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二战前的经典谍战:《田中奏折》如何被泄露的

二战前的经典谍战:《田中奏折》如何被泄露的

时间:2016-10-21 15:36:58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二战前的经典谍战:《田中奏折》如何被泄露的

1929年末,南京《时事月报》登载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惊心动魄之日本满蒙积极政策——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即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田中奏折》。《田中奏折》是日本政府于1927年年底秘密制订的全盘侵华计划,由首相田中义一上奏裕仁天皇,是当时日本的最高核心机密,被密藏于戒备森严的日本皇宫。那么,这样一份机密文件是如何泄露而公之于众的呢?

张学良密令侦获《田中奏折》

《田中奏折》明确表示:“过去的日俄战争实际上是中日战争,将来如欲控制中国,必须首先打倒美国势力,这和日俄战争大同小异。如欲征服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倘若中国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亚细亚、印度、南洋等地异服的民族必然会敬畏我国而向我投降,使全世界认识到亚洲是属于我国的,而永远不敢侵犯我国。这是明治大帝的遗策,也是我大日本帝国存立的必要大事。”该《奏章》内容详尽,从军事、经济、铁路、金融、机构设置等方面对侵略行动都作以详细的安排部署。日本决定武力侵占中国进而吞并整个亚洲的野心昭然若揭。《田中奏折》一经曝光,不仅震惊了中国,也轰动了全世界。

1928年6月4日,日本驻东北的关东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此时,田中政府又派出特使林权助对张学良威胁利诱,企图阻止东北“易帜”与全中国统一。日本田中政府上台—年多对中国野蛮的侵略行径,引起了张学良深深的忧虑。这天,王家桢呈送给张学良一份驻东京办事处人员蔡智堪发来的加急密报。张学良一看,上面写道:田中内阁强行阻止南北妥协失败后,不仅对满洲政策遭受挫折,关税交涉完全陷于孤立,出兵济南泥足深陷,而且因炸死大帅的交叉点时间在国会被穷追猛打,裕仁天皇也动怒追问,以床次竹二郎为首的在野党指责田中义一挥舞战刀早已丧失威力,日本的威信急剧下降,遂使田中内阁陷于绝望状态。为坐稳首相宝座,田中内阁变本加厉推行《田中奏折》所确定的侵略中国的计划,企图加快夺取“满蒙”的步伐,从而跳出四面楚歌的困境。张学良看毕文件,对王家桢说:“赶快指示蔡智堪,尽快搞到《田中奏折》!”张学良沉思良久,忽然似有所悟:“政友本党总裁床次竹二郎是田中义一的死对头,我们应派人和他取得联络,利用他取得《田中奏折》!”

二战前的经典谍战:《田中奏折》如何被泄露的

从沈阳寄到东京的神秘甜饼

1928年6月的一天,蔡智堪在东京正宴请中野正刚等贵族议员,收到沈阳寄来的一件小邮包。打开一看,是一枚甜饼。中野正刚说:“中国大饼转赠与我如何?”蔡智堪回答道:“饼非煎过,食之有害。”散席后,蔡智堪掰开饼,见到藏在饼中的一张纸条,是王家桢用毛笔书写的一封密信,上写:“英美方面传说,《田中首相奏章》对我国颇有利害,宜速图谋人手,用费不计多少。”

蔡智堪久居日本,且在日本政界活动多年,经常在经济上接济一些政界要人。经审慎考虑后,他决定不用通常的间谍手段,而是利用民政党和政友会的矛盾,采用“国民外交”手段,获取这份密件。

蔡智堪首先找到执政的田中派“政友会”的总务会长永井柳太郎,向他假意提议,应设法将《田中奏折》先在蔡出资开办的《日华》杂志上发表,永井立即谢绝。蔡智堪便又找到在野的反对党“民政党”党魁、前内务大臣床次竹二郎,向其提议,为了民政党能打倒执政的“政友会”,推翻田中内阁,应设法公开揭发《田中奏折》,以引起国际舆论的谴责与日本国内政局的变化;同时联络元老派,向他们指出,因当时日本尚准备不足,若立即实施《田中奏折》,势必引起国内动荡与军人势力膨胀,危及天皇与元老派地位,从而与元老派结盟,请元老派重臣设法取得《田中奏折》公开于世,共同推倒田中内阁。床次听了大喜,对蔡智堪说:“我当为你打听线索。”

夜入日本皇宫抄取密件

过了几天,床次找到线索。便会见蔡智堪,要他设盛宴,用中国高级菜肴与五加皮酒,宴请内大牧牧野伯爵等元老派贵族重臣。在宴席上,床次在致词中说:“田中内阁欲以武力吞并满蒙,必将危及中日邦交,并引起国内革命,危及天皇。”蔡智堪在讲话中与床次相呼应,牧野等人听了颇为心动。

大约一星期后,床次告诉蔡智堪:“牧野伯爵称,中国当局如敢将《田中奏折》公之于世,保皇党就可利用英美舆论,阻止田中内阁执行武力政策。中国政府如能承诺这一点,牧野伯爵就可设法让你进入皇宫秘密抄写《田中奏折》。”蔡智堪接到这一消息,立即请示王家桢,得到王的应允。牧野获悉后,当即命令在御文库工作的妻弟山下勇,布置蔡智堪夜间入内,抄取《田中奏折》。

1928年6月某日23时50分,蔡智堪携带皇窒书库专用的黄色册皮大小型三四十张、绿色绣线数团、银锥三支、大小针一包,扮作—个补册工人,携带牧野伯爵交来的金质圆形“皇居临时通行牌”(编号72号),由山下勇领路到达皇城。原来预定从“西丸大手门入宫”,因皇室书库便在这个门内。后来决定由“红叶山下御门”进入。因为“西丸大手门”外“断足桥”很长,四面树木不足遮掩。由“红叶山下御门”进入后,约走五六分钟,蔡智堪便进入书库了,时间是次日的零时50分。

蔡智堪随山下勇来到一个大办公室,山下把一个文件夹递到蔡智堪的手中。打开文件夹,“田中首相奏章”六个大字赫然跃入眼帘。蔡智堪虽然很兴奋,更深知时间紧迫,于是忙取出准备好的碳酸纸,然后将纸片附在《田中奏折》原件上,用铅笔誊录起来。

蔡智堪正在灯下奋笔疾抄之时,山下勇突然慌忙将御文库的灯关掉,屋子里顿时漆黑一团。只听山下勇压低声音说:“有一个黑影正向这里走来!”蔡不由一惊。“看样子是宫内侍从黑木正光。”山下勇说。二人凝神细看,发现黑木正光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忽然弯腰拾起一团纸,然后走了。

他们看着黑木走远了,才长出一口气。山下勇打开一盏小灯,蔡智堪又继续抄写。

渐渐地,天空出现了鱼肚白。山下勇赶紧提醒道:“天快亮了,今天先抄写到这吧,改天再来!”蔡赶快将《田中奏折》原件整理好,交给山下勇,再将誊抄好的材料仔细揣入怀中,然后匆匆从原路走出日本皇宫。第二天傍晚,二人依据之前的方法进入御文库,继续抄写田中奏折。夜半时分,又有人来,两人已经来不及逃离,刚钻到墙角的一架屏风后面,就见御文库的门被打开,皇室侍从武官长铃木贯太郎带领一伙侍卫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随手打开电灯开关,厉声命令道:“我远远看见这里有灯光,赶紧给我搜!”这时,屏风外面传来脚步声,一个中年侍卫转入屏风后面,故意大声嚷道:“别神经过敏,连个人影都没有!”山下勇一看,这个侍卫正是自己的好朋友石川忠雄。石川低声对蔡智堪说:“蔡先生,我们在东京帝大后房见过面,我们是志同道合者!”原来他是日本共产党东京帝大细胞组织负责人,蔡智堪忙上前紧握住他的手,连声道谢。石川从口袋中掏出两根蜡烛交给山下勇说:“别开电灯了,用蜡烛吧!我在外面照顾,你们赶快干!”

然后,石川忠雄迅即迈步到屏风外面,找到铃木贯太郎道:“请侍从武官长回府安歇,我留下在御文库周围巡逻!”铃木应允后,带领众侍从离开御文库。山下勇麻利点燃蜡烛,和蔡智堪分头抄写。大功告成后,山下勇掏出钥匙从里面打开门,两人偷偷溜出,见石川还在门外等候。石川把一套皇宫侍从服装交给蔡智堪,让他穿在外面,并让山下护送他出宫,自己在暗中保护。

蔡智堪和山下勇沿着皇宫的护城河缓缓前行,见已无可疑人注意,蔡先将皇宫侍卫服脱下交给山下勇,又掏出金质圆形的第72号“皇居临时通行牌”,郑重地还给他。至此,蔡智堪在日本友人的帮助下,凭借自己的勇敢和智慧,终于从日本皇宫中抄取出了机密文件《田中奏折》。

小编推荐:抗战中的江阴海战:中国海军一战几乎全军覆没民国才女“身体写作”:自称与三千多男人上过床打入汪伪政府最高层的中共情报小组为何被破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