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胡琏将军:粟裕用5个纵队都没围住的国民党猛将

胡琏将军:粟裕用5个纵队都没围住的国民党猛将

时间:2016-06-13 08:27:11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胡琏将军:粟裕用5个纵队都没围住的国民党猛将

胡琏是国民党军中最会打仗的将军。毛泽东说他“狡如狐,勇如虎”。胡琏指挥的石牌保卫战,粉碎日军进军我大西南的企图,歼灭日军7000多人,被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解放战争中,粟裕用5个纵队围住了他,由于天降暴雨,武器潮湿,粟裕损失数千人,加上敌援军已到,只好撤围,事后粟裕要求辞职。在金门战役中,胡琏利用解放军28军的轻敌,守住了金门,成为“金门王”。

胡琏,塌眉毛,嘴角耷拉,下巴尖挑,面若野狐。在战场上,胡琏多疑善变,嗅觉异常灵敏,人称“狐狸”。

胡琏率众人“纵情山水”

胡琏原名从禄,字伯玉,陕西华州(今陕西华县)人,1907年出生于一个贫寒农家。1925年中秋节前后,胡琏来到中国革命的中心广州。在黄埔军校第四期开学典礼上,胡琏与张灵甫、林彪、刘志丹等站在一起,聆听校长蒋介石的训话。胡琏进黄埔军校后,分配到第四期步兵科第七连学习,成为连长陈赓手下的学生。

1943年,日军为打破与中国军民对峙的僵局,在鄂西调集重兵,沿长江两岸分进合击,妄图突破拱卫重庆的第一道门户——石牌要塞,然后溯江而上,夺取国民政府的陪都重庆,摧毁抗日大后方根据地。日军使用了6个师团的全部或一部,总兵力在10万人以上,而且有海空军的配合与支援。此时,肩扛石牌要塞生死存亡的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却似整日纵情于山水之间。陪着他游山玩水、走马观花的,有副师长罗贤达、参谋长王元直等,还有共同防守石牌要塞的友军长官。

胡琏

胡琏奉命防守石牌,却不把目光局限在石牌要塞这块弹丸之地上。他频繁地“走马观花”“游山玩水”,实际上是约请要塞指挥官滕云、要塞炮台总台长方荣、各分台台长,与他一起实地勘测地形,把海军(实际上已经变成岸基炮兵)与陆军的作战特点如何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将战力发挥到最大。

胡琏是一位善于山地作战的将军,石牌周围崇山峻岭,千沟万壑,对构筑坚固工事非常有利。但是,他知道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他在宜昌前线作战3年多,曾亲眼目睹一大片轮船麇集在宜昌江边。武汉会战失败后,中国残存的轮船只能顺着长江涌向宜昌。在宜昌,吃水浅的轮船驶入川江,去了重庆。吃水深的大船则命运凄惨,动作快的自沉于西陵峡口以阻塞航道,不允日本军舰驰入川江;动作慢的,便成了日军的战利品。由于国民党军分段封锁了宜昌至武汉之间的江面,日军苦于无力打通航道,所以这批轮船在宜昌江面上一停就是3年多。

胡琏(中坐者)

胡琏想得很远,日军倘若用这些轮船装上军队,以军舰护航,宜昌到石牌要塞,距离不过25公里,以他十一师的力量,即便人人都是神兵天将,也是抵挡不住的。但是,有方荣总台长的100多门大大小小的火炮,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和方荣及分炮台台长们“游山玩水”,为的就是战火一开,方荣的大炮既能稳、准、狠地砸在日本军舰和日本人的脑袋上,又不能误伤了自家弟兄。

胡琏狡如狐狸的一面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日军此后的行动也果真如他所料。5月29日,10艘日军舰艇沿途鸣枪放炮,冲进了西陵峡口。方荣总台长按照战前测算好的射击诸元,一声令下,巨炮轰鸣,两艘日舰当即起火,一艘被击沉江中,另一艘被击伤,剩下军舰掉头逃回了宜昌。而且,从此后再不敢作非分之想。

胡琏除了与“海军”配合,还在山隘要道层层设置鹿砦,巧布奇兵。鄂西地貌雄奇险峻,由长阳至三斗坪、石牌一带,是川、鄂、湘唯一的主要通道,其中险要重重,利于坚守。有一段当地人称做碑槽的山道,由下坡到上坡须经500米左右的深谷,坡两边山峰壁立,相隔只有4米。两侧绝壁之上,又有当地人放置悬棺的许多天然洞窟,长达5里。在此之前,江防军便在这一带筑有永久和半永久性工事,而碑槽至三斗坪、石牌一段因地形奇险,只有临时简单工事。

胡琏调来师部特务营,在这长达5里的峡中小道上做起了文章。他除了部署部队分守各个山头外,让特务营营长刘正坤组织了若干支战斗小队,利用悬崖绝壁上的无数个天然洞窟作为轻重机枪掩体。每个山洞一般布置3个人一挺机枪,待到人枪、粮食、成箱的手榴弹和饮用水运上洞窟后,即将梯子除去,并将洞口堵成小孔,形成坚固的机枪掩体。因战士害怕死尸,胡琏只得下令将所有躺在悬棺中的尸体(其实大多数都是一架白骨)全部扔出洞窟。如此一来,5里夹道上白骨森森,后来又把前来进攻的日本人吓得不轻。

古镇石牌在宜昌县境内,位于长江三峡中最为奇幻壮丽的西陵峡右岸,依山傍水。据《东湖县志》载:江南有巨石横六七十丈,如牌筏,故名石令牌,石牌地名即由此而来。

石令牌高32米,长江因它在这里突然右拐110度,构成天堑。在石牌之上的三斗坪,是当时的军事重镇,第6战区前进指挥部、江防军总部等均设于此。下有平善坝,是石牌的前哨,亦为国军江南的补给枢纽。从重庆冒着日机轰炸运来的大批战略物资,包括源源不断的新兵,主要就卸在三斗坪和平善坝两地。自日军12日大举突破长江,夺我宜都后,国军节节后退,渔洋关、偏岩、天柱山等军事要地陆续沦于敌手,日军离石牌越来越近。

胡琏“走马观花”后,根据要塞一带的地势特点,将第十一师兵力作了部署。而在此之前,长官部已经将覃道善的第十八师由北岸调往南岸,在十一师右侧布防。方天的第十八军司令部则在三斗坪与石牌要塞之间的黎家湾,距石牌也就一两公里之遥。25日,第十八师防守的冬青树右翼阵地首先被日军突破,副军长罗广文亲率预备队赶上去打了一个通宵,也未能把阵地夺回来。消息传到胡琏耳中后,他便知道,他上场的时候到了。

小编推荐:皇姑屯事件影响:国民政府在形式上完成了统一琼崖纵队对抗战的贡献:有效支援了华南其他战场1939年新四军与日军争夺哪一个县城五次之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