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赵匡胤兵临城下 李煜浑然不知还在忙科举考试

赵匡胤兵临城下 李煜浑然不知还在忙科举考试

时间:2016-12-06 16:23:07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赵匡胤兵临城下 李煜浑然不知还在忙科举考试

导读:赵匡胤李煜是历史上两位大名鼎鼎的皇帝。在诸多戏说的电视剧里,二人为了女人斗得天翻地覆,但真实的历史中,那场发生在南京的决定二人命运的北宋灭南唐之战究竟是怎样的呢?

赵匡胤建立北宋之后,决不允许南唐存在下去,李煜早就知道赵匡胤的野心,但却一直卑躬屈膝,他因何改变主意决心一战?宋军渡过长江时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一个创举——架通浮桥,可是在李煜看来这是天方夜谭,但恰恰这给了李煜致命一击,这个主意为什么会出自南唐一个内奸之口?南唐在北宋面前明明很乖,以至于赵匡胤竟然找不到攻打南唐的理由,他究竟想出了怎样的霸王借口?最后关头,李煜的内心又经历了怎样痛苦的挣扎?

各怀鬼胎 赵匡胤是“两面派”

一面采取安抚政策,一面进行战略部署

959年,后周世宗柴荣突然一病而死,宰相范质受顾命扶助柴荣的幼子柴宗训继立为恭帝。960年,后周政权的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和平地实现了“太祖代周”,建立了宋朝,史称北宋。

随后,赵匡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稳定了内部政局,但在宋的辖区外,北方有契丹族强大的辽国及其控制下的北汉政权;南方有占据江汉一隅的南平、占据湖南14州的武平、据有四川和汉中45州的后蜀、据有岭南60州的南汉、据有江南地区的南唐、据有两浙地区的吴越等割据政权。为终结五代分裂局面,一统天下,赵匡胤必然要发动统一战争,逐个消灭各割据政权。为此,他在采纳诸文臣武将意见的基础上,制定“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战略。963年到971年间,宋相继消灭了南平、武平、后蜀、南汉。

南唐在南方各国中实力最强。不过,南唐事宋甚恭,使赵匡胤很难找到理由用兵。因此,赵匡胤先夺取其周边诸国,形成对南唐的包围态势,然后寻找时机和借口消灭南唐。在消灭南平、武平、后蜀、南汉诸政权之前,赵宋一直对南唐采取安抚政策:追谥李煜之父为帝,拨粮救济南唐灾荒,斩杀叛唐降宋的将领,放归南唐降卒数千人等,暂时笼络和稳住了南唐。

北宋伐南唐,核心是要攻克南唐首都金陵。赵匡胤这次进攻南唐的作战部署是“东西对进,合击金陵”。他任曹彬为主帅,潘美为副帅,曹翰为先锋,领兵10万,水陆并进,围攻金陵。曹彬亲率荆湖水军自荆南顺长江而下,攻取池州(今安徽贵池)以东长江南岸要点;潘美率步骑集结于和州(今安徽和县),准备自和州与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西南)间渡江,会合曹彬军东下直攻金陵;京师水军自沛水而下,取道扬州入长江,会合吴越军攻取润州(今江苏镇江),而后与曹彬、潘美军会攻金陵;以吴越王钱俶统率吴越军5万(由宋将丁德裕监军),从东面攻取常州(今江苏常州),配合宋水军夺取润州,会攻金陵;以黄州(今湖北黄冈)刺史王明向鄂州(今湖北武昌)方向进击,牵制江西的南唐军不得东下赴援。

赵匡胤的这一战略部署,与当年晋灭吴、隋灭陈的军事部署,几乎又是同一个翻版。以金陵为核心的江南地区,其防御的软肋就是长江中游之敌顺江而下,再配合以长江下游当面之敌南渡,几路会攻。

同时,赵匡胤嘱曹彬严肃军纪,用恩信争取民众,不要滥杀无辜、抢掠民财;并尽可能迫使南唐投降,不可急攻城,以减少伤亡。

李煜也做两手准备 一面卑躬屈膝,一面暗中调兵

南唐后主李煜是个很不走运的君主。他即位之时,南唐正值淮南败后,国库空虚,朝廷内外惊慌失措。李煜性格文弱,但受命于危难之际,肩负收拾残局的重任,自当义不容辞。

李煜十分清楚,宋、唐之间早晚必有一战,至于其胜败结局,亦已在预料之中。但他仍然希望维持一段暂时的和平,至少使自己得以在有生之年免遭做俘虏的命运。李煜采纳门下侍郎陈乔、内史舍人张洎的建议,奉行“外示威服,内缮甲兵”的策略。一方面,对宋廷恭礼有加,凡遣使入贡,不再自称唐国主,而改称江南国主,把唐国印改为江南国主印,又上表请求宋廷下诏时宜呼李煜之名;在国内,贬损仪制,改诏为教,官职名号亦加改易,避免与宋朝重名,宗室子弟降低封爵。另一方面,他也暗中募兵备战。南唐水寨、战船,布列江岸,形成防线;内地城池,修缮加固;金陵城内,积聚大批粮草,以备坚守。为解决军费问题,他鼓励豪民富商出钱买官,企图以重兵屯守长江中下游南岸各战略要点,准备以经年持久的坚守防御把宋军拖疲、拖垮,迫使宋朝默认南唐偏安一方的局面。

南唐还遣使致书吴越王钱俶,说“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 晓以唇亡齿寒之义,望能连兵拒宋。但钱俶认为,眼下不能违背宋朝的旨意,才能避免宋朝找到借口来攻灭吴越。因此钱俶拒绝了李煜的要求,并将此书呈报赵匡胤,表示与南唐划清界限,配合宋军进攻南唐腹地常州的决心不动摇。

974年秋,赵匡胤做好南伐准备以后,派合门使梁迥至金陵,对李煜说:“今岁国家有柴燎之礼,当入助祭。”实际上是示意李煜献地入朝。李没有明确表态。不久,赵匡胤又派中书舍人李穆携诏书出使南唐,劝李煜降宋。

李煜此时已准备认命臣于宋,但陈乔、张洎诸人竭力劝阻。陈乔说:“臣与陛下俱受元宗顾命,今往,必见留(一定被软禁),其若社稷何(那么国家怎么办)?臣虽死,无以见元宗于九泉矣!”李煜被陈乔激励,便称病拒绝入朝,李煜决心一战。

真相大白 皇甫继勋诡计被识破 ,李煜下令处死

李煜在宫中被蒙在鼓里,宫外,两军已在秦淮河沿线摆开阵势,即将展开一场生死决战。宋军攻到秦淮河南岸,南唐军列水陆寨于秦淮河北岸,两军隔河对峙。曹彬传令部将李汉琼调淮南大船进入秦淮河,以备渡河进攻。副帅潘美立马带头骑马涉水先渡,大败南唐军。随后,李汉琼所调船只也已到达,船中全部装满芦苇,火攻南唐秦淮河守军水寨栅塘。宋军歼南唐军数万,突破秦淮河防线,直逼金陵城下。

二月十二,宋军攻克金陵阙城。三月下旬,南唐水军以战舰20艘从金陵逆流而上至当涂江段,企图一举冲断宋军采石矶浮梁,断其粮道。南唐水军的战斗力很不怎么样,又加之溯江仰攻,被宋军击败。宋军利用浮桥为水上基地和过江通道,不断击败南唐水军进攻,逐渐将南唐水军主力消耗殆尽。

吴越军为了在北宋面前表现自己,边鼓也敲得不错。四月,吴越兵攻陷常州,进围润州。润州是金陵的东大门,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李煜派亲信刘澄为润州节度使留后,以拒吴越。其实,刘澄知南唐必亡,已有降宋之心。

阙城失守之后,金陵形势日益恶化。皇甫继勋为掩饰败迹,扣押各地告急文书,又经常借口军务繁忙,拒绝李煜召见。身为国君,李煜对战局竟不十分清楚。当时,金陵守将有才略者寥寥无几,只有宜春人卢绛稍有威望。当宋师兵临秦淮河之际,卢绛依凭水寨,拼力拒战,多次挫败宋兵渡河企图。然而,卢绛的战功不仅没有得到李煜的赏赐,反倒引起皇甫继勋忌恨。皇甫继勋又借口润州危急,说服李煜委派卢绛率军增援。尽管李煜不甚了解战局细节,但对大体形势尚知一二。宋师渡江已经半年,不仅没有不战自溃,反而愈战愈勇,加之吴越之兵已破常州,万一润州失守,金陵就将成为一座孤城,即使城池坚固,亦必不能持久。其实,金陵外围的南唐守军已基本被消灭,据点被夺占,金陵已成一座孤城。

五月,李煜亲自登城察看形势,见宋师旌旗遍野,垒栅纵横,如梦方醒,又惊又怒。他立即召皇甫继勋入宫答话,责其隐瞒军情、流言惑众、御敌不力,下令处死。皇甫继勋刚被推出宫门,侩子手还没动手,聚观军士就一拥而上,把他乱刀砍死分吃了,一会工夫就吃了个干干净净。这是继南朝侯景被人吃掉之后,又一个被吃掉的人。六月,卢绛援军到达润州,发觉刘澄有降宋之意,急忙率部退出城外。李煜闻报大惊,下令尽诛其家。

润州失守,金陵门户洞开。吴越军很快进抵金陵城下,与宋师东西合势,围攻金陵。

突生转机 赵匡胤萌生退意,听了一人之言又改了主意

正当李煜忧心如焚的时候,赵匡胤对是否继续攻伐金陵也产生了动摇。赵匡胤确定的作战方针是“切勿暴掠生民;务广威信,使自归顺,不须急击”。结果,宋军围困金陵数月,仍未攻下。975年七月,南方进入酷暑季节,气候湿热,士卒疾疫多发。南唐采取“坚守防御以老宋师”的战略目的初显。赵匡胤萌生退兵之意,派遣李穆护送李煜之弟李从谥回南唐,带去手诏,催促李煜来降;命吴越王钱俶军退回杭州;命曹彬率军退屯广陵(今扬州),休养士马,以为后图。参知政事卢多逊力奏应当继续围攻金陵,可赵匡胤不听。

南唐似乎有望暂时保住小命,但国运竟断于一件小事。当时,北宋有个叫侯陟的朝廷外派官员,因索贿受贿、克扣军饷被部属揭发。他从扬州逃回汴京,部属仍不依不饶,追到汴京告状。侯陟与卢多逊关系不错,向其求救。卢多逊提出一个条件,要他去向宋太祖讲讲江南战况,说服皇帝继续进攻金陵,万万不可退兵。侯陟一到就大声说:“江南平在旦夕,陛下奈何欲罢兵,愿急取之,臣若误陛下,愿夷三族。” 宋太祖屏退左右,“升殿问状”,对外表示是审讯他,实则把江南战况问了个明白。赵匡胤于是决定继续围攻金陵,并赦免了侯陟之罪。

十月,李煜派遣修文馆学士承旨徐铉和一名经常给他讲解《易经》的道士周惟简,到宋军前线指挥部求和。统帅曹彬不敢做主,将二人送往汴京,直接面见赵匡胤。徐铉在江南以名士自居,自命不凡。徐铉一进门就大大咧咧地对宋太祖说:“李煜事陛下,如子事父,未有过失,奈何见伐?”宋太祖不答,让他说完。徐铉滔滔不绝讲了一大通,宋太祖只问了一句:“尔谓父子为两家,可乎?”既然如同父子,南唐能在宋朝之外另立门户吗?一句话就把徐铉噎住,答不上来。二人空手而返。

南唐灭亡 赵匡胤拒绝缓兵围攻金陵,李煜投降

李煜求和不成,只好进行最后一搏。他命南唐大将朱令赟率领15万大军从江西湖口出动,增援金陵。宋军将领王明屯兵独树口(今安徽怀宁县附近),在江渚中竖立许多长木杆,伪装成战船樯桅疑敌。见宋将王明、刘遇二将率领船队来攻,朱令赟军以大木筏浇油点燃,向宋军发动火攻。宋军刘遇部前锋躲避不及,士兵纷纷跳江,被烧死淹死很多。这时忽然风向大转,刮起北风,浓烟烈火反烧南唐水军。王明、刘遇部乘势反攻,南唐水军大败,朱令赟被烈火烧死,南唐水军在皖口(今安徽怀宁县西十五里)全军覆没。

朱令赟大军兵败,外援断绝,金陵形势更加危蹙。宋兵百计攻城,昼夜不休。十一月初三,李煜再次派遣徐铉和周惟简奉表入宋,请求缓兵。表文之言,字字血泪。徐铉见到赵匡胤,哀求道:“李煜对大宋素来恭敬,由于身患疾病没有来朝拜谒,不是要违背您的旨意。为保全一邦之生命恳请您退兵。”赵匡胤说道:“别啰嗦了!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乎?” 下令将徐铉送回金陵。“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遂成千古名句,凡天下英雄,想一统江山者,无不以此句明志。

十一月十二,曹彬大军从三面围攻金陵,李煜亲率5000兵夜袭宋军北寨,未果。军机紧迫得大文学家李煜都亲自领兵上阵。月中,曹彬派人对李煜说:“此月廿七日,城必破矣!宜早为之所(早作打算,留有后路)。”李煜虽知城必不保,但又以为金陵城墙坚固,岂有计日而破之理。

为迁延时日,李煜与曹彬约定,先派其子李仲寓入朝。曹彬派人催促,李煜推脱道:“仲寓趋装(行装)未办,宫中宴饯(践行)未毕,廿七日乃可出也。”曹彬旋又派人对李煜说:“若廿六日出,亦无及矣!”李煜不从。廿七日,宋军破城,守将呙彦、马诚信、马承俊等在巷战中战死。李煜奉表投降。至此,南唐灭亡。

出奇制胜 赵匡胤命人在长江上搭浮桥

李煜以生病为由拒绝入朝,赵匡胤找到借口,发军10余万,战船数千艘,联合吴越国,进攻南唐。

974年九月,副帅潘美与都虞侯刘遇等先遣部队出发,意在扫除主力前出的障碍,攻占防御要点。十月中旬,北宋大军全线出动。根据主帅曹彬的命令,八作使(如同今工程兵司令)郝守将荆、湘、蜀等地制造的大小舰船全部驶往湖北境内的黄州、蕲州江段集结。曹彬亲率水军自荆南出发,沿长江北岸顺流东下,八作使郝守率预作浮桥用的舰船和构件随后跟进,顺利通过南唐屯兵10 万的战略要地湖口。十月廿四日,宋军袭占峡口寨(今安徽贵池西),水陆并进,直取池州(今安徽贵池)。闰十月五日,曹彬率主力渡江南来,南唐池州守将戈彦弃城逃跑。曹彬挥军顺江继进,在铜陵(今安徽铜陵)大破南唐水军,后又连克芜湖(今安徽芜湖市)、当涂(今安徽当涂县)等沿江重镇,距金陵也不远了。

闰十月十八日,宋军水师攻克当涂,进抵采石矶,拟从这里渡江。闰十月廿三日,曹彬率领的宋军主力沿长江南岸水陆并进,击败2万南唐军,夺占要隘采石矶,俘获1000余人,又获战马300余匹。捷报传至汴京,赵匡胤命令将事先在石牌口构建好的浮桥顺江东移至采石,以便驻屯在江北和州(今安徽和县)的潘美先遣部队步骑兵渡江,尽快与曹彬主力部队会合。

李煜以为搭浮桥是异想天开

宋军在长江打造浮桥,实为旷古未有之事。李煜闻讯,询问张洎。张洎回答说:“载籍以来,长江无为梁之事。”李煜心中稍安,说:“吾亦以为儿戏耳。” 但南唐迷信老经验,这回吃了大亏。

说起来,事情败在一个叫樊若水的考场失败者身上,而且此人还是南唐人。樊若水因举进士不第,心中怀恨。得知北宋将要南伐,预先扮作渔夫,来往于采石矶长江两岸,测明江面宽度和水深、流速、地质等资料后,跑到汴梁,向赵匡胤献造浮桥以渡大军之计。赵匡胤依计而行,事先在江陵打造黄黑龙船数千艘,备齐竹木绳索和构件。到兴师南伐,由曹彬水军顺流运往石牌口,构造成浮桥后,再整桥漂移至采石矶。时值初冬,长江水枯,水面较窄,宋军在采石江面上用3天时间架设、固定好浮桥。潘美率领步骑自江北经浮桥过江,如履平地。

李煜闻悉,赶紧派镇海节度使郑彦华督水师万人,都虞侯杜真领步骑万人,前往采石矶,企图夺占毁坏浮桥。由于兵少力单又互不协同,郑、杜两部先后被宋军击败。潘美率大队步骑从江北由浮桥过江,与曹彬主力会合,合力进逼金陵。与此同时,吴越国亦出兵西向,进攻常州、宣城、润州一带。

南唐军郑彦华、杜真之败,使南唐进退失据;吴越出兵,在常州击破守军,使形势更加窘迫。为挽救败局,李煜下令在境内广募兵丁。

兵临城下 李煜全然不知战况,忙着科举考试

宋军曹彬、潘美主力渡江会师后,立即向金陵推进,发起猛烈进攻。自十一月下旬起,连克金陵西南的新林、白鹭洲和新林港口。抵达金陵西南郊后,曹彬命水军指挥田祚钦部进攻金陵以南重镇溧水。975年正月初八,宋军田祚钦部攻克溧水,南唐守将李雄父子战死,金陵南部失去屏障。

此时,南唐朝廷内掌握军务的是陈乔和张洎。二人力主死战,但他们是一介书生,对军务一窍不通,既不能临阵杀敌,又不能筹划守御,只剩下一个政治态度。实际掌握军务的是皇甫继勋,但李煜完全用错了人。皇甫继勋身为南唐主帅,居然常常把“降宋”挂在嘴巴上,每闻南唐军败绩,即喜形于色,部下有献策破敌或请求出战击敌者,却往往遭其鞭打、囚禁,以致将士激愤,百姓切齿。

金陵被围后,陈乔、张洎采取“坚壁以老(疲惫)宋师”的战略,令皇甫继勋统帅水陆军10万余人在金陵城外以秦淮河为防线,背靠金陵城进行坚守防御。但前线送来的军情都被李煜的近臣扣下不报。结果,宋兵磨刀霍霍准备攻城,李煜竟全然不知,所以并不紧张。都到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委派伍乔主持贡举,在金陵城内进行了南唐最后一次科举考试,放进士孙确等38人及第,似乎天下太平。此外,他每天还请僧道进宫讲经谈易,只等宋师自己退走。

小编推荐:清末废除刑讯:或因有利于收回租界等法外治权武王伐纣渡河地点的争议:师渡孟津还是师渡汜水李鸿章的外交构想:曾做联合日本反对西方美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