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亲历者揭秘“秦封泥”发现始末:感觉摊上大事了

亲历者揭秘“秦封泥”发现始末:感觉摊上大事了

时间:2016-04-23 08:50:30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亲历者揭秘“秦封泥”发现始末:感觉摊上大事了

在古代纸张出现之前,古人是如何来确保运送的文件保密呢?在国外,人们常会用到“火漆”,而在中国,则是封泥。上世纪90年代,在西安汉长安城相家巷村一个古代废弃的淤泥坑中,数以千计带有文字痕迹的“泥坨坨”横空面世,别小看这些泥坨坨,可都是秦代的封泥。

那么,被考古专家誉为“秦代文书封缄制度的结晶”、“秦朝中央的档案馆”,其价值媲美秦兵马俑、湖北出土的秦简,对研究秦历史具有极高价值的秦封泥是如何被发现的?近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曾将600多枚秦封泥交献给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的收藏爱好者阎小平,揭开了一段尘封往事。

为了收藏封泥花掉了所有积蓄

秦时在文书或物品拆封处,用印章拓在泥上留下封泥固定,防私拆保安全。小小的秦封泥成为了解秦历史的“指南针”,意义重大。2015年2月9日,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馆藏秦封泥中首批100枚被定为国家等级文物。其中,“右丞相印”等5枚为国家一级文物。18年前交献出这批秦封泥的阎小平也来到了现场,他笑着说:“交献文物,我没后悔过。”

这是自交献秦封泥以来,阎小平第一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阎小平说,他喜爱收藏,在相家巷的村民手里发现了这种带字的封泥后,当时很想看看这些封泥有多少种,就收藏了很多。

或许你不知道,当年秦封泥是一文不值的“办公垃圾”。印章拓到纸上是从唐代开始,之前都是拓在泥上。因此,秦时印章拓在竹简文书或各种物品上,留下了封泥。收到的人拆封完后,大量封泥被当成办公垃圾焚烧。泥土制成的它们,一部分烧成了陶保留了下来。直到上世纪90年代,秦封泥逐渐被发现,并大量在汉长安城遗址内的庄稼地里被翻出。那时,酷爱收藏的阎小平在西安一家工厂当工人,误打误撞发现了秦封泥。“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价值,就想收齐它。”他一枚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几年间就收藏了几百枚。

为了收藏封泥,阎小平搭上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和每月的工资。1995年初,得知市场上有人在收购封泥,阎小平思前想后,决定将自己收藏的封泥交到陕西本地的文博机构。“当时就找了在一家文博单位任职的朋友,在看了东西后,那位朋友觉得价值不大,拒绝接收。”从那以后,阎小平心里没了底,再见到“泥坨坨”就不敢花钱收藏了,万一都砸在手里咋办?

亲历者揭秘“秦封泥”发现始末:感觉摊上大事了

终于遇到了“识货的”

说起秦封泥,除了阎小平,自然绕不过去两个人,路东之和周晓陆。

“1989年,路东之从西北大学毕业后开始痴迷收藏,我和他大概是在1995年认识的。”阎小平回忆。路东之常来西安尚朴路附近的集邮市场转悠“收货”,收藏圈子里的人送他绰号“小北京”,有一段时间,他到处打问谁手上有封泥。有一次,阎小平在市场门口认出了路东之,便主动走上前搭讪,询问是否还收那些“泥坨坨”。

“大的还是小的?圆的还是方的?”路东之简单的一句话,让阎小平觉得找到了识货的。

“咱只是爱好,对着上面的字儿一窍不通,这些封泥应该给懂它的人去收藏、研究。”此后,阎小平将自己收藏的一部分封泥转给了路东之。

“此前,我收藏的都是汉封泥,当第一眼见到秦封泥,我心中的灵犀被撞动了,我为残存在泥块上边精微细腻的简痕、绢迹和绳孔以及两千多年前先民团泥封简时留下的指纹手印而深深地惊奇与感动。我认定它们不但是真的,而且是比以前所获得的封泥更早,也更好。”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路东之坦言,从第一眼看到秦封泥起,没有一丝的怀疑,有的是惊奇,是感动。

在随后的很长时间,封泥的收藏对路东之而言,可谓寂寞之旅。当封泥入藏千余方时,面对如此珍贵而巨大的先民遗产,路东之感到了沉重的责任。在对这批封泥初步整理了目录后,路东之携带部分实物找到西北大学周晓陆先生。从此,周先生和路东之一起开始了后来被称为“秦文化史上又一次重大发现”的封泥研究。“属邦工丞”和“属邦工室”封泥最早引起他们的关注。西汉第一个皇帝是刘邦,在那样严格避讳的时代,刘邦当皇帝后,“邦”字是不可能在汉代使用的。那么就该是比汉早的秦代吗?这一猜测令他们兴奋、激动,也有点疑惑,毕竟秦朝仅有短短的十五年。

“咸阳丞印”“参川尉印”“四川太守”“废丘丞印”“频阳丞印”“阳陵禁丞”“华阳丞印”“中车府丞”“具园”等只可能属于有秦一代的内容被他们缓慢地释读、猜译出来。这些秦封泥成了“标准器”,其特征推广到对更多封泥的确认上。随着研究的深入,更多的证据证实这一大批秦封泥发现的意义重大。他们的“秦封泥研究课题”由西北大学上报国家教委,很快成为“通过国家教委九五期间学术考古十大选题”之一。同时,由西北大学主持召开了首次秦封泥学术研讨会,这个研讨会轰动了秦汉史学界。

价值这么大 不能留在自己手中

“说实话,西北大学举办的那次研讨会后,我感觉到‘摊上大事了’。”阎小平从西北大学那儿得知,秦封泥的发现被考古界、秦汉史学界专家称为“秦始皇批阅文书的遗物,是可以弥补《史记》《汉书》缺憾的珍贵文献,是统一的中国封建王朝第一部百官表和地理志,可与云梦秦简的发现媲美,是继秦兵马俑、秦木椟、秦竹简之后秦地文物又一重大发现。”也是50年来民间收藏领域最具学术价值的收藏和发现。

“真没想到,这些不起眼的‘泥坨坨’竟这么重要。”阎小平意识到,价值这么大的东西不能留在自己手中,应该放到专业的收藏研究机构里。1997年,阎小平将自己收藏的600多枚秦封泥全部交献给了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

“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馆藏了781枚秦封泥,这批秦封泥中的600多枚都是由阎小平交献出的。”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馆长庞任隆说,根据阎小平提供的线索,文物部门找到了秦封泥的准确出土地———西安北郊相家巷村。接着,西安文物局组织考古队在相家巷开始了中国考古史上第一次针对封泥的科学发掘。

亲历者揭秘“秦封泥”发现始末:感觉摊上大事了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批罕见的秦封泥会埋藏在相家巷村的农田里呢?

庞任隆研究发现,相家巷地处渭河南岸,秦代这里当属都城咸阳渭南宫区,是皇帝居住办公之地。秦王朝上至左右丞相,下至郡县官吏的奏章皆由皇帝亲览。日积月累,剥下的封泥数量可观。到一定程度必须集中处理一批,或贮存或更有可能扔进垃圾堆。这些垃圾堆在现代考古发掘中被称为“灰坑”。相家巷村的村民在农田基本建设挖土时,于距地表1.5米处的灰坑中发现了带有文字痕迹的“泥坨坨”。“从秦代的制度和相家巷所在的位置,完全可以推断这批封泥是秦始皇和秦二世经手之物,甚至是他们亲手剥下的。”庞任隆说,秦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封建王朝,秦始皇又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集独裁与勤勉于一身的君王。他“躬操文墨,昼断狱,夜理书”,每天要看120斤重的公文竹简,要两个人才能抬得动。所以,在他的“办公厅”附近的垃圾坑中发现大量的相当于今天的废信封和邮票的封泥,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4年12月,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将其中的100枚秦封泥等文物交由省文物鉴定委员会进行评级。2015年2月9日,该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馆藏秦封泥中首批100枚被定为国家等级文物,其中,“右丞相印”等5枚为国家一级文物。18年前交献出这批秦封泥的阎小平也来到现场,在接受了博物馆给他颁发了永久荣誉馆员证书后,他笑着说:“交献文物,我从来都没后悔过。”文/图本报记者赵争耀

小编推荐:河北村民挖出康熙文臣石像 两眼微闭官帽特殊揭秘:中国历史上有哪些只娶了一个女人的皇帝?雍正对书吏下最严整治令:禁止需索讹诈、馈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