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霍光是如何废掉皇帝刘贺的?又怎样团结大臣的

霍光是如何废掉皇帝刘贺的?又怎样团结大臣的

时间:2016-07-26 08:27:24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霍光是如何废掉皇帝刘贺的?又怎样团结大臣的

麦太对麦兜说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小朋友不听话。后来他死掉了。”

我总觉得,这个故事后面藏着一些更隐秘的深意。本来没有关系的两句话,当你赋与因果关系之后,就成了一个恐怖小说。说不定这说的就是霍光与昌邑王之间的故事呢。昭帝崩时,没有子嗣。武帝六个儿子,只剩下广陵王刘胥了,群臣讨论说可立刘胥。但刘胥品行不行,武帝时已经明确弃用他了,如今再推举,算是什么事呢?霍光不同意。而在汉武帝的孙子辈里,太子刘据只剩下一个后代刘病已,当时已经沦为平民;齐怀王刘闳,早夭无后;燕刺王刘旦谋反,也不可能立他的后代;所以,选了李夫人的儿子刘髆之子刘贺。

在霍光及群臣的授意之下,上官皇太后下诏书,召昌邑王来京师。后来,后来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昌邑王二十七天干了一千一百二十七件荒唐的事,平均每天干四十多件坏事。尚书令在皇太后及群臣面前,宣读了昌邑王的罪状。我把诏书中关于昌邑王的罪行分了一下类,大体上有以下几种:

一是,既然你是继了昭帝的嗣,召来为昭帝典丧的,但国丧当前,一路上你却毫无悲哀之色,吃肉喝酒,抢掠女人,宴乐游玩,高高兴兴地进宫去;大行还在殿前,又把乐人召进宫来,鼓吹歌舞;还有没有人伦?

霍光是如何废掉皇帝刘贺的?又怎样团结大臣的

二是,好色无度,路上抢女人玩也就算了,还与昭帝的宫女淫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是,破坏宫廷规矩,本来未登基之前,皇帝的信玺是不能打开的,结果你打开了还不封上;又拿走十六根符节,写信给中君卿,要送给人一千斤黄金,十个妻子;甚至把太牢祭祀的肉都和从官一起吃掉了;还驾起皇帝的法驾,把皇太后的小马车让宫奴骑……

四是,违背朝廷法度,随意把诸侯王、列侯、二千石的绶带给昌邑国的郎官佩戴,把他们免为良人,将符节上的黄旄改为红色;把宫里的财宝随意赏给人;避开宫中食监,派人到宫外买鸡肉猪肉,下诏让宫殿门卫放行、并作为常规。他与昭帝后宫淫乱还下令封口:“有敢泄露此事者腰斩!”

五是,违法行政,让人带着符节把你的昌邑奴仆二百多人带进宫,让他们在宫里游玩;晚上偷偷在温室设九宾之礼,召见你的姐夫昌邑关内侯;又祭典还没举行,就作玺书派使者拿着符节,祭祀昌邑哀王的陵园宗庙自称嗣子皇帝——后来,更拿着符节向各个官署下达召令征索物品,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七起。光禄大夫夏侯胜及侍中傅嘉几次进言,他派人责备夏侯胜,并把傅嘉绑进来下狱。我看到越来越多的说法为昌邑王洗白,认为霍光等朝臣把昌邑王废掉,是因为昌邑王把封地的官员都带到了长安,破坏了他们的利益格局,在权力斗争之后,昌邑王败了被废。可惜,昌邑王的行为可是洗不白的,纵观他的种种,他根本不是一个有政治智慧的人,也根本没有资格成为霍光等人的对手。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有两类,一是强大得对既得利益者构成了威胁;一是太逊,连“好狗不挡道”都不懂,被既得利益者像苍蝇一样摁死。

要笼统说这是政治斗争,也不算错,不过霍光的斗争对象应该说是法统。虽是当初瞎了眼选错了人,可立了皇帝旋即而废,让天下人如何看待自己?霍光很苦恼,私下问以前交好的大司农田延年,田延年劝他禀告太后,重新选贤能。霍光问,我也想啊,以前有没有这样的传统呢?田延年说,“伊尹担任殷的相国,废太甲来安顿宗庙,后世都称其忠,你如果能这么做,大家都会夸你是汉的伊尹。”

于是,霍光再命田延年兼任给事中。田延年先去找丞相杨敞商量,杨敞听了大惊,不敢说话,汗出淋漓。趁着田延年上厕所的光景,杨敞的夫人立即从东厢房跑过来对杨敞说:“国家大事霍光大将军已决定了,派九卿来告诉你而已,你不马上答应跟从大将军的话,就要先杀你了。”于是,杨敞和夫人都向田延年表态了。

霍光是如何废掉皇帝刘贺的?又怎样团结大臣的

霍光私下又和车骑将军张安世商量,召集丞相、御史、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在未央宫里开会。大家听说要废皇帝,开始都吓呆了,没有人敢吱声;田延年向前,走出座位按着剑说:“先帝以霍光将军托孤,现在社稷将倾了,如果让汉家绝祀,霍将军死后有何面目见先帝。今天的这件事,不允许反对的,谁不应,我就要用剑斩杀。”霍光唱白脸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好,现在天下洶洶不安,都是我的错。”大家都叩头,称:“天下百姓的命运都掌握在将军手中,我们都听从你的指挥。”

于是,昌邑王遂废。另立了从民间来的,毫无根基的刘病己为帝。

这种胁迫下的“唯大将军令”,到底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不好说。我们不妨倒推一下。伊尹把太甲囚禁三年,想必当时反对者亦不少,私底下少得了难听的话吗?周公辅政,势压成王,又有多少人说他是谋权篡位?过了几百年一看,居然都成了圣人先贤,万世之楷模了!霍光于无奈之中的废帝之举,恐怕也想仿效伊尹吧。只是,伊尹所处的奴隶社会,君权哪有这么至高无上?换了霍光的时代,哪怕是大家不得不承认他的做法有道理,宣帝也对他超越帝王的权力怀恨在心。

坦白地说,我并不先天性地讨厌“权臣”,不讨厌霍光不讨厌王凤,因为,现在看问题并不是只能站在皇权一方的惟一角度了。

小编推荐:揭秘:古代帝王们是怎么样解决台湾问题的?揭秘红军中的西方传教士:帮忙提供药品或经费揭秘中国第一次鸦片战争:谁是最后真正的赢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