的时候,骑了一匹马逃难,这匹马是青色的马,因为后面追兵追得很急,努尔哈赤骑着马昼夜逃跑,结果把这匹大青马累死了,努尔哈赤对着大青马就说:“大青啊大青,将来我得了天下,我的国号就叫“大清”,。当然这个清是谐音了,这是个传说的故事,大家不必当真。至于清朝为什么叫“大清”?其来源与含义在《满文老档》、《满洲实录》、《清太宗实录》等官书中均未作任何记载,虽然学界有着种种说法,但是仍然为一个历史之谜。

目前史家大致从这几个角度来探讨这一问题。其一,是联系当时的政治、军事、文化、民族形势,考虑到皇太极建大清为国号的同时,采汉式尊号、用汉式年号、上汉式谥号,以及制定汉式皇帝仪仗、冠服,甚至祭祀孔庙等等的情况,则汉式国号“大清”,取义自然应该是本于汉族经典,合乎汉族传统文化,顺乎汉人一般的思想观念。

由这一思路出发,“大清”在气势、含义等方面,应该压住了“大明”。由此而发的关于大清国的“大清”的诸种猜测主要有以下几个:(一)有的人从文义上释“清”为“扫清廓清”之义。(二)而最易见出的,“明”属火,明国姓“朱”色赤,赤为火色;而“清”、“满洲”(新定族名)三字都带水。此符合五行相克说之水克火,寓清灭明的吉祥之兆。又原国号“金”,以五行论,犯火克金的忌讳,皇太极之废“金”,可能这也是一个原因。金启孮进而认为:“‘清’应是‘明’的同义词,有与‘明’比美之意。从太宗改元‘崇德’,可为旁证;‘祟德’与‘崇祯’亦有比美之意。”(三)就为政而言,“清”可以表示王者的风范,王政的理想。“清平”即太平,“清时”即太平盛世,“清晏”即清静安宁,“永清四海”即天下永远安宁。又有“清明”一词,尤其值得注意。《诗·大雅·大明》:“肆伐大商,会朝清明”,《礼记·孔子闲居》:“清明在躬,气志如神”,《礼记·玉藻》:“色容厉肃,视容清明”,都是“清”在“明”前,“清”居“明”上。

综上所作间接的推测,可以断言:就汉文化系统言,皇太极所以命名国号为“大清”,在于“大清”的气势、含义的确压住了“大明”。

那么,在女真或满洲方面,“大清”的来历及意义又有什么说法呢?依据众多学者的研究,答案是这样的。日人市村瓒次郎指出:“金与清在北京音稍有相近,金为Chin之上平,清为Ching之去声。北京人可明确区别开,然外国人则颇易混同。”有学者肯定了这一看法,认为:“清即金之谐音,盖女真语未变,特改书音近之汉字耳。”亦有专家认为,“清”与“金”为一音之转,这两个汉字在写法上虽异,而在满语里发音却无差别。他说:“抚近门款识汉文之大金,满文却即系后来通用之大清。因知太祖称国号为金,至太宗改号清,不过改汉字之写法。其实满人读金、清同音,改号乃改汉并不改满,汉文之大金,称至崇德元年(1636)四月以前为止,满文之大金,终清世未有异也。”《清代全史》也附和说:大清为大金近音字。太宗之所以坚持更定国号,是因为“金”曾激起汉族人民的仇怨太深,不称“金”可以减少他们对清朝继续扩张势力的阻挠。再则,这是太宗已定下入主中原之策,原来的金朝最多统治半个中国,太宗要建立全中国的一统天下,为适应政治上的需要,更定国号为“大清”,它是太宗重定国号的又一动机。

以上观点基本上是从汉语角度来解释的,又多把“金”转换为“大清”再予以分析的。但是既然清朝官书没有记载“大清”之事,说明它不是文馆的文官、举人们所承拟的,因为他们的建议一般记录在册。因此,有学者认为:“大清”这一国号并非来自汉语,也不是满语固有词,可能是满语中的一个蒙古语借词,即“代青”( daicing)。因此,大清国的意思应为“上国”(“至高无上之国”),或“善战之国”。其根据如下:

其一,“大清”不是汉文“大金”的一音之转。因为汉文的“大金”与“大清”的写法、读法不一样,满文“大金”与“大清”的写法、读法也不一样。大金的满文为aisin gurun,而大清的满文为amba daicing gurun。

其二,皇太极对满语等满族文化情有独钟,不愿放弃,故很难推想他会以汉语命名其国家。天聪八年(1634),皇太极曾下令“事不忘初”,将其统治下的后金官名、城邑名一律改成满语。时隔仅两年,他用汉语来命名其新政权的可能性不大,而用满语的可能性较大,但满语中又无daicing这一固有词汇,只有蒙古语借词daicing。所以,大清国号,实源自蒙古语。

以上清史研究专家的论断,各有其理,又互为补充。以此可见,1636年皇太极易“金”为“大清”,可谓是各种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主要的内部因素言,“金”国号已不足以规范其未来的发展,更不利于安抚其已统辖的汉、蒙民族;以关键的外部因素论,“大清”国号合乎“大元”、“大明”取号的传统,气势、取义更胜过“大明”。

顺治元年(1644)五月二日,在他去世仅仅八个多月以后,其十四弟多尔衮便率领着由满、汉、蒙三方组成的大清军队,顺利地开进了大明京师(今北京);又过了仅仅四个月,其六岁的九子福临便已端坐在大明的金銮宝殿之上,并于十月一日举行了隆重的定鼎登极大典。随着残明永历帝于顺治十六年(1659)逃入缅甸,大清顺治帝福临便正式成了九州共主,“大清”也正式成了天下共号。

小编推荐:战争史上的奇迹:霍去病一万胜匈奴五万无伤亡努尔哈赤的继福晋富察·衮代为什么被踢出福陵?乌拉那拉皇后削发之谜:乾隆的皇后为何削发为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