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解密虹口公园爆炸案:日本大将被朝鲜义士炸死

解密虹口公园爆炸案:日本大将被朝鲜义士炸死

时间:2016-10-09 12:17:07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解密虹口公园爆炸案:日本大将被朝鲜义士炸死

1932年4月29日,上海虹口公园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刺杀事件,韩国义士尹奉吉用炸弹炸死日军大将白川义则,并将多位日军高官炸成重伤。这次刺杀事件,是对耀武扬威地在中国的土地上庆祝其所谓“祝捷大会”的日本军国主义的极大打击。事实上这一刺杀事件的策划和实施的过程,中国志士的身影不时显现,这次刺杀事件是中韩两国义士对于日本侵略者的一次共同的沉重打击。

侵略者的“祝捷大会”

为了转移国际视线,成功地消化伪满洲国的侵略成果,掩护伪满洲国的建立,日军悍然在上海制造事端,挑起中日之间的战争。这是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的根本原因。面对日本军队的挑衅,守卫上海的十九路军奋起反抗,得到上海和全国各界的大力支持,最终国民政府派出了最精锐的德械师参战,中央政府和地方实力派同仇敌忾地对抗日本侵略者。

上海战事爆发之后,日本方面迅速组建了上海派遣军,由前任陆军大臣、陆军大将白川义则充当总司令官。白川义则参与过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并长期在关东军任职,一直做到了关东军司令。其担任陆军大臣时期,日军策划实施了“济南惨案”。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狂热侵略分子。

白川义则搭乘日本第二舰队旗舰“妙高”号,于2月29日到达上海。他发现了中国守军在浏河太仓侧翼防卫不足的软肋,派军在浏河登陆,夹击上海的中国军队。3月2日,腹背受敌的中国军队被迫全线后撤。3月3日,国际联盟在日内瓦召开讨论结束上海战事的调停会议,双方停战。就在国际联盟尚在调停之际,白川义则狂妄地对外界宣布,4月29日,在日本天皇生日那天,要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天长节”祝捷大会,以庆祝日本在上海对中国战争的胜利。

解密虹口公园爆炸案:日本大将被朝鲜义士炸死

“出云号”爆炸事件

白川义则实在是太狂妄,实际上,就在中日两国军队还在交战之时,中国义士就策划过一次针对他的刺杀事件。这件事情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也相当有名气,就是暗杀大王王亚樵准备炸沉白川义则的旗舰“出云”号事件。王亚樵当年也是威震上海滩的人物,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斧头帮的帮主,另外一个是暗杀大王。斧头帮的帮主不过是类似于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等青帮大佬的江湖身份。而他搞暗杀不是杀帮派的对头,而是杀他认为阻碍中国历史进步、危害中国政局的达官显贵。这位斧头帮的帮主把斧头帮搞成了一个暗杀团。王亚樵刺杀过蒋介石、宋子文,都没有成功。白川义则被刺是他的刺杀事件中最成功的一次。

王亚樵和驻守在上海的十九路军的陈铭枢将军比较熟悉,十九路军松沪抗战期间,王亚樵已将斧头帮改组成“铁血锄奸团”,专门暗杀日本高官和汉奸。2月29日,他和自己的老部下、当时在十九路军担任团长的余立奎策划了“出云”号爆炸事件。他们派遣从锄奸团里精心挑选出来的两名水性特别好的队员,在“出云”号的底部安置了炸药和水雷,可惜由于炸药威力不够及放置位置不当,只让“出云”号炸出一个大洞。

“出云”号爆炸事件发生后,日军加强了防卫,想要再次炸舰难度太大。王亚樵等人在等待新的时机。当白川义则宣布要搞祝捷大会的时候,王亚樵与陈铭枢将军作了商议,决定在祝捷大会会场动手。

王亚樵在上海刺杀日寇的行动一直得到十九路军的暗中支持,王亚樵将初步的设想与十九路军后方办事处的主任范志陆商量后,范志陆上报给十九路军的蔡廷锴将军,蔡将军也表示全力支持,于是行刺费用的经费得到了保障—十九路军从华侨捐款中拨出部分款项给王亚樵实施刺杀行动。

刺杀手段定下来,经费也有了,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既然是用炸弹炸死日酋,炸弹的威力需要有保障,要确保能炸死敌人,炸弹的伪装也要做好,否则不好带进会场;二是炸弹由谁带进会场,又由谁来将它放置或者投掷到主席台上?

王亚樵打听到,日本方面对祝捷大会控制得非常严密,只准日本人和朝鲜人以及他们特邀的部分外国人进场,中国人很难混进去。要进会场的人,必须看起来很像日本人,日语很流利。王亚樵冥思苦想,最终否决了由中国人假扮日本人进场行刺的想法,他决定找大韩民国流亡政府的朋友帮忙,从爱国的朝鲜侨民中寻找合适的对象,乔装行刺—朝鲜被日本统治已有20多年,很多朝鲜侨民日语很流利,言行举止也很像日本人。于是王亚樵找来了韩国志士安昌浩,并给他4万元经费。安昌浩是韩国独立运动的元老,他找来了韩国独立运动的另一元老金九。金九后来被尊奉为韩国独立运动之父,他当时的身份是韩国临时政府的首脑。金九也是暗杀高手,他在韩国临时政府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负责锄奸,并在1931年组建了特务队,专门暗杀日本高官。1932年1月8日,他刚刚策划实施了李奉昌义士在日本东京樱田门前暗杀日本天皇的事件。李在天皇座车到达面前时,向座车投掷了两枚手榴弹,一枚命中副车,另一枚命中了天皇座车—可惜没有爆炸。

暗杀对于弱小的韩国独立运动志士们来说,已成为一种专门的抗争手段,这种手段开创自安重根义士,他1909年在哈尔滨刺杀了日本首相伊藤博文,造成了巨大的国际影响,也激励了其他义士。所以暗杀成了韩国独立运动人士常用的手段。这次,金九方面义不容辞地承担了实施的责任。在韩国义士看来,日本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韩国义士的准备

金九本身就是一个老牌的特工专家。他的思路非常清晰,围绕炸弹和人选,立即展开了出色的工作。

李奉昌行刺日本天皇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炸弹太差。炸弹威力不足,还出现了哑弹。他找到了本名金弘逸的韩国侨民王雄,王雄也是韩国独立党成员,当时担任上海兵工厂中校兵器主任,并兼任十九路军的后方情报局长。金九的想法是让上海兵工厂的专家们帮忙制造易于携带威力又很大的大型定时炸弹。专家们表示,很难做到这一点,日军防范很严密,凡是日本人聚集的地方,都会有日本军方的工兵,探测与会人员身上有无携带爆炸物。

《上海日日新闻》的报纸登出了一则消息启发了金九。这份日本报纸刊登的是日本方面要求的日侨参加祝捷大会的入场须知:要随身携带饭盒、水壶,还要带一面日本国旗,估计日方将给参加的日侨供应饮食。金九灵机一动,如果将炸弹做成饭盒和水壶的形状,那么带进场的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毕竟参加祝捷大会的日本侨民人数众多,日本人对这些常用的东西估计不会太注意的。事后证实了金九的想法完全正确。

上海兵工厂的技师在炸弹专家王伯修的指导下在三天之内赶制出了20多个饭盒和水壶炸弹。金九在第二天去上海兵工厂现场查看过炸弹的威力,试验了20多次,全部成功。

第三天,上海兵工厂将20多个炸弹送到了王雄家里。金九分多次将这些炸弹运到了法租界一位韩国侨民家里。剩下的就是找到合适的人来执行刺杀计划了,金九想到了尹奉吉。

尹奉吉现在已与安重根一样成为韩国独立运动的杰出代表,受到了韩国人民广泛的敬仰。他1908年6月21日出生于朝鲜忠清南道礼山郡德山面柿梁里,本名禹仪,字镛起,雅号梅轩,别名奉吉,能写汉文诗,会讲一口流利日语。

他的一生都与韩国独立运动紧紧联系在一起。少年时期,为了不接受日本殖民教育,毅然从日本殖民学校退学;成年后,在韩国民间从事独立运动,23岁离开家乡,来到上海,与韩国独立运动的领袖们共同战斗。他与安重根的弟弟安恭根过从甚密,并结识了金九,他曾对金九表示:“先生,我心中珍藏着爱的炸弹。我希望为了祖国独立,投掷出我的身体和心中的炸弹。”

这句话令金九印象深刻。尹奉吉相貌堂堂,日语流利,又有丰富的应对日本特务的经验,而且他为了韩国独立运动不吝献出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是,尹奉吉刚刚来上海不久,日本特务对他并不是特别了解,让他装扮成日本侨民,再合适不过。

解密虹口公园爆炸案:日本大将被朝鲜义士炸死

尹奉吉当即表示同意了这一计划,并觉得非常光荣。为了将这次刺杀事件的影响力尽量扩大,在4月26日,尹奉吉站在了韩国国旗之下,左手紧握一枚炸弹,右手握住一把手枪,胸前挂着宣誓誓言,进行了宣誓,并留下了照片。这次宣誓,尹奉吉成为正式的韩国爱国团成员。尹奉吉宣誓道:“为了祖国的独立与自由,我以一颗赤诚之心加入朝鲜人爱国团,发誓击毙侵华日军将领。朝鲜民国十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宣誓人尹奉吉,朝鲜人爱国团前。”

接下来的几天里,尹奉吉与韩国爱国团成员李东海扮作情侣,每天都去虹口公园踩点,考察现场,研究炸弹的投掷位置。一切都已成竹在胸,就欠惊天一击。

惊天一击

28日晚上,金九带着两枚炸弹赶到了日侨金海山家,托金海山买一些牛肉,准备明天的早餐,为即将前往东三省执行秘密任务的尹奉吉践行。29日,尹奉吉义士依约来到金海山家,神态自若地吃完了金海山做的牛肉面,带着炸弹慷慨赴死。他的平静和自然,让老牌特工金九都非常吃惊,尹奉吉就像“一个农夫准备下田干活似的”吃完了饭。

临走前,他换下了几天前花6元钱买的新表,换上了金九价值2元钱的旧表。金海山为尹奉吉叫了一辆出租车,金九追了出来送尹奉吉上车,尹奉吉向金九道了一声“珍重”,老牌特工金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哽咽地说道:“黄泉再见。”

尹奉吉来到虹口公园,混进了日侨队伍中。他左手拿着国旗和“饭盒”,右肩上挎着军用水壶,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前来参加祝捷大会的日本侨民。尹奉吉顺利进场,并且抢到了日侨观礼的最佳位置—日本方面在主席台下安排了日本学生,后面就是日侨观礼的位置。他距离主席台只有十几米。

九点半,“天长节”大会开始了。日军耀武扬威地举行了阅兵式,日本参加淞沪战役的第9、第11及第14师团以及海军部队的约1.5万名军人接受检阅。白川义则等日酋端坐在主席台上接受检阅。到了11点,日方正式开始举行“祝捷大会”,各国使领馆人员纷纷从主席台撤离,因为他们要严守中立,日本方面举行的天长节纪念仪式,他们是可以参加的,祝捷大会不能参加。由于外国使领馆人员退场,会场稍有混乱,日本人的注意力都被退场的外国使领馆人员吸引过去了。尹奉吉一步一步往前挪动,到了距离主席台5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对于他位置的变化,没有人注意到。

日本人搭建的主席台,高两米,宽六米,主席台后面围着一群日本宪兵,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警戒线,为了拍摄,主席台前面是没有宪兵的。外国使领馆人员撤退完毕,祝捷大会开始了,日侨们挥舞着手中的旗帜,歇斯底里地喊着口号。此时的主席台上只剩7个日本政要,白川义则端坐其中。白川义则首先发表讲话,鼓吹日军在上海战役中的赫赫武功,并祝愿日本“武运长久”,日本天皇“圣寿无疆”。

11时30分,祝捷大会进入高潮。所有日本政要和侨民,都开始高唱日本国歌,18架日本飞机飞越虹口公园上空。天上下起了小雨,主席台上的7名日酋挺身而立,纹丝不动。11时40分,日本国歌即将唱完的时候,尹奉吉突然冲向主席台,拔起了水壶炸弹的安全扣,奋力将它扔到主席台上。轰的一声,主席台上烟尘四起,哀嚎声响起。日本驻沪居留民团行政委员长河端贞次当场被炸死,白川义则身中204块弹片,后紧急送去抢救,于5月26日医治无效死亡。第9师团师团长植田谦吉和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被炸断一条腿,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被炸瞎一只眼睛。7名日本政要纷纷倒在主席台上。

白川义则是日军侵华以来,被击毙的最高军衔的日本陆军将领。现场乱成一片,日本宪兵扑上来抓捕尹奉吉义士。尹奉吉并不想逃跑,他大呼“大韩民国万岁”,在场的外国记者描述他就像一只“愤怒的狮子”。

义士的结局

爆炸案震惊了世界。

尹奉吉遭受了日军严刑拷打,但他誓死不屈,不透露任何一个同志的姓名,日本人强迫他说出同党,他就告诉日本人“大韩民族老少皆我同党”。5月25日,上海派遣军军法会议判尹奉吉死刑,11月下旬,日寇将尹奉吉解至日本,关押在大阪陆军刑务所,12月17日再转到第9师团司令部所在地金泽,1932年12月19日上午7时40分,25岁的尹奉吉被秘密枪杀于金泽郊外的三小牛工兵作业场,结束了他悲壮而又英勇的一生。日本方面为了表示对他的愤怒,将他掩埋在一个十字路口,任日本人来往践踏。

1946年,韩国爱国人士在金泽找到尹奉吉义士遗体,此时尹奉吉义士埋葬地已成了一个垃圾场。尹奉吉遗骨被运回韩国,举行了最高规格的葬礼。韩国政府在尹奉吉和韩国独立纪念馆竖起了尹奉吉的铜像,永久地纪念这位为国家和民族献出生命的伟大勇士。

小编推荐:日本记者描述日军南京大屠杀:一整夜都在刀刺苏军回忆日本投降仪式:美国精心策划的签字仪式解密广田密电:日军南京大屠杀系列暴行的铁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