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酒桌上的矛盾 到头来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干真仗

酒桌上的矛盾 到头来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干真仗

时间:2016-08-24 16:24:36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酒桌上的矛盾 到头来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干真仗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生活中,一起坐在酒桌上的,往往既非肝胆相照的哥们,也不一定是各怀心思的宿敌;有趣的倒是,一场糊涂酒喝罢,素不相识的两位可能成为知己,最有趣的还是,毫无嫌隙的一对,放下酒杯的同时,便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怨。

后唐的李克用和后梁太祖朱全忠,就是因酒结怨,最终闹得势不两立。

李克用、朱全忠联手剿灭了黄巢义军的残余势力后,一起回到开封。开封是朱全忠的地盘,李克用在这儿属于友军。我的地盘我做主,朱全忠回了他的将军大殿,李克用被安排住在上源驿。

携手打了胜仗,一起举杯欢庆一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这一天,朱全忠以主人身份摆下酒宴,邀李克用及其部下乐呵乐呵。开始气氛还是不错的,哥俩好。喝着喝着就不对劲了。“克用乘醉任气”,李克用借着酒劲牛逼起来了,言语放肆,不把朱全忠当回事了。望着了李克用不可一世的傲慢样子,朱全忠不干了,你个“独眼龙(李克用一只眼瞎)”,算哪根葱,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当晚,酒宴不欢而散。

回到自己的大将军府,朱全忠越想越气。留着李克用这小子,将来必是大患,如今在我的地界,不如就手把这小子收拾了算逑。就这么办,无毒不丈夫。“是夜,命甲士围而攻之。”朱全忠立即调集精锐,包围了李克用驻扎的上源驿。

李克用在酒桌上威风耍够了,醉醺醺带着手下回到上源驿,倒头便呼呼大睡。那会料到半夜时分,杀头的危险正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等到听见外面震天的喊杀声,他的人马已被朱全忠砍杀掉大半,身边只剩下几十个近身侍卫。

看来是完了,朱全忠这老小子翻脸不认人,真起了歹意,今儿个要栽在这老小子手里了。几十个人怎么对付得了朱全忠的上千精锐,李克用几近绝望。

天不灭曹,“会大雨雷电,克用因得于电光中逾垣遁去,唯杀其部下数百人而已。”李克用命大,朱家军正要闯进去结果他性命,突然天空雷电大作,暴雨如注,李克用在几个心腹干将的护卫下,乘着电光翻墙逃脱了,一路向北,奔向他的领地太原。

两人的梁子,就因为一场原本欢聚庆功的酒宴,结下了。此后,俩人谁也不服谁,一个盘踞河南,一个拥兵河东,虎视眈眈。

李克用瞧不上朱全忠,自有他的道理。朱温(全忠)山沟沟出身,十几岁丧父,跟随寡母寄人篱下。因调皮捣蛋“每加谴杖”,经常遭到主人的棍棒和斥骂。出于无奈,参加了黄巢起义军。黄巢攻占长安,朱温被委以同州(今属陕西大荔)防御使。眼看黄巢大势已去,朱温反戈一击投降了唐朝廷,被唐僖宗任命为右金吾大将军,获赐名“全忠”——其实他对谁也不“忠”,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土豪一个。

李克用人家是正宗的将门之后。突厥族人,原姓朱邪,始祖曾随太宗李世民征高句丽,任命为沙陁都督,五代承袭。祖父是唐德宗朝的金吾将军,父亲任唐朔州(今属山西)刺史,后入朝任金吾上将军,皇帝赐姓李,改名李国昌。李克用是李国昌的三儿子,十三岁时即武艺过人,一箭同时射落空中两只野鸭;十五岁随父出征,久经沙场,英勇无畏,人称“飞虎子”。父亲任振武节度使时,克用已是云中(山西大同)牙将。

据说在云中别墅,有一天夜里李克用正搂着歌妓熟睡,一个江湖大侠持刀要杀他,入室但见克用帐中烈火熊熊燃烧,侠客惊惧异常,仓皇退出。唐昭宗乾宁二年(公元895年),李克用被封为晋王。

非凡的身世和威名,加上自负张扬的个性,他怎么会把一个出尔反尔的暴发户朱全忠放在眼里呢?

可朱温也有他不服李克用的本钱。虽说是投机得逞,毕竟现在中原大地尽在他掌握之中,连大唐的小皇帝都得看他眼色行事。

俩人就此互不相让。朱全忠经营汴州,李克用盘踞河东。因不满朱全忠所部的猖狂,李克用上奏唐天子,称他准备带五万人马,渡过黄河去教训一下朱全忠。唐天子这会儿最不敢惹的人就是朱全忠,“天子览表,遣使譬喻百端,轺传相望。”看罢李克用的奏章,唐天子急忙派使臣赶往晋阳(今属太原),苦口婆心百般劝解开导李克用别没事找事,一人说不服,皇帝连番派人,路上的小马车接二连三奔向河东。

大顺年(公元890年)八月,克用大败朱全忠于潞州(今属山西长治)。

公元896年,李克用破邠州(今属陕西彬县),与朱全忠争霸。在斥丘,小儿子落落被捉。李克用向朱全忠求和,朱全忠不允,杀了落落。仇怨愈结愈深。

光化元年(公元898年),唐昭宗李晔先后致信朱、李二人,规劝晋、汴和好。双方大约是为了给天子个面子,暂时宣布言和,还假惺惺地互派使节、互赠礼物,表面修好。

公元907年四月,朱全忠更名朱晃,杀了唐皇帝,自己做了皇帝,国号大梁,改元开平,建都开封。

第二年,朱晃调集大军进攻潞州(今属山西长治),大败而归。不幸的是,李克用很快因病而死,壮心未了,死不瞑目。大儿子李存勖继位晋王、河东节度使。朱全忠闻信,再度换帅调兵,采取“夹寨”战术——在潞州城下,更筑重城,内以防守军外突,外以挡援兵来袭,力图一举消灭晋军,荡平河东。不意,李家儿子较老子更有谋略,李存勖兵分二路,填堑烧寨,鼓噪而入,梁兵大败,伤亡数以万计。

在开封的朱晃闻信,惊讶得半天像中了魔。末了悲观哀叹道:“生子当如是,李氏不亡矣!吾家诸子,乃豚犬耳。”养儿子就得养像李存勖这样的呀,李氏看来真的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后继有望啊!再看看我家的这几个小子,个个像猪狗,不晓人事。

公元912年二月,朱晃亲率大军五十万,出征镇、定州(今属河北),在今天的河北枣强,被李存勖的小股疑兵打得丢盔卸甲落荒而逃。朱晃不堪其辱,忧愤成疾,抱病返回洛阳。他略带绝望地对身边大臣们说道:“我经营天下三十年,不意太原余孽(克用父子)更昌炽如此!”我从883年闯世界,于今(912年)三十年了,苦心经营,没想到太原李克用这父子俩反倒越来越成气候。“吾观其志不小,天复夺我年,我死,诸儿非彼敌也,吾无葬地矣!”我看存勖这小子野心不小,上天又不容我多活几年,我若死了,几个不成器的儿子没有谁能是李存勖的对手,我将死无葬身之地了呀!

果然让朱全忠给说中了,他的儿子确实个个不成器,几个月之后,三儿子朱友珪斗胆把病中的老爷子朱晃给杀了,自个儿抢班夺权登基。江山从此被折腾成了个烂摊子。

李克用的后人倒真是鸿图大展,春风得意。同光元年(公元923年),晋王李存勖灭大梁,即帝位,改国号为大唐,革了大梁的命,完成了父亲的夙愿。

小编推荐:清帝谕祭碑现身泉州? 或来自施琅第六子墓葬朱元璋曾诫百官之:官员请客最多只能"四菜一汤"吴佩孚或死于日伪阴谋?日本高官参加他的葬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