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张宗昌杀了名记者胡信之是被隋石卿忽悠的吗?

张宗昌杀了名记者胡信之是被隋石卿忽悠的吗?

时间:2016-11-09 15:59:09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张宗昌杀了名记者胡信之是被隋石卿忽悠的吗?

毫无疑问,33岁之前隋石卿的运气是很好的,当选青岛总商会会长、在收回青岛时做出的贡献让1922年这一年成为隋石卿生命中的巅峰。但他此后的命运似乎就没有那么顺畅了,先是在支持盐民反对扬州帮巨商丁敬臣垄断青岛盐业的运动中折了银子,后来又因为与胡信之的死撇不开关系丢了名声。但他多年来对教育事业的支持,以及后来誓死不当汉奸的行为却是让人敬佩的。

与丁敬臣“盐战”伤了他的财气

青岛的盐业发展历史悠久,日占时期因战火涂炭,盐业发展受到影响,后来盐业生产虽然有所恢复,但由于一战后日本国内工业用盐猛增,青岛产的盐被大量掠夺供应日本。据韩同文考证,中国收回青岛后,青岛盐务部门竟将国家“胶澳盐场”标售给扬州帮商人丁敬臣,让私人垄断青岛的盐业。此后,丁敬臣成立永裕盐业公司。这一行为引起了青岛广大盐民的不满,他们多次自发去向政府请愿,并捣毁了永裕盐业公司,还打伤了丁敬臣,酿成了诉讼案。而盐民们因罢工请愿失了业,根本无力与财大气粗的商人们长期对抗。此时身为青岛总商会会长的隋石卿便与盐民们站在了一起,不仅出钱供应盐民的生活费用及诉讼费用,还以青岛总商会的名义代盐民呈文,转呈政府当局。虽然最终打破了扬州帮垄断青岛盐业的企图,但隋石卿的经济也大大受损。

据《青岛大事记》记载:“1924年7月青岛盐潮爆发,盐民冲入永裕盐业公司,打伤董事数人,并上书山东省署及吴佩孚,要求解除永裕盐业公司垄断盐业输出合同。胶澳商埠督办高恩洪许以临时输出及承办工业用输出盐,始解永裕公司之困。”盐潮爆发确有其事,但对于隋石卿参与其中的原因也有不同说法,有学者就认为,隋石卿与丁敬臣原就是商界劲敌,丁敬臣中标永裕盐场,隋石卿未能均沾利益,是因心有不甘,所以才以总商会名义鼓动盐民请愿游行,殴伤丁敬臣,闹上法庭,隋石卿会长才因此赔了银子。

与胡信之之死扯不清关系

前文中提到的胡信之,1924年9月,在青岛创办《青岛公民报》,自兼总编。1925年4月,为支持青岛日资纱厂工人大罢工,胡信之于该报辟“工潮专载”专栏。“青沪惨案”发生后,该报连载《共产党宣言》,同时著文痛斥帝国主义和卖国军阀的屠杀暴行,并联络各界代表举行请愿斗争,不久,遭逮捕。1925年7月29日在团岛遇害。这是历史资料中对于胡信之生平的介绍,他虽是被时任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下令逮捕,但在他此前发布在《青岛公民报》上的一则紧要声明,却直指此事为隋石卿唆使。1925年7月8日刊发的原文如下:

“启者鄙人服务新闻界垂二十载,向持正之宗旨,光明之态度,与社会恶魔相周旋,不为势屈,不为利诱。来青先后将及十载,始为取引所问题取怨于某方,今为沪案问题又移恨鄙人,而某方也昧于责己,明于责人,主使某某有以对待丁敬臣之法对待鄙人,此其受某国之使命,而欲制鄙人于死地也无疑。不过鄙人千里来此,早置死于度外。死一胡信之,安知无似十胡信之者再起而与恶魔斗,况鄙人以一介书生,与帝国主义下之资本主义战,为争社会之正义死,在鄙人故死得其所,然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得其死,彼又安得其生?!此后,如衅自彼开,或明谋暗算,鄙人亦唯有与之周旋而已,幸各界其重察之,勿谓鄙人之不能容物也,幸甚!”

原来在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后,青岛纱厂工人几次罢工,民众也发起抵制英日货活动。但作为青岛总商会会长的隋石卿及一班商董怕生意受到影响,所以赞成抵制洋货,但只愿抵制,不愿意焚烧。对此,民众十分不满,特别是学生和工人。而胡信之任主编的《青岛公民报》无疑是当时最支持青岛工人运动的报纸,不断在报纸上加以鼓励,又发表大量有关爱国运动的新闻,这一举动就遭到日本纱厂资本家及商人们的嫉恨。

1925年7月25日,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亲率大批军队到青岛镇压工人运动。日本驻青领事、厂主及青岛总商会会长隋石卿设宴招待。当时的学生领袖李萼曾回忆那时的情形:“军阀张宗昌带着许多随从人员,由济南来到青岛,总商会会长隋石卿为了献媚,在日本人开设的大辰旅馆设宴招待,一夜之间花了五千元钱的招待费,按当日的物价来说,这笔款的数字是相当可观的。”这笔钱的确可观,试想当年隋石卿创办华昌铁工厂也只花费3000元,一餐的招待费用却有5000元之巨,那这笔钱又从何而来?据1925年8月出版的《向导》第126期刊发的《青岛惨剧之经过》记述:“这次张宗昌到青,商界欢迎极铺张,甚至一席每商家均摊三百多元。”

胡信之得知这件事后,第二天就在报纸上发表了一段短评,大意为:在五卅运动中,为了援助罢工同胞,商会不肯一破悭囊,而为了献媚当轴(要员),却肯一夜花去5000元,再说正在抵抗日货的高潮中,中国人自己开的大酒楼大饭店有的是,却把5000元巨款花到了日本旅馆……

这样责骂隋石卿,自然就牵扯到张宗昌,所以文章发表当天,就有人劝胡信之赶快逃走,避避风头。胡信之却说:“我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能把我怎么样?”果然,这篇文章让张宗昌十分恼火,当即派兵逮捕了胡信之,并下令查封了《青岛公民报》。据当时同时被捕的《青岛公民报》编辑段子涵在《青岛公民报遇难记》一文中的描述,在事发之前已经有工人代表和学生代表“相继到报社来送信说:我们的言论可以稍微缓和一点,隋石卿这些东西,要对咱们下毒手;听说张宗昌要来青岛,有人透出消息,隋石卿领头向张宗昌告发公民报,想借刀杀人,不知要闹到什么地步。”对于这些提醒,反而鼓舞了胡信之的士气,他又发表了一篇名为《光着脚丫的不怕穿鞋的》的社论,表明公民报的立场。

7月29日,就在胡信之被捕的第三天晚上,他和李慰农一起,被秘密杀害于团岛,其他的被捕工人和学生则带到济南、烟台处决了。而段子涵也被关押至1926年张宗昌被孙传芳打败后才重获自由。后来他亲眼见到了张宗昌于1925年8月11日发送给梁士诒(曾任中华民国国务总理)的电文,坚定了先前的推测,文中提到“此次巡行青埠,商民纷来陈情,佥谓公民报,肆意行邪论,鼓动风潮,扰乱社会,引起重大纠纷,群情慌惧,请即禁止以为惩一儆百,以维护地方之计。”胡信之的死是因商人请愿所致,而此时的总商会会长正是隋石卿。

1929年国民政府接收青岛后,隋石卿因胡信之被杀案被扣上“仇视民党,残害同志”的罪名,最后不知疏通多少关系,使了多少银子,才算作罢。

而王桂云则认为,在胡信之的死因上过分追究隋石卿的责任有些牵强,“胡信之的《青岛公民报》声援罢工工人,这已经激怒了张宗昌及日本资本家,张宗昌本就是亲日军阀,就算隋石卿不去讲,张宗昌的眼里也容不下这个人了,杀胡信之只是早晚的事。”

为避灾祸,他隐匿乡间

虽然身在商场,但隋石卿也深知得与政客军阀搞好关系,这些关系会让他在商界的地位更为稳固,但有时却将他推入险境。

学者韩同文为研究隋石卿的生平事迹,曾于2002年与隋石卿远在美国的小女儿隋玉清取得联系,当时已经年过七十的隋玉清凭借记忆以及手头上为数不多的资料为韩同文提供了宝贵的研究素材。他曾撰文记叙隋石卿的生平,文中提及1927年,与隋石卿关系较好的胶东护军使兼渤海舰队司令毕庶澄奉张宗昌之命,率部到江苏抵抗北伐军,溃败后被张宗昌枪决。隋石卿怕受到牵连,就暂时躲到牟平县的无缘寺中,作为一名基督教徒,他还经常去乡间传教。

1938年日本第二次侵占青岛后,强行收买了隋石卿的利生铁工厂,并改名为丰田式铁工厂。不仅如此日本人还多次要求他担任维持会会长,隋石卿不愿意为日本人办事,但又无力与其抗争,只好逃到威海避难,此后日本人还多次派人到威海找他。但隋石卿誓死不做汉奸,只好装疯卖傻应付敌人,日本人见状只好作罢。但此时的隋石卿已是心力憔悴,1938年回到青岛没多久就去世了,享年49岁。

曾资助礼贤书院、青岛大学

隋石卿共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由于过世时才四十九岁,许多儿女尚未成年,对于父亲的情况大都没有深刻的了解。“时间过去太久了,我们父母那一辈儿到现在大都不在了,我们小的时候也很少从他们口中听说关于姥爷的事情。原来家里有些老照片、老物件,文革的时候也都毁了。”隋石卿的外孙女隋笑培告诉记者,在自己的记忆中姥爷是个很模糊的概念,但只有一条她是清楚的,就是隋石卿一直很注重对子女的教育。“我的母亲、舅舅和姨妈书念得都很好,有从医的,有当老师的,到了我们这一辈也是一样,家里的孩子大都当了医生、教师和会计。”

隋石卿的确注重教育,早在1914年德国人撤离青岛后,礼贤书院经费断绝,青岛基督教长老会和自立会及社会各界都慷慨捐助,而隋石卿和周学熙等人,则常年向学校捐助经费,学校才得以继续开办。1923年,担任礼贤书院校长的刘铨法是隋石卿的妹夫,在他年少读书时也正是得到了隋石卿的资助才得以考入礼贤书院,并于1914年进入德华高等学堂学习土木工程。

而在1924年,高恩洪出任胶澳商埠督办欲开办青岛大学,隋石卿就与高恩洪、刘子山等同为校董会成员。1924年6月19日,青岛总商会还向美国大使馆请求以庚子退款作为青岛大学创办经费,虽未有结果,但也体现了时任会长隋石卿办学的决心。

小编推荐:勾践卧薪尝胆的历史真相:是吴王夫差的事迹齐桓公之死的历史疑点:谁是害死齐桓公的真凶?解密蒋介石晚年生活:爱看戏剧梁祝好闻咸鱼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