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唐僖宗的流亡生活:被宦官拥立 甚至靠宦官保驾

唐僖宗的流亡生活:被宦官拥立 甚至靠宦官保驾

时间:2016-12-30 17:44:02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唐僖宗的流亡生活:被宦官拥立 甚至靠宦官保驾

12岁就被宦官拥立做了皇帝的唐僖宗,轻松坐上了那把尊贵的龙椅,负责打理朝政的都是些有权有势的宦官,再后来唐僖宗又把朝廷交给了陪伴自己成长的宦官田令孜,任朝廷有什么事情,田令孜都负责处理,唐僖宗自然不用操心国政,自己做的就是放开去玩,骑射、剑槊、法算、音律、赌博、蹴鞠、斗鸡、马球,样样都会,并且样样精通。

朝廷在田令孜的治理下,虽然乌烟瘴气,却也十分稳定,但天下可就没那么太平了,黄巢的大军在不断地胜利中终于攻破了潼关,唐僖宗、田令孜等人不得不逃到成都,过起了流亡生活。流亡生活虽说没有在长安过得舒服,但朝廷好歹保住了,能够保住朝廷,全靠着田令孜和陈敬瑄两人的保驾护航,田令孜和陈敬瑄一内一外,一文一武,同时还是亲兄弟(田令孜入宫前本姓陈),哥俩强强联手,消灭了诸多对朝廷有威胁的人物,使得唐僖宗能够稳坐皇帝宝座不动摇。

年方才19岁的唐僖宗面对如此的时局,哪有勇气和经验来处理?当然还是沿用在长安的风格,把处理朝政的大权交给了感情深厚的“阿父”田令孜,自己平时做的只是在拟好的诏书上盖上天下惟一的天子玉玺之印,从此过上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盼回长安”的日子。

田令孜这位一朝得势的宦官,在长安执政时就独断专行,卖官鬻爵,任人唯亲,对付政敌下手狠毒,不出长安城却也搞得天下不宁,为王仙芝、黄巢起义的爆发投下了最后一根火把。现在不得已逃到了成都,田令孜犹不思悔改,执政风格依然不变,更兼有大哥西川节度使陈敬瑄的鼎力支持,处理朝政时就更加唯我独尊,肆意妄为。像田令孜这种一旦有权就嚣张的宦官,要是不惹出点乱子,那就真对不住“宦官乱政”四个字了。

果不其然,唐僖宗入蜀后的第一场变乱就在眼皮子底下爆发了。话说唐僖宗入蜀时,身边跟了不少护驾的军队,这些护驾的军队虽说没有功劳,忠心却也是有的,唐僖宗、田令孜在成都能不能过得安稳,就全靠这些士兵的拥护了。此时的成都,不仅有护驾的士兵,还是当地的蜀军,虽说蜀军在陈敬瑄的治理下对朝廷比较忠心,但毕竟不是朝廷直接掌控的军队,难保有不测之险,田令孜便着重厚待护驾的军队,对蜀军刚开始还有些小恩小惠,不过等唐僖宗稳定后,连那些小恩小惠也取消了,蜀军眼睁睁地看着外来的军队不仅粮饷多,衣食住行照样也好,一时怨气连连。

田令孜虽不善于稳定政局,眼前的形势还是能看得明白的,便找个日子召集蜀军将领举行了一场宴会,这次宴会的不同之处在于,用来喝酒的杯子都是金子做的,喝完了酒,田令孜很豪爽地把这些杯子赏给了蜀军将领,大部分蜀军将领倒也识趣,很痛快地收下了这些金杯,以不辜负田令孜的一番好意。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偏有一位叫郭琪的将领不识趣,怎么着都不收下金杯,还趁机抱怨朝廷厚此薄彼地对待护驾的军队和蜀军。田令孜毫不相让,反问郭琪有什么功劳敢这么讲话。没想到郭琪又侃侃而谈,列举了自己的赫赫战功,让田令孜一时无话可说。田令孜见郭琪如此强硬,便来了个软的,亲自给郭琪酌了一杯酒,郭琪这下也不好拒绝,只好喝下了这杯表面客气实则暗藏杀机的好酒。

田令孜阴险毒辣的性格是众多周知的,既然这么客气地让不服气自己的郭琪喝酒,必是不怀好意的。郭琪也深知其中的缘由,回到了家里,就开始解毒,果然吐出来数升黑汁,这才保住了性命。郭琪既然差点丢了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反了,率领着自己的部下攻向了唐僖宗、田令孜一行人,陈敬瑄当机立断,派出军队进行反击,郭琪寡不敌众,发泄完怨气后就逃出了成都,用计诈死,避开了官府的追击。

郭琪造反,唐僖宗有惊无险,在田令孜和陈敬瑄的帮助下,唐僖宗平安躲过一劫,从此对田令孜和陈敬瑄更加信任,有事就先跟田令孜商量,对外臣反而越加疏远。既然蜀军中有不怕死的,外臣中照样也有不怕死的,此后不久,一个叫孟昭图的实在看不过去,就给唐僖宗上了封奏折,奏折里尽是抱怨唐僖宗亲密宦官疏远外臣的话,当然这封奏折唐僖宗是看不到的,第一个看到的人还是田令孜,田令孜一声不吭,就留下了这封奏折,而后又把孟昭图贬出成都,在贬谪的路上淹死了这位直臣。

田令孜一平郭琪之乱,二杀耿直的孟昭图,成都的蜀军和大臣从此以后彻底服气了,田令孜用强权压制住了反对的力量,也保住了唐僖宗的帝位。

陈敬瑄有了弟弟田令孜的支持,在西川现在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了,有事没事就派人去搜刮钱财,以便供养成都的流亡朝廷,本来西川百姓的赋税就重,陈敬瑄又来了这么一手,忍无可忍的小吏和百姓纷纷起兵造反,先是阡能在邛州起兵,后是韩秀升在涪州起兵,西川一时兵戈四起,但都被陈敬瑄一一平定,西川依然稳如磐石。

唐僖宗就这样在田令孜和陈敬瑄的辅助下,度过了四年多的流亡生活,当武宁节度使时溥把黄巢的人头和姬妾送到了成都,唐僖宗终于尝受到了胜利的滋味,他亲自登上大玄楼,理直气壮地问黄巢的姬妾:“你们也都是世受国恩的人,为什么跟从了贼寇?!”不料黄巢的姬妾也理直气壮地答道:“黄巢横扫中原的时候,朝廷以百万之众都不能抵抗住,反而弃守宗庙,逃到成都。今天陛下于平定黄巢无尺寸之功,反而责备我等弱女子,这置公卿将帅于何地呢?”唐僖宗听完后,默然不应,于是下诏将这些姬妾直接拉到刑场行刑了事,以昭示朝廷战胜黄巢之事。

不管黄巢的姬妾怎么说,唐僖宗总算可以回到日思夜想的长安了,不过鉴于长安久经战火,难免凋敝破败,唐僖宗还是先派人回到长安进行了重建,等到来年再回长安。

小编推荐:抗战时日本屡次诱降国民党:蒋介石为何没有投降盘点洋务运动前的海军:元明两朝是其发展的巅峰晋国元帅先轸“自杀”:春秋义精神的集中体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