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蒋介石“最后晚餐”破口大骂:我下野是因党内某派

蒋介石“最后晚餐”破口大骂:我下野是因党内某派

时间:2017-01-05 09:33:19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蒋介石“最后晚餐”破口大骂:我下野是因党内某派

1948年的最后一天,除夕之夜,对南京人来说,无疑是最寒冷最凄凉的一天。残阳渐渐落下石头城,尖利的北风无情地掠过昔日繁华的十里秦淮。沿街的乞丐、难民与伤兵,在六朝金粉之地,悲惨地呼号着;马路上,不时有抢米的饥民被打死在路边,还有饿殍横尸街头;公教人员、工人、小市民啼饥号寒,惶惶不可终日。

天黑时分。南京黄埔路总统官邸张灯结彩,火树银花,耀眼夺目,四周墙壁上还贴着圣诞节的七彩剪纸,一派节日景象。蒋介石特意在官邸举行晚宴,邀请在京的党政军要员前来吃顿“团年饭”。

晚7时许,副总统李宗仁、行政院院长孙科、立法院院长童冠贤、监察院院长于右任、新上任的总统府秘书长吴忠信以及国民党中常委张群、陈立夫、张治中、谷正纲、张道藩、谷正鼎、邵力子、王世杰、朱家骅、蒋经国等四十多人相继来到。此外还有两位特殊的客人,一位是28日抵达南京求援的山西绥署主任阎锡山,一位是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

到会的张张面孔显得阴郁、忧心忡忡,都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轻咳。站立在大厅门口两侧的侍卫武官抬手敬礼,全场的人“唰”地起立,蒋介石缓步走进大厅。

今天,他没有穿那套特制的戎装,而是着一袭棉袍,上蓝下黑。白皙清癯的脸孔显得十分平和、随意,让人看不出一丝颓丧和此刻深藏在他心中的怨愤。他一边走向大家,一边用那双鹰隼似的目光迅疾地一一掠过每一位来宾的脸庞,随之操起他那独有的宁波官腔招呼大家入座。

蒋介石径直来到宴会厅中央的席位上坐定。副总统李宗仁见大家各就各位,这才来到蒋的右首坐下。蒋介石拿起餐具:“不要客气,吃吧!”

长条桌上铺着枣红色的台布,每人面前是一份精致的西餐,全场静寂,只听见刀叉和盘子碰击和咀嚼的声音,气氛略显得凝重,不像在吃年夜饭,倒像是教堂里正讲经说法,肃穆庄严。 看着大家都在吃,蒋介石也象征性地切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等众人吃得差不多了,蒋介石扯下雪白的餐巾擦擦嘴,板起面孔,以低沉的语调开言道:“现在局势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这是党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应该怎么办?目前党内有人主张与共党和谈。我对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不能不有所表示。现拟好一篇文告,准备在元旦发表。现在就请岳军(张群字岳军)先生宣读,征求大家的意见。”

大家面面相觑,立即意识到今日晚宴的主题出现了。张群用浓重的四川乡音宣读总统新年文告:“……三年以来,政府商谈之目的固在于和平,即动员戡乱之目的亦在于和平,但是今日时局为战为和,人民为祸为福,其关键不在于政府……只要共党一有和平的诚意,能作确切的表示,政府必开诚相见,愿与商讨停止战事恢复和平的具体方法;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中正毕生革命,早置生死于度外,只望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唯国民的公意是从……”

张群念完文告,全场鸦雀无声。

蒋介石扭头问坐在身边的李宗仁:“德邻(李宗仁字德邻),你对这篇文告有何意见?”

李宗仁答道:“我与总统并无不同的意见。”

蒋介石又将目光投向其他人:“你们呢?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突然,一阵抽泣声传来!CC派头 目 谷正纲双手捧着手帕揩鼻涕:“总统不能下野呀!总统万万不能走啊……”

抽泣声打破了难堪的沉默。掌管舆论宣传工具的张道藩站起来说:“我极力反对发表这篇文告!与共党谋和乃与虎谋皮,党国危亡就在眼前。这局面非总统不能挽救!若是总统离开,这将对士气、人心发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陈立夫也随即站起来:“只有总统当政,方可挽救党国于千钧一发之危!”

中央社社长萧同兹认为:“下野谋和,倒不失一计上策,亦可以孚众望呀!”

张治中摇着头:“只是文告中的诸项条件,恐怕中共难以接受。”

谷正纲斜着眼看着张治中:“宁可玉碎,不为瓦全!我们要和共党血战到底,不像有些扛枪的却主张与共党谈和!”

张治中说:“那好啊,是骡子是马也应该上阵去遛遛,就请你们CC系的扛起枪,去和刘伯承、陈毅打上一仗!”

谷正纲说:“那也未必比你们军人差,只要蒋总统不下野,我们就能打败刘伯承和陈毅!”

会场秩序大乱,继而双方展开辩论,或赞同或不赞同,莫衷一是,闹得不可开交。

“好了!都不要再吵了!”蒋介石终于出面进行制止,顿时全场安静下来。

蒋介石火冒三丈,破口大骂:“我并不是要离开,只是你们党员要我退职!我之所以愿下野,不是因为共党,而是由于本党中的某一派系!”

坐在一边的李宗仁仿佛一尊菩萨,一言不发。他知道蒋介石是在指桑骂槐,是有意说给他听的,“某一派系”无疑是指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桂系。但在这种场合下,他却不露声色,保持沉默。

原来12月24日,蒋介石正式宣布吴忠信为总统府秘书长,为准备下台作重要的人事安排。他原打算在1949年的元旦下野,由李宗仁接任总统。不料就在这一天,白崇禧从汉口发出“亥敬”电,呼吁和平。紧接着,长沙的程潜也倡议与中共和谈,要求蒋介石下野。这一下,把蒋介石惹毛了,原来桂系勾结地方势力想要抢班夺权啊。“我已经答应李宗仁让位了,迫不及待呀!白崇禧趁人之危,程潜落井下石,这是在逼宫!”

蒋介石不想下野,那不下野又怎么干下去呢?经过反复考虑,他最后决定让总统府政务局局长陈方替写一份下野文告,因为那个为他草拟不少文章、报告、指令、函电的陈布雷,已在11月12日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了。蒋介石失去了身边这个最得意的“文胆”,只好依靠这个由杨永泰一手提拔的“江西才子”陈方替他草拟这篇文告了。

蒋介石与李宗仁照片

陈方很快写好了底稿,由蒋介石亲自审定、批改后而成。蒋介石决定在年夜饭上宣读,也有一种投石问路的用心。令人难堪的是,在这个决定总统去留的关键时刻,力主蒋介石继续当政的只有谷正纲、张道藩等几位文官,而战功赫赫的武将们如张治中等却表示赞同蒋介石下野。这不禁使蒋介石黯然神伤。于是,他站起身,对张道藩说:“既无再多异议,文告明日发表。”言毕推开椅子,头也不回地愤然离去。

在辞旧迎新的钟声敲响之际,黄埔路总统官邸的最后晚宴不欢而散。

小编推荐:文绣与溥仪离婚后嫁给了谁 揭文绣离婚后的生活孙承宗和王在晋的争议:明末国防策略的一次转变从金朝抗蒙将领王晦事迹谈“忠义”及金朝抗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