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军阀曹锟轶事:到了56岁才有了第一个儿子

军阀曹锟轶事:到了56岁才有了第一个儿子

时间:2016-12-06 10:54:24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军阀曹锟轶事:到了56岁才有了第一个儿子

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都站着一个女人。男人的前台是他的事业,而后台就是支撑他的那个女人——听着我这话,您是不是感到有点儿“吃软饭”的嫌疑?!那不管,反正军阀曹锟的“后台”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女人!

高氏过世后,曹锟沉寂了三年。中国发生了划时代的改变——辛亥革命!曹提督的命运也随着改朝换代而转型为革命军人。他所率的部队是民国大总统袁世凯的亲勋卫率,专门负责拱卫京师,相当于现在的卫戍区部队,曹提督也就摇身一变成了曹师长。

人生成长的果实是需要分享的,男人,尤其如此。曹锟,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以曹锟此时的身份,是不需要自己出面张罗的。1912年,五弟曹钧给他物色了一门亲事。不过,需要表扬的是,鉴于高氏的教训,曹锟这次特意嘱咐五弟,千万要跟人家说清楚,“家中已有原配,并娶过一房如夫人”。谎言给婚姻带来的苦痛,让曹锟一生难忘。

曹钧给三哥说合的这家是天津大沽的富商陈家。说来也算是曹家的同乡。民国初年,由于曹锟兄弟的努力,曹家已经成为当地的大宅门,而这陈家则仅次于曹家。曹钧告诉三哥,陈家小姐,名寒蕊,年方20,生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且自幼受到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更加天生聪慧,处事不俗,德言工容具备。“此女为嫂,定能相兄成业”。曹锟这时候都50了,让五弟这么一说,心里不免发痒,终于动了续娶的念头。

军阀曹锟轶事:到了56岁才有了第一个儿子

可要说,这么好的闺女,干嘛非要嫁给个半大老头儿当姨太太啊?陈家自有打算。陈家祖上也算是辛苦创业,终于经过两三代人的努力,创下了这份家业。从清末到民国,天津卫地区一直就兵荒马乱的,先来了洋鬼子,然后是义和团,后来又是洋鬼子,好不容易盼到袁世凯小站练兵,大清国那时候已经是千疮百孔,经不住折腾了——国尚且如此,谁还能保证一个家族的产业不在战火中受池鱼之殃呢——陈家急需在乱世中为家族产业寻一个“保镖”。这时候,曹钧代表三哥上门提亲,正中了陈家男人们的下怀。成交!

这帮老爷们儿可没想到,他们双向选择成功了,可陈家的丫头不好惹!陈寒蕊一听,不干了,痛哭大骂:“我不嫁给他,就是死也不嫁给他。谁不知道曹锟是大沽镇上的三傻子,是个浪荡子弟,五毒惧全;曹家又是地方上无恶不作的人家,讹诈、勒索、抢占财产,没有不干的,我怎么能嫁给这样的人,嫁给这样的人家?”这下可把陈家上下急坏了,祖父、老爹偎在寒蕊身边,揉着泪眼苦劝,向姑娘晓以保家大义。姑娘看着长辈男人们的泪眼,心也寒了,原来做个千金的结局竟然就是为了保住家族利益啊!罢了,就算牺牲我一个幸福全家族吧。“我嫁!嫁给曹三傻子!”家长们终于松了口气。可这陈小姐接着便提了条件:“我要跟他当面谈一谈。谈得好,我便嫁;谈得不好,我自有办法让那三傻子娶不了我。”

此话一传给曹锟,曹锟笑了:“好一个闺女,未出阁竟敢跟男人面谈条件!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条件,用什么方法谈?”一场民国版“非常勿扰”就在天津一家大饭庄里登场了。一边是已知天命的曹锟便装简从,准备相亲;另一边是年方20的陈寒蕊不羞不怩、落落大方。

谈判的内容很简单,作为民国新女性的陈寒蕊不要偷偷摸摸地给老头子做小,要明媒正娶进曹家当夫人;而曹锟这边也需要做出姿态,诚恳表明家中已有原配,并有一位已过世的高氏夫人在前,对陈寒蕊必定亲爱有加,坦诚以对,还信誓旦旦:“你到曹家了,我将以夫人的身份请你参加社交活动。”谈判的结果使陈小姐破涕为笑。陈寒蕊成了曹锟的三太太。但是这场婚姻却为陈寒蕊与整个陈家埋下了反目的种子。

陈寒蕊进门赶上了好时光!曹锟已经有了自己的地盘——保定。到1916年,曹锟又升直隶督军兼省长,移镇保定。妻美官升,曹锟春风满面。我的地盘我做主!一到保定,曹大帅开始在保定大兴土木,在其办公地点直隶总督署西边,原清代直隶按察使司狱署的旧址上,建起了一座宾馆式别墅,取名“光园”,作为他们夫妻的居住之地。陈夫人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心情愉快,第二年便有了身孕。

曹锟可美了,自己已经56岁了,不知道这一次老天爷能不能赐个儿子呢?为此,曹锟接长不短就带着太太跑到保定附近的满城眺山三霄娘娘庙去上香求子。当地人早有“到奶奶庙求子”的习俗。曹锟想要儿子都快想疯了!这还不够,索性再找一个有名的瞎子来算一卦。这算卦的摸摸索索地叨咕半天,突然面露一丝笑容:“恭喜大帅,好卦好卦,您要双喜临门了!”再问,就“天机不可泄露”了。搞得曹锟也摸不着头脑,只好耐下性子等待。

陈氏有孕,曹锟高兴。可是国事却不让曹锟闲呆在家里等着天伦之乐降临。袁世凯死后,段祺瑞的北京政府破坏了《临时约法》,南方组成了护法军。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与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军阀联手对抗护法军。曹锟麾下的部队开往南方与已经进入湖南的护法军对抗。部队比较争气,在岳州把讨逆军打得大败。全军上下正在庆功时,保定的家书到了——夫人产下一子!曹锟看信后,跳着脚儿地乐啊:“我有儿子啦!”“这可不真是‘双喜临门’了嘛!” 回到老家天津大沽,曹锟拿出两万大洋重修潮音寺,还送个石雕“五狮捧月”供在寺中——这五狮象征曹家五兄弟,“月”就是曹士岳。

升官、生子、打胜仗,“太太”这个角色又给曹锟的军旅兼仕途生涯重重地加上了一个砝码。到这时候,曹锟迎来了人生的顶峰。一个曾经的卖布郎从没有试过如此幸福。在他眼中,这一切都是“佳人赐福”!

小编推荐:高文彬:东京审判亲历者曾亲自说服溥仪作证东京审判的重要一页:庭审中确认了南京大屠杀七国之乱:汉朝史上首次由同姓王联合的大叛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