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民国美男汪精卫为何娶了民国丑女陈壁君做老婆?

民国美男汪精卫为何娶了民国丑女陈壁君做老婆?

时间:2016-12-27 10:30:44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民国美男汪精卫为何娶了民国丑女陈壁君做老婆?

导读:于是,在暗杀行动的前夜,陈璧君走进了汪兆铭的卧室,关于这段典故,张学良说得很露骨。张学良和汪兆铭打过很多次交道,对于他们这段“*”很熟悉。那一夜,陈璧君对汪兆铭说:“我没什么能给你的,就让你干一下吧”。

本文摘自《民国娘儿们》 作者:红色玫瑰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历史上的陈璧君绝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很多人说她是民国八大丑女之一,不过,我更相信,那是人们对她的彪悍行为下的结论,她的性格和行为,影响了人们对她外表的看法,于是,我们把她看做悍妇,或者就是当今的小月月。

其实,陈璧君还是不丑的,我看过她年轻时的一张照片,脸庞是圆的,五官很端正,当然,她也算不上是什么美女,她的脸型圆得有点过,就好像一个硕大的皮球,蹲在了脖子上,而且,她的脖子还很短,身材更谈不上苗条纤瘦,一米五的身材,腿粗短胖,再加上她自以为是,俾倪众人的姿态,远远看去,还真跟我们想象中的小月月差不离。

下面,我们先从“小月月”的出生谈起。

1891年11月5日,陈璧君出生于马来西亚乔治市的一个富商家里。别看陈璧君出生在国外,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她的身体里流淌的是中国人的基因。父亲陈耕基原籍广东新会县,母亲叫卫月朗,也是广东人。

陈家从广东来到南洋后,从事橡胶生意,后来又从事矿业,他们在马拉西亚的富裕程度,就跟我们当今的矿主一样,他们的十个手指头上,都戴着金光闪闪的金戒指。属于典型的暴发户类型。

陈璧君还小的时候,父亲“陈百万”的名号就叫起来了。陈璧君听到人们叫自己父亲“陈百万”,知道人家是眼红自己家的财产,为了气这些犯了红眼病的,她故意说:“我家千万也有了,干吗不叫我爸爸陈千万呢?”

陈璧君的妈妈一听,吓得赶紧把陈璧君拉到了一边,拍了陈璧君的屁股一下,还吓唬陈璧君说:“你以后别说我们有钱,要是让坏人知道了,就把你绑架了,咔嚓,把你撕票了。”

陈璧君不以为然,说:“我又没钱,再说,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下面有几个弟弟妹妹,干吗一定要绑架我?”

妈妈卫月朗哭笑不得,决定好好栽培陈璧君,让她好好学习,以后出国留洋,当“海归”镀镀金,也是给陈家增光了门楣。

陈璧君进了当地的璧如女子学校,进行完中学课程外,还从国内请了一位国学的老先生,教授陈璧君古代诗词和文章。所以陈璧君虽说以后没有读大学,可是,她还是有点古文造诣的,也能写一点附庸风雅的东西,这为她以后傍上大帅哥汪精卫,打下了良好的文学基础。

陈璧君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因为家庭条件好,她又贪吃,不注意减肥,所以这体重就蹭蹭蹭的上去了,这一上去不要紧,在等她懂得爱美的时候,想减下来,就很难了,由于她的乳名是一个“环”字,小伙伴们看她长得胖,都叫她“胖环”。

陈璧君气呼呼地去和人家理论,别看她是个女流之辈,她可是会腿功、脚功、牙功、头功的,同伴们被她吓着了,只好恭维她说,璧君啊,我们叫你胖环,是说你长得赛过杨贵妃杨玉环呢!陈璧君这才转怒为喜。她觉得,自己具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以后应该找一位无比英俊无比帅气无比潇洒的男士为伴。

陈璧君思春年岁,是十五岁,那一年是1906年。孙中山为了传播革命思想的火种,由日本来到了马来西亚乔治市,建立了同盟会组织,并且为革命筹集资金。陈璧君的父亲也接触到了这类思想,常把一些报纸拿回家来看。陈璧君经常好奇地看这些进步报纸,结果,一个笔名叫“精卫”的作者,引起了她的兴趣。

精卫文笔很好,阐述观点也很鲜明,下笔一泻千里,文采滔滔,卓尔不凡。陈碧君想,这个人满肚子的之乎者也,文藻这么优美,一定是一个长着胡子的老人。

可是第二年,陈璧君就彻底颠覆了自己的看法。那天,陈璧君看到街上有一个男子正在发表演说。那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标准的板寸青年头,是当时很潮的发型,他的长相更是为自己打了满分,一对漆黑的剑眉,精神熠熠,一双鹰目,炯炯有神,鼻直口方,简直是“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施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真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男子。

陈璧君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帅哥”腔,她立刻就被这位慷慨激昂的帅哥迷住了,一打听,原来这就是报纸上经常发表文章的精卫哥哥啊!没想到是这么一位无以伦比的美男子。陈璧君还打探出,汪精卫的本名是汪兆铭,从此后,陈璧君就成了汪兆铭的超级粉丝。

陈璧君“粉”汪兆铭,粉成了花痴。本来她的年纪,对革命之类的,还不是很清楚,为了能和帅哥产生互动,她几天天天去支持汪帅哥的演讲,相当于今天的粉丝拉拉队,汪兆铭在上面喊,她就在下面助威,摇旗呐喊,不仅为汪兆铭拉来了很多的粉丝,还把自己的老妈也拉去了参加。

从此后,为了更接近帅哥,陈璧君参加了汪兆铭的同盟会分部,为了和汪兆铭达到思想上的统一,不至于以后没有共同语言,陈碧君积极学习革命思想,如饥似渴在大脑里灌输革命理论,本来陈璧君也有几分聪明,再加上肯努力,很快,陈璧君就成为同盟会很活跃的分子。

被女花痴暗恋,汪兆铭不可能看不出来,每当他上台演讲,鼓动人们革命时,都会发现陈璧君热切明亮的眼睛专注着自己。他对这个陈璧君说不上爱,也谈不上不爱。他家乡有一位已经订婚的妻子,虽然还没过门,却温柔有礼,贤惠大方,汪兆铭不能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

陈璧君可不管那一套,她看到汪兆铭对自己汹涌澎湃的爱意视而不见,频频发去的秋波置若罔闻,陈璧君不仅不恨他,反而挑起了无比的征服欲,你不爱我,我偏偏要追上你。她还觉得,这个汪兆铭洁身自爱,真是一位君子。

从此后,陈璧君就展开了热辣的攻势,她为汪兆铭的同盟会捐钱捐物,积极鼓动父亲拿出积蓄来支持革命,陈耕基看到女儿陈璧君风风火火的,有点不满,他觉得支持一点钱可以,但是爱上革命党人,就是大大的不妙了,不知什么时候,汪兆铭被砍了头,女儿就会做寡妇。

陈璧君听不下老父那一套,她的心里早就飞到了汪兆铭那里,她爱上了汪兆铭,她给他写了数封求爱信,可是汪兆铭却拒绝了,还说“革命不成功不考虑结婚”。

可以说,那个阶段的汪兆铭还是一个进步青年的,好学上进,长相又美,积聚了天地的灵气,简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可惜后来竟然做了汉奸,这的确是与他最初的构想大不相符。有人说,汪兆铭的性格是冰,性格优柔,是一位忧郁型的美男;陈璧君则是火,做事果断,很有主意。所以陈璧君的出现,是汪兆铭一生的转折。难怪有人说:“汪先生没有璧君不能成事,没有璧君亦不能败事。”

陈璧君被汪兆铭拒绝后,那个气啊,这个时侯,父亲陈耕基也给陈璧君答应了一门亲事,毕竟陈璧君已经十六岁了,也该找婆家了,陈耕基不想让女儿以后嫁给革命者,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陈璧君的这个未婚夫是陈家的一个旧亲,算是典型的富二代,有钱有势,和陈璧君自小认识,也算是青梅竹马的朋友。陈璧君以前对这个表哥感觉还可以,可是自从见了汪兆明后,这个表哥就成了癞蛤蟆,任何男子和汪兆铭站在一起,都是云泥之别。陈璧君只好冷冷地拒绝了这门亲事,父亲对她吹胡子瞪眼,富二代你还看不上,你喜欢什么样的?

方君瑛说:“我是清白的,问心无愧。你要不相信我,我就走。”

陈璧君毫不礼让,继续说:“当然是你走了,学校是我的,汪兆铭也是我的,你不走谁走?!”

这时候,汪兆铭来了,见到妻子这么吼,很不像话,就说了陈璧君几句,谁知陈璧君竟然在地上撒泼打滚起来:“你们合着欺负我,你们瞎搞,搞出了孩子咋办。”

很多同事忍俊不禁,掩嘴偷笑,方君瑛受不了这个凌辱,回到家就上吊了。临死前,留下两封遗书,说自己是清白的,没和汪兆铭发生什么不清白的事情。

汪兆铭大为痛惜,亲自给方君瑛写了挽联,去参加方君瑛的吊唁,陈璧君也知道是自己错了,暗暗叫悔。

人已经死了,也没办法挽回了。

1925年,汪兆铭当选为“政府主席”,国民党的蒋介石想和汪兆铭关系好一些,就送来一个兰普,想和汪兆铭拜把兄弟。汪兆铭被蒋介石的浓情蜜意所感染,给蒋介石回信,称呼为“介弟”,陈璧君不喜欢蒋介石,就说:“你愿意做他的把兄,我可不愿做他的把嫂!”

汪兆铭赶紧撕了信,重新写,他已经开始害怕自己这个妻子了,渐渐地,有人叫陈璧君“雷公老母”,陈璧君仍然浑不自觉。

汪兆铭升官后,身为妻子,陈璧君渐渐觉得自己以前过于低调,她看到宋美龄经常出席各种社交场合,雍容华贵,很是风光,就很妒恨,于是她也开始涂脂抹粉,招摇过市,还经常挽着汪兆铭的胳膊,一同出席各种会议。

汪兆铭风度翩翩,不用打扮,回头率就很高,陈璧君即使涂抹很厚的脂粉,还是像个母蝗虫,回头率也很高,陈璧君见人家看自己,还以为自己很漂亮,于是穿着貂皮大衣的她,头抬得高高的,一张嘴唇涂得猩红猩红的,眼神凌厉,于是,另一个外号“陈屁裙”又被人们叫了出来。当然,她是不知道的。

晚年的陈璧君曾这样描述自己:“爱好天然,不事装饰,除去爽身粉外,一生未涂过脂粉……”真是大言不惭,她忘了她年轻时,是怎样浓妆艳抹,和宋美龄比美了。

1938年,汪兆铭被日本人拉拢,企图强占中国。汪兆名本来还犹犹豫豫,觉得自己干了半辈子革命,这时候变节,情理不通。结果,陈璧君却喜欢媚日,她不愿意汪兆铭居于蒋介石之下,哪怕是做汉奸,她也愿意。

这个时候的汪兆铭,经过了和陈璧君十多年的夫妻生活,已经渐渐变质,陈璧君在家乡时是富家小姐,本来就娇生惯养,现在,陈璧君决定改造丈夫,她看到犹豫不决的汪兆铭,猛喝一声说:“难道做汉奸,你也甘于坐第二把交椅吗?”

陈璧君这句话点醒了汪兆铭,也给他下了最后的决心,于是,汪兆铭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在南京当上了“国民政府”的“主席”,其实就是一个日本的傀儡,陈璧君觉得自己做了“第一夫人”,喜怒形之于色,开始了自己的大肆敛财过程。

当时有一位广州州长,名叫关仲羲,给她送了个花瓶进献。陈璧君开始很高兴,当着关仲羲的面,还夸了他几句。过后,陈璧君专门找内行人检查,才知道是赝品,气得马上就撤了关仲羲的职。

为了显示“第一夫人”的威望,她还不时的“视察乡情”,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大事张扬,记者拍照,报纸登载,好不热闹,陈璧君得意极了,她忘了此时的中华同胞,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处在敌伪统治下的中国,到处是伤痕。

她四处考察,不过是吃点当地的土特产,连着下下高级饭店。有一次,她进了一个老字号的西冷饭店,饭店给她捧上来一个红烧羊头,她大肆啃嚼,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她最爱吃的就是羊头了,那顿饭吃得她双手都是油,嘴上也是油,一个羊头竟然全被她消化到了肚子里。连说:“好吃,好吃!”把随行人员都吓坏了,要知道,这位夫人回到家,万一跑肚子拉稀,还要怪别人没有提醒她少吃。

1935年,汪兆铭曾经遇过刺客,当时侥幸活过一条命。这个刺客就是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也就是《功夫》中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不待见蒋介石的独裁,也不稀罕汪兆铭的“卖国媚日”,他曾经安排过多次关于蒋介石、宋子文的暗杀活动,结果,王亚樵手下的刺客不是枪法不准,就是近视,无一例外的“让子弹飞”,每一次,都是把秘书当主人公干掉,这次暗杀汪兆铭,王亚樵派了自己的得力干将孙凤鸣。

孙凤鸣这一次没有让王亚樵失望,三颗子弹都击中了汪兆铭,可是汪兆铭命大,受了重伤,却没有死。

汪兆铭是个胆小鬼,被枪击中的那一刻,对着老婆陈璧君说:“我要完了,我要完了”,陈璧君看到昔日帅哥不能把风度保留到最后,大失所望,气呼呼地对汪帅哥说:“你刚强点好不好,你硬一点好不好!”

汪兆铭侥幸比孙凤鸣多活了九年,孙凤鸣暗杀活动失败,受了重伤,第二天就死掉了,汪兆铭被那三枪子弹连累,活到了1944年,枪口药性复发,中毒到了脊柱,于11月10日,病死于日本的名古屋。当年的翩翩美少年,被医生锯下了三分之一的脊柱,还是没有挽救回生命,临死前的样子,据说是非常的难看,这个年轻时“不负上年头”的壮士,落得被人唾骂的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诱捕陈璧君,先是给她发了一份电报,要她去重庆谈判。陈璧君害怕有诈,去还是不去呢?她担心这会是个“套”,不去的话,日本主子已经投降,自己以后将何去何从呢?

她很犹豫,于是,此时的陈璧君,竟然想出了一个用硬币投掷的主意,结果,“硬币”告诉她:去。

硬币决定了陈璧君的命运,陈璧君做了汉奸,还以为命运会一直垂青于自己,她喜滋滋地买了两筐仙桃,打算给宋美龄送礼。可是仙桃还没送出去,她就被拘捕,送到了南京的宁海路25号看守所。开始了她的囚徒生活。

蒋介石投降后,苏州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后上海解放,陈璧君被移送到了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里,陈璧君尽管年老多病,脾气不好,还是受到了细心照顾,这个彪悍的女人不仅不感激,还动不动就恶语骂人。

1959年6月17日,陈璧君因肺炎转为心力衰竭,病死在医院里。时年68岁,据说,死前,她的嘴里还不时说着“我的丈夫是美男子”,这个顽固的,自以为是的花痴女人,终于走完了她彪悍的一生。

励志模范,追帅哥是对意志力的考验

“我就喜欢汪兆铭。”陈璧君非常倔强地说,“不让我嫁给汪兆铭,我就死给你们看。”

“可是,你想嫁,人家会不会娶你呢?”还是陈璧君的老妈比较睿智,他们也打探出汪兆铭家乡已经订婚的事情。

“我不管那么多,我不要名分,不要地位,我只要这辈子跟着他,就是最大的幸福。”陈璧君一脸的坚定,显示出了超级粉丝衷心不悔的神态。

由于陈璧君脾气太拗,再加上陈耕基也怕这个女儿真要闹出什么丑闻来,以后更不好对亲家交代,思来想去,陈耕基还是把女儿的婚事退了。父亲说,你愿意和汪兆铭结婚,就和他结婚吧,我也不管你了,该出的钱我也给你。

虽说没有“三十天钓个金龟婿”那样的神速,但是陈璧君身为其貌不扬的女人,性格又出奇的泼辣骄横,能得到民国三大美男之一,对于她,平生也无憾了。

“小月月”齅事一箩筐

陈璧君和汪兆铭结婚后,很是得意了一阵子,汪大帅哥终于被她掌握在手中,这是她多少年的期盼啊!

于是,她每天寸步不离汪兆铭,她要让所有人知道,汪兆铭属于自己了。

辛亥革命胜利后,陈璧君和汪兆铭在法国学习,先后生下了一儿一女,在这期间,陈璧君又做了一件大杀风景的事情,那就是逼死了方君瑛。

前面说过,方君瑛曾经和汪兆铭发生过初恋,由于两人的性格都比较内向,所以那层窗户纸,谁也没好意思捅破。

假如说,陈璧君是一个强势女子的话,那么旺兆铭就是一个弱势一点的男人,陈璧君适合主动出击,掌握全局,胜败几乎自己掌控,情场上如此,事业上也是如此。而汪兆铭虽说敢冒着死的勇气去暗杀载沣,但是他没有什么主见,爱情上被动,事业上也很被动。他适合有人在后面推着自己。

比如在暗杀载沣失败后,由于审讯他的肃亲王对汪兆铭态度很和善,出狱后,汪兆铭这个反清的义士,竟然说:肃亲王是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

汪兆铭空有一副好躯囊,却没有做领导的魄力,空有满腹的文采,在政治上却左右摇摆,最后沦为汉奸,也是可悲可叹!

由于汪兆铭遇到了陈璧君这个强势的女人,所以他的事业和婚姻,终于被陈璧君牵在了手心里,婚后,陈璧君对丈夫严加看管,唯恐他被别的女人勾走。

方君瑛也没想到,短短几年,自己以为心有灵犀的一段暗恋,汪兆铭竟然被陈璧君抢了去,心下也是怅怅然,她后悔当初没有和汪兆铭确定关系,没有主动走近一步。

方君瑛还是深爱汪兆铭的,她是个老实的女人,也做不出“百米煮成生饭”的事情,为了能经常看到汪兆铭,就来帮助陈璧君看管孩子,她善意地认为,只要和汪兆铭保持一种精神上的帕拉图恋爱,就是自己的最大愿望了。

陈璧君最初对这一切并不知情,所以对方君瑛也没有戒心。汪兆铭回国后,在广州办了一所执信中学,请来了方君瑛在里面指教,在这期间,方君瑛开始和汪兆铭发展“亚感情”,他们是蓝颜知己,却没有身体的事,他们心中默默思念,却没有同居,他们认为,这种“亚感情”,是比爱情更为可贵的感情。

结果,陈璧君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什么音信,气势汹汹地赶到学校,当着众多人的面,对方君瑛说:“我远赴重洋,为学校筹款,你和四哥却出双入对,辛苦你啦!”

小编推荐:甲午前的懈怠:清军在日本嫖妓斗殴 泄露电报密码揭秘日本二战期间的残暴:亚洲范围的广泛屠杀1939年周作人被学生刺杀 子弹命中纽扣只受轻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