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北魏与刘宋争山东:升城之战700宋军屡胜鲜卑大军

北魏与刘宋争山东:升城之战700宋军屡胜鲜卑大军

时间:2016-11-03 15:51:26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北魏与刘宋争山东:升城之战700宋军屡胜鲜卑大军

三齐,古地区名,泛指今天山东的大部分地区。据记载,在秦朝灭亡时,项羽以齐国故地立故齐王族人田都为齐王,都城设在临淄(今山东淄博市东北),田氏为胶东王,都城在即墨(今山东平度东南),田安为济北王,都城在博阳(今泰安东南),此称为三齐。北魏慕容白曜平三齐,讲的就是北魏与刘宋在山东争战最后阶段的历史。其结果是北魏扫除了刘宋在山东的势力,夺取并控制了山东。

刘裕灭掉南燕,收复了今山东境内的青、齐等州以后,权力日益巩固。元熙二年(公元420年)刘裕代晋称帝,建立了刘宋王朝,青、兖等州是当时刘宋王朝最北边的州府。在此之前,拓跋珪建立的北魏也已经击败了后燕,占有了今天山西、河北二省之地。隆安二年(公元398年),拓跋珪迁都平城,即皇帝位,称为魏道武帝。这样一来,便形成了宋魏对峙的局面。在这场对峙中,今天的山东地区成为双方的必争之地。

自公元422年魏元明帝拓跋嗣出动主力大军大举进攻刘宋,到467年慕容白曜进攻青、冀二州前,北魏与刘宋在今山东地区的争战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之久。这期间,双方在军事上互有攻守,有进有退,刘宋还控制着山东的一些重要地区。北魏尽管也占领了一些地区,但并没有彻底打败刘宋在山东的势力,也就是说,北魏的军事目的始终没能达到。

到了宋泰始二年,也就是北魏天安元年(公元466年),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一年,刘宋政权内部发生了争权夺利的变乱,许多人卷入其中,淮北四州[即冀州(治历城)、青州(治东阳)、兖州(治瑕丘)、徐州(治彭城)]的守将都受到了牵连。迫不得已,徐州剌史薛安都、兖州刺史毕众敬只好向北魏求降。北魏政权立刻把握住这一有利时机,遂派将军尉元率领大军迅速进入兖州、徐州,轻而易举地占据了这两处军事战略要地。这就使山东腹地与刘宋王朝的联系被北魏切断了。刘宋得知此事后,曾派兵北征,企图收复失地,结果被尉元和薛安都联合击溃。从此,刘宋的军事力量全部退到了淮河以南。

北魏与刘宋争山东:升城之战700宋军屡胜鲜卑大军

占领了兖、徐二州以后,北魏又对山东腹地的冀、青二州实行包围。冀州刺史崔道固、青州刺史沈文秀拥兵固守,顽强抵抗。为了快速攻取青、冀二州,夺取山东,皇兴元年(公元467年),北魏派大将军慕容白曜进取青、冀二州,与刘宋残余守军开始了决战。

慕容白曜,是燕太祖之玄孙,此人能征善战,享有很高声望。此番率骑兵5万出征,虽是作为继援,但在平定山东过程中立下了战功。这时,山东诸州的形势仍然十分复杂: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剌史崔道固分别占据着东阳、历城等地,虽归附宋明帝。但他们对宋廷已心存异态,怀有二心,他们曾向北魏请降,因而随时可能投降北魏。此时山东西部,与魏界交错的各个重要军镇,也是各不相属,十分混乱。东平太守申纂扼守无盐(今山东东平东),幽州刺史刘休宾扼守梁邹(今山东长清西南),辅国将军张谠据守田城(今山东沂水),宋朝廷新任命的兖州刺史王整与兰陵太守桓忻据守肥城、糜沟(约相当于今山东肥城附近)诸镇。泰始三年(公元467年)二月,北魏任命慕容白曜为征南大将军,率大军进攻宋上述诸镇。

慕容白曜此次进攻山东,接受了以前的经验教训,改变了以往的军事战略和行动宗旨。北魏军队是以鲜卑族牧人为主体的军队,他们习惯于掠夺农业居民的财产,因而每当他们进入山东时,都要遭到当地军民的强烈反击。在鲜卑族逐渐汉化、接受中原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之后,统治者也逐渐学会了怎样用非暴力的政治手段来争取汉民族的归附,开始摈弃惯用的军事掠夺方式,代之以开明的统治政策。例如,尉元占据兖、徐二州以后,立刻采取措施来稳定民心。据《资治通鉴》卷132宋泰始三年记载:“魏尉元以彭城兵荒之后,公私困竭,请发冀、相、济、兖四州粟,取张永所弃船九百艘,沿清运载,以赈新民,魏朝从之。”这些对慕容白曜影响很大,所以在他平定战争中,也采取了许多类似的政策。不久,慕容白曜攻下无盐(在今东平县境),杀死了申纂。如果按照以往的惯例,要把当地的人分给军人做奴婢,这时魏左司马郦范提出:“齐,形胜之地,宜远为经略。今王师始入其境,人心未洽,连城相望,咸有拒守之志,苟非以德信怀之,未易平也。”慕容白曜接受了郦范的建议,取消了魏军以往掳掠战俘为奴婢的做法,以稳定当地民心。不久,慕容白曜又接连攻下肥城、垣苗、糜沟,十几天中连克4城,威震齐土。

随后,慕容白曜又率军直逼升城(今山东长清西南),宋将房崇吉用不到700人的兵力死守3个月,屡次挫败北魏数万大军的攻城。到了公元467年四月,魏军攻克升城,慕容白曜忿恨房崇吉不降,又想杀尽城中军民,这时魏参军韩麒麟劝阻说:“今勍敌在前而阬其民,自此以东,诸城人自为守,不可克也。师老粮尽,外寇乘之,此危道也。”白曜又采纳了他的建议,安抚了当地的居民,使其各复其业。由此看来,北魏军队所攻克之处,大都采取了较为温和的抚恤政策,也使其统治基础得以逐步稳固起来。尽管魏军的征服手段和统治政策比以前有所改观,但这并不是说魏军没有遇到抵抗。事实上慕容白曜的进攻遇到了顽强的抵抗。九月,慕容白曜亲自统帅大军围攻历城崔道固,同时又派平东将军长孙陵进攻东阳沈文秀。崔道固坚守,沈文秀先是请降,慕容白曜欲派兵前往收编,但左司马郦范却认为其中有诈,劝其先攻取历城,然后再取盘阳(今山东临朐县东南)、梁邹、乐陵(今山东乐陵县东南),最后再挥兵东进,不怕沈文秀不屈服。当长孙陵率军进入东阳西郭后,纵兵抢掠,沈文秀果然闭城拒降,使魏军遭到了失败。

公元467年末,宋朝廷任命驻守梁邹的幽州剌史刘休宾为兖州剌史,据守团城的辅国将军张谠为东徐州剌史。但没有强兵支援,所以刘宋此举也于事无补。泰始四年(公元468年)二月,慕容白曜攻下历城东城,崔道固投降。就在这前后,刘休宾、张谠等也相继投降。攻下历城后,慕容白曜率军围困东阳,这期间,沈文秀虽有过动摇,但仍然坚持守城,没有投降。据历史记载:“文秀被围三载,外无援军,土卒为之用命,无离叛者,日夜战斗,甲胄生虮虱。”泰始五年(公元469年)二月,慕容白曜终于攻下东阳,沈文秀兵败被俘。刘宋在山东的最后一个堡垒被攻破了。魏宋双方在山东地区长达几十年的争战也宣告结束了。今天山东境内的兖、青、冀以及徐州都被北魏占有。刘宋南撤淮河以南,再也没有涉足山东。慕容白曜因为有功,被北魏任命为都督青、齐、东徐之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马、青州刺史,进爵济南王,成为山东地区的最高统治者。在慕容白曜平定青齐的过程中,有一重大举措,这就是平齐户。

在北魏与刘宋的战争中,北魏将俘虏的山东豪族强行迁到北魏京城,这些人称平齐户的山东人户。

自南燕以来,青齐地区一直是当地豪族武装的纵横之地,世家大族的势力十分强盛。像泰山羊氏、东平毕氏、清河张氏和宋氏,都是世代土著大姓,他们都拥有私家部曲和僮客。慕容德入主青州时,曾迁入了一大批河北豪族(主要是今山东武城、平原一带人),这些豪族凭借宗族和乡里关系控制随行南迁的人们,同时又使大量外来的和本地人民成为他们的荫户,从而在青齐地区又形成了另一种豪强力量。其中著名的有崔氏、刘氏、王氏、房氏、傅氏等。他们在不长的时间里便被认作是青齐地区的“土民”,并享有优势的政治地位和经济特权,其势力也不断扩张。南燕灭亡后,青齐地区仍然由这些大姓们所控制,刘宋政权在青齐统治的55年间,也全力依靠这些青齐豪强,青齐豪强的私人武装成为当地州郡镇的戌军,也成为守卫青齐的主要军事力量。北魏征服青齐之际,遇到了当地豪强力量的顽强抵抗,因而在军事胜利之后,北魏统治者高度重视青齐豪强的潜在力量。于是,北魏决定“徙青、齐民于平成,置升城、历城民望于桑乾,立平齐郡以居之;自余悉为奴婢,分赐百官”,以此方法来拆散和消除青齐大姓的势力。慕容白曜从公元467年出兵山东,作战历时两年,迫使历城守将崔道固、梁邹(山东邹平县)守将刘休宾投降。然后将所俘降将、僚属及两城居民送至魏都,并在平城(今山西大同)附近新设“平齐郡”用来安置从山东迁徙来的居民,所有被迁人户均称之为“平齐民”,受到严格的控制。除一部分分赐给百官做奴婢外,其余都被迫从事垦植耕作,不许自由迁徙。事实上,平齐民也分为不同的等级,北魏按照阶级、社会地位和降拒态度分别给予不同的待遇。第一等是“客”,其大部分是刘宋的高级地方官和将军,其中降服最先的为上客、次客,先守后降的为下客。第二等是一般地位的地主豪强,他们被当做“平齐民”而被送入“平齐郡”。最下等的是曾经拒守死战的士兵和民众,他们全部成为北魏百官和功臣的奴婢。

北魏与刘宋争山东:升城之战700宋军屡胜鲜卑大军

成为“客”的,自然是富贵无忧。而沦为奴婢的则困苦不堪。属于中间层的“平齐民”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阶层。一方面,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带有俘虏性质。例如蒋少游,“慕容白曜之平东阳,见俘,入于平城充平齐户,后配云中为兵,性机巧,颇能画刻,有文思……遂留寄平城,以佣写书为业,而名犹在镇。”渤海人高聪,曾祖时迁居北海剧县(今山东昌乐西),“大军攻克东阳,聪徙入平城,与蒋少游为云中兵户,窘困无所不至。”北魏时代,兵户地位低于一般编户,蒋少游、高聪在入魏成为平齐户以后又沦为兵户,这说明当时北魏政府把青州“民望”变为平齐户后,在政治上并没有给予其多大保障,生活中也没有多少照顾。另外,还有的平齐民被赏给寺院作僧祗户,承担着每年交谷60斛的重负,成为寺院的依附人口。再如著名文学家刘孝标是平原刘氏刘休宾的堂弟,住在东阳,他8岁时,东阳陷落,被人掠卖,有人赎他出来,他与母亲生活困苦,只好母亲为尼,子为僧。颜之推在《颜氏家训·勉学篇》曾记载道:“自荒乱以来,诸见俘虏……虽千载冠冕,不晓书记者,莫不耕田养马。”颜之推是南北朝战乱时期的经历者,他亲眼看到社会动乱所造成的阶级变化情况,平齐户就是战乱中产物,其耕田养马势属必然,少数入由于知晓书记,加上一定的机遇,保住了原来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平齐民又不同于一般的俘虏人员。这些人的处境与北魏平定凉州后所掳掠的人户又有较大不同。“魏虏西凉之人,没入,名为隶户。”隶户可以随意赐人,与奴隶处境相似,而且无任官者与平齐户则不同,从历史事实考察,平齐户虽然都经历了一段贫困坎坷的生活,但以后许多人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许多人成为北魏的官吏,成为上层人物。再如,《魏书》中记载的崔亮,本为清河东武城(今淄博市南)人,“慕容白曜平三齐,内徙桑乾为平齐民,时年十岁,常依季父幼孙居,家贫,佣书自业”。后来他在北魏为官至尚书仆射、散骑常侍,死后被赠使持节、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冀州刺史,地位十分显赫。东清河觎(今山东淄川东)人崔光也有类似经历,“慕容白曜之平三齐,光年十七,随父徙代,家贫好学,昼耕夜诵,佣书以养父母”,后来做官至司徒、侍中、国子祭酒,位极人臣。清河人傅永,“人为平齐民,父母并老,饥寒十数年,赖其强于人事,戮力佣丐,得以存立”,后任官至平东将军、光禄大夫。以上三人的经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他们在成为平齐民之初,生活都很困苦,但由于努力耕读,最后,受到北魏政府的重用。

北魏对青齐居民的这一次大迁徙,对当地豪强势力无疑是一次沉重打击。有许多望族被支解得门衰人散,私兵被遣配,僮仆被剥夺,家产也被荡尽。尤其是抵抗北魏最为猛烈的东阳、梁邹、历城三城人户,几乎全被迁走,留在本地的豪强大姓为数不多了。但是,对北魏来说,这次迁徙豪强的成功,使北魏在山东的地方机构得以平安地维持下去,未再因地方豪强的起事而受到冲击。

然而,青齐的豪强大姓并未从此一蹶不振,时过不久,他们又东山再起,卷土重来。那些留在本地的豪族迅速兼并土地,招收依附人口,力量重新强大起来。那些被迁到平齐郡的平齐民们,也不断地摆脱原来的俘虏身份,恢复或取得了士族地位和特权。到了北魏孝文帝时,许多平齐民都脱离了平齐郡,重新回到了山东地区来光复旧业,就连一些被征发兵役的平齐民也逐渐恢复了士族身份。这与当时北魏在山东的统治已经相对稳固,逐渐放松了对青齐豪族崛起的戒心有关。

由于青齐地区长期归属刘宋,地主豪强又有举足轻重的强大势力,所以北魏夺取了山东以后,为了取得当地居民的信任,确实需要改变统治政策,因而采取了以当地人为郡官的做法,以此来加强从中央到地方的统治。例如,益都人贾思伯,历任青州剌史、兖州剌史,其弟贾思同,又任青州大中正,负责铨选流品。清河人房悦,任南清河郡太守,其子房超,又任济州大中正。这些人都是土著望族出任地方官的实例。当地望族出任地方官,使得军事征服迅速地转变为政治统治,尤其是孝文帝以后,加强了鲜卑族与汉族豪门联合统治的国策,大力扶持汉族地主的特权,从而使得北魏在山东地区的统治更加附和民心,北魏政权与青齐豪族也更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北魏之后的东魏、北齐、北周三朝,基本上沿袭了北魏的统治方针,注重青齐豪门在山东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例如,青州崔氏到北齐末,仍“世为三齐大族”,势力不衰。这些青齐豪族也因此成为北魏统治地方的依靠力量。东魏、北齐、北周三朝所管辖的山东,其地方势力与中央政权的联系更为牢固,因此使山东地区保持了较长时间的稳定。

小编推荐:王国维之子回忆:王国维遗孀曾留遗书意欲殉情除了秦始皇陵目前还没发掘的惊世大墓有哪些?解密晚清小学的课本:竟有海伦凯勒的著作节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