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宋子文晚年与蒋介石的恩怨矛盾:尽量不踏足台湾

宋子文晚年与蒋介石的恩怨矛盾:尽量不踏足台湾

时间:2016-12-27 16:18:28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宋子文晚年与蒋介石的恩怨矛盾:尽量不踏足台湾

风雨飘摇之际,蒋介石于一九四九年退居台湾,宋美龄亦在隔月的一九五0年一月十三日,翩然从美国假道菲律宾到台湾。稍早,蒋介石连襟孔祥熙、郎舅宋子文早已远走美国,不再过问国民党当局的政事。

一位长者曾经告诉笔者,一九五0年代因寓居美国,常与宋子文在纽约友人寓所晤面,一块玩showhand(梭哈),从宋子文输赢的情况观之,宋子文晚年用钱非常谨慎,迥异于昔日传媒攻击他大发“国难财”,出手阔绰挥金如土的负面形象。

宋子文在官场的最后阶段,虽然曾经于一九四七年九月,向国民党中央党部捐献了他个人在“中国建设银行”的全部股份──价值五千亿法币的股票,但是仍然难以抚平各界对他的谤议与指责,特别是蒋介石又在随后任命他担任广东省政府委员兼省主席,传媒“捐官鬻爵”的批评更是铺天盖地。蒋介石下野,宋子文也卸下官职。一九四九年五月十六日,宋子文从香港辗转飞赴法国,一个月后,他从欧洲转往美国定居。

大陆解放后,国民党党内出现各种追究政权崩溃祸首的声音,孔宋家族自不免成为众矢之的,在这股敌视氛围下,孔祥熙、宋子文两人尽量避免到台湾“抛头露面”。蒋介石重新登上“总统”大位之初,一度邀请宋子文到台湾。蒋介石在信上说:“国难日亟,希兄移玉台湾,共济艰危,为盼!”宋子文基于盛意难却,曾于一九五0年三月,专程赴台报聘,短暂访台数日。他当面向蒋介石表示已无意仕途,坚决不再过问国民党政务,只想在美国安享晚年,含饴弄孙。

一九五二年十月,国民党在台北召开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会之前宣布:“在此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中央委员会应举办党员总登记,详订办法,严加考核,分别去取”。于是,借着党员总登记的机会,开除了包括宋子文、孔祥熙在内之重量级党员党籍。蒋介石似乎有意藉此“大义灭亲”,昭告其“励精图治”的决心。事实上,蒋介石真正目的,不过是要安抚党内反对孔宋情绪,此举并不影响蒋介石与孔宋家族之间的私人关系,毕竟裙带关系是一辈子难以割舍的。

然而,真正造成宋子文和蒋介石关系疏离的,则是“吴国桢事件”、“孙立人事件”的接踵爆发。先是一九五四年三月,国民党当局诬指吴国桢“背叛国家,污蔑政府”,宣布解除吴国桢一切职务,并开除其党籍。吴国桢原本是宋子文、宋美龄兄妹十分倚重的干材。一九五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孙立人以“意图兵变”的莫须有罪名,被国民党当局撤除了一切军政职务,并遭软禁于台湾台中自宅,孙立人出身于宋子文担任财政部长时期的税警总团,堪称宋子文嫡系人马。

吴国桢、孙立人先后中箭落马,导致宋子文更不愿与台湾方面密切往来。宋子文、宋美龄兄妹似已意识到,蒋介石当局之所以“破获”吴国桢、孙立人事件,与蒋经国积极营造接班布局有某种巧合。迹象显示,蒋经国相当忌讳孔宋家族在台湾“复辟”,借着吴、孙事件,正可斩断孔宋家族在台湾滋生之根苗。

类似事件让宋子文裹足不前,避免踏进台湾土地一步。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台北两家日报以小篇幅的版面,报导了一则消息,报导称:“前行政院长宋子文,可望在本年底或明年初返国,将在台北停留一短时期。”不多时,宋子文抵达香港之后,他随即在香港和几家媒体记者会面,当众表示,他从一九四九年至今,寓居海外已将十年,对政治已完全不感与趣,他这次到香港,系处理私人事务,并与亲友在香港过圣诞节,并无造访台湾的计划,更未肩负任何政治任命。果然,宋子文在香港勾留了二十几天,旋即搭机返回美国。据香港记者事后转述,六十七岁的宋子文,面庞清癯削瘦,头发半白,对复出政坛已经意兴阑珊,如今只想颐养天年,不再过问官场之事。

香港与台湾近在咫尺,宋子文都过门不入,可证“吴国桢事件”、“孙立人事件”发生后,孔宋家族对蒋氏父子一意孤行的做法,私底下是相当不以为然的。除了宋子文“过门不入”之外,整个五0年代,孔祥熙也从不曾到过台湾,虽然在“国民大会”召开大会期间,岛内传媒几度预测孔祥熙可能以“国大代表”身份,抵台开会,但也始终是只闻楼梯响,未见人下楼。

孔宋家族旅居美国的家族成员中,首先到台湾进行破冰之旅的,是孔祥熙的妻子,宋家大姐宋霭龄。一九五六年十月中旬,宋美龄以替蒋介石暖寿(七十岁生日)名义,邀请孔祥熙、宋霭龄夫妇到台湾,孔祥熙因身体情况欠佳,不适远行,仅由宋霭龄代表赴台,为蒋介石祝寿。宋美龄还特地在士林官邸,举办了一场茶会,专门介绍孔夫人(宋霭龄)给台湾各界要人认识。

惟独宋子文,自从一九五0年初一度短期勾留,即从未踏进台湾一步。然而,亲戚终归是亲戚,一九六三年初,蒋介石分别亲自去电给在美国的孔祥熙、宋子文,盛情邀请连襟和郎舅,能合家到台湾来一块过旧历新年,以示家族团聚之意。由于蒋介石再三电邀,宋子文却之不恭。

据蒋介石侍卫人员回忆,一九六三年二月七日,宋子文搭飞机假道菲律宾悄悄抵达台北。他的弟弟宋子安,则比他先到数日。宋氏兄弟下榻在台北圆山大饭店,宋子文在台湾待了十二天,其间除了在台中参观了一场军队演习,从未出席任何官方活动。二月八日,适为元宵节,宋子文、宋子安兄弟,孔祥熙、宋霭龄夫妇,与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连袂前往台湾南部澄清湖,在澄清湖招待所,东道主蒋介石、宋美龄以丰盛的晚餐,招待孔祥熙、宋霭龄夫妇及宋子文、宋子安兄弟。参加这项“家宴”的,还有蒋经国、蒋纬国兄弟。由于这是蒋介石一家与孔宋家族,自从一九四八年以来,头一回全体团圆聚首,蒋介石也与宋子文阔别十三年,宾主久别重逢,本应分外亲热,然而据侍卫人员表示,宋子文无论是在士林官邸作客,或者元宵节在澄清湖招待所聚餐,神色固然轻松自在,但大部份时间总是沉默寡言,只有蒋介石询问时,作简短应答,很少主动讲话。住在圆山饭店,宋子文也是深居简出,在台十几天时光里,仅由宋子安陪同,一块出门逛了一趟台北商业区衡阳街。

侍卫形容,一九六三年元宵节这场家族聚会,是蒋宋孔三家的“最后聚会”。一九六七年八月,孔祥熙病逝纽约。一九七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宋子文在友人广东银行董事长余经铠寓所用餐时,因食物不慎误入气管,窒息而逝。五月一日下午,在纽约市一所教堂举行追思礼拜,追悼宋子文。参加这场追思礼拜的重要贵宾,包括顾维钧、刘锴、杨曼以及美国前国防部长麦克劳等人。

一九七一年春天,蒋介石健康状况已亮起红灯,宋美龄不敢离开蒋氏身边。人不到,挽额不可免,蒋介石送去一块匾额,上书“勋猷永念”四字。

宋子文追思礼拜结束不久,美国传来一则外电称:“曼哈坦遗嘱认证法庭透露,中华民国前财政家宋子文,留下遗产一百多万美元。”根据宋子文的遗嘱明定,宋子文把遗产的一半交给他的夫人张乐怡,另外一半的遗产平均分配给三个女儿与九个外孙。

小编推荐:夷陵之战惨败:揭赵云不参加夷陵之战的真正原因蒋介石枪决处死韩复榘的内幕:曾数次开罪蒋介石刺杀慈禧太后:维新派潜伏多年为何最终却放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