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南陈与北周争夺湘州:关系南朝生死存亡的一战

南陈与北周争夺湘州:关系南朝生死存亡的一战

时间:2016-11-03 15:12:28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南陈与北周争夺湘州:关系南朝生死存亡的一战

侯景之乱及其引发的梁末大乱,造成了北方西魏、北齐(550年灭东魏而立)势力不断南侵的机会。554年,西魏攻破江陵,萧绎被杀。557年,陈霸先在建康称帝,建立了南朝的最后一个王朝--陈朝。陈霸先即陈武帝。

陈初,南方的政局仍然十分复杂。北周(557年灭西魏而立)扶植萧答在江陵建立傀儡政权后梁,萧梁残余势力王琳在北齐的卵翼之下拥立萧绎之孙萧庄,盘踞湘、郢2州。于是,在湖湘地区形成了陈朝、北齐、北周3股势力角逐争雄的局面。558年(陈永定二年)冬,后梁乘王琳引兵东下与陈相斗之机,派大将军王操攻略沅湘,占领了长沙、武陵等郡。次年,陈武帝病逝,其侄陈茜即位,是为文帝。560年(天嘉元年),陈军打败王琳,文帝乃以太尉侯藕为都督湘巴等五州军事,与北周争夺湘州。

9月,侯蕴挥师西进,围逼湘州,断绝了北周粮道。北周急命军司马贺若敦率领马步万余渡江援救,屡破陈军。10月,北周又派独孤盛率领水军前来,与贺若敦水陆俱进,乘胜深入,进抵湘州。侯理屡败,文帝又以中军将军徐度领兵来援,与侯理会师巴陵。

南陈与北周争夺湘州:关系南朝生死存亡的一战

周、陈两军水陆相持于长沙以北、罗州以南一带。当时正值秋水汛期,江河泛滥,陈军控制了湘江水路。北周“粮援断绝”,乃分军四出,抢掠粮草。一时,“湘、罗之间,遂废农业”。百姓怨声载道,周军内部也人心惶惶。贺若敦深韬军略,足智多谋。为迷惑侯藕,他在营内广设土堆,“覆之以米”;又增修营垒,建造庐舍,然后召来当地百姓,“随即遣之”。百姓果然将此情报告陈军。侯理闻之,还真以为周军粮草充实,不敢轻易向周军发起进攻。当地百姓经常以船装载米粟鸡鸭犒劳陈军,贺若敦便派人伪装百姓,伏甲士于船中,待陈军士卒前来即跃出船仓,将之擒获。周军中数次发生兵士乘马降陈之事,贺若敦又生一计。他命人将一马牵到江边,又派人从船内出而鞭打,“如是者再三,马便畏船不上”。尔后,贺孝敦伏兵于江岸,派人乘该马伪降陈军。侯通信以为真,派兵渡江来接,但船靠岸以后,马畏船不上,延宕之间,伏兵冲出,将侯理派来之兵“尽杀之”。从此以后,凡有百姓犒劳或军士投奔,侯理便以为有诈,不敢接受。于是,贺若敦一军尽管“粮援断绝”、军心不固,又丧失民心,但仍然与侯理之军相持了半年之久。

侯理在湘、罗之间久久不能取胜,却在北线屡获成功。当年l1月,在湘江口之杨叶洲袭破独孤盛水军,“虏其人马器械,不可胜数”。独孤盛弃舟登岸,筑城自保。陈文帝又以侯理都督湘巴等六州军事、湘州刺史,并派司空侯安都率军前来,与侯理合军南讨。12月,周巴陵城主尉迟宪投降,独孤盛率余部逃遁。

次年正月,陈军大举攻打湘州,北周湘州城主殷亮出城投降,陈军入据长沙,湘州平定。但长沙郡以北一带仍为贺若敦周军盘据,与侯理相持已久,互不能胜。侯理乃提出愿借船送贺若敦军渡江北归,贺若敦虑其有诈,回书道:“湘州我地,为尔侵逼,必须我归,可去我百里之外”。侯依约,将船只留于江岸,而引兵退去。贺著敦一见无诈,“乃自拔北归”。侯理以和平方式最后结束了湘州之役,湘州全境遂归陈有,并将武陵、天门、南平、义阳、河东、宜都各郡一一平定。贺若敦虽举“全军而反”,未受打击,但因被困湘、罗之间长达半年之久,士卒“在军病死者十五六”,他自己也于北归后以“失地无功”被罢免官职。

陈朝时期,由于长江以北全被北齐、北周所占领,江南湘州的地位更为重要。因此,文帝继位之初即以“湘中地维形胜,控带川阜,扦城之寄,匪亲勿居”,命从兄陈昌任湘州刺史。不幸陈昌于赴任途中,因“中流船坏”,溺毙于汉水。此后,湘州刺史一职遂暂以重臣担任,开国元勋侯理、徐度、华皎等即曾任此要职,坐镇长沙,捍御南北

566年(天康元年),陈文帝病故,年仅13岁的长子陈伯宗继位,是为废帝。文帝之弟扬州刺史、安成王陈顼与重臣刘师知、到仲举等受遗调辅政。陈顼权倾内外、独揽朝纲,不久即将刘、到等文帝旧臣翦除,政局为之一变。于是,“据有上游,忠于文帝”的湘州刺史华皎不甘坐以待毙,于长沙举兵反抗,史称“华皎反陈”事件。

华皎,晋陵暨阳县(今浙江请鳖县)人。梁末隶侯景军中。时陈茜为侯景所囚,他待之甚厚,从此与之结下深缘。陈朝建立后,即为陈茜属官。华皎为人聪慧,任事勤勉,时值兵荒之后,百姓饥懂,他为之解衣推食,颇得时誉。陈茜即位后,他更被器重,屡立战功。562年(天嘉三年)授以都督湘巴等4州军事、湘州刺史。

华皎对文帝忠心耿耿,勤于贡献。他出身下级官吏,“善营产业”。湘州物产丰富,他极力经营操办,供应朝廷,“粮运竹木,委输甚众”,“油蜜脯莱之属,莫不营办”;“征伐川洞”时掳获的铜鼓、牲口,也都奉献京师。567年5月(光大元年四月),京城诛杀文帝旧臣的消息传到长沙,兔死狐悲,华皎也感到不安起来。于是,他秘密“缮甲聚徒”,扩充力量,并以厚礼收揽湘州所属各部长官,广结人心,以备事变。文帝在位时,曾以湘州出杉木舟,令华皎在长沙制造大舰“金翅”等200多艘及各种水战器具,以备用兵江汉。陈顼执政后,便一再追问此事并命华顼将这批战舰送往建康,但华皎总是以各种借口迁延不应。矛盾日益尖锐。华皎便一面秘密上书,请求调任广州刺史,以试探朝廷的打算;一面派人与北周、后梁联系,乞求援兵,准备起事。而陈顼早已获得来自湘州内部任忠的密报,也不动声色,“伪许”华皎,但不下沼书。

南陈与北周争夺湘州:关系南朝生死存亡的一战

6月,陈顼先发制人,以老将吴明彻为湘州刺史,率兵3万,乘金翅战舰直趋郢州,又令大将军淳于量率众5万乘大舰继之;另外,以徐度等2军分别从安成出茶陵、从宜阳出醴陵,以陆路奔袭长沙。战争正式爆发。湘州方面,则有巴州刺史戴僧朔、长沙太守曹庆等7州郡长官随从华皎起兵;后梁、北周也各派出水步数万参战。双方投入兵力约计共20万以上。

10月,战事首先在郑州至巴州之间展开。华皎率湘州水军并会合北周、后梁水军在巴州白螺洲布列水阵,与吴明彻水军接战,相持不下。这时,徐度所率步军已进至湘州,占领长沙,华皎的留守部队与官兵家属全部被俘。华皎闻讯,求战心切,率各部水军自巴陵“顺流乘风而下,军势甚盛”,与陈军大战于油口(今湖北汉阳东南)。陈军布署有方,又得风助,大败华皎。华皎与戴僧朔单舸逃出,过巴陵也不敢登岸,最后逃人江陵。其他北周、后梁各军战舰尽毁,狼奔鼠遁,也全部被陈军消灭。陈军俘虏万余人、马4000余匹,大获全胜。参与起事的湘巴2州各郡县长官曹庆等40余人战败被俘,除事先密告有功的任忠等4人外,全部被杀。

陈顼打败华皎,平定湘州,从此除去了心头大患,更为其夺取帝位开辟了道路,遂于569年2月(太建元年正月)登上帝位,是为陈宣帝。陈顼即位后,吸取华皎起兵的教训,大力加强在湘州的统治,首先即以其子陈叔坚改封长沙王;572年(太建四年),又以其子陈叔陵为湘州刺史。从此湘州刺史一职“匪亲勿居”,一直由陈氏子弟所担任,直至陈朝灭亡。

小编推荐:隋唐政治制度的起源:多出自西魏和其后的北周王羲之轶事:被显贵王述羞辱 看破红尘退出官场明末长平公主的悲惨结局:死时尚有五个月的身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