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粤军对抗战的重要贡献:海军苦战侵华日军

粤军对抗战的重要贡献:海军苦战侵华日军

时间:2016-05-25 20:58:12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粤军对抗战的重要贡献:海军苦战侵华日军

“飞鹏”(98吨)、“平西”(89吨)、“广安”(83吨)、“光华”(113吨)、“湖山”(130吨)、“淞江”(68吨)、“珠江”(62吨)、“金马”(100吨)、“智利”(104吨)、“江澄”(90吨)、“利琛”(80吨)、“江平”(90吨)、“海鸥”(69吨)、“绥江”(70吨)、“西兴”(61吨)、“安东”(65吨)、“海强”(200吨)等28艘浅水炮舰,另有第1、2(12.5吨)、3、4号(18吨)鱼雷快艇。不久“肇和”改隶广州行营,“福安”、“海瑞”、“广金”、“江澄”、“利琛”、“智利”等舰先后裁撤,仅存10余艘,大多在千吨以下。1937年抗战爆发前,日舰就多次南下广东沿海实施侦察。“八一三”事变后,日军以优势海军力量封锁中国东南沿海各口,并于华南海面伺机突击登陆;日机也常常窜入广州市区轰炸骚扰。我广东省舰队江防司令部在抗战开始之初,鉴于浅水舰艇难以防阻敌舰入侵,首先采取堵塞封锁的办法,将珠江三角洲“六门”虎门、模门、蕉门、磨刀门、虎跳门、崖门以及泥湾门、潭州口等口各主要航道,用废舰船158艘和鹿角、山石等加以沉塞,以阻滞敌舰由口外侵入。同时还将旧存各式视发水雷敷设于虎门、崖门、狮子洋及汕头的马屿口等五处,并派出舰艇分赴各处警戒,日夜对空进行监视,准备迎敌。广东海军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前广东海军司令陈策中将此时也以虎门要塞司令的身份督战前线(虎门要塞归属军政部直接管辖),率要塞守备团拱卫中国的南大门。广东空军的主力第7大队虽然北上支援淞沪战场,但留在广州的第29中队9架霍克III型战斗机(驻天河机场)在中队长何泾渭率领下,仍然认真进行训练和战备。为集中舰艇力量抗敌、便于有效指挥,原直属广东绥靖主任行署的“肇和”巡洋舰,两广盐运署及广东缉私处所属的“海维”、“海周”、“海武”、“广源”、“靖东”等炮舰暨中央海军派驻广东执行测量任务的“公胜”号测量舰此时亦归属广东省江防舰队司令部指挥。

事后才得知,原来这是刚从南京调至广州的空军某中队,奉令出击封锁珠江口的日舰,但因为地形不熟加之空海联络不畅,天亮前两舰又未升旗,才发生了这场误会。后经虎门要塞方面紧急电告广州空军司令部,方才阻止了悲剧发生。但阴错阳差的,这也成了广东空军在要塞上空的最后一次掩护巡逻。因为,谁也没有注意到,此刻有个不速之客正在不远处,静静地窥探着这一切。中国海空军发生误会的时候,日军第29驱逐战队的“疾风”号驱逐舰正在口外巡弋。发现异常情况后,该舰舰长认为有可乘之机,立即根据高射炮的炸点推断出了“肇和”与“海周”的锚地。他连夜致电第五水雷战队旗舰“夕张”等3舰前来设伏截击,试图一举消灭阻碍日军攻势的广东海军主力。1937年9月14日凌晨,驻守在虎门的“肇和”号巡洋舰和“海周”号炮舰根据余汉谋组织军舰主动出击、积极防御的战略,开始启航巡逻,以警戒日军可能的登陆行动。按照巡航惯例,“海周”在前“肇和”在后,从大虎出发向大角炮台航进,然后左传至沙角炮台,再又左转至威远炮台,最后返回大虎。刚刚由大角向左转的时候,了望兵就发现日海军第五水雷战队旗舰巡洋舰“夕张”号在“追风”、“疾风”2艘驱逐舰的簇拥下,已从珠江口的伶仃洋闯入内河,直趋虎门。旗舰“海周”(因为编队指挥、江防舰队副司令姜西园厌恶“肇和”舰长方念祖的为人,故坐镇较小的“海周”)急忙发出警报,后续的“肇和”舰水兵还没站好炮位,日军的炮弹就已经劈面而来。第一发就击中了前面的“海周”舰!从舰艇吨位上看,日舰“夕张”号3451吨,“疾风”、“追风”1340吨;中国的“肇和”2600吨,“海周”1250吨。从战斗力上看,“肇和”是1909年英国造的巡洋舰,航速仅20节,装备2门152毫米主炮,在1937年已经严重过时,而且因在连年内战中多次受伤,舰体年久失修;而“海周”号原是由英国退役炮舰的改装作为缉私船,仅有4.7英寸前主炮1门,战斗力更不值得一提。与之相比,日军的“夕张”舰是日本造舰“鬼才”平贺让(日本无畏舰之父)的得意之作,被称为日本海军现代巡洋舰的里程碑,航速35.5节,装备140毫米主炮6门,战斗力极强。“疾风”号、“追风”号属于日军第一型现代化驱逐舰“峰风”级,每艘都装备4门127毫米炮,航速可达36节!日舰显然是有备而来,“疾风”、“追风”死死咬住首当其冲的“海周”进行攻击。“海周”舰长陈天得是一员能战之将,多日前就命令军舰处于一级备战状态,此时奋力还击。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军舰不久就被命中三弹。第一炮命中机舱,第二炮摧毁后主炮炮塔,正在操作的水兵十余人伤亡。好在离舢板洲的沙角灯台岛炮台及时开炮支援,向攻击“海周”的日舰开炮,分散了日舰的一部分火力。但该炮因为安装位置缘故有较大射击死角,只能向一侧日舰射击,随着日舰的120毫米主炮从两个方向上的还击火力逐渐被压制下去。

战后由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编印的《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对此战的描述是:“(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十四日晨,敌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三艘,自伶仃洋直向虎门疾驰,我守舰肇和、海周发觉后,俟敌至我舰炮火有效射程以内,始发炮射击;……经四十余分钟之海战,遥见敌驱逐舰一艘浓烟突起,其他敌舰在我岸舰炮火夹击之下,不敢恋战,遂仓惶挟护受创敌舰后退。该受创敌舰以受伤过重,卒沉没于伶仃洋附近,首开粤海击沉敌舰之新纪录。在海战中,我舰海周号在激战时不幸舰尾中弹受伤,官兵壮烈殉国及负伤亦极惨重。此即为虎门之役。……”对比当时日军的编制和相关史实记载,似乎并不存在第三艘驱逐舰。至于击沉敌舰一说,实属不可信。故而这一战报显然存在着极大谬误。更何况,此战中还有更为精彩的经历没有描述呢!打垮中国战舰之后,日舰马上以炮击压制虎门要塞,掩护正在珠江口外海停船待机的运输舰“甘丸”实施登陆行动。该舰搭载的海军陆战队1000余人立即换乘小艇,向虎门炮台正面扑来。然而,日军刚刚开始换乘,虎门要塞就突然开火,炮弹准确的飞向“甘丸”,在它周围炸开一条条水柱。陈策就任虎门要塞司令之时,苦于火炮性能落后、射程不足等弊病,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取巧”的打法。

在逐渐降临的暮色中日军未能分辨,以为该舰是前进追击,于是立即停止了对虎门要塞的炮击,全舰队沿珠江向外撤向大铲岛锚地。中国飞机继续追击,先后发动四次攻击(当时广东空军的“霍克”临时改装上简易挂架,能携带轻型炸弹),“夕张”被近失弹击中,造成一定伤亡。随着黄昏降临,枪炮声渐渐平息,虎门要塞方面派出小火轮将“海周”拖回沙角炮台河面,将舰上前后主炮拆卸搬上沙角炮台,重新择地安装以加强要塞火力。而“海周”舰体自则由“海虎”舰拖到新洲尾处理,留下二副黄里和水兵数人看管。“肇和”舰在“海周”报废后,经过抽水堵漏恢复了部分动力,退回黄埔河面锚泊,日机常来轰炸。当时国民**军事委员会行营一部分亦设在黄埔的长洲岛,行营认为此举会影响行营的安全,曾与舰长方念祖商议,着其驶离黄埔;但方始终不理。后“肇和”因此被日机炸沉。联想到虎门战斗前方常常声称日舰炮火如何厉害、航速如何快,我舰各方面均落后等情况,行营于1937年11月15日将其免职,随即以“临阵退缩、抗战不力”的罪名将他枪毙。中国海军仅部分大型炮舰装备有高射炮,其余多系轻型武器;炮台要塞的炮火也均不能对空射击。虽然面对敌机轰炸,海军官兵以步、机枪英勇抗击,一度致使敌机不敢低飞,命中率大为降低,但仍不敌其攻势。9月25日后,日军第23航空队、水上飞机母舰“香久丸”、第9战队以及“五十铃”号巡洋舰上不断派机群袭击中国舰艇。战斗一直持续到30日,双方战斗激烈,中国舰艇虽以步、机枪击落日机1架、击伤4架(我方称6架),但主要舰艇亦有多艘被炸沉没,当地人民群众也伤亡惨重。 “肇和”、“海周”舰和炮舰“海虎”号先后在虎门至黄埔一线中弹沉没;炮舰“江大”沉没于横门;“舞凤”沉没于磨刀门;“海维”沉没于崖门;“坚如”号沉没于潭州(后被打捞修复)。官兵共伤亡数百人(注:广东海军当局对部分舰艇的沉没抱默许的态度,只是要求沉的正以便将来打捞。后来日军占领广州后打捞起不少原中国军舰,整修后作为杂役船或交给华南的伪海军使用)。

1937年8月8日,日军飞机低飞侦察虎门要塞。守军用高射炮射击,日机退去。随后日机开始轰炸虎门要塞和周围阵地,虎门之战拉开序幕。 8月中旬开始,日军不断派舰炮击沙角炮台,并以飞机集中轰炸要塞。最初日军的试探性进攻并不顺利,虎门要塞构筑坚固,“肇和”、“海周”两舰依托岛礁不断进行灵活的机动,岸、舰炮配合,日舰一靠近炮台便即时还击,给敌人造成不小损失。日军的飞机骚扰因为天气原因,效果也不很好,9月1日还有一架闯入虎门炮台高炮火力射击范围内的日机被击坠于黄潭,两名飞行员死亡。日军试图收买水匪侦察我方水道情况的行动也被查获,汉奸即日就被枪决。庞大的日军舰队与中国军队对峙月余,竟毫无进展。通过试探性进攻,日军意识到虎门炮台扼守广州的正面,必然防御完备,一时恐怕难以攻克。于是转而采取迂回战术,以攻击周围岛屿构筑包围圈。1937年8月24日,日军第二、第三舰队宣布对中国海岸进行第二次交通封锁。1937年9月3日晨,日本海军巡洋舰“夕张”号、驱逐舰“朝颜”号驶近南海诸岛中唯一设防的岛屿、东沙群岛主岛东沙岛,发炮轰击守军阵地,掩护登陆艇上的陆战队登陆。守备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在海岸巡防处江宝容中校指挥下固守阵地,激战竞日,技士黄凤岩少校、台员涂吉奇中尉等表现英勇。但终因兵力悬殊、火力单薄,战至4日中午,中国守军在给敌人造成重大损失后,弹尽力竭,东沙岛失守。东沙岛上修筑有双层气象大楼、无线电台及淡水制造厂房等设施,对东南沿海的气象预报及舰岸通讯、航道安全有着重要意义。它的陷落,是广东战局中我方第一个重大损失。此后,1937年9月6日,日军炮轰珠江口的赤湾,并随之攻占了大铲岛、三灶岛,控制了虎门外围的万山群岛。日本舰队进驻大铲附近,频频骚扰我沿海地区。

小编推荐:常德会战战斗经过:八千虎贲坚守常德伤亡殆尽抗日战争:太平洋战争后驻华日军硬件装备如何?常德会战双方损失:国军共损失六万人歼敌万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