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历史纪事 >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时间:2016-07-04 17:00:21分类:历史纪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吴三桂得授提督职衔,遂返宁远,收集散卒,招募兵勇,重新整训军队。短短两个月,练兵就达上万人。而加上关外其他各镇新练的兵,其可调度的兵力可达二万五千之数。崇祯特意发帑金12万,户部发折色银30万两,再调天津漕米,陆续运至宁远,大力支持他的工作。这样,宁远的局势,又渐渐稳定下来。

新降清廷的祖大寿,为向皇太极表忠,自请以回宁远与城内家属取得联系,赚开城门。松山、锦州既得,皇太极的注意力也已转向宁远,与群臣商议,可以趁祖大寿妻子尚未搬回,总兵吴三桂尚未交替之时,由祖大寿前去劝降吴三桂。可是,祖大寿的人到了宁远,才刚提出要与祖大寿的儿子说个话,就遭到了守城官员的坚拒,派去的人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回来了。智取不行,就用强攻。清朝将佐纷纷鼓噪着乘松山大胜之势,电闪雷击,一举拿下宁远。祖可法、张存仁、马国柱、雷兴等一批大明降将的说法是:现在锦州已经拿下,宁远惊骇,山海关溃乱,北京震动,只要兵临城下,宁远必不战自溃。他们的话也不无道理。明军新败,人心惶惶。

而且,宁远原先有锦州及松山诸城作屏障,诸城间援急可相救,现在松山诸城已失,宁远孤城,直接暴露在强大的清骑兵跟前,一旦再实施“围城救援”的必杀之招,宁远危矣。但皇太极自觉松山战后,清兵虽获大胜,但士卒也颇有疲乏,而且,宁远城中多为松山溃逃之兵,乃是惊弓之鸟,可以传檄而定。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所以,他决定弃“硬”用“软”,在派遣八旗兵屯驻于宁远西面向吴三桂施加军事压力的同时,进行劝降,对吴三桂说服教育,让他缴械投降。这一策略,得到了明降将张存仁的高度附和。张存仁向皇太极讨好地说:“皇上只要对宁远城中的明朝镇将说明松山、锦州的顺逆之端、生杀之理,吴三桂又算不上什么奇才良将,一定心摇神动!”请求皇太极赶快给宁远吴三桂等人写劝降信,断言“仗我皇上之福,一纸赐书,胜于加兵数万,人心动摇,势如破竹,皇上乘机运策,因时速成。”

皇太极含笑从之,亲自抓笔操刀,给吴三桂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劝降信,以“识时务者为俊杰”作为中心论点呼吁吴三桂辨清形势,顺应历史潮流,趁早来归。当然,信中没有忘记离间吴三桂和崇祯两人一把,说:“松锦陷没,你坐视不救,罪恶滔天,你明国皇帝岂会有饶恕你的道理!”为了加强说服效果,他还给同守宁远的白广恩和柏副将都写了信,内容基本一样,引诱和招降,要求他们一起“开导吴将军”、“同心协谋,举城归顺”(《清太宗实录》卷六十)。

吴三桂却是置若罔闻,不做任何回应。看着皇太极的信不起作用,明降将张存仁急了。他之前可是断言“仗我皇上之福,一纸赐书,胜于加兵数万,人心动摇,势如破竹,皇上乘机运策,因时速成”的,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一纸赐书,并不人心动摇,也没势如破竹,而是泥牛沉海,毫无反应。是不是吴三桂本人没收到信,或者收到了,没有看呢?

皇太极点头称赞。就在这一歹毒的“绝后计”将要开始实施之际,祖大寿却收到了一封足足迟到了大半年的回信。信是一个名叫索内的蒙古人送来的。谢天谢地,吴三桂总算没让自己的老脸丢尽。祖大寿赶紧的、颤抖着双手将信件打开,一看,笑了。笑过之后,就屁颠屁颠地拿着呈交皇太极御览。皇太极一看,也笑了。信里写的是什么呢?非常可惜,吴三桂这封信没被史官保留下来。里面写的详细内容已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封信的出现,使皇太极取消了那个歹毒的“绝后计”计划。

而皇太极读了这封信后,第三次给吴三桂写信,信的开头是这样说的:“你写给你舅舅的信,朕已洞悉。将军之心,犹豫未决。朕担心将军失去这个机会,那真是太可惜了。”“将军之心,犹豫未决”,这就是说,吴三桂的内心已经产生了动摇,让皇太极们看到了希望。所以,祖大寿和皇太极读信之后,才有那会心一笑。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之前坚定不移地忠于明室的吴三桂思想发生了动摇呢?应该说,吴三桂效忠明室的思想非但没产生动摇,而是更加坚定了。为什么这样说呢?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拜皇太极所赐,吴三桂艳遇了一个足以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女人。且说,“奉命大将军”阿巴泰奉他的命令,又一次绕开紧城宁远,率大军深入山东兖州等地,尽情蹂躏河北、山东等地。吴三桂一如当年的袁崇焕,奉命驰援京师。一同入援的,还有山海关总兵马科、山东总兵刘泽清等诸镇兵马。负责督师的是夸夸其谈的大学士周延儒,大战在螺山(怀柔县北)一带展开。在其他将领畏缩不前的情况下,吴三桂和马科部发扬敢打敢拼的风格,牢牢地掌控了战争的主动权。

崇祯龙颜大悦,答应在近郊接见入援各路总兵。这样,吴三桂和刘泽清、马科等人得以在武英殿见到了崇祯。

这应该是吴三桂的第一次面圣。在这次君臣会晤中,崇祯对吴三桂还是比较满意的,将他倚为关外长城,赏赐独厚,赐上方剑,寄以重托。吴三桂慷慨受命,以忠臣自命。崇祯的赏赐,使吴三桂一夜窜红,且大红大紫,名满京师,成了一个达官贵人争相追捧的灸手可热的大人物。崇祯的老丈人、右都督田弘遇不能免俗,盛情邀请吴三桂到府上宴乐。就在这次宴乐上,吴三桂结识了一代名妓陈圆圆。

陈圆圆色艺双绝,“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每一登场,花明雪艳,观者魂断。田弘遇将她从江南带上京师,原本是想进献给崇祯,以博取欢心。奈何崇祯焦虑国事,无心眷顾,田弘遇也不能把资源随便浪费,就领到家中,自己留着用了。吴三桂与陈圆圆,英雄美女,一见倾心,彼此不能自持。田弘遇的女儿田贵妃已于崇祯十五年七月病逝,田弘遇在朝中无人,颇感失落,看到吴三桂大受崇祯器重,俨然一代新贵,便一不做、二不休,半卖半送,将陈圆圆慷慨相让。

吴三桂平生最推崇的两句话是:“仕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对他而言,陈圆圆就是那个多年来一直苦苦寻觅的“阴丽华”!少年儿女,如胶似漆,情浓不可分。可是,清兵已从冷口北退,京师警报解除,吴三桂有守边重任,自然不能久留京师,必须返还驻地宁远。吴三桂的家就在祖大寿那个“绝后计”中的目标打击地——中后所城内!吴三桂已经感到那是一个毫无安全保障的地方,正准备将家往关内迁,又怎么可以带着陈圆圆一同奔赴险地?而他的父亲吴襄也没在京城供职,京城并无府邸,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把陈圆圆留置在田弘遇家。那么,有了这样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而这个美女又留置在京城,吴三桂又怎么会有降清之意?可以想象,吴三桂在给祖大寿的信里所流露出来的犹豫之态,应该是他故意放出的烟幕弹,是一招缓兵之计。

其目的,不过是为转移居住在中后所的家属赢得时间。这一年,皇太极一直遭受病痛的折磨,爱妃宸妃也在这一时期病逝,他的情绪低落,军事上进取的锐气大减,选择性地相信了吴三桂已有降意。祖大寿的“绝后计”就整整推迟了半年。半年后,皇太极病逝了。皇太极死后又过了一个月,济尔哈朗、多尔衮与诸王贝勒大臣终于做出了实施“绝后计”计划的决定。为了“绝后计”得以成功,先摆出大征宁远的姿态。崇德八年九月十一日,郑亲王济尔哈朗、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统领大军,携红衣炮和各种火器自沈阳出发,直奔宁远而来。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到了宁远,并没发动进攻,而是留置部分兵马、多张营寨,广植旗帜,虚张声势。而精锐部队绕过宁远,大肆进攻中后所城。九月二十四日傍晚,清军前锋肩负沙袋,填平壕堑,后军拥至城下,用云梯、挨牌攻城,红衣大炮轰击城墙。双方激战了整整一夜。次日拂晓,大炮将城墙轰开,明兵溃退,清兵蜂拥而入,擒斩明游击吴良弼、都司王国安等20余人,歼灭明马步兵4500人,俘虏4000余人。紧接着,马不停蹄,转攻前屯卫。

自九月二十九日攻至十月一日,城破,斩杀明总兵李辅明、袁尚仁等30余员将官,歼灭4000余人,俘获2000余人。济尔哈朗仍不停歇,派护军统领阿济格尼堪率军继续进攻中前所。守城的明总兵黄色获知前屯卫城已失,大惊失色,弃城而遁。这样,清军兵不血刃地进入中前所,俘获千余人。此战,明朝丢失了前屯卫三座城池,损失了一万五千余人,城中所储的军需物资,全被清军收入囊中。三城失陷,从锦州至山海关四百里间如今只剩下宁远,孤零零的宁远城,就象飘摇在惊涛骇浪中的一片叶子,朝不保夕。在这种孤援无助下背景下,城内的军民默默地承受着由绝望、恐惧和死亡所聚积起来的巨大精神压力。每天都有人因为压力超过了承受力的极限而精神崩溃,杀人或自杀,癫狂之态随处可见。逃亡和投降的事更是屡有发生。

其中的守备孙友白,就是从宁远城中逃出降清最富有影响力的代表。作为宁远城中的最高级长官,吴三桂还在坚持着。从上述的种种表现来说,早期的吴三桂还是一个忠心可靠的边庭大将的。

张存仁沉不住气了,可不能让皇太极再写了,没办法,他亲自出马,以挚友的身份给吴三桂了一封信。当然,与皇太极的信相比,这“挚友的身份”写成的信分量自然轻了许多。他在征得皇太极同意的前提下,动员起已经投降在清军营中的吴三桂所有的亲朋好友,人人都来给吴三桂写一封信。这其中包括有吴三桂的兄长吴三凤、舅父祖大寿、姨夫裴国珍、表兄胡弘先、好友邓长春、陈邦选、姜新等等。一时间,“致明宁远总兵书”满天飞,对吴三桂构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攻势。

陈邦选的信中写“自古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弃暗投明,逃满身之罪案;通权达变,免瓜葛之嫌疑。”姜新的信写得尤其煽情,其文有 “宁远、前屯数座城池都已经成为了笼中鸟、釜底鱼”之句,意志稍薄弱者,难免动心。吴三桂读了这些信,会是什么反应呢?皇太极和那些写了信全部作者都在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吴三桂的答复,准确在说,是等待着吴三桂打开城门,迎接他们入城的那一刻。可吴三桂的反应很简单:一律置之不理。

吴三桂为何权利抵抗皇太极?与陈圆圆有何关系

皇太极们的期待在时间的推移中一点点落空、一点点破灭。春去夏至、秋尽冬来。崇祯十五年(1643年)十月初冬的脚步已经款款而来。皇太极们的耐心在快要被消磨殆尽了,为了得到吴三桂哪怕是片言只语的答复,他以他惯用的方式:任七兄阿巴泰为“奉命大将军”,远征关内。出征前夕,他第二次给吴三桂发出了劝降信,信中写道:“希望将军审时度势,早作决定。为了不让这封信落下与第一封信泥牛沉海那样相同的命运,他又命令曾被吴三桂视为偶像的祖大寿再附上一封信,二信同寄。

祖大寿应声下笔,并在信中夹上一口自己常佩带的虎骨靶小刀作为信物。可是没有用,吴三桂似乎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是不置一答。不,说不置一答是不准确的。应该说,吴三桂是做出了积极的答复的。这年的十一月初,他亲率马步兵与清军交战。从《清太宗实录》的记载上来看,这一场战斗还是比较激烈的,清军最终胜出,获马72匹、甲37副、弓39张及少量其他军用物资。

这一来,祖大寿倍感没面子,非常不好意思。遥想在锦州初降时,他曾当着皇太极的面,拍着胸脯说只要自己出马,一定可以约降三桂。可是,自己光写信都写了两次了,而且,心爱的随身小刀也送出了,得到的答复居然是吴三桂的军事行动。他咬咬牙,向皇太极进献了一条极其狠毒的“绝后计”,建议“先攻取中后所,收吴总兵家属,吴襄必为之心动,吴三桂亦自然扰乱”,迫使其他城池不战而降。

小编推荐:揭秘历史:张俊诬杀岳飞的最大帮凶很是“传奇”“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为何会人间蒸发多年揭秘春秋战国:孙膑“疯疯癫癫”的谋略家有何能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