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揭秘上海滩三大亨:他们在上海一共有多少产业?

揭秘上海滩三大亨:他们在上海一共有多少产业?

时间:2016-11-30 14:55:46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上海滩三大亨:他们在上海一共有多少产业?

在国民党中,有人对上海三大享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其中态度最激烈者当数李宗仁,还因此对蒋不满:“他们自以为与蒋有旧,于清党更有微劳,遂居然以绅士姿态出现,周旋于党国要人之间。而我党中枢领袖,不自觉其在政府中地位的尊严,竟与这批流氓称兄道弟,不以为耻。官箴全失,斯文扫地,以视北洋军阀,犹等而下之,实堪浩叹!”1927年李宗仁在上海时,曾多次拒绝黄金荣杜月笙的宴请,表示排斥。相比之下,倒是胡汉民看得比较开,他劝李宗仁大可不必太过认真:“在上海这种环境里,我们应该敷衍敷衍他们,免得让他们被别人利用了。”

在政界这个平台上,三大亨缺乏底气,毕竟是流氓出身,既无效命疆场的经历,更没有军校学堂之类的文化积淀。与政界沾边,以及由此带来的荣耀,使他们对蒋心存感激。1936年10月31日,三大亨与张仁奎、陈世昌、金廷荪、王晓籁、陈群等人联合上海各界领袖,在黄家花园举行“上海市民庆祝蒋委员长五十寿辰同乐会”。

黄家花园坐落于上海西南郊漕河泾,原系黄家祠堂所在地,后来黄金荣的门人建议他将祠堂扩建为花园。由唐嘉鹏、冯志铭两人具体负责此事,他们借此在黄门子弟及其他帮会分子中募捐,少则三四十元,多的千余元,杜月笙、金廷荪约捐四千元。1931年,耗资350万银元的黄家花园终于建成。

黄家花园占地60余亩,是黄金荣歇夏的别墅。有一大客厅,名“四教厅”,四壁悬挂的黎元洪、徐世昌、曹锟等人的匾额是黄家祠堂旧物;厅前陈列着一堂樊石八仙,厅中供福禄寿三星,两旁摆着十二把红木大座椅;厅后是一排二层楼房,共有十数间;园内亭台楼阁,假山水池,曲径通幽,植玉兰、黑松、牡丹、桂花等花木。花园落成时,蒋介石题“文行忠信”四字,黄金荣奉为至宝,刻在四教厅右侧六角亭上。

揭秘上海滩三大亨:他们在上海一共有多少产业?

有资料记载:为庆祝蒋介石五十岁生日,“从漕溪路口起,直达黄园大门,计共扎牌楼五座,耸立通衢,……入晚八仙厅内设寿筵八十余桌”。杜月笙致辞,说蒋“一生致力于革命事业之伟大”。

过了一个多月发生了西安事变,杜月笙参与“救蒋”行动。1931年“九·一八”后,杜月笙曾在沪保护过张学良的安全,并帮助张学良戒毒,凭着这一层关系,杜月笙联络王晓籁、钱新之,以“上海市地方协会”、“上海市商会”的名义致电张学良,表示“愿赴陕北以身为质”。

蒋介石获救,与杜月笙丝毫无涉。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杜月笙又和张啸林、王晓籁、钱新之专程入京晋谒,向蒋介石“慰问祝贺”,并与蒋介石及其他“西安蒙难要人”合影留念。

上海青帮的坐大,除了依靠国民党政府,还得到了租界当局的扶植。而当时上海烟赌娼的发展,是三大亨重要的经济基础。

上海城市在管理上,政府仅限于华界,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各行其是,自成一体。这就给帮会分子的黑道提供了空间,更何况此间还涉及彼此的经济利益。

鸦片了得,赌和娼同样了得。以赌来说,当时仅法租界就有五大赌台:巨籁达路(今巨鹿路)181号的富生赌台,主持人顾嘉棠、江肇铭;福煦路(今延安中路)陆家观音堂附近的荣生赌台,主持人顾掌生、谢葆生;敏体尼荫路(今西藏南路)申吉里的利生赌台,主持人马祥生;以及高鑫宝、叶焯山主持的义生赌台;芮庆荣主持的利源赌台。它们的后台老板就是三大亨。据平襟亚《旧上海的赌博》介绍,“晚上赌客赢了钱回去,有保镖护送,保证安全无事,另外还有上等听装香烟奉送。开幕之前,遍邀沪上富绅巨商,达官贵人,男女老少,莅临参观,并大摆筵席,同时发给特别会员证。凡属特别会员,进场赌博,格外优待……每天保接保送,负安全责任。”

三大亨无疑是各赌台最大获利者,而法租界总领事、总巡、总探长每月也都能拿到几万至几十万银元不等的孝敬,法捕房的职员也能按级别享受四十至五百元不等的特殊津贴。五大赌台直到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才被迫停止经营。

上海租界畸形繁荣的另一个现象,娼妓业发达。当时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当局均在巡捕房特设管理妓女的“正俗股”,专门征收花捐作为其殖民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正俗股中有不少人就是帮会分子。

据《中国帮会史》转引《上海市年鉴》统计资料:1920年上海公共租界成年女性共二十万八千八百七十九人,其中妓女就有二万四千八百二十五人,占十分之一强。同年法租界成年女性共三万九千二百一十人,其中妓女竟有一万二千三百一十五人,约占三分之一。后来随着江苏、浙江、安徽一些城市妓女涌入上海,使得30年代上海公娼、私娼总数高达十二万人。上海的长三(出局陪席银洋三元,留客宿夜再付三元而得名)妓院多集中于公共租界四马路(今福州路),幺二(出局、夜宿均收银元二元而得名)堂子大多在法租界,前者如会乐里、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宝兴里、宝裕里、东新桥蕊香院、南京大戏院(今上海音乐厅)附近的鸿香院等等。

而一些规模较大、等级较高的妓院中不乏青帮通字辈和悟字辈流氓的股份,各妓院的保镖更是多为青帮分子。作为潜规则,妓院主逢年过节都要孝敬大小帮会流氓。黄金荣的情人阿桂、元配夫人林桂生就曾加入以青帮女流氓史锦绣为首的“十姐妹”集团。她们的背景就是黄金荣,而黄金荣等三大亨的背景则是国民党政府和租界当局。

小编推荐:北洋舰队访日时水兵在日本闹事引发了什么后果?沙场点兵:盘点中国古代历史上的那些经典阅兵民国时期的社团组织:上海三大亨结社广收门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