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时间:2016-04-02 06:40:54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1943年的厂窖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尽管战争的号角在全中国的土地上吹响,厂窖的农民们依然下田插秧,进湖打渔,对于他们来说,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完全属于他们认知范围之外的遥远的事情。抗战他们是知道的,日本鬼子他们是仇恨中带点恐惧的,但他们更关心的仍然是天候农时,能不能多收三五斗米,多打百十斤鱼。

但战争终归还是近了。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江北歼灭战”(我方战史称为监利、华容作战)来,日本华中方面军已经在长江南岸夺得了华容、石首、弥陀寺等滩头阵地,形成了对重庆方向的一个突出部。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1943年5月5日,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军发起“江南歼灭战”(我方战史称为鄂西会战)。目的是打通长江航路,充分发掘内河航运潜力(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船舶损失严重。在中国战场上,内河航运船舶也越来越少;而宜昌到岳阳段长江为中国军队控制,日军在攻占宜昌后掠夺的大量船舶不能使用,仅停舶在宜昌附近的内河航运轮船就有11艘,空船总排水量近2万吨)并顺势歼灭鄂西地区的国民党第六战区野战部队。

在日本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拟定的作战计划书上清楚地写着:

为达成作战目的,日军准备了三次钳形攻势,第一钳就指向南县。

5月5日,日军第3师团由藕池口附近向百弓嘴国民党军第10集团军第87军新23师阵地进攻;独立混成第17旅团由藕池口东向茅草街第29集团军第73军第15师阵地进攻。小柴支队由石首向团山寺第15师阵地进攻,户田支队由华容附近向三汉河第73军暂5师阵地进攻。守军当即进行了坚强的抵抗,两军激战。日军第17旅团步兵第90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被击毙,第40师团第234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安村修三少佐重伤。当晚。日军占领了长岭嘴、紫金渡、麻壕口等地。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5月6日晨,守军第77师与第15师协力反击,与日军激战于梅田湖、芝麻坪、三汉河、黄石嘴、八股头之线,反复争夺,血战竟日。至7日晚,日军主突方向上的安乡首先为日军第17旅团及第3师团一部攻占。第73军与集团军及战区失去联系。第六战区为挽回颓势,8日曾组织第29集团军及第10集团军集中力量实施反击,但由于通信不畅,不少部队又失去掌握,在调整部署尚未完毕之际,日军又集中兵力向南县进攻。暂5师在日军夹击下苦战终日。伤亡极大,当夜突围至沅江地区收容。

5月9日,日军占领南县。已经丧失战斗力的第29集团军第73军经厂窖、酉港向常德方向“转进”。

随着第73军万余溃兵涌入厂窖,这个面积50多平方公里由13个小垸组成的湖州大垸彻底暴露在日军追兵面前。

1943的春天,厂窖和生活在这里的上万普通百姓就这样以受害者的姿态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为摆脱日军的追击堵截,第73军主力—万余人奉命向西、向南方向撤退。地扼洞庭湖西北水路交通要冲的厂窖大垸,成了国民党军西撒的重要通道。随军而来的还有沦陷区的两万多难民,准备经厂窖西渡汉寿的酉港,前往常德。

5月8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7旅团、小柴、户田、针谷支队各一部,计3000余人,汽艇60多艘,兵分多股向厂窖地区展开水陆合围。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陆路两股日军,分别从南县、安乡出动,直抵厂窖大垸东、北各堤垸,水路两股日军,分别自岳阳港湖北太平口启航,进逼厂窖垸外的东西两侧水域,封锁水上交通和淞澧道各渡口,截断国民党军和难民西撤的退路。与此同时,日军战机从汉口、当阳等地起飞,分批至厂窖上空轮番轰炸。

是时,云集在厂窖地区的万余名国民党官兵和两万多难民,加上本地的1.5万居民,绝大多数被日军合围在这个东西宽10多华里、南北长20多华里的陀螺形“口袋”中。

五月的春雨中,一场惨剧在洞庭湖边上演了。

厂窖大垸中心地带的永固垸(现在的新春村所在地),是个仅有六七平方公里的小垸子。

5月8日下午,天下着毛毛细雨,道路泥泞不堪。听说日本鬼子沿东西河道向厂窖地区来了,住在东堤一线的上千名村民、外地难民和一小部分国民党溃兵,都以为永固垸离河道较远比较安全,便纷纷朝这里逃命。

次日清早,数百日军从东堤一线扑向永固垸。

戴吉禄禾场上,日军把120多名群众五花大绑,四周架起机枪,用刺刀逼迫人们成排跪下,要他们交出国民党溃兵和枪支,见无人作声,便大开杀戒。120多人仅3人生还。

袁国清屋场70多人;肖吉成屋场约100人;罗菊东藕塘40多人,王锡坤麻地20多人……

82岁的肖明生老人是永固垸屠杀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回忆起血腥往事,老人情难以堪:“我家住在永固垸,四代同堂,共有29口人。1943年5月9日午后,10多个日本鬼子冲进我家,父亲肖美和、叔父肖桂生和两个堂伯伯、一个哥哥、一个姐夫、一个侄儿共7人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第二天日上午,我家死难的亲人还未来得及掩埋,日军又进村了。当时,全家还剩下22人,除我和大哥及侄儿外逃,留在家里的一大半是女眷。其中,老祖母已80多岁,侄女小的只有岁把。鬼子窜入我家,见几乎尽是女性,兽性大作,但遭到拼命反抗。鬼子恼羞成怒,将我祖母、母亲等18人全部推到附近一口深水塘边中,还用竹篙、土块扑打,直至淹死为止。只有抱在手上没被捆绑的小侄女毛毛,侥幸得救。我自己因全家遭此横祸,疯癫了近一年。”

在日军的疯狂杀戮下,永固垸里尸横遍地,被杀村民、难民1500多人。外地难民的尸首无人认领,只得由当地幸存者挖坑集体掩埋,一个墓坑内埋有无名尸首上千具。

小编推荐:杂牌西北军三声怒吼:十万日寇三年未敢渡黄河投降后的日本仍语言挑衅中国 一次战役让其低头日军文件解密:战果未核实前以共军公布数为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