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揭秘:蒋介石退守台湾主要是想保住西南做据点

揭秘:蒋介石退守台湾主要是想保住西南做据点

时间:2016-07-23 16:24:40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蒋介石退守台湾主要是想保住西南做据点

蒋中正返抵台北后,继续思考西南的军事部署,仍希望能保有川、康、滇、藏等地区,作为在中国大陆的据点。于12月11日分别致函胡宗南与顾祝同,指示今后作战方针。蒋氏期勉胡宗南“只要我军,尤其弟部能在西南与西北之间作长期奋斗之计,未有不能转败为胜”,希望能在成都东面的龙泉驿部署阵地,“在简阳以东地区增强若干兵力,预之作十日以上之周旋,以待我绵阳附近后续主力部队之转进,是为上策”。指示“成都非万不得已不宜放弃,至于后续部队经绵竹、灌县附近,再转进至岷江以西地区,是万不得已之举”,并对胡部未来行动与方针,提出四项方案,供胡氏实行:

第一、在成都平原决战,以期确保成都。

第二、转过岷江西岸,以雅安、康定为基地。并望能先控制西昌不失,故中意西昌仍须继续空运,运足一个加强团,先解决该处之刘部,编并之,然后扼要对云南各山口与各江口,切实防守之,但须派要员主持并尊重贺元靖,受其指挥。

第三、第二方案实行完成后,仍须向云南发展,而以攻占昆明为今后作战唯一目标,必须始终不懈,积极准备,务期达成此一重大任务,是亦弟部今后生存与成功惟一之出处也。

揭秘:蒋介石退守台湾主要是想保住西南做据点

第四、如第三方案不成,则可占领滇康青藏之中间地区,而以昌都为临时基地,相机向滇、向青、向川发展亦无不可,但此为万不得已之举,然亦不可不作此着想。惟该区气候寒冷,粮食缺乏,人口稀少,只可分地就食。然中深信中国与世界局势,当不使吾人艰窘至此,即使有此,亦为暂时之计耳。所虑者为此一冬季如能在岷江西岸及雅安、西昌以东度过冬季,则一至明年四月,自可南北东西,纵横自如矣。

12日,蒋氏与成都方面通电话,知军情尚无变化,感到十分安心,认为这种情形如果能维持五天,则胡宗南所部可安全集中,则成都可以确保矣,自记此事“诚关乎国家命运之存亡也”。

但是情势并不如蒋氏所设想,胡宗南部主力未能如期集中,主因在于胡部在南移的过程中,遭共军尾追攻击。当胡宗南部主力自秦岭南移后,中共第五野战军第十八兵团所辖第六十、第六十一、第六十二军及第七军即分东、中、西三路尾追袭击,使胡部第三十八、第三十、第七十六、第九十八、第十七各军遭受重大损失,残部向南部、阆中、三台附近集结。共军于十四日攻陷成都北方的重要据点广元后,一路南下,经剑阁、梓潼,21日抵绵阳附近。顾祝同命正在广汉的第十六兵团司令孙元良率所部,并统一指挥该地区内胡宗南各部,向绵阳方面共军实施反击。但胡部大部尚在南部、阆中地区,孙元良亦无力掌握局面,所辖第四十一军、第四十七军在金堂通电投共,绵阳亦失,共军于23日进抵德阳、什邡一线,对成都北侧构成严重威胁。

以第一二三师配属战车重炮,分别固守成都、新津,以牵制共军;主力则分循岷江东岸迄涪江以西地区,乘虚绕攻乐山、宜宾、泸州,南渡长江,分向西康、云南、贵州等地区转进,于23日晚开始行动,其突围时军队区分为:

一、第五兵团司令李文,指挥第一、第三、第三十六、第六十九军及第二一四师,向西昌转进;

二、第十八兵团司令李振,指挥第九十、第六十五、第三十军,向云南昭通转进;

三、第七兵团副司令薛敏泉,指挥第十七、第七十六、第九十八军,向贵州威宁转进。

嗣后因第十五兵团司令罗广文、第二十兵团司令陈克非等表示愿率残部随行,决定将孙元良之第十六兵团及第七十九、第一二七、第二十军等残部集中,先由成都向东攻击,再转向南进,经泸州向贵州毕节转进。

揭秘:蒋介石退守台湾主要是想保住西南做据点

胡宗南于完成各项突围部署后,率罗列及长官公署部分高级人员,于23日上午飞离成都,原拟至海口,因重雾无法下降,转降于海南岛最南端之三亚。而是项突围行动,事前并未报告台北方面,因此当蒋氏于23日催促续送前一日因气候不良未能送达之手函,得报告成都已无人接听电话时,至为骇异,叹曰:“殊非所料”。

对于胡宗南未经报准,离部飞琼一事,至为失望,认为“西南局势奋斗最后一线之希望,至此亦断绝矣”,痛责“将领之偷生怕匪,无耻无志,如此尚有何望?” 及至28日,王叔铭与罗列衔胡宗南之命,由海南来谒,报告其离蓉到琼经过,方始释怀,乃致函慰勉,促其迅速飞赴西昌,收拾川滇国军残部,继续戡乱。

另一方面,自广元失守后,胡宗南立即命裴昌会的第七兵团集中现有部队,于剑阁地区掩护李振的第十八兵团快速向成都行进。但位于成都以东及东南之共军,于15日向岷江西岸,乐山至江口以北一线发起全面攻击;16日,川、康间的重镇乐山失陷,成都情势危急。胡宗南命所部各军坚守成都以南的新津、彭山西南等地,以图与共军在成都附近决战。然共军分多路进逼,成都东面的资中、简阳及南面的彭山等地相继陷落。共军在胡部力守新津的情况下,决定绕道攻击,至21日,邛崃、大邑、崇庆等川西要点均告失陷,国军自成都西向西康的退路遭到切断,成都地区的国军陷于四面包围的困境。面对这样的局面,胡宗南记道:“吾人之一切计划,皆以第一军之调重庆而贻误,而全局失败,可慨也。”

蒋氏亦知战局并不乐观,以共军已占领绵阳,胡军后撤各部,皆为共军隔绝,无法向成都集中,不过仍希望胡部能集中现有兵力,先将新津、成都附近之共军击灭,然后回击成都北面的共军,于20日致电胡氏,称:

揭秘:蒋介石退守台湾主要是想保住西南做据点

绵阳新到之匪,不知其兵力大小如何,预料长途急进之匪,其力必疲也。惟无论如何,我军应集中现有兵力,先将新津、成都附近之匪予以击灭,不可待绵阳之匪逼近成都,双方受敌夹攻也。如新津、成都之匪,果能先行击灭时,我军尚有余力,则再回击北来之匪,否则即循岷江东岸急进,绕攻乐山、宜宾或泸州,是亦不失为中策也。惟成都必须留少数兵力固守,以牵制匪军,非万不得已,切勿撤空为要,何如,请即研究速决。

复于22日手书长函致胡,指示作战方针与行军路线,及今后空军与其行进途中联络办法。蒋氏对于此函至为重视,认为此乃胡部今后最大之生机,谓:“自信对党国与部属已竭尽心力。”但是该函因成都气候不良,带信飞机中途折回,未能于当日送达。

在此同时,胡宗南因情势日益恶化,不得不考虑突围。22日,胡氏在新津召开军事会议,宣布蒋20日来电,研究当前局势及对策,决定“局部攻击,主力避战,脱离战略包围”。

小编推荐:揭秘:李鸿章是如何回答保守派反对建造战舰的虎门条约是由谁签订的 ?虎门约是什么时候签订的揭秘:历史上的“铁帽子王”是什么 ?怎么来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