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曾纪泽收回伊犁:曾纪泽如何从沙俄虎口夺回伊犁

曾纪泽收回伊犁:曾纪泽如何从沙俄虎口夺回伊犁

时间:2016-11-19 17:15:12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曾纪泽收回伊犁:曾纪泽如何从沙俄虎口夺回伊犁

摘自《虎口索食第一人:晚清外交家曾纪泽》,汪衍振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年

亚历山大二世大叫道:"混蛋!你忽视了海军上将勒索夫斯基和他的舰队!"米留舍说道:"陛下,您应该很清楚,我们的舰队目前连油料的来源都成了问题,没有力量干出什么大事来的。陆军的补给也无法解决。我国目前没有向北京进军的实力!我向陛下建议,我国目前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向大清国索要大堆的卢布,比方说两个亿或更多,我国的困境就全部解决了!"

亚历山大二世接过格尔斯手中的电报看了看,忽然道:"如果停止与他们谈判,我们会怎样?"米留舍答:"陛下,这很清楚,这将会给我国增加更大的困难,我们将会为伊犁付出无休止的代价!"布策说:"曾纪泽也同意中止谈判,但他们保留随时索取伊犁的权力。曾纪泽说,伊犁在很早以前就是他们的领土。他们将来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向我们索取,也可以通过武力来索取。"

亚历山大二世挥着手道:"他这是在放屁!世界上所有的土地都是靠战争夺来的,土地永远归强者所有!告诉勒索夫斯基上将,让他带着舰队向中国靠拢,我们要强迫他们交给我们几个亿的卢布!我要用这些钱装备我的军队和舰队,然后,我要让他们把我们想要的地方都交出来!--请传考夫曼和热梅尼来!"考夫曼和热梅尼很快来到。亚历山大二世着各员坐下重新计议。

亚历山大二世

热梅尼这时说道:"陛下,他们已经同意让出伊犁西边的一块地方安置我们的居民,这大概是他们的真实意图,我们如再想取得其他的地皮似不可能。惟今之计,我们只有向他们的李鸿章施加更大的有效的压力,他们或许能在通商或赔偿问题上作出大的让步。但如果让他们拿出两到三个亿的卢布出来,恐怕不可能,这笔钱比失去伊犁损失更大!"格尔斯说道:"目前他们的总理衙门已同意在通商和赔偿上对我国作出让步,我们不能失去这次赚钱的大好机会!"米留舍说:"我们目前太需要一大笔钱了!"会后形成决议:不再过多地索取领土,在通商和赔偿上狠敲中国一把。俄国此时很有些穷疯了的意思。但在用什么名目来勒索赔款的问题上,热梅尼与布策意见相左。布策不同意用增加伊犁占领费的名义,而最好用赔偿军费的名义。布策认为这样是为了取得"道义上的满足"。

布策还说:"只要原则能保持,我们可以减少赔偿的总数,这样一来,也能得到世界各国的理解。"布策是从一个外交官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热梅尼则挥着手说:"什么名义不名义,我们注重实际,而不在于名词概念。我们就是要钱!"财政大臣米留舍说:"说的很好!我们现在就是需要一大笔钱!"

亚历山大二世吼道:"告诉他们,不给钱,俄国就要把枪口对准他们的胸膛发射!"亚历山大二世很快命令勒索夫斯基和他的军舰向中国沿海靠拢。俄国军舰向中国沿海靠拢的举动立时让清政府慌作一团。慈禧太后一边安排人收拾东西准备避难,一边连连召集王大臣们商量办法。一看真要开战,李鸿藻等一班爱国之臣霎时告假的告假、头晕的头晕,竟然都没了踪影。只有李鸿章仍在天津督练水、陆各军,左宗棠、曾国荃、鲍超、刘铭传等一班统兵大员亦从各地发来主战折。左宗棠为表达收复伊犁的决心,竟然不顾年迈体弱,毅然率亲兵营从肃州出发,抬棺赶到新疆哈密督军。李鸿章奉诏紧急进京赶到总理衙门来见恭王,恭王请李鸿章出面邀请戈登来华斡旋此事。李鸿章见事情紧急,不敢耽搁,很快发电印度总督府,向时任总督府高级官员的戈登发出邀请。

转日,恭王又同着醇王、李鸿章带上几位军机大臣进宫面见太后。礼毕,恭王当先说道:"禀太后,俄国虽大兵压境,但恐一时还不能开衅!"李鸿章道:"太后,臣已发电报给戈登,戈登很快就能来到京师从中斡旋此事。请太后放宽心!"慈禧太后道:"你们不是说曾纪泽在俄国谈得好好的吗?怎么说崩就崩了?这曾纪泽怎么就不懂我的心呢?咱不是答应把伊犁西边给他们了吗?俄国怎么还不依不饶的?"恭王道:"俄国索取赔偿巨大,曾纪泽不敢答应。"慈禧太后问:"他们想要多少钱哪?"

李鸿章答:"俄国狮子大张口,要两个亿卢布!"慈禧太后问恭王:"两个亿卢布是多少啊?"恭王答:"约合我户部官银一亿两还多!"慈禧太后忽地站起身道:"这俄国是不想让咱们过日子了!他们这是在抄咱们的家呀!"李鸿章道:"俄国是各国中装备最强的国家,他没有把伊犁霸去,自然要从钱上找回损失。臣已电告曾纪泽,在通商和赔偿上可以给他们一些甜头,力争不开衅。但他们索要的两亿卢布却万万不能答应!"

慈禧太后道:"你就是答应也该有地方弄不是!现在拿什么给人家呀?"恭王答:"太后但请宽心,臣想曾纪泽久历外交,会把事情办妥帖的!"慈禧太后长叹一口气道:"也真够难为他的。他最近身子骨怎么样啊?"李鸿章答:"回太后话,他最近又添了心慌和手颤二症,但于谈判尚无大碍。"慈禧太后马上道:"这是让俄国人给气的!--他到俄国办交涉有些日子了吧?他好像是去年七八月份去的。"恭王道:"回太后话,曾纪泽与俄国搞交涉已近五个月。"慈禧太后用手举着一个折子说:"这是左宗棠从哈密递过来的折子,他已经做出部署,准备兵分三路收复伊犁。"

醇王这时道:"回太后话,奴才以为左宗棠此举实是糊涂!是在给太后添乱!俄国已答应将伊犁归还于我,只要在通商和赔偿上达成一致,就可成局;左宗棠此举是逼俄方向我开衅,万不可行!据奴才所知,凯阳德已向各国公使放言:左宗棠在新疆一日,我大清对和局就缺少一分诚意!就算戈登到后,斡旋起来也会极难!"慈禧太后沉思片刻,问:"听人说,左宗棠到了哈密之后一直闹病来着?"醇王抢着答:"回太后话,左宗棠已近七十,如不及时召回,很可能埋尸边疆!

曾纪泽答道:"左中堂此次奉调进京是我国的内政,本爵无可奉告。本爵要说的是,我们不希望开衅,伊犁的事情能磋商解决我们一定磋商解决。如贵国一意开衅,我们不仅奉陪,且奉陪到底!"

布策这时道:"曾公使,听阁下适才所讲的话是决定开衅了?"

曾纪泽答:"我国不想打仗,但不怕打仗。本爵适才送给各位的条约已是我国最后的态度!不可再让!"

曾纪泽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几口茶,静听对方发言。俄方沉默了一会儿,考夫曼忽然站起身抡起拳头吼道:"我们不要和你谈了!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们要让我们军队手里的枪口来说话!"

格尔斯这时说道:"曾公使,你不要把我们当成穷鬼,我们永远都不是穷鬼!你不能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一味地讨价还价!我国海军上将勒索夫斯基早就忍耐不住了!他率领的舰队能把贵国打成烂土豆!你还是马上在我们的条约上签字吧!--否则,我们的磋商将无法进行下去!我们马上就会用其他的、令贵国想不到的方法对付贵国!"

曾纪泽

俄方参谈人员全部瞪大眼睛,热梅尼甚至指使人员将签字用的毛笔都摆了上来。曾纪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站起身,冷静地说道:"贵国所拟条约甚不合理,本爵不能签字!"翻译的话音刚落,热梅尼便应声大叫道:"既然如此,我们之间已没有任何磋商下去的必要!我们会把阁下的态度一字不落地奏给我国大皇帝!"

曾纪泽当日回到使馆,不久,便接到李经方由巴黎发来的电报,告知法国近日的几项国事活动及其中的几项必须公使亲自参加的外交活动。曾纪泽知道俄方很可能明日对华宣战,也有可能把伊犁之事就此长期地拖下去。

曾纪泽判断后一种的可能性极大,否则,俄方不会将赔偿的金额由两亿卢布变成一千五百万卢布。基此可以看出俄国国内目前的窘况。俄国很需要钱,没有钱的国家是不敢发动大规模战争的,除非一点甜头都尝不到,才肯行此下策。慈禧太后怕打仗,李鸿章因为太熟悉大清军队内部的情况而不敢打仗。曾纪泽并不是好战分子,他也不想打仗,但他只是不想让大清失去更多。他宁肯把上千万的卢布用来装备国内的军队,也不想白白送给俄国。曾纪泽从日、英、美等国的斡旋中分析出,这些国家是想通过斡旋从大清得到利益,不想通过战争得到利益。

他们有可能已达成共识:战争中得到的利益决不会大于斡旋中得到的利益,而战争所造成的损失则是无法计算的。于是各国都争着斡旋此事,以期渔利。但法国对越南连连挑起的小规模战争却搅得慈禧太后和恭王心神不安,也搅得曾纪泽寝食难宁。曾纪泽最担心法、俄联手共同对付中国。一连三天,俄方无任何动静,总理衙门却连连催促曾纪泽尽快完结俄案;慈禧太后甚至发来懿旨,着曾纪泽按总理衙门与凯阳德、戈登所议办理。曾纪泽不动声色,将太后懿旨封存归档后,便将使馆该办之事交付邵友濂,自己则带上杨书霖及两名戈什哈赴巴黎公干。

曾纪泽到巴黎后把公事处理停当,又急赴英国伦敦。

曾纪泽到伦敦的时间是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二月十日。曾纪泽到伦敦的当天就投入到外事活动中,忙到第三天便再也支持不住,昏倒在自己的签押房里。使馆一片慌乱,李经方着人急忙去请熟悉的医生来看视。医生到后不敢耽搁,先推了一针强心剂,又马上拿出几片药来给曾纪泽服下。

曾纪泽渐渐苏醒,众人这才放下一颗心来。使馆参赞官李经方拿着电报草稿对曾纪泽道:"大人再不苏醒,下官给总理衙门的电报就发走了。"曾纪泽被人扶下床来,坐到旁边的木椅子上,喘息了一会儿方说:"本官这身毛病是生生让俄人气的!--小村可有电报来?"李经方摇了摇头道:"大人只管好好将养,有什么事情,下官及时禀告即是。大人,可否将发病之事告知巴黎?"曾纪泽摇了摇头说:"还是不要让她们担心吧。家妹最近也正在患病,钖儿也是时好时坏,松生已是忙得不可开交。若知我又发病,你让他如何办理?可不是难为人!"

第二天,曾纪泽病势渐弱,已能到签押房坐着处理公事,全馆上下俱各欢喜。午饭后,曾纪泽刚到卧房躺下,李经方拿着一封尚未译出的电报稿匆匆走进来道:"大人,报房刚刚收到邵小村发来的加急加密电报,是专发给大人的,需大人亲自破译方得看!"曾纪泽全身一抖,不知俄国出了什么大事。

曾纪泽一边下床一边问:"可收到总理衙门的电报?"李经方答:"没有!"曾纪泽接过电报一边往签押房走一边自言自语:"俄国若开衅,总理衙门定当有电报来!"走进签押房,李经方着人给曾纪泽沏了一杯茶水便退出去。曾纪泽从怀里掏出与邵友濂私订的电报密码本,一个字一个字地译起来;全部译完后,曾纪泽读了一遍,便马上着人传李经方进来。

李经方走进签押房。曾纪泽道:"你马上着人去订船票,我马上返回圣彼德堡!--俄国皇帝亚历山大二世在今晨阅兵时遭炸弹袭击身死;小村一得到消息便发报告知。俄国遭此变故,很可能同意本官拟就的伊犁条约!"李经方一听也满心欢喜,但他犹豫了一下道:"大人,依下官想来,大人就算再将养几日起程也不算晚。吊唁事邵小村自可应付。大人在途中一旦发病可如何是好?"

曾纪泽想了想道:"我已想好,可多备些药片,再到英医处购几瓶强心药水。端甫啊,此是天佑我大清不失去更多代价。外交场变化莫测,本官就算爬也要爬到俄国去!你快去着人买票吧!"李经方这才离去。曾纪泽一边电告邵友濂密切注意俄方动静,一边告知自己已着人买票起程赴俄。李经方买票归来,曾纪泽已将行囊收拾齐整。临行前,李经方私下对曾纪泽的随身戈什哈千叮咛万嘱咐一番,这才亲自带人将曾纪泽送到码头。在船上,曾纪泽按时吃药,定时到甲板去散步、看海。两名戈什哈提着万分小心,轮流伺候在他的左右。也许真是天佑大清,曾纪泽竟然平安到达俄都。曾纪泽下得船来,见邵友濂正带着一应随员俱等在岸边。到了公使馆,得知邵友濂已代表公使馆到俄皇宫去吊唁过亚历山大二世,这才放下心来。曾纪泽一边安心养病,一边静候俄外交部的通知。隔天,俄外交部派员照会各国驻俄公使,言明亚历山大二世之子亚历山大三世已正式登基。

曾纪泽急忙带随员同着各国公使一起到皇宫向新皇帝递交国书,表达睦意。会后,俄外交部特备酒席款待各国公使。席间,布策将曾纪泽引到宴会厅的小会客厅,神情沮丧地说:"曾公使,我受我家新皇帝的委托,特来向阁下转达我国的意愿:伊犁之事就按阁下所拟条款办吧。

久拖不决,对贵我两国都没有什么好处。阁下如无异议,明日午后就签字吧。"曾纪泽犹豫了一下道:"我代表我国皇帝向贵国新皇帝致意!明日午后,我们再见!"未等席散,曾纪泽便赶回公使馆,将即将要签订的条约一条一款列出,着报房加急加密发往总理衙门。当夜子时,总理衙门的加急加密电报发至使馆。曾纪泽闻报披衣坐起,译出电报一看,却是:旨准甚慰,已着吏部将该大臣叙优。曾纪泽着人将电报编码归档便回到卧房躺下,竟很快入睡。入俄以来,曾纪泽第一次睡得这么香,这么沉,竟致早饭时尚鼾然未醒。

武官汪清臣小声对杨书霖道:"杨大人,看曾大人的睡相,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杨书霖笑答:"与俄磋商最艰巨的时节大人都没有躺下,如今黎明将至,曾大人更不会有事了!曾大人这半年,为了伊犁的事,让俄人给折磨坏了!大人很快就会醒的!"这话说过尚不出两刻钟,曾纪泽果然醒来。戈什哈立即伺候着起床、洗漱等事,然后用饭。饭后,曾纪泽又喝了两壶茶,和邵友濂下了几盘棋,便用午饭。午饭后,曾纪泽按布策所约带上邵友濂等随员及一应材料、印绶,登车赴俄外交部签约。

到了俄外交部,在座的只有格尔斯与布策二人。双方拉过手,归座,便互看文本,然后便签字。时间是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二月二十四日午后三时许。签字毕,格尔斯握着曾纪泽颤抖的手说:"我办外国事件四十二年,所见人才甚多,今与贵爵共事,始知中国非无人才!"

曾纪泽答道:"贵我条约既已签订,希望我们双方照约办事,不要再有其他之想!"布策在旁边答道:"曾公使真能讲笑话。不照约办事,贵我两国又签约干什么?"中俄此次签订的条约全称为《中俄改订条约》,用中、俄、法三国文字缮就定稿,中文约本有数页还是曾纪泽亲手书写。

条约的主要内容是:(一)沙俄归还其强占的中国伊犁地区,但为安置"入俄籍而弃田地之民",霍尔果斯河以西和伊犁河南北两岸的中国大片领土交由俄方管理。(二)规定"伊犁居民,或愿仍居原处为中国民,或愿迁居俄国入籍者,均听其便"。(三)中国赔款九百万卢布(约合五百零九万两白银),用以"代收,代守伊犁所需兵费"及"补恤"俄商、俄民等。(四)俄商在中国新疆各城贸易,暂不纳税;在中国蒙古地区贸易,照旧免税。(五)准俄国在肃州(指肃州所属的嘉峪关,在今甘肃嘉峪关市)和吐鲁番增设领事。

《中俄改订条约》和俄国与崇厚签订的《里瓦几亚条约》相比,除赔款增加了四百万卢布外,在界务和商务方面,中国都争回了很大一部分主权。

界务方面,在伊犁地区收回了伊犁南面的特克斯河流域的大部分领土。在斋桑湖和喀喇额尔齐斯河下游地区的界线,改为在《里瓦几亚条约》界线与《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所定原线之间"勘定新界",中国收回了一部分领土。商务方面,俄国设立领事的地点,由七处缩减为二处;中俄陆路通商新疆至汉口一条路线,删除了嘉峪关至汉口一段;水路方面关于俄轮沿松花江航行到伯都讷的专条被删除了。

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三月二十六日,清政府钦差大臣、全权代表、中国驻俄公使曾纪泽与俄国外交大臣格尔斯重新签订的《中俄改订条约》正式对外发布。

此条约一公布,世界舆论顿时哗然。英、法、美等国的各大权威报纸均载文评论说:"中国的天才外交官曾纪泽创造了外交史上的一个奇迹,他迫使大俄帝国把已经吞进口里的土地又吐了出来。这是俄国立国以来不曾有过的事情。"

英国驻俄国公使德佛椤当日向英国外交部电告此事时称:"奇迹!中国的曾纪泽已迫使俄国做出了它未做过的事,把业已吞下去的领土又吐了出来!"

法国驻俄公使商西则这样说道:"无论从哪方面看,中国的曾纪泽创造的都是一个奇迹!"法国籍军官日意格的评价则是:"我没有看错,曾纪泽确是我接触到的所有外交官当中最优秀的一个!"

大学者、乾嘉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俞樾,在后来的一篇文章中,则用了十六个字来评价曾纪泽的这次外交功绩:"公踵其后,十易八九,折冲樽俎,夺肉虎口。"

"慈禧太后想了想问恭王:"你以为呢?"恭王答:"但凭太后吩咐,臣照办就是!"慈禧太后就道:"那就让他回来吧,留刘锦棠在那里顶着。他回来呢,一方面养养身子骨儿,一方面也说说伊犁的事情!"醇王马上说:"太后圣明!"李鸿章口里的戈登何许人也?

如何大清国的事情要请他来斡旋?戈登,英文名字Charles George Gordon,英国军官学校毕业后,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九月被派到中国,任英国侵略军工兵队指挥官。十月,参与进攻北京和抢掠焚毁圆明园,旋回驻天津。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五月,至上海,与太平军作战,占青浦,不久攻松江泗泾镇和上海七宝镇等,随后勘测上海附近百里以内地区。

同治二年三月,在英国驻华公使卜鲁斯和侵华陆军司令士迪佛立指使下,接任"常胜军"统带,配合淮军进攻太平军。四月,攻下常熟福山,解常熟之围,被清政府授为总兵。次年十一月,离上海回国,任英国皇家工兵队肯特区司令官。同治十三年起,在苏丹赤道任总督。光绪六年初(公元1880年)任印度总督府高级官员。戈登应李鸿章之邀很快来到京城,经与李鸿章及恭王密谈,同意出面"调停"。曾纪泽很快便收到李鸿章发来的电报。

李鸿章的电报首先通报了朝廷已下旨将左宗棠调离新疆任值枢庭的事,接着又通报了戈登斡旋的情况及戈登、凯阳德、恭王三方面达成的意向性协议,曰:

一、伊犁西边修界时酌让若干,亦可将特克斯川归划俄境,以免开衅。

二、中国同意向俄国赔偿一千二百万卢布。

三、通商可按原议放宽,俄在新疆各城贸易俱不纳税,在中国蒙古地方贸易照旧免税。

四、准俄在肃州和吐鲁番增设领事。

李鸿章最后又说:"将已成条约改订,在俄已是从未有之事,各国均无成案。能做到今天这一步,已是不幸中之万幸。如若这点甜头亦不给俄人,俄必恼羞开衅,则我国损失更大矣!"电报最后透露戈登的好处则由总理衙门与英方单独商定。曾纪泽刚将此电文编号归档,又接总理衙门一电。曾纪泽急忙译出,不由顿然失色:法国侵越频繁,虽屡被刘永福击退,却仍袭扰不止,越方派员连连向中方告急。

总理衙门因俄事未办结,不能有所举措,以免引起更大的麻烦;电报着曾纪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俄事完结,以防俄、法联手。曾纪泽眼望着电报,浑身冷汗直冒。曾纪泽深深知道,越事发展成今天这样,全是总理衙门及一班自以为爱国的当权王大臣们怯弱所致。法国对越南干预初期,中国即调兵进驻越南,法国安敢有以后之举?但大清任法军与刘永福一军往来拼杀,坐山观虎斗,不派一兵一卒前往!

致使法国再度被刘永福打败之后仍敢重整旗鼓,对越南频繁进犯!曾纪泽进而推想,大概也正是法国对越南的连连袭扰,才促使慈禧太后将左帅调离新疆,对俄摆了个妥协的姿态。曾纪泽暗暗叫苦不迭。清王朝自以为走了一步极高明的棋,实际却把谈判桌前的曾纪泽给逼进了举步维艰的境地。曾纪泽着人将此电文编号归档后,便从书架上拿出郭嵩焘所著之《使西纪程》,埋首看起来。可他怎么能看得下去!

他将书重新放回书架,信步走进使馆后面的小花园,或倚树赏枝,或临池观鱼,郁闷之情终不能结。午饭后,曾纪泽感觉比平日更加心慌气短、足冷手颤,便对邵友濂交代了一下要办的事务,一个人来到卧房躺下歇息。曾纪泽刚刚躺下,值事戈什哈便进来禀报,刚刚收到俄国外交部发来的照会,明日着我方派员到俄外交部继续磋商伊犁的事情。曾纪泽精神一振,急忙翻身下床,略整了整衣冠,快步来到签押房。到了签押房,知杨书霖已签了回应文,便马上着杨书霖带人整理明日会谈的一应材料。

自己则坐在签押房,对戈登、李鸿章及俄方达成的意向性协议逐字逐句推敲起来。是夜,中国驻俄国公使馆内的灯火夜半才熄。第二天早饭后,曾纪泽着人备了两壶开水又拿了两瓶法国医生开具的西药片,便带上邵友濂等一班随员登车赶往俄外交部。此次俄方参加会谈的人员竟达十几人之多,增加了商务、财政等方面的大员。落座后,热梅尼道:"这是我国大皇帝格外开恩拟就的条约,也是戈登与贵国的总理衙门及我国的凯阳德三人反复磋商出来的,请曾公使阅后就签字吧!"曾纪泽把条约拿起来看了一遍,内容确实和李鸿章电报所提的吻合。曾纪泽没有言语,默默拿出自己拟就的用中俄两种文字写就的方案,让随行翻译发给俄方人员。

曾纪泽说道:"热梅尼先生,很遗憾,戈登、总理衙门与贵国的凯阳德所共同达成的协约我不能签字。因为:一、伊犁早在古时就是我国的领土,贵国提出要安置伊犁的俄籍百姓,我已同意将伊犁西边在修界时为贵国酌情让出若干,这已是最大的让步,至于特克斯川却决不能划归贵国!我是我国皇帝指派的钦差大臣、全权代表,我直接禀承我家皇帝的旨意。伊犁的事情以我的话为准。二、赔偿一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无正当理由,我亦绝难答应。就算有正当理由,我国也只能出九百万卢布,多一分则无!俄商在中国新疆各城贸易不能免税,为示两国修好,可暂不纳税!"曾纪泽的话一讲完,俄方所有参谈的人员都大吃一惊。热梅尼不相信地问:"曾公使,您的脑子没有出问题吧?您难道不知道我们的军队已经把枪口对准了贵国的胸膛?难道贵国把左宗棠调回京城是为了重新布置兵力?"

小编推荐:曹操征讨徐州悬疑:曹操为何没有追杀凶手张闿?曾纪泽收回伊犁一波三折:曾纪泽怎样收回伊犁的诸葛亮柴桑吊丧的隐情:只是为了加强孙刘同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