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历史解密:大宋帝国的公主是历史上最守妇道的楷模

历史解密:大宋帝国的公主是历史上最守妇道的楷模

时间:2017-01-05 10:07:42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历史解密:大宋帝国的公主是历史上最守妇道的楷模

古代女人所谓的恪守妇道,多指贞节、孝敬、卑顺、节俭而言。公主是皇帝的女儿,驸马娶公主不叫娶而叫“尚”,一个“尚”字便说明了公主在家庭中地位高于驸马,不仅高于驸马,也高于公婆。因此,让公主恪守这些妇道恐怕是很难的,即便恪守了,也会走样儿。跟唐代相比,宋代皇帝多要求公主“修妇道”,而公主们一般也能加以恪守,但依然显得有些另类。

披麻戴孝一辈子不改嫁,另类的贞洁。

我国向有妻子为丈夫服孝三年的丧服制度,唐宋时法律更是明文规定“居父母及夫丧而嫁者,徒三年。”但唐代公主通常并不认真为驸马服丧,安乐公主甚至居丧改嫁,并且将婚事大操大办,而皇帝、皇后、文武百官还亲自前往庆贺。相反,公主死后,驸马为公主服丧却要超过制度规定的一年而服满三年。与唐代公主不同,宋代公主为驸马服丧一般都遵守规定,甚至长期居丧。如李遵勖死后,随国公主“衰麻未尝去身,服除,不复御华丽。尝燕禁中,帝亲为簪花,辞曰:‘自誓不复为此久矣。’”

宋代社会并不讳女子改嫁,士大夫家妇女改嫁的事例很多。范仲淹幼年丧父,其母便改嫁朱姓;范仲淹之子纯佑早死,范仲淹还做主将寡媳嫁给弟子王陶。王安石之子精神异常,儿媳庞氏极为受罪,王安石便代她择婿而嫁之。朱寿昌之母刘氏早年改嫁,后来朱寿昌寻迎刘氏归家,便“以孝闻天下”,王安石、苏轼等人争为诗赞美之。就连说出“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的著名理学家程颐也还是帮丧夫的外甥女改嫁。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不讳改嫁的时代,宋代三十位已婚公主中只有两位改嫁。一位是宋太祖的妹妹秦国大长公主,在建国之前嫁米福德,米福德死后改嫁高怀德。另一位是宋徽宗的女儿荣德帝姬,初嫁曹晟,靖康之变中公主被掳至燕京,在曹晟死后改嫁习古国王。与唐代公主的作风淫荡相比较,宋代公主的贞洁观似乎又是一个另类。

历史解密:大宋帝国的公主是历史上最守妇道的楷模

拿公婆当舅姑,另类的孝敬。

唐代向有“皇姬下嫁,公婆反拜而妇不答”的旧例,虽然唐代皇帝也屡屡下诏要求公主对公婆“执妇礼”,但终唐之世,公主不拜公婆还是成为惯例。北宋前期,实行“选尚者降其父为兄弟行”的制度,驸马都是以祖为父、以父为兄、以母为嫂,公主也不是完全不拜公婆,只是把公婆当兄嫂,毕竟不是那么回事。

宋真宗时,太宗的女儿随国公主做了第一个吃螃蟹者,在公公李继昌生日时“以舅礼谒之”,得到真宗的支持,“密以兼衣、宝带、器币助其为寿。”神宗即位后决定进一步改变这一“乱昭穆之序,废长幼之节”的做法,他在《公主行舅姑之礼诏》中说:“尚帝女者辄皆升行,……义甚无谓。朕常念此,寤寐不平。岂可以富贵之故,屈人伦之序也。可诏有司革之,以厉风俗。”史称:“公主见舅姑之礼,自此始。”重和元年(1118年),宋徽宗在女儿茂德帝姬出嫁时,令其“依《新仪》,见舅姑,行盥馈之礼。”

宋代公主“奉舅姑以孝”,并不只是下拜一类仪式,还体现在实际行动上。如英宗的女儿蜀国公主对寡居的婆婆“日致膳羞”,婆婆病了,她“自和汤剂以进”。神宗的幼女徐国长公主“事姑修妇道”,“夫党数千百人,宾接皆尽礼,无里外言。”赵炎以为,这也另类了,千百人同一种礼数,似乎不妥。

无视驸马不仁不义,另类的卑顺。

宋代公主们作风都较为严谨,对驸马比较能以礼相待,但似乎大多卑顺得过了头。

像随国公主,驸马李遵勖对她多有冒犯,但“公主为性至善,未尝言其失”。李遵勖在出守许州时得病,公主急欲前往探视,不待奏报便仅带五、六名随从起身。蜀国长公主“性不妒忌”,驸马王诜“以是自恣”,“至与妾奸主旁,妾数抵戾主”。直到公主去世后,乳母向皇帝告状,宋神宗才“杖八妆以配兵”,“谪诜均州”。

不能不佩服蜀国长公主的卑顺,简直有些窝囊了,丈夫当她的面与别的女人做那事,她居然能够忍气吞声,汗!

另外,冀国大长公主的驸马张敦礼,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曾上书诋毁王安石:“变法易令,始于王安石,成于蔡确。近者退确进司马光,以臣观之,所得多矣。”为此,章惇主政时,指责张敦礼:“忘德犯分,丑正朋邪。”崇宁初,谏官王能甫又指责说:“敦礼以匹夫之贱,一日而富贵具焉。神宗亲爱隆厚,礼遇优渥,而敦礼诋毁盛德,罪大谪轻。”就这样的一个人,冀国大长公主亦对其恭顺之极。

收入极高却“无藏金玉”,另类的节俭。

宋代所有女性宗室都是无官而俸。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记载,宗妇、宗女“皆有月俸钱米,春冬绢绵,其数甚多”,而公主“月俸百五十千,遇恩庆,稍增至二百千,至道中复益至三百千”,已同宰相、枢密使相等。

但宋代皇帝一般都要求公主节俭,有一次,宋太祖见女儿永庆公主穿了一件“贴绣铺翠襦”入宫,便说:“汝当以此为我,自今勿复此饰。”此后,公主们都比较注意。如魏国长公主在晚年告诫诸子:“柩中无藏金玉,时衣数袭而已。”宋仁宗的女儿鲁国大长公主“性俭节,于池台苑囿一无所增饬。”

蜀国公主是宋神宗最喜爱的妹妹,赐予“第池服玩极其华缛”,但公主“散遣歌舞三十辈”,还经常拿出钱来“赒恤族党”。公主去世前,神宗赐金帛六千,并问公主还需要什么,公主只是感谢皇帝哥哥恢复驸马王诜的官职而已,对巨额财富不置一句感谢之词。宋神宗的幼女徐国长公主“服玩不为纷华,岁时简嬉游,十年间惟一适西池而已。”

女人守妇道,当然是正道,但不同时代的女人需要不同的妇道,不能像宋代公主那样恪守过了头。恪守妇道,也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加入时代观念,这样家庭才能和谐。

小编推荐:揭秘:晚清为什么能够“垂而不死”续命七十年?揭秘:三国历史上的一场借腹生子的闹剧东林党误辽事:一味的掣肘熊廷弼和袁应泰兵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