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七七抗战之前的抗日大捷:东北抗联镜泊湖连环战

七七抗战之前的抗日大捷:东北抗联镜泊湖连环战

时间:2016-06-18 12:56:50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七七抗战之前的抗日大捷:东北抗联镜泊湖连环战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于1931年9月20日发表了《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三省宣言》。1931年9月22日,中共中央做出了《关于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据满洲与目前党的紧急任务的决议》,号召东北人民开展游击战争,打击侵略者。中共满洲省委很快派出一批党员,到东北各地发动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斗争。

1932年1月,东满党组织派年轻的共产党员李延禄到延吉小城子王德林的抗日救国军工作。不久,共产党人孟泾清、金大伦、贺剑平、刘静安、胡泽民等人也先后进入救国军。孟泾清被任命为救国军参议长,刘静安为副参议长,金大伦与贺剑平任宣传部正、副部长。李延禄在任救国军参谋长之后兼任新组建的补充团团长,他抽调东北军“老三营”班长史忠恒、李凤山、共产党员左征、朴根重等人担任补充团正、副连长。孟泾清、李延禄等共产党人组成了救国军秘密党支部,孟泾清为党支部书记。不久,李延禄指挥救国军连续攻占了敦化、额穆、蛟河三县城。已侵占辽宁和吉林中西部的日寇十分惊慌,急调日军与伪军对救国军进行围剿。一时大军压境,救国军高层领导意见不一,副总指挥孔宪荣等主张逃跑。孟泾清与李延禄召集共产党员开会商讨,孟泾清坚定地说:“就是他们把部队都拉到山上去,我们也要带领补充团抗日。”会上,大家同意李延禄去镜泊湖山区迎击敌寇的意见。李延禄选择牡丹江流入镜泊湖的大河口北岸的“墙缝”一带高地,作为打伏击战的阵地。阵地下面的牡丹江北岸,是牡丹江与镜泊湖冰封季节从敦化去宁安的必经之地。王德林赞成李延禄的意见,并把救国军库存的全部手榴弹拨给了补充团。1932年3月13日下半夜,日军来到大河口。李延禄一声枪响,七百勇士一跃而起,投掷手榴弹,在日军中爆炸。

战斗进行了数小时,补充团勇士们打退了日军数次进攻,大河口北侧江边到处是敌兵尸体和伤员。战后,救国军得到了两千支好枪和一千五百支损坏的枪支,日寇在牡丹江大河口伤亡惨重。接着,李延禄又命参谋李延平、共产党员崔永贤率领矿工营,在南湖头松乙沟火烧北上的日军,取得二次胜利。日军从火网里逃众武装多次袭击。据宁安县人民委员会1959年的抗日史料调查《关家小铺战斗简况》记载:逃进宁安县城的日军天野等部仅有四百名。1932年3月22日凌晨,这支残敌在向中东铁路海林车站逃窜途中,在宁安城西关家小铺又遭到东北军六六○团八连阻击,被毙百余人,逃到海林车站的仅余三百残兵。

七七抗战之前的抗日大捷:东北抗联镜泊湖连环战

李延禄联系宁安抗日武装刘万奎部在山市的驻军,要他们阻击逃敌。同时通知在亚布力的共产党员李延青,带领铁路工人游击队在中东铁路高岭子车站颠覆日寇军车。3月26日,李延青得到日军从山市出发的情报,他们在高岭子车站西侧起掉一节铁轨的道钉,做好埋伏。次日晨,日军军车出轨翻车,游击队员猛烈射击,敌人伤亡二百余人,日寇天野少将被打死,逃窜的日军不足百人。至此,镜泊湖连环战胜利结束。

镜泊湖连环战大获全胜后,出钱给王德林招兵买马组建补充团的吉林自卫军总司令、东北军二十四旅旅长李杜,派人到救国军争功,双方僵持不下。土匪出身的副总指挥孔宪荣十分妒嫉李延禄,王德林只好不向南京政府报告此战况,也不向外界发布消息。加之当时吉东地处偏僻,没有新闻媒体。于是,这一抗日大战的真相便被埋没了三十年。直到李延禄的回忆录《疾风知劲草――抗联四军的童年》于1964年在《黑龙江文艺》、《收获》两家文学期刊上发表,真相才大白于天下。但因两期刊发行量不大,影响很小。1979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李延禄回忆东北抗日斗争的《过去的年代》一书,又仅在黑龙江省发行,许多东北抗日斗争的研究人员没有见到。加之此书与文革前已出版发行的著名作家肖军的长篇小说《过去的年代》同名,李延禄的回忆录又是东北籍老作家骆宾基执笔写的,人们便以为它是同类小说,因此读者数量很少。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写抗联斗争的文章、书籍对此重大战役甚至只字未提。

作为东北抗日斗争最早的领导者之一、抗联四军的创建者、东北东满、北满许多抗日战斗的指挥者,一位为驱逐日寇光复祖国出生入死的抗联老英雄,写回忆录完全出于革命者的责任感、使命感。所以《过去的年代》是他的亲历,是第一手材料,是信史。尤其应该指出的是,李延禄写这部回忆录,是受命于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与周恩来。李延禄在序言中说:1950年2月27日,毛泽东访苏归来,由周恩来陪同视察哈尔滨,在哈尔滨国际旅行社的顶层露台上接见了他。听了他对东北抗日斗争的介绍后,毛泽东亲切地对他说:“东北抗日联军有成绩、有缺点,应该写出来。写出来对党对人民有益处。”可见李延禄写这部回忆录《过去的年代》是当作完成领袖交付的使命来写的,因此十分认真、十分慎重。在回忆录中,李延禄如实地讲述了东北——主要是黑龙江东部即吉东地区1932至1936五年间抗日斗争发展过程和他个人这一时期的经历。回忆录的第一部分《抗联四军的童年》最早发表于1964年,其中重点讲述镜泊湖连环战。

镜泊湖连环战的主力部队救国军补充团、矿工营、李延青铁路工人游击队,后来成为党领导的抗联四军的主体和基础。而策划、组织、指挥和带领战士们英勇杀敌的几乎全是共产党人。其中李延禄、孟泾清、李成林(金大伦)、李延平、史忠恒、李延青、杨太和、李凤山等十余人都是抗联部队的军、师、团指挥员或地方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由此可见,镜泊湖连环战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抗日战斗。不仅如此,镜泊湖连环战不仅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抗日战斗,而且应该是中国共产党人打响的抗日第一枪。这是与发生在东北的共产党人领导比较早的抗日斗争进行比较得出的结论。例如,以童长荣为书记的东满特委领导的抗日斗争,曾在一些东北抗日斗争史的著述中名列前茅。但这是在镜泊湖连环战重创日寇后,引来日军对救国军驻地的东满地区进行讨伐之后。东满人民在地下党领导下,从1932年6月开始的反日伪军大讨伐斗争一直进行到1934年春天。1932年春天,地下党员、清华大学学生张甲洲回到故乡黑龙江省巴彦县发动群众进行抗日斗争。同年5月19日,张甲洲带领数十人举行了七马架子暴动,拉起一支抗日队伍,称为东北义勇军江北骑兵独立师。1932年6月,赵尚志和夏尚志奉中共满洲省委之命到巴彦领导这支抗日武装。1932年9月初,赵尚志率部进攻巴彦县城,次年3月因向鄂伦春人进攻,独立师被彻底打垮。

此前,松花江北的这支抗日武装一直未与日寇交战。至于杨靖宇,是在1932年11月奉中共满洲省委之命,到吉林省磐石县李红光游击队领导抗日斗争的。此前这支成立于1932年夏天的“打狗队”——工农游击队主要向地主武装(大排队)夺枪以及与胡匪山林队战斗。杨靖宇到后,在桦甸蜜蜂顶子以这支游击队为骨干,组建了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1933年3月初,在吉林省中部老爷岭车站设伏,炸毁日军一辆铁甲车,打死日军官兵七名,打伤二名,这是杨靖宇领导南满游击队首次直接向日寇开火……

上述三例共产党人领导的抗日斗争发生的时间,明显的都晚于李延禄等共产党人组织策划并指挥的镜泊湖连环战。其中最初一战是1932年3月13日,最后一战——高岭子之战是1932年3月27日,后者恰好早巴彦七马架子暴动两个月。铁路工人游击队建立在1931年末,是由中共穆棱县委组建的,由共产党员李延青领导,这应是中国共产党人组织领导的第一支工人抗日武装。他们在高岭子颠覆日寇军车、打死日军200余人并第一次击毙日军高级将领,也应是我国抗战史中最早的。因此,从策划组织、领导指挥和作战时间上看,镜泊湖连环战无疑是中国共产党人打响的抗日第一枪。

镜泊湖连环战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因为战后没有正式的战报公诸于世,更由于抗日救国军正、副总指挥王德林、孔宪荣等人,为标榜自己抗日有功,对大河口之战进行了歪曲编造。孔宪荣甚至说是他指挥“姚团”取得了镜泊湖连环战的胜利,只字不提李延禄和补充团。到本世纪初,镜泊湖连环战竟有了四五种版本。他们的主要不同之处是:李延禄指挥的补充团与日寇什么部队作战、日军伤亡大与小、日军天野少将是否在高岭子被打死等等。李延禄在他回忆录中说:他的对手是日军的天野旅团;他根据大河口战后所获2000支好枪、1500支破损枪支推算,此战敌人伤亡3500人以上。伪满时曾任中共吉东特委书记的李范五和原抗联第五军一师师长李荆璞,在上世纪80年代接受采访时也说过:他们在延安听李延禄说镜泊湖连环战是打日军天野部队。

更有力的证据是,东北抗日斗争的主要领导者、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将军,是在镜泊湖连环战胜利结束不久来到吉东地区的,他在黑龙江东部地区战斗十余年。45年前,他在《东北抗日斗争发展概况》一文介绍东北抗日斗争的主要战斗时,明确写到李延禄创建的抗联第四军(以救国军补充团为基础)“伏击(日寇)天野部队”。足可证明中国共产党人李延禄等人策划、指挥的镜泊湖连环战,主要是与日寇天野旅团作战,并使之受到重创。而且,迄今为止尚未发现天野旅团在镜泊湖连环战后仍然存在、天野少将仍在人世的文字资料。当然,与辽吉二省相比,黑龙江东部是日寇侵占较晚的地区。为消灭这一地区的许多抗日武装,日寇相继派出数支部队。有的史料中还说到了日寇森连中将调兵遣将,铃木师团、上田支队、伊田旅团、广濑师团等进攻吉东抗日武装等等,史料有不同记载也属正常。

镜泊湖连环战重创日军,日军伤亡数千人,今天有些人认为夸大了。如前所述,李延禄是根据缴获日军的枪支数量得出大河口之战战果的。其中1500支破损枪支一事,2005年黑龙江省东宁县文管站提供的原救国军三岔口兵工厂修复记录,是一有力证据,与李延禄的回忆录所说一致。大河口之战是李延禄率领补充团打的一场伏击战,居高临下,突然袭击。勇士们投掷了无数杀伤力强的手榴弹,从“天不亮”打到“天黑”(东满地区初春天短),日寇尸横遍野,焚尸烟雾三日不散,开化后阵地下面道路上血水没脚面。这是当地群众的前辈们亲眼所见,传给后人的。从镜泊湖大河口到高岭子,牡丹江地区当时的抗日武装与日寇打了大小十数仗。如前介绍,不仅1959年宁安县的简报说逃进宁安县城的天野等部日军仅有四百人,证明日军伤亡惨重,仅按日寇铃木师团从敦化出动2000余名日伪军,北上镜泊湖进攻抗日武装的说法,日军在镜泊湖连环战中的伤亡数字也是很大的。说镜泊湖连环战是七七抗战之前的抗日大捷是恰当的,它应是我国抗战史上的光辉篇章。

小编推荐:抗联秘密武器:用千年古树做成大炮轰开日军城墙千余八路军保兵工厂战5千日军:伤亡百余毙敌上千新四军南通抗战:成功打破日伪所谓的强固封锁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