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抗战故事南阳会战:中国对日作战的最后一战

抗战故事南阳会战:中国对日作战的最后一战

时间:2016-05-15 22:59:44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抗战故事南阳会战:中国对日作战的最后一战

山河喋血,民族同仇敌忾;巍巍中华,天佑华夏儿女;回首抗战,共盼祖国复兴。 70年前,中华民族以血与火的惨痛代价迎来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胜利,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和日子里,我们,南阳,要铭记一段属于民族也属于这片土地的特殊历史。 在八年抗战中,史学界普遍认为,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共进行了22次会战,其中一次叫“豫西鄂北会战”。关于“豫西鄂北会战”,在不同的著作中,分别被称为“鄂北豫西会战”、“鄂西会战”、“荆江两岸战斗”、“老河口会战”、“西峡口战役”和“南阳会战”。笔者认同“南阳会战”之说。 何也

在这场会战中,中国投入兵力14.8万人,日本投入兵力7万余人,而中国军队用于南阳的约10万人,日本用于南阳的约5万人(用于宛西4万、南阳1万);这场战役,不仅始于南阳地区的南召县,也终于南阳地区的内乡县的马鞍桥。且是,它的主战场就在内乡和淅川,重点是西峡口。这场会战,始于1945年3月22日,终于1945年8月19日,历时将近5个月,时间之长、战斗之激烈,“为八年抗战史所罕见”,“较之台儿庄战役毫不逊色”。南阳会战的直接参与者黄润生,在其《八年抗战最后一役——西峡口之战》一书中说“西峡口战役是会战(豫西鄂北会战)中最激烈的一个战场,也是身为中国军人最值得骄傲的一仗”。在南阳会战之西峡口战役中,有四次大战——重阳店、豆腐店、大横岭、马头寨(缶本卷山),我中国军队打得非常英勇,非常顽强,战果也很辉煌。

一、重阳店之战(4月1日-4月7日):中日激战七日夜,“最后我军力保奎文关,前后曾歼灭日军110师团以下官兵(包括139联队队长下枝龙男、大队长国本正次、代理大队长小矶以及大尉松在内的)4000余人。此歼敌数字,被日军防卫厅战史室编辑的《日军在华作战纪要》一书收录,很显然,这是详实的史实”。“此次空前胜利,较之台儿庄战役,毫不逊色。”

二、豆腐店之战(5月3日-7日):攻击豆腐店之日军,乃110师团163联队,该联队是日军训练出来的山岳作战部队,我方作战之主力部队,乃第85军之110师,该师师长是廖运周,以作战勇敢而著称。双方经过激战,日“大队长稻垣少佐负重伤,两位中队长阵亡”,丢下大批死尸及武器逃往霸王寨,“前卫突围之官兵,到达后方时皆有死后复生之感”。我方清扫战场时,“发现敌弃尸1130具、死马289匹、山炮3门、轻重机枪3挺、步枪173支、骡马41匹”。

三、大横岭之战(5月6日-5月9日):攻击大横岭之日军,乃日军110师团之139联队;我方主力部队,为第9军之28师。事后,第28师师长王应尊,撰文回忆当时的作战情况如下:我军在“空军炮火的协助下,官兵奋勇前进,不顾牺牲,猛冲猛打,迫使敌人节节后退……(日军)阵地上死尸遍野,森林中吊死多人,遗弃的马匹枪支弹药及衣服不计其数。最令人惊奇的是在敌人遗弃的包袱中尽是敌人的右手,手上挂着一个写着死者姓名的牌子,事后知道敌人被击毙后,必须要把死者的右手送回日本交死者家属”。这次战役,歼灭日军1000余人,而“我们也付出了很大代价,阵亡营长2人,重伤副团长1人,伤亡连排长以下官兵4000余人”。

四、马头寨(缶本卷山)之战(4月14日——5月18日):日军“攻击马头寨时,特由老河口调来15公分榴弹炮一大队,对该寨猛烈轰击,山上千余树均被炸成数段,炮弹轰成无数坑洞和尘土”。“我官兵在敌炮轰时,则隐蔽于山后掩体内,待敌炮击停止,其步兵向山上爬时,即集中投掷手榴弹及拉法滚雷,歼灭半山腰之敌……敌伤亡枕藉。我官兵将山上尘土打成细灰,倾倒在山坡上,敌兵爬山时,两腿竟陷入此稀松尘土中动弹不得,被我机枪当人靶击毙。”此役,日军战史——“《日军在华作战纪要》中文译本《投降前后之派遣军》中《老河口作战之拼斗》一章”,第496页是这样记载的:“我军虽一再实行夜袭,但徒劳无功……‘山井眼(即马头寨)难道无法攻克吗’一语,遂成为官兵的暗语,亦成为痛苦的代名词。”4月27日,139联队之第“一、三两大队在十五榴弹炮掩护下猛攻马头寨,但遭中国军手榴弹攻击,伤亡甚多,仍未攻下。到5月增援兵力,复行攻击,仍未能攻下,而大队长以下负伤者甚多”。以上四次大战,毙伤日军达15000人。

以上四次大战,乃西峡口之役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后期最有影响的一次战役……西峡口的安危,对于当时作为抗日后方的西安至关重要。此役的胜利,阻止了日军西犯的企图,彻底粉碎了日军‘打通豫陕公路,进逼西安,威胁重庆’的梦想”,“用最后一枪打败了日本侵略者称霸东亚的美梦,使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西线战争在这里落下了帷幕”。反之,若非中国军民把日军挡在了南阳,其“极可能沿豫陕公路西窜,进而越秦岭侵我西安,甚至分兵直趋汉中,威胁我成都。去年冬,桂黔战局即其一例……”如果日军越过南阳西进,中国的抗战历史就可能重新改写。

南阳会战,就时间来讲,是所有会战中最长的一次。而战争之激烈,也是史所罕见。大家都知道,在战场上,日军是从不遗尸的,而这一战,他们不仅遗了,还多次遗。起初,尚把死者斩下一肢,带回国交给死者的亲属。到后来,连一肢也顾不得斩了,“只能取一个拇指充数”。再到后来,连伤兵也不顾了,因害怕他们做中国的俘虏,败退时干脆把一些伤兵集中一地活活烧死,且一烧便是600多人!且是,日本是一个不肯轻言失败的民族,连举世公认的台儿庄战役,他们败得那么惨,还不肯言输,反说成是战略收缩。但在八年抗战中,有一场战争日本承认输了,这就是南阳会战。

南阳会战之“重阳店之战”,日军在华作战记录中《昭和20年之派遣军》书内第613页第11行是这样写的:“4月1日开始进攻的步兵第139联队,未达到预定的目的地——西坪镇,并抑制住急躁的心情,在重阳店——桐树营之线停止了进击,假设遽尔急进追击至西坪镇的话,则非但步兵139联队要全军覆没,即整个110师团,亦恐难逃悉数被歼的命运。”上述这一段记载,是所有日军战史中未说过的话。南阳会战之“西峡口战役”,日本顾问范健在其所著的《日军在中国方面的作战纪录》中,不但坦承此次作战艰苦,而且首次吐出“损失惨重”的苦水。这在其他战役中是少见的。南阳会战之“豆腐店之战”,日军战史亦坦承,“山井眼(即马头寨)难道无法攻克吗一语,遂成为官兵的暗语,亦成为痛苦的代名词”。

小编推荐:桂军抗战史:数万桂军壮士血战抗日无一人投降豫西鄂北会战战争经过:解除对武汉侧背的威胁亲历者回忆常德会战:士兵牺牲时都抓着敌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