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铁岭抗日武装斗争史料:日本宪兵队控制铁岭之始末

铁岭抗日武装斗争史料:日本宪兵队控制铁岭之始末

时间:2016-06-21 09:01:33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铁岭抗日武装斗争史料:日本宪兵队控制铁岭之始末

一 日本关东宪兵队铁岭分队的由来

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日本宪兵作为日本陆军的军事警察,打着维持日军军风、军纪的幌子,随军踏上了中国东北这片土地。①

1905年9月,沙皇俄国战败,日本得到辽东半岛的租借权和长春至旅顺口的铁路(即“南满铁路”),设置了“关东总督府”和“南满铁道株式会社”。12月,撤销辽东兵站监,将辽东兵站监的宪兵改编为“关东宪兵队”,名义上是对护路军执行军事警察业务,福永定中佐任关东宪兵队队长,本部设在旅顺口,在铁岭设宪兵分队。铁岭宪兵分队的队部设于铁岭“附属地”松岛町东南,今铁岭公园北面的铁岭县原武装部旧址。②

1906年9月,伊藤博文为首的日本“文治派”获胜,废止了“关东总督府”,成立“关东都督府”,由日本外务大臣执掌“关东州”的统治权。但是,军方仍占据着重要的位置。10月,关东宪兵队被明文划归到关东都督府隶下,任务是对驻满洲(即东北)的日军师团及独立守备队执行军事警察和司法警察业务;在“关东州”和满铁附属地内兼负行政警察和司法警察责任。关东宪兵队的业务从对占领地的临时行政管理,转为对中国人民进行残酷镇压。关东宪兵队的业务关系、人员培训等转归日本国内宪兵司令部领导,并与日本各地宪兵队统一编队,改称为“第十五宪兵队”。

铁岭分队也改称为日本第十五宪兵队铁岭分队,驻地铁岭,下辖昌图分遣所。1907年10月7日,又重新改称为关东宪兵队铁岭分队。

1917年7月,关东都督府官制改革。宪兵的权力膨胀,宪兵队长的地位提高,宪兵不仅有了正式的警察身份,实际上也控制了日本在东北的警察权。

1919年4月,日本废止了关东都督府,将其一分为二:民政部改为“关东厅”,陆军部改为“关东军司令部”。7月,明治天皇颁发敕令,重新调整了关东宪兵队隶属关系和权限,将其划归日本宪兵司令部直属,专门对关东军执行军事警察业务,将行政警察业务移交给关东厅。不久,关东宪兵队又重新进行了配备,仍设铁岭分队,下辖开原分遣所。

铁岭抗日武装斗争史料:日本宪兵队控制铁岭之始末

二九·一八事变前的铁岭宪兵分队日俄战争后,日本帝国主义以“关东州”为基地,以“满铁”为桥头堡,以关东军为后盾,开始了对中国东北的大量蚕食活动。关东宪兵队铁岭分队以“保护侨民,维护日本权益”为名,在附属地内外进行了大量的阴谋活动。大肆搜集辽北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情报。铁岭分队将铁岭城内主要工厂、商号及主要街道都画出详图,并拍摄了照片,还标明了自来水栓及水井的位置。日本宪兵铁岭分队还参与了疯狂占领全东北的活动,1929年9月23日,日本宪兵六七人在铁岭县城清乐茶园寻衅闹事,遭到中国军警的制止后,竟派出大队兵力包围铁岭县公安局,拘捕殴打中国军民,并提出扩大“满铁”附属地等无理要求,无视中国主权,遭到中方拒绝。“九·一八”事变前夕,铁岭宪兵分队积极联络、组织日本警察、在乡军人,配合关东军进行战时应变联合演习,踩踏许多农田。中国农民要求赔偿损失,关东军铁岭宪兵分队以“军队无演习场,踏踩农田实为不得已”等理由,拒绝索赔要求。

三伪满时期的铁岭宪兵队

1931年9月18日,日军进攻沈阳。铁岭宪兵分队配合关东军的进攻,组织日本警察和在乡军人,在铁岭县城进行了严密警戒和巡逻。

1932年5月5日,铁岭宪兵分队降格为分遣队,划归奉天宪兵队附属地分队隶下。1932年6月,关东宪兵队被划入关东军作战序列,由“敕令宪兵”转为“军令宪兵”。

1932年6月以前,关东宪兵队是以“监军护法”的身份,作为关东军的军事警察,行使监督职能。6月以后,成为关东军指挥下的一个机构,重点配合占领军行动,“执掌保安及军事警察业务”,“在关东州及南满铁路附属地执行行政警察和司法警察业务”,关东宪兵队开始根据关东军司令官的命令,按照“战地宪兵作战要务令”进行活动,并把一切政治镇压活动都解释为“执行作战要务”。

铁岭宪兵队的任务也随之变化,对铁岭人民的统治与镇压日逾猖狂。其任务扩大为保护军机,逮捕搜查间谍;防范敌军的宣传谋略;收集治安上的必要情报;检查及取缔有害通信和有害言论;管制有敌意的居民;取缔非法犯罪活动,监视军营小商店及送货商人等;监视旅馆、邮局、停车场等等。

1933年3月,铁岭宪兵分遣队撤销。1934年3月27日,根据关东军司令部命令,奉天宪兵队在铁岭设立宪兵最基层机构分驻所。此间,关东宪兵队逐步取得了统一指挥东北日本警察权,确立了在警务方面的指导地位,到1934年底,统一了日本在全东北的警察机构。

1936年1月,奉天宪兵队恢复了铁岭宪兵分遣队。铁岭的日本宪兵队把“思想对策”做为政治镇压的基本手段。当时,“思想对策”活动由关东宪兵队第二课、第三课负责,第二课:

主要负责镇压反满抗日武装部队,第三课主要负责镇压反满抗日地下组织。他们的“思想对策”对象相当庞大,除中国共产党,反满抗日团体外,还有南京政府,以及包括所谓土匪在内的各式各样的武装,还有防范苏联的策动、谍报活动等。1935年秋,为对秘密党团的“思想匪”和“政治匪”进行周密的侦察,掌握其组织的分布情况及背后的联系,确定侦察重点,“对特殊旅馆、剧场进行视察”,建立密探网,实行通信检查(包括电报、普通信件、挂号信件)。

1936年4月,铁岭的日本宪兵队贯彻执行关东军的指示,“重点是镇压在满共产党,灭绝其根源”,配合对铁岭、开原、西丰一带抗联的围剿。1940年以后,随着形势的变化,日本宪兵队的工作又转为“以控制民心动态为对象”,对付广大民众的所谓“各种形式的反抗”,执行其上级宪兵队的命令,主要任务是掌握共产党来自华北方面的策动真相,侦察由于经济困难而引起的民心变化;掌握英美系的谍报谋略组织情况;防止谋略破坏,特别要防止对重要设施和资源的破坏。根据当时规定,每名宪兵要使用2名密探(即收买的汉奸、走狗),每名宪补要使用1名密探,以控制管辖区域,严密控制残酷镇压中国人民。

1943年冬,铁岭日本宪兵队特务阿部,为加强对“重点人”的监视,命令密探王家祯对铁岭北关小学校首席教员邓平镇的活动进行监视。1944年4月,阿部为了便于搜集情报,随时掌握群众的言论思想动态,出资在铁岭城东关小桥子附近开设了一个“坛肉馆”,由王家祯、葛学源、尚祖尧、季世权等人出面经营。阿部以“坛肉馆”为据点,定期来此处同密探接头会面,了解情报,密谋策划。阿部经常活动于铁岭城乡,于1944年夏带领7名密探多次到城南阮家洼子、城内辅仁医院,城郊龙首山等处搜集情报,监视当地群众的活动。③

1944年4月,铁岭宪兵分遣队参与了侦破国民党东北党务办事处辽宁省党部的案件,控制重点人的活动。并于1945年5月23日,配合奉天宪兵队本部逮捕了铁岭、法库、康平一批国民党地下党员,关押在铁岭、奉天等地监狱。

1944年7月,铁岭日本宪兵队队长狄原茂派密探周某来到铁岭邮局工作,从事“邮检”,先后扣押了从关里寄来的“嫌疑信件”600多封。④

1945年下半年,铁岭日本宪兵队在铁岭邮局设立检阅课,拆阅扣留,“四害邮信物”,并由宪兵队特务山田亲自坐阵负责。这期间,曾发现3万封从关里寄来的重要信件,内容大致都是日本帝国主义行将失败、垮台等。⑤

1945年7月,在苏联出兵东北前夕,铁岭宪兵队编入了关东军第一特别警备队,这是一个军、警、宪、特合一的组织,妄图以此控制战时大后方,准备苏联军队进入东北后,开展游击战;为保安、游击、逮捕、镇压多位一体的综合性大谋略部队。由于8月9日苏联军队发起进攻,铁岭宪兵队即转入作战部队,随着关东军的溃败而告终。

依据资料:

①《关东宪兵队》,傅大中著,吉林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

②《铁岭文史资料汇编》第3辑。

③铁岭市档案馆存档案:21—1—66—36。

④铁岭市档案馆存档案:1—1—326—80。

⑤铁岭市档案馆存档案:21—1—58—37。

小编推荐:皮定均率部进入豫西奇袭日军飞机场:解救万名民工新四军抗战史:新四军一支队奇袭虹桥日寇机场七七抗战之前的抗日大捷:东北抗联镜泊湖连环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