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武大教师曾力劝日军少将别栽樱花:应种梅花

武大教师曾力劝日军少将别栽樱花:应种梅花

时间:2016-04-02 06:41:34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武大教师曾力劝日军少将别栽樱花:应种梅花

武大毕业生赴日留学

有关武大最早的樱花,主流说法是1938年日军在武大老斋舍前种下的约30株樱花,但它们现在早就死了。武大深圳校友会发现的那段往事,就发生在日军在武大种樱花前后。

1930年,18岁的湖南大庸县(现张家界永定区)人汤商皓考上了刚刚建校的国立武汉大学,此时在首任校长王世杰的领导下,武大高薪聘请一批名师来校任教,并投巨资修建校舍。1934年,汤商皓才从原武昌中山大学的东厂口校区搬入珞珈山新校区。当年,他在武大毕业后,获得法学学士学位,被推荐到南京国民政府司法部门工作,随后被公费送往日本留学。

汤商皓先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部进修,后转入东京商科大学学习国际贸易与国际金融。寄宿日本家庭时,他与这家的养女铃木光子相识并结婚,两人先后生下两个儿子。

1937年夏,正当汤商皓开始准备博士论文时,“七七事变”爆发。汤商皓无法继续学业,带着妻儿回国。

武大教师曾力劝日军少将别栽樱花:应种梅花

留在武汉做护校教师

汤商皓回母校后,拜访了时任校长王星拱和经济系主任杨端六。因为在日留学期间,他常以学生身份将研究报告寄给杨端六教授指教。会见后,武大聘汤商皓做讲师。

1938年2月,国土不断沦陷,武大决定西迁乐山。同时,从南京撤到武汉的国民政府在武大办公,蒋介石、周恩来等国共要员在此指挥全国统一抗战。

眼看武汉也要被日寇攻占,1938年10月,武大将绝大部分的人员物资都迁往四川。但为了保护校舍,王星拱校长安排4名校工与汤商皓留守护校。选择汤商皓,主要是因为他日语好,还有个日本妻子。此时,汤商皓的女儿刚刚出生,他真可谓临危受命。

1938年10月,日军兵临武汉,汤商皓带着家人和同事迁入法租界预先订好的房子。10月25日武汉沦陷,汤商皓和同事被日本宪兵带走。幸亏日籍妻子出面,他们都被释放了。因为懂日语,夫妇俩与红十字会一起将难民安全地疏散出法租界。

力劝日军不要栽樱花

一个月后,武大成为日军司令部驻地。攻占武汉前,为了避免国际压力,日军下令不准破坏武汉的主要建筑和设施,名单中就有武汉大学。汤商皓通过妻子与“武汉治安维持会”协商,日本人答应让他去武大看看。

汤商皓回到武大时,校内驻扎了一个联队的日军,但校舍基本保持原样。汤商皓在原来王校长的办公室见到了联队长荒原大佐。汤商皓不卑不亢地说,武大校舍是中国的文物,按照国际法应该得到保护,荒原同意满足“合理要求”。

几个月后,汤商皓听说在武大的日本驻军换防了,他又带着原班人马去校园。这支部队的规模比之前的小了许多,校园成了日军后勤基地驻地。

接见汤商皓一行的是高桥少将,他对武大校园的风景和文化赞叹不已,甚至跟汤商皓聊到想在武大种花。1985年,汤商皓写了一篇回忆文章,其中就有这一段记载:“高桥少将说:‘惟值此春光明媚,尚欠花木点缀,可自日本运来樱花栽植于此,以增情调。’”高桥一时兴起,还带着汤商皓走到文学院前,指了指准备栽樱花的地方。汤商皓心里很不高兴,于是建议高桥种梅花,但未被采纳。

到了1939年冬天,武大留给汤商皓他们的经费用完了。随后,两名同事去四川回学校想办法,一名回湖北汉川老家,剩下一个走不动的老同事留下。汤商皓把长子送回湖南老家,再租下一个小店,让铃木光子向日侨批发部购买日用品再卖出去,由此维持生活,但仍旧时常去武大看看。

1942年,最后一个陪他的同事也回老家了,4岁的女儿夭折。汤商皓生活又陷入窘迫,幸好有朋友帮忙,他在汉口的一家银行找到工作。

武大教师曾力劝日军少将别栽樱花:应种梅花

40年后回校“汇报任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汤商皓和武大新任校长周鲠生取得联系,周校长要他回武大。但因为台湾刚刚光复,国民政府急需日语人才,他马不停蹄地去了台湾。1946年,铃木光子作为日侨被遣返日本,身边唯一的孩子则被送回了湖南老家。离别时,小儿子哭着抓住妈妈的衣服不放,铃木光子剪下一绺头发,又从箱子里取出写有两兄弟生庚八字的纸片交给他,两人泣不成声。1947年,失去亲人的铃木光子回到日本不到一年,就忧郁而亡,年仅34岁。

1946年10月,武大师生终于从乐山迁回珞珈山。1947年3月,生物系的大一学生肖翊华惊讶地发现,老斋舍前的日本樱花开花了。后来成为武大生物系教授的他回忆:“当时心情很复杂,于个人而言,从民族感情上很难接受;但作为一名生物学专业的学生,樱花是很重要的一种观赏类植物,很有研究的必要。”于是他开始了长达 62 年的樱花研究,直至 2007 年离世。

日军侵华栽下的那批樱花树,早已成为历史。后来的武大樱花,主要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1982年中日友好10周年、1992年中日友好20周年时,日方赠予的樱苗及其繁育品。

来不及向武大报告护校过程而去了台湾的汤商皓,没想与母校一别40年。1985年5月,已改名“汤子炳”的汤商皓从侨居的美国回到湖南老家,父子相见,抱头大哭。5月25日下午,在老同学的邀请下,72岁的汤子炳回到武大,写下3000余字的文章《1985年回国重游珞珈母校——武大忆往感怀记》,向母校“汇报任务”。

汤子炳晚年一直在美国从事侨务工作,先后任武汉大学美国加州校友会会长、加州湖南同乡会监事主席、湖南旅美联谊会名誉会长。1997年11月2日汤子炳因患肺癌病故,享年86岁,

“汤老留下的这篇回忆文章,是武大抗战留守和樱花起源的珍贵史料。”昨天,武汉大学档案馆馆长涂上飙介绍,该馆还保存有当年王星拱校长委托汤商皓等5人留守护校的文件材料。

又是一年樱花季,武汉大学深圳校友会在探究武大樱花起源时,无意中发现了抗战时期,一位武大青年教师与日本妻子冒险护校的传奇往事。近日,这段往事由武汉大学深圳校友会的微信公众号wdsz1893,向公众披露。

1947年,武大师生从四川迁回珞珈山后,第一次看到樱花。

小编推荐:揭秘:抗战期间对日本的离奇空袭“纸片轰炸”杂牌西北军三声怒吼:十万日寇三年未敢渡黄河投降后的日本仍语言挑衅中国 一次战役让其低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