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刘禅乐不思蜀并非是掩饰:刘禅不存在复国的可能

刘禅乐不思蜀并非是掩饰:刘禅不存在复国的可能

时间:2016-11-15 17:36:21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刘禅乐不思蜀并非是掩饰:刘禅不存在复国的可能

蜀汉景耀六年(公元263),邓艾率军在绵竹打败了蜀国的卫将军诸葛瞻,刘禅投降。第二年,刘禅全家来到洛阳,魏国皇帝曹奂封他为安乐公。这时候,魏国皇帝已经没有实权,大权掌握在司马昭手中。在一次宴会上,司马昭故意安排蜀国的歌舞节目给刘禅看。跟随刘禅到洛阳的人都感到了亡国的悲伤,唯独刘禅却无动于衷,嬉笑如常。看到这种情况,司马懿对贾充说:“一个人没有情义,难道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吗?即便是诸葛亮活到现在,也不能辅佐他保全,何况是姜维呢!”贾充说:“不是这样,殿下您又怎能吞并他呢!”

有一天司马昭问刘禅,说:“会思念蜀地吗?”刘禅回答说:“在这儿很快乐,不思念蜀地(此间乐,不思蜀)”。郤正听说了这件事情,求见刘禅,指点他说:“如果司马昭再问起时,你应该哭泣着回答他说:‘先人的坟墓都葬在蜀地,我是天天都在惦念着。’”后来司马昭再问他时,刘禅就按照郤正教他的说了,司马昭说:“怎么这话听起来像是郤正的语气!”刘禅吃惊地看着司马昭说:“您说的话的确没错。”引起了司马昭周边的人一阵大笑。

这就是成语“乐不思蜀”的典故。一般解释是,刘禅乐而忘本,后来逐渐演变为,乐而忘返。作为刘禅来说,能够说出这种话,不思故土,是一种无情背亲的表现,作为曾经的一国皇帝,恐怕没有再比他更无心无肺的了。可是却有人认为,刘禅的装疯卖傻,是在养晦自保的同时,还保护着一大批降臣,是一种智慧的表现。

刘禅的乐不思蜀,真的是一种智慧吗?或者说,刘禅这样装疯卖傻,真的能够自保和保护曾经的部下吗?回答是否定的。

假如不是这样,就是说,刘禅真心是思蜀的,那么,郤正教他说的话,不是暴露了他的真心所想吗?如果司马昭想杀他,是不是完全可以抓住他后边这句话而做文章?至于对官员们的保护,就更是无从谈起,一个亡国之君,他又怎样保护得了他人?官员们的死活,关键在于能不能为司马昭所用。比如说那个出主意投降的谯周,司马昭是一定要用他的,用不着别人保护。还有这个郤正,是他写的投降书,假如不是这样,就凭他教唆刘禅的那句话,司马昭完全有理由杀了他。更何况,官员和刘禅不同,官员被任用,是有实际权力的。否则,关羽全家被庞德的儿子所杀,为什么刘禅保护不了?

刘禅乐不思蜀并非是掩饰:刘禅不存在复国的可能

假如刘禅真是在装疯卖傻,也就是说他在司马昭面前演戏,试想,这是要多么高超的演技?司马昭连他后面的话都听出来是郤正的口气,刘禅那点点本事,又怎能骗得了司马昭!

所以,真实的情况,只要刘禅没有复国的行动,司马昭就不会杀他。而刘禅是在魏国军队还没有到达成都时就已经投降了,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指望他回去复国?

司马昭为什么不杀刘禅和原来蜀国的大臣呢?应该说是各有原因吧。

从刘禅来说,他既不是司马昭关注的重点,又可以成为昭示天下的榜样。司马昭关注的重点是魏国的皇帝曹奂,一个投降了的皇帝,其作用无论如何是不能和手里的这个魏国皇帝相比的。但这个投降的皇帝是有用的,那就是对东吴的示范作用。因为这时候吴国还没有亡,留着刘禅,就会给东吴的皇帝以及大臣一个很好的示范。所以说,一个没心没肺的刘禅,是最符合司马昭的要求的。假如把刘禅杀了,东吴的人还会考虑投降一事吗?有人还拿东吴孙皓的例子和刘禅相比,其实这两者根本就没法比。孙皓于晋太康元年(公元280)投降,死于太康五年(公元284),而这时候,刘禅已经死了十三年。孙皓死的时候,司马家已经篡魏第二十个年头了,吴国投降也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这个时候的曾经的敌国皇帝,还有用吗?设想一下,假如刘禅处在孙皓的时间点上,郤正也让他装,刘禅也按照郤正叫他的说:“我很想念蜀国,那儿有我父母的坟墓啊!”已经做了二十年皇帝的司马炎会不会借机会说:“好啊!我成全你,你就永久地在地下陪伴着你的父母吧!”

对于臣子也是这样,归顺的就用,不归顺的才杀。无论是东吴还是蜀国,都有人在晋朝时为官,也都有人因为不愿意做贰臣而自杀和被杀。比如说那个谯周,《三国志》是这样记载的:“当时晋文王(司马昭)担任魏相国,由于谯周有保全蜀国的功劳,就把他封为阳城亭侯。晋文王又下达文书征召谯周,他出发后到了汉中,被疾病所困不能再往前走。……晋国新帝(司马炎)继位后,接连把诏书下达到谯周所在的地方官府,让他们敦促谯周出发。谯周这才带病前往洛阳,泰始三年时到达。谯周因病卧床不起,朝廷就到他家任命他为骑都尉,谯周说自己没有功劳,请求交还爵位和封赏的土地,朝廷都没有答应。”你看司马氏对谯周是多么的厚重!如果不是谯周有“全国之功”(劝刘禅投降),他会这样被司马氏看重吗?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司马氏的需要,而司马氏的需要,不是一个装疯卖傻的刘禅,而是一个无心无肺的刘禅。同样的情况,司马昭也是在强调刘禅的无“情”,而不是强调的“义”,更不是强调的“廉耻”。郤正的话也同样是在“情”这个范围内,也就是说,大家都强调的一个“情”字,与政治无关,也与智慧无关。如果一定要说这是刘禅的智慧,那么,这种无情、无义、无廉耻的智慧,我们永远不要也罢。

小编推荐:唐朝时日本为何大量派遣唐使?遣唐使目的是什么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柳宗元的朋友圈:为朋友情谊和刘禹锡交换职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