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恐怖的日本:500年前就已有了攻占中国的计划!

恐怖的日本:500年前就已有了攻占中国的计划!

时间:2016-10-28 10:22:03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恐怖的日本:500年前就已有了攻占中国的计划!

三分之二以上的日本战国大名被第六天魔王制服,剩下的也被打得只有招架的力气了。当时,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认为织田信长将终结百年乱世,重新建立武士的中央政府。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对即将到来的新时代做了一番规划。1582年夏天,织田信长派出手下的得力干将羽柴秀吉(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泥腿子副官木下藤吉郎),去攻打日本西部实力最强的大名毛利辉元。毛利家把全部老本都拿出来了,和羽柴秀吉的大军死拼。得到信息的信长决定亲自上阵。6月21日(这是按公历算出来的日期,那天是日本农历的六月初二),只带100多个随从的织田信长住进了京都城内的一座和尚庙——本能寺,准备第二天就赶往前线指挥作战。到夜里,他手下的另一干将明智光秀突然带领几千人马围攻本能寺。信长打不过,又跑不掉,只好自杀(死时年仅49岁,他的大儿子织田信忠也死在了这场叛乱中)。

第六天魔王就这样魂归天界了。不知道他临死前在想什么,是不甘心(自己的大业即将完成)还是怨恨(他待明智光秀不薄)?真相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过,我宁愿相信他走得很镇定。织田信长的一生称得上是豪气冲天加英雄盖世,做了很多大事,给日本注入了不少新鲜血液。直到今天,他的阴魂还在日本的天空中飘荡,大家根本没有忘记他。作为一代豪杰,他是一个我行我素又极端自信的人,并不指望得到多数人的理解(所以他行事往往不可思议,包括干了一些很残忍的坏事)。魔王就是魔王,重要的是辉煌灿烂的过程,而不是最后的结局。在生命即将结束之时,信长所想的也许是:我此生已无怨无悔(《北斗神拳》中,拳王拉奥的最后一句台词)。第六天魔王虽然离去,但他已经为日本打开了一条通往新时代的路,后来的人沿着走就行了。

关于明智光秀为什么要造反,学者们提出了多种说法(我看到的就不下6种,连桃色新闻都有)。其实,真相也许很简单:一个有野心的将领想找机会干掉自己的首领,并取而代之。这种事在日本的战国时代多得很(以下犯上本来就是当时的主旋律),没什么新鲜的。明智光秀本人也没有来得及解释原因,十来天后,他就被杀了,而一只“猴子”却跳到大树上,摘到了桃子。

本能寺事件过去才3天,正在前线苦战的羽柴秀吉就得到了织田信长已死的惊天消息。极为聪明的他立刻意识到:谁能在第一时间干掉明智光秀,替第六天魔王报仇,谁就最有资格成为下一个总盟主(信长虽是大英雄,但子孙们比他实在差太多)。秀吉马上与毛利辉元谈判停战,撤出了战场。经过5天的急行军,他带着数万人马赶到京都,打垮了叛军。明智光秀在逃跑途中被杀,而羽柴秀吉以平叛第一功臣的身份接管了织田信长手下的大部分军队。

这位羽柴先生和信长是老乡,都在尾张国出生,但家庭条件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是穷N代,一个是大少爷)。关于秀吉当兵前的经历,现在已经很难搞清楚了(日本史书中的相关记载非常少)。大概能知道的是:他原来叫木下藤吉郎(当时只有武士和贵族有姓,木下不是什么正经的姓,多半是自己瞎编的),而老爸是一个穷苦农民(可能当过兵)。藤吉郎小时候就没了爹,后来离家出走到处瞎混。他干过佣人、会计等工作(应该也要过饭),做过小买卖(卖针线),吃了很多苦头,但还是艰难地生存了下来。这个人后来成为日本的最高老大,留下了一些画像:个子矮(有没有一米六都很难说),脸长得特别像猴(可能是小时候营养不良造成的)。所以身边的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猴子(后来他发达了,但很多部下仍然偷偷地在背后这么叫他)。藤吉郎梦想混入武士的队伍,好出人头地。大约17岁那年,他加入织田信长的军队,当了小兵。但运气很不错,不是上战场送死的那种小兵,而是在第六天魔王身边打杂的勤务兵(工作之一是给人家提鞋)。木下小兵很会来事,曾经把信长的鞋放到怀里,暖好后再给主子穿。不过,织田信长可不是凡人,光凭拍马屁的技术,你很难得到他的重用(聪明的领导喜欢能干事的人)。

作为武士阶层的最高老大,丰臣秀吉却没有“征夷大将军”的名号,但他以关白的身份领导着一个由武士组成的中央政府(而天皇和朝廷还是空架子),只是没有幕府的牌子罢了。其实,秀吉很想公开建立幕府,可自己的家庭出身不允许。他祖上几代都是穷农民,当时的人们都知道这一点。丰臣大人想编个谎都不行(织田信长的前三代都是有名的武士,可以把自己那些当土地主的八辈祖宗说成武士或贵族)。征夷大将军是日本第一武将,和皇室有亲戚关系的大爷才有资格得到这个职位,这是几百年前就留下来的规矩(不是明文规定,但大家都这么想)。论出身,别说与源赖朝、足利义满相比,就连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这些掺假的武士也比秀吉强多了。因此,他自卑感很强,千方百计地讨好天皇来让自己“转正”。

在战国时代之前,天皇和朝廷就是空架子,靠幕府养活。进入乱世后,足利幕府已经自身难保,也收不上来税,所以天皇和贵族们的日子更难过了。他们手里的土地本来就没剩多少,又被战国的各路人马抢去大半。此时的天皇办个酒会,都需要从牙齿缝里省钱,搞登基大典还要向大名们化缘。朝廷里的贵族更是穷得要死,一些三品官把过冬的棉衣都送进了当铺。丰臣秀吉上台后,给了皇室和贵族们一些土地和房子,并公开宣布保护天皇和朝廷,他们在京都城里过够了苦日子,现在总算又有了像样的生活,对那个农民的儿子当然很感激,所以答应给丰臣秀吉一个贵族的姓和朝廷的最高官职,但征夷大将军就免谈了(他们对幕府很反感)。秀吉的底气本来就不足,现在也不想争那个虚名了(关白就关白,还是一品大员)。在古代日本人心中,天皇是神的后代,是日本的象征(靠这个理由,皇室才存在到今天,参见第一章),丰臣秀吉这个土包子要给自己的地位找 “合理性”,就必须借天皇来给证明。

1592年,丰臣秀吉派大军进攻朝鲜半岛。他有一个庞大的征服计划:先取朝鲜,再攻中国,甚至还要占领印度。现在来看,这完全是脑残的想法,狂得无边无际(以当时的日本国力,根本做不到)。明朝的万历皇帝派出大量军队“抗日援朝”(这位荒唐了一辈子的中国帝王没干过几件有意义的事)。打了6年多仗,几乎所有的日本大名都派兵参加了这场大战(聪明的德川家康没出兵),但没能把朝鲜拿下来。双方的损失都非常惨重(战争对中日朝三国的历史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改变了朝鲜历史的方向)。到1598年秋天,丰臣秀吉死掉了,大家也不想再继续打,各自撤兵了事。结果是死了一堆人,花了无数的钱,却没有捞到多少好处。当然,这场战争使丰臣秀吉的大名进入中国、朝鲜和韩国的历史教科书,大大提高了他的国际知名度。

建立新秩序的“猴子”要去陪伴老主人织田信长了。但是,他对自己的后事非常不放心:继承人丰臣秀赖才5岁(这是他56岁时才得到的三儿子,前面的两个没活过4岁就死了)。丰臣秀吉知道自己一死,那些不服气的家伙们就会有动静。他想了很多办法来防止出现最坏的结果,一场“托孤”的好戏也就上演了。

首先就是一个大狠招。羽柴秀吉下令测量全日本的土地,调查这些地的产量(包括粮食、蔬菜、牲口等所有能吃能用的东西,连养的鱼虾都要算进去),并做了一套很详细的账(织田信长等战国大名最早开始搞这种试验,如今在全国正式铺开)。所有的产量都要用大米来计算。比如,如果一块菜地每年产的蔬菜可以换1石大米(石是古代的一种容量单位,1石大概有10斗),那么这块地的年产量就是1石。这是日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土地大普查。不光是关白大人直接控制的地盘,大名、武士、贵族、大小地主和农民们的土地统统跑不了。就这样,总盟主掌握了全国的经济情报(控制力更强),再按每个人的土地收入来征税(税倒比以前公平了很多)。统计土地的同时,秀吉还把所有种地的农民也做了登记,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一个农民如果丢掉自己原来种的地(不管是农民私人的,还是从别人那里租来的),待在家里,或者跑到村子外面去打工、做买卖,那就会受到严厉的整治(打板子或坐牢),连村里的其他农民也要跟着倒霉(一般是罚款)。这等于是把农民们绑到了土地上(这个做法对以后的日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然后,羽柴秀吉要求全日本必须把社会等级分清楚。他命令:除武士和贵族外,全国的草民必须把手里的所有武器统统交给政府,私藏兵器的一律杀头(留头不留刀)。同时,军队里的士兵都被授予了武士的身份(包括各个大名的人马,这些人大多是农民出身),可以让儿子接班(和贵族一样),但只能干打仗的工作,不得去种地或做买卖(否则要受罚)。从此之后,草民不能拿枪当兵(明治维新后,他们又参军了),更不许冒充武士(战国大名多是冒牌货)。就这样,织田信长发明的“兵农分离”制度被推广到全日本。后来还规定:所有武士必须住在城里,不许在乡下安家;商人老板和做手艺的工人也要如此,不许换职业。

读者们应该会奇怪:羽柴秀吉不就是农民出身吗,凭啥不许农民继续参军?人家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高层武士,还当了一把手,连名字都改了。天皇给了他一个更响亮的姓——丰臣(天皇赐姓是天大的面子,等于承认你家是豪门大户)。“丰臣秀吉”终于出现了,成为中国人民心中最熟悉的一个日本人士(参考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他以“关白”的身份号令全国,把所有人分为“士农工商”四个等级(人数非常少的皇室和贵族不在里面),不许混在一起。“农工商”三种人是草民,必须认认真真、好好劳动。说白了,丰臣秀吉的想法是:武士的后代永远是武士,而农民的子孙要老老实实去种地,工人和老板们各自干好活,大家都不要瞎想别的。在他看来,日本之所以会出现战国的乱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家不安分:草民们非要舞刀弄枪,甚至还搞自治,而大名和其他大武士团靠拉拢这些非法组织来称霸一方(看得倒很明白),现在,必须要让农民们安分守己,也不能让武士们待在乡下,最好把他们彻底分开,不要亲密接触;另外,农民要是可以随便改行,那么种地的事就可能受影响,对政府的税收不利,所以要把打工和做买卖变成“下等职业”。就这样,日本从上到下有了一套严格的等级,各阶层之间不能相互流动。

大名们对这位总盟主的改革很拥护,希望下面能安分(他们的上面只有一个人),把手下的武士集中到城里也方便控制。中小武士们也不觉得吃亏(他们还是人上人)。农民和城里人的自治组织早就被织田信长取消了,没有办法反对。只有商人老板们不甘心,利用各种手段继续壮大自己的实力(以后再讲),等待着将来可以领导国家的那一天。不过,这套体制也不是没有漏洞。比如,武士不能下乡,那么谁来管理不能自治的农村呢?丰臣秀吉规定:由上面在村民中指定村干部(在大名们的地盘上,要由他们来任命各村的管理人),负责收税和收租子(每个农民都要向秀吉缴税。大名地盘上的农民还要给地方诸侯再缴一份。武士私人的土地也由农民来种,定期交租)。因此,虽然农村的自治被取消了,但上面对农村的控制并没有加强太多,农民们在村里还是蛮自由的(相比古代中国的同行)。另外,后来的事证明:不许武士去干草民的职业,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可以看到,丰臣秀吉的做法有第六天魔王的影子。但他毕竟不是织田信长,对商业和基督教的态度就不怎么样。秀吉修改了国家的法律,把老板们贬为最下等的良民(地位比贱民和奴隶高,但在衙门打官司时会受歧视)。不过,做买卖毕竟能赚大钱,所以他重用了很多大商人来帮政府经营商业和工场,并管理国库的钱财,在制定经济政策时也要听取这些顾问的意见(和钱有关的事上,商人最在行,猴子心里明白这一点)。和以前一样,大名们和老板们仍然打得火热,日本商人的法律地位虽然低了,但影响力却在不断扩大,比起清朝的同行,他们的处境已经很好了。

一幅比较可信的丰臣秀吉画像。外貌不怎么样的他还有一个“秃鼠”的外号。一种说法认为,秀吉从来就没有过“猴子”这个外号,那是后人编造的。

丰臣秀吉不喜欢洋人,担心大名通过与洋人做生意来增强实力(海外生意能赚大钱),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开始限制日本的海外贸易。想去国外做生意,那必须有他发的许可证。日本的主要港口也被他的亲信牢牢地控制着。同时,秀吉觉得基督教很不顺眼。对他建立的新体制来说,人数达到几十万的各种教会组织是一种潜在的巨大威胁。教会宣传的平等、博爱和贞操等思想让他很不舒服(他曾经找来几个女教徒陪他睡觉,结果被当面拒绝)。1587年夏天,丰臣秀吉宣布基督教是邪教,命令所有的西方传教士马上滚出日本,还没收了教会的土地。1596年,他杀害了一大批不肯离开的传教士。但是,基督教已经在日本扎下了根,没那么容易拔掉。教会变成了地下组织,在日本人中继续传教,顽强地生存了下来(更加恐怖血腥的镇压还在后头呢)。

小编推荐:抗战中的西南联大:在战火硝烟与物资匮乏中治学刘备错失唯一的独占荆州机会:因怕影响“仁德”张作霖被苏联炸死?资料证明日军比苏特工快一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