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揭秘胡志明与林依兰的生死恋:胡志明的悲剧爱情

揭秘胡志明与林依兰的生死恋:胡志明的悲剧爱情

时间:2016-12-30 15:31:45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胡志明与林依兰的生死恋:胡志明的悲剧爱情

导读:上世纪30年代初,为了掩护胡志明在广东、香港开展工作,中共安排林依兰以一个“妻子”的身份照料他的起居。不久,俩人产生了爱意……这段恋情经历了38年风雨,最终未成眷属。1968年,林依兰在眷恋中告别人间。胡志明闻讯,痛不欲生,一年后溘然去世。弥留之际,他还念叨着林依兰的名字。

1923年冬,在莫斯科学习的胡志明得知其忠实伴侣阮清玲牺牲。当天,他对战友们说:越南不解放统一,我今生今世就不成家。

莫斯科,飘飞的大雪下个不停。胡志明站在城郊的山坡上,任凭凛冽的寒风和冰凉的雪水钻入脖颈。泪水悄无声息地从他眼中涌出,润湿了指间的信笺。这封信带来的是他无法接受的噩耗:阮清玲被敌人杀害了!他不相信这是事实,死死地盯着信笺逐字辨认,没错,信中明明白白地写着阮清玲在越南遇害。

胡志明和阮清玲是在上世纪2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认识的。那年,胡志明到欧州寻找真理和革命火种,搭船回国途中俩人在海上邂逅相识。

回国后,阮清玲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投身越南民族解放运动,传播革命火种,成为胡志明的忠实伴侣和得力的助手。阮清玲在越南妇女界一呼百应,是位有魄力和威望的妇女领导人。

可万万没有料到,就在胡志明前往前苏联学习革命经验之际,由于叛徒的出卖,阮清玲不幸被捕。面对敌人的引诱、威逼,阮清玲坚贞不屈,至死不向敌人低头。

在当晚的留苏越南青年同志会会议上,胡志明当众宣布:“清玲同志已经壮烈牺牲,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她的鲜血决不会白流,更多的人会沿着她走过的路继续前进。有这么多的好战友,我们相信越南的革命事业一定能够完成。我要向全世界宣告:越南不解放统一,我今生今世就不成家!”

胡志明没有想到,这句落地有声的话,将成为他日后婚姻生活的一座大山,压得他不堪重负,痛苦不已。

1930年,胡志明在越南遭追捕后来到中国广东,广东省委安排中共女党员林依兰和胡志明假扮夫妻掩护。这天,胡志明见到林依兰,顿时惊呆了,眼前的女子,分明就是自己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阮清玲。

1930年,蒋介石督师围剿红军江西苏区,并命令各地加紧搜捕“共党分子”。羊城广州也不例外。

胡志明就是这时到达广州的。在此之前,他曾因工作需要多次来粤,但这一次不同以往,他在越南遭到敌人的疯狂追捕,无处容身,出于安全考虑,他通过联络员向中共广东地下省委求助。广东地下省委通过陶铸安排中共女党员林依兰和胡志明假扮夫妻作掩护。

这天,胡志明回到客店取出行李,找到新的住宅,一进门,他顿时惊呆了,眼前的女子,分明就是自己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阮清玲。他恍若梦境地问:“清玲,你……你没死?”

姑娘困惑不解地看着对方:“你就是胡志明先生吧?我姓林,叫林依兰。”

胡志明这才知道认错了人,略带歉意地一笑:“对不起,林小姐,我失态了!”

随后,胡志明缓慢地讲述了10年前的那段与阮清玲的恋情,说到动情之处,他的热泪夺眶而出。林依兰,恍若身临其境,深受感动。

接着,广东地下省委领导向胡志明介绍了本地及香港的情况,说国民党特务无孔不入,并叮嘱林依兰一定要保证胡志明的安全。这时,陶铸半开玩笑地说:“你们大可放心,一日夫妻百日恩,依兰决不会在危难时丢下夫君不管呀。”一句话,把未出嫁的林依兰羞得满面通红。

为这事儿,胡志明在日记中写道:“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言谈举止、性格爱好和清玲完全相同。在那目光相撞的瞬间,我发觉自己已不再是个纯粹的无神论者。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天意,是一种无形的神秘力量促成我们见面。我想,一定是我的真情感动上苍,让清玲的化身得返人间。现在我要百倍于从前地爱护她,我决不会让她再一次离开我。”

为了掩护胡志明在广东、香港开展工作,林依兰以一个“妻子”的身份,无微不至地照料他的生活起居。胡志明感激不尽,但他担心时机尚不成熟,怕遭到她的拒绝,始终不敢表示爱意。林依兰在胡志明向她倾谈心声时,也早已芳心暗许,可她认为还没到捅破窗纸的时候。

不久,由于叛徒出卖,胡志明被捕了。临别时,他紧紧拥抱林依兰,用手帕拭去她脸上的泪:“坚强些,别让敌人笑我们软弱,好吗?”说着,取出贴身珍藏的日记本交给她,“我把我的心留下来陪你,收下吧!”

3天后,胡志明被营救出来。林依兰盯着他那有棱有角的脸孔,说:“志明,你受苦了!为什么不等我去接你?”

“我也想更快见到你。”说着,胡志明送上兰花,“送给你,喜欢吗?”看到林依兰表情困惑的样子,他又说:“看过我的日记了吧?我相信心中的兰花永远不会枯萎。”

林依兰接过花束,情不自禁地扑入胡志明宽厚的怀里。

1958年,胡志明向来访的陶铸提出,“我想把依兰接到河内秘密举行婚礼,了结多年的夙愿”。

毛泽东说:我个人支持胡主席的请求。不过,这事可是小事不小,事关中越两党两国的关系,不能掉以轻心。

周恩来说,我认为应该跟越南共产党的同志们协商一下,假如他们不反对,我们决不做绊脚石。

北越中央政治局会议室。胡志明和黎笋相对而坐,两边分别坐着几位常委。所有的人都默不作声,会议室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清。胡志明终于拍案而起:“我受够了!我不想再按别人的意思生活!我也有权利自己作出决定,这一次你们休想说服我!”

黎笋没有动怒,心平气和地说:“老胡,别太冲动!凡事从长计议,不可不三思而后行。我这么劝阻也是为你着想。你曾说过越南不解放就终生不娶,这句话影响很大,一旦你违背诺言,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解放南方的神圣事业,这不仅有损你的国父形象,连越南共产党也将从此名声扫地。所以,我宁可被你指责、憎恨,也不能让越南老百姓唾骂我们是千古罪人!良药苦口,忠言逆耳,请你原谅我的固执。”

胡志明的情绪仍然不能平静:“我的确说过那句话,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人民看的不仅是我的语言,更重要的是我的行为。我相信他们会谅解我!”

黎笋心里格外矛盾。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举双手赞成胡主席的要求,因为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找个多年相知的老伴实属人之常情。但作为越共总书记,他不能意气用事,他有责任硬着心肠干涉此事。

胡志明见黎笋一言不发,咬着牙说:“好,既然谈不拢,那就大家表态,依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解决问题。请支持我的同志举手。”

胡志明举目四望,支持和反对的双方人数不相上下,现在就看黎笋的举动了。这时,黎笋缓缓举起右手,突然又放下,长叹一声:“我不能毁了你呀!”

令黎笋吃惊的是,胡志明并没有暴跳如雷,破口大骂,相反,他只是苦苦一笑,离开座位,踱出门外。

胡志明在给林依兰的短信中写道:“让我们彼此心灵永远融为一体吧”。林依兰在回信中引用了白居易的诗:“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身处广州市立医院的林依兰望眼欲穿,盼到的却是胡志明的一封短信,只有寥寥数语:“亲爱的依兰,咱们无缘再会。你听说过柏拉图的精神恋吗?就让我们彼此心灵永远融为一体吧!”

林依兰把信笺放在窗台上,让清风将它带走。她望着风中飘舞的信笺,低声饮泣。接着,林依兰又给胡志明写了回信,她在信中采用了白居易《长恨歌》里的两句诗:“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情绵绵无绝期”。她把原文的“恨”字改为“情”字,实在用心良苦。

胡志明与林依兰的恋情,对林依兰的精神打击太大了,她的病情开始恶化。1968年,她告别了人世。临终时,她还没有忘记把胡志明赠给她的那本“爱情日记”托人交给他,并嘱咐他节哀顺便。

胡志明惊闻恋人去世,痛不欲生,泪如雨下。时隔一年,也就是1969年9月2日凌晨,越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胡志明同志溘然去世。弥留之际,他还念叨着林依兰的名字。

这段上世纪中叶最令人瞩目的恋情以悲剧告终。

20世纪50年代,中国大陆解放。这时,林依兰已是广东省高级领导干部,胡志明也已回国继续他未完的革命事业。

当时任中共华南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委书记的陶铸,眼见林依兰孤身一人,曾多次牵线搭桥充当月老,却被她一一婉言谢绝。陶铸实在摸不透她的心思,决定问个究竟:“纸捂不住火,这种事不用保密,他是谁?”林依兰将心一横:“胡志明。”

陶铸一听,惊异地望着林依兰,半晌才开口:“胡志明?越南共产党主席?他爱你吗?”

“他让我等他。”

这时,陶铸有些自责地说:“哎,都怪我当初草率行事,未经慎重考虑,就叫你接受照顾胡志明主席的任务,致使你们两地相思。”

林依兰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这不能怪你。我和志明彼此倾心,鸿雁传书,总有一天会结合。何况‘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相信,爱情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听了林依兰这么一说,陶铸用力搓了搓手,他心里明白,以当时的越南情况来看,这段姻缘的成功率不高。他深感自己肩负重担,稍一不慎,很有可能酿成遗恨千古的悲剧。

胡志明离开林依兰之后,他的思念之情与日俱增。几年之后,他应邀访问中国,于是,他请求毛泽东主席安排他和广东老友叙旧。毛泽东主席立即致电广东省委及陶铸、林依兰等人到北京与胡志明会面。林依兰获悉此讯,欣喜若狂,绽放出平日少有的笑容。

就在胡志明结束对中国的访问即将登机回国时,忽然,他看见了林依兰向他走来。当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时,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人久久地凝视对方,激动的泪水模糊了双眼。当送行的飞机起飞时间到了时,林依兰取出他的那本日记想交还他,他轻轻挡回去:“身边没有你,我很久没写日记了,还是留给你作个纪念吧!”

1958年,越南河内。湄公河畔,两位花甲老人正在举杆垂钓,他们就是胡志明和陶铸。

胡志明神色非常郑重地对陶铸说:“中国有句话叫少年夫妻老来伴。我和依兰相恋20余载,因为革命事业耽搁了彼此的青春年华。如今,我俩年事已高,我倍觉生活孤独,诸多不便,所以想尽快和依兰团聚。请你回去后询问一下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对这件事的看法,倘若他们赞成,我想把依兰接到河内秘密举行婚礼,了结多年的夙愿。”

陶铸笑了笑说:“胡主席,这句话依兰盼了20年,我此行的主要目的也是想催你早下决心。我看毛泽东主席多半会成全你的。预祝你们终成伉俪。”

陶铸回到北京后,向党中央、毛主席转达了胡志明主席的意思,在座的周恩来总理和国家其他领导同志都十分惊讶。

毛主席沉吟片刻,说:“我们提倡恋爱自由、婚姻自主,我个人支持胡主席的请求。不过,这事可是小事不小,事关中越两党两国的关系,不能掉以轻心。恩来,你的意见呢?”周恩来习惯地点头说:“主席的话不无道理,我认为应该跟越南共产党的同志们协商一下,假如他们不反对,我们决不做绊脚石。”

胡志明在讨论其婚姻的会议上说:“我不想再按别人的意思生活!我也有权利自己作出决定”。

在支持和反对人数不相上下的情况下,黎笋在犹豫中表示了反对。

小编推荐:历史解密:日本曾经成功设法阻止中德美三国结盟梁山十二大高手武功综合排名!卢俊义竟然排第一中国独脚将军陈策率英军海上冒险突破日军围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