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解密:曹操兵败赤壁的真正原因因为疫病丛生?

解密:曹操兵败赤壁的真正原因因为疫病丛生?

时间:2016-09-14 13:59:40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解密:曹操兵败赤壁的真正原因因为疫病丛生?

《三国演义》里周瑜在赤壁之战前,说曹兵犯了四大忌:一是马腾、韩遂未灭,后方不稳,二是北方兵不利水战,三是马无草料,四是北方兵水土不服。对于这些原因,网络解释的很多,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我们今天要说的是造成曹操赤壁大败的原因,竟然是一只小得你根本看不见的“虫子”,这话从何说起呢?

一起来看看《历史学家茶座》李友松的分析

建安十三年(208)的赤壁之战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战争之一。一千多年来,关于这次战争有过种种记述和评论,虽然多数的意见倾向于火烧赤壁导致曹军失败,但有许多可疑之处。本文重点讨论曹操兵败赤壁与血吸虫病的关系,力图使之成为战争与疾病史的有趣篇章,也作为替曹操翻案的一部分。

史料记载

在史料中对曹操兵马在赤壁之战患病并受危害的记述是不厌其烦的,择主要者罗列于后。

(周瑜对孙权说)今北土未平,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而操舍鞍马,仗舟楫,与吴、越争衡;今又盛寒,马无稿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者用兵之患也。(《资治通鉴》)

是夜,瑜复见权曰:‘诸人徒见操书言水步八十万而各恐慑……今以实校之,彼所将中国人不过十五六万,且已久疲,所得表众亦极七八万耳,尚属狐疑,夫以疲病之卒御狐疑之众,众数虽多,甚未足畏。(同上)

解密:曹操兵败赤壁的真正原因因为疫病丛生?

权遂遣瑜及程普等与备并力逆曹军,遇于赤壁,时曹公军众已有疾病,初一交战,公等败退,引次江北。(同上)

曹公军不利于来壁,兼以疫死。(《三国志·蜀书·刘焉传》)

时又疾病,北军多死,曹军引退。(《三国志·蜀书·先主传》)

公烧其余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三国志·吴书·吴主传》)

刘备周瑜水陆并进,追操至南郡,时操军兼以饥疫,死者大半……引军北还。(《资治通鉴》)

至于赤壁之败 ,盖有运数,实由疾疫大兴,以损凌厉之锋,凯风自南,用成焚如之势。天实为之,岂人事哉?(《三国志·魏书·贾翊传》,裴松之注)

孙权率众围合肥。时大军征荆州,遇疾疫,唯遣将军张熹单将千骑过领汝南兵以解围,颇复疾疫。(《三国志·魏书·蒋济传》)

(建安)十四年春三月,军至谯作轻舟,治水军……卒末,令曰:‘自顷以来,军数征行,或遇疫气,吏士死亡不归,家室怨旷,百姓流离,而仁者岂乐之哉?不得以也。(《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太祖又与荀■曰:‘追惜奉孝,不能去心,其人见时事兵事,过绝于人,又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则不生还’。(同上)

疾病发生的必然性

数十万军马的远征、作战的繁忙劳顿、生活的动荡以及条件的低下,造成体力上的消耗和精神上的紧张是可以想象的。这必然降低了个体和整体对疾病感染与发病的抵抗力和康复机能的水准。同中国北方相比,南方气候炎热多雨,温湿度等条件适于各种传染病、地方疾病原和传播媒介的繁衍和循环。那些当时无法明了的致病微生物对新进入疫区人群、马匹的侵袭性以及入侵后的致病性也远比世居此地的人群和动物更为严重。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记述周瑜对孙权分析似可作为曹军南征失败原因总的提示。周瑜分析曹军南征的诸多不利因素:一是后顾之忧;二是步兵不习水战;三是后勤供应;四是疾病。这其中那一点是最重要的呢? 虽然“北土未平”,但在关西的马超、韩遂只不过是潜在的威胁,并没有造成眼前的危害;“舍鞍马,仗舟楫”是弃长就短,确有被动之处,但在得到荆州降军,特别是水军以及“蒙冲斗舰乃以千数”之后,使兵力得以大大的补充和加强;自秋入冬的后勤供应(马之蒿草、兵之食粮)在有了荆州降军于江陵等地的储存及江南之富庶,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吧!唯其无法克服的是:这些来自遥远的北方籍的“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这一因素了。

疾病的严重性

如果仅是普通的伤风感冒之类的小毛病而在史料中大书特书似乎说不过去。按曹操的说法,赤壁之战的退却完全是“值有疾病”造成“吏士多死者”。应当注意的是疾病的发生与危害不光涉及士卒,也包括文武官员;不但发病,而且有死亡;不是个别,而是多数;不但使赤壁战场上的军事失利,在孙权围困合肥时亦因之派不出更多的援军,只好让部将张熹带领少数人马前往解救,但这支小队伍却也因继续发病或留下后遗症或因之体质下降继发其他疾病而使战斗力受影响;不但当时危害严重,经年之后还造成“百姓流离,家室怨旷”。 这是多么悲惨的场面啊!要不是遇到极大障碍,曹操的大军绝不会轻易“引次江北”之后又“引军还”的。

解密:曹操兵败赤壁的真正原因因为疫病丛生?

曹军哪些活动易被血吸虫感染

在血吸虫病流行区内凡同水接触者即有被感染的可能,所以不同的活动方式决定了同水接触的频度与时间上的差异造成感染与后果的不同。曹操军队在赤壁之战中有哪些活动感染血吸虫呢?我们着重从行军、训练、作战和生活四个方面来分析。

1. 行军转徙:曹军自河南进入湖北夺取襄阳后,又经过了好多地方,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秋七月至十二月),曹军行军辗转于河南南部,湖北大部及湖南北部的约四十个县份,行程达数千里。在这段时间里,曹操兵马可以说是“兵不解甲,马不下鞍”地奔忙周转。这样频繁的军旅生活大大地增加了同自然界的接触,无论是饮用、洗涤、游泳还是转徙跋涉,无不增加了同水的接触,自然也就增加了血吸虫尾蚴侵入的机会。

2. 训练水军:曹操军队在严寒季节、有限时间里开凿的玄武池,规模不大,水准不高,训练的船舰数量不足且品质低下,有经验的教练员短缺,这些原因,使之训练的水军不但人数有限,而且技巧亦差。官兵们在感叹之余别无他法,必须采取应急措施,于是乎就地训练水军,而且也只有占领江陵这个重要战略要地后,曹军才有可能组织对水军进行比较正规、比较系统的训练。因为这时候既有刘表部属的水军、训练用的船舰、教练员、场所,特别是时届秋高气爽之季,气温 、水温正适宜下水活动时节。总之,一方面由于主观上的需要,另一方面是条件的现成与便利,因此,曹军南征后的训练水军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并不知道这些活动地区大多是血吸虫病重疫区,以致在船上或下水活动中增加了感染的机会。

3. 战争:赤壁之战,尽管现在对其地点、规模、方式等等还有不同的理解和争议,但对于这次军事行动的两军交战是不能排除的。赤壁之战,除水军以船舰相对、两军以军马、步兵冲突,刀枪剑戟对仗和羽箭的射杀外,还包括前方的侦察、后方对战争、生活物资运输供应等等许多环节和部门的工作。而这些无论是前方战场还是后勤部门,只要在疫区内辗转,无不增加在野外的奔忙,战事活动决定了各项活动的强度和频率,增加了人马在野外同疫水的接触,从而增加了感染的机会和加重了感染的程度。

4. 生活:在战争期间,除战争活动是充满危险紧张外,生活也不能悠闲。曹军在赤壁之战中东西转移,训练交战中活动多、强度大,天气炎热时少不了要经常洗濯手脚、衣服以至于游泳洗澡;这些无不增加用水的次数和数量,也就增加了被血吸虫感染的危险。

排除其他诸如疟疾、鼠疫、斑疹伤寒、霍乱、痢疾、钩端螺旋体病、流行性出血热、流行性感冒等疾病的因素影响,我们应当认定,曹操在赤壁之败的主要原因是他的军队普遍感染了血吸虫病。

小编推荐:解密:历代的统治者是如何贯彻保护野生动物的?西安事变前国民党与中共之间有什么秘密联系?揭秘:袁世凯遗嘱是什么?与日本有何关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