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抗日虎将余程万结局凄惨 女儿成香港艳星后又变小贩

抗日虎将余程万结局凄惨 女儿成香港艳星后又变小贩

时间:2016-12-12 09:11:29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抗日虎将余程万结局凄惨 女儿成香港艳星后又变小贩

1950年,原副官旷文清在香港结婚时,余程万全家到贺。后排中立者余程万,身旁是他元配夫人,夫人身旁是二夫人。

常德大血战,虎贲师扬名中外,而师长余程万在经历辉煌后留给后人的,惟有一声叹息。

余程万是蒋介石钦点赴常德守城的国军57师师长。在淞沪会战、武汉会战等多次会战中,他一次次地显示出自己的才华。特别是上高会战中,他指挥57师坚守下陂桥阵地,冒着炽烈的炮火与日军第34师团浴血奋战,为57师赢得了“虎贲”的荣誉称号。

一本书换来的太太

常德保卫战,8000余虎贲抵抗日军,仅存83人。

常德血战后,余程万被人敬为“忠骨英魂”,有人写藏头诗赞之:虎视群倭意难平,贲威飒飒震乾坤。

不过,正是这位虎贲师长,却在常德收复后,差点被蒋介石枪毙。

常德血战的最后一刻,守军只剩300余人,而援军迟迟未到。部下苦劝坚请下,余程万带200余人突围,与援军会合后,又杀回常德。

余程万

然而,“突围”被一些人认为是遗弃部属放弃守土,余程万被拘。4个月后,经人求情,余才无罪释放,随即被任命为74军副军长。

为了纪念常德血战,余程万派两位手下找到了当时的小说名家张恨水,希望他能够写下虎贲军的感人故事。

张恨水先是推脱,因为他不懂军事,“自己是百分之百的书生,又没到过战场,无法下笔”。

两位虎贲没有气馁,而是在张恨水附近住下,常常去找张聊天,久而久之,竟成了朋友。当两人旧话重提,张恨水无法推辞。

1945年春,张恨水正式动笔写《虎贲万岁》。

小说完稿后,张恨水婉拒了余程万的丰厚酬金,甚至连请吃饭都没去,但是接受了一件礼物:一把从日俘手中缴获的战刀。

《虎贲万岁》出版后,57师扬名中国,也大大地提高了余程万的知名度。一位很漂亮的苏州小姐看了书后,决心不顾一切委身于张恨水笔下的“虎贲英雄”。

此时抗战已胜利,余程万的军队驻扎在南京。一次他去上海游玩,见到了这位苏州小姐。很快,这位叫吴冰的苏州小姐成了余的二太太。

被拉着鼻子起义

1948年,余程万被调往云南,担任第26军军长兼滇东剿匪指挥官,该军有3万人,装备优良,余颇为自豪,常以“南天屏障”自称。

不过,此时的云南,危机重重。

原“云南王”龙云在日本投降后,手下官兵被派去越南受降,蒋介石将龙云从自己的地盘上架空,强行送往重庆,给了“军事参议院院长”的空职。龙云的手下——彝族将军卢汉接替他任云南省政府主席。

但卢汉一直与蒋介石不和,以他为代表的地方势力,和何绍周(何应钦的过房儿子)为代表的中央势力闹得不可开交。

女儿成为香港艳星

据其副官旷文清回忆,余程万是广东人,很早就把家安置在香港。

余程万准备在香港隐居安度晚年。他做起了米店和杂货店生意,还同人合伙开设了一个当铺。

他的广东台山籍元配夫人邝琼华,寓居在香港九龙尖沙咀市区,而二夫人吴冰,则在香港新界屏山乡间办了个农场种菜养鸡。

余在内地期间,积累下不少财富,到香港后,加上他善于经营,生意很是红火。

余程万的财富,引起了盗匪的觊觎。

1955年8月27日晚上近12时左右,余程万的屏山寓所遭匪徒入屋行劫,二夫人和佣人全被捆。一会儿,从九龙市区回家的余程万也被匪徒所擒。

屋里的动静太大,引起邻居的警觉,并悄悄报警。警察来后,与匪徒发生枪战。黑暗中,余程万中枪死亡。

警方公布说,3名劫匪中,一人被击毙,两人逃脱,余程万被劫匪打死。

但据其副官说,余程万当时被劫匪当作了盾牌,事后,他看过老长官的遗体,胸腹有一排子弹,相信是冲锋枪或轻机枪所致,而劫匪没有这种装备。

不过,被谁打死,没人敢去追究。

警方花港币2万元缉凶,最后不了了之。事实上,关于劫匪身份,亦有不同版本:有人认为是台湾特工,因为在香港,余程万在与黄埔老友闲聊论及老蒋时常多怨气;也有人认为是黑社会头目,看中了二太太的美貌。

余程万死后,余家家道中落,只能温饱度日。

余程万元配邝琼华育有二子二女,二夫人吴冰育有一子二女。最小的女儿余华芳(吴冰所生)是上世纪70年代香港著名艳星,艺名余莎莉,曾拍过多部由李翰祥导演的电影。1976年余莎莉与性格男星詹森结婚,不久离异。近年,有记者在香港兰桂坊发现她,其时的余莎莉已是一个靠卖假珠宝维持生计的小摊贩了。

余程万进驻云南后,内战正急,余的军队疲于奔命,仅能保住几个大点的城市和几条交通线,对“山那边”(解放地区)毫无办法。

1948年12月,龙云逃离了蒋的控制,于第二年8月宣布起义,并致书卢汉,劝其起义。

1949年12月9日,卢汉邀请余程万等7名中央官员去他家开会,趁机将其软禁,强迫余程万签下拥护起义的通电,并于第二天见报。

据说,当时被软禁的第8军军长李弥急得跳楼,被人拉下后,大骂:“他妈的,要起义,老子们自己不会起,要等别人拉着鼻子干!”

余程万想法与李弥一样。软禁结束后,他把扯下来投入字纸篓的勋标和领章等重新拾起来保存着,准备再用。

几天后,群龙无首的26军向昆明进攻,欲解救“老军长”。

昆明危急,卢汉让余去给部下下命令,要求停止攻击,并承诺数项优厚条件,要26军投降。

据说,余为此动心。他召集部下开会,会后,即正式启用卢汉暂编第十军新印信,同时遣散随军之中央人员,每人发给银元5枚,令其各自逃生。

不过,26军军心大动,一些人根本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余程万无可奈何。此时台湾方面又令26军反攻昆明,不过,余程万则能拖就拖,一直没采取行动。

1950年1月,台湾令余氏乘蒋介石专机“美龄”号,由海南三亚机场起飞,到台湾述职。

余程万此时心灰意冷,投共怕被囚,归蒋则恐其疑,最后辗转去了香港。据说,余程万在香港思乡心切,本想呆一段时间就回大陆,结果一直没能如愿。

小编推荐:南昌起义为何会三易其时?六位元帅后人谈起义轶事北平无战事背后真历史:孔令侃囤积居奇危害民生?三国第一科学家马钧:木牛流马并非最强机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