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八路军115师挺进山东:在陆房粉碎日寇九路围攻

八路军115师挺进山东:在陆房粉碎日寇九路围攻

时间:2016-04-30 05:54:21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八路军115师挺进山东:在陆房粉碎日寇九路围攻

1938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派兵去山东”。

115师主力挺进泰西

八路军115师师部、师直属队、343旅686团等组成东进支队,陈光任司令员,罗荣桓任政治委员。东进支队在115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的率领下挺进山东。

从1938年底开始,日军增强驻山东的兵力,组建第12军,下辖第5、第21、第114师团、独立混成第5旅团、骑兵集团等部,占据着山东大部分城市和交通要道,并开始向乡村渗透。

1939年3月,我东进支队由河南与河北交界地区进入山东,随后抵达东平无盐村。12日,在东平的夏谢村召开部队干部会议。罗荣桓指出,东进支队的任务就是创建泰西抗日根据地,依山(泰山)、傍湖(东平湖)向外发展。

1939年3月,东进支队智取汶上草桥伪据点,俘伪军一个中队。当时,115师以一部骑兵深入敌占区,侦察敌情。战士们身着日本军大衣,骑着缴获来的大洋马,伪装成日军来到草桥伪据点。

115师骑兵连长叽里呱拉地讲着“东洋话”,命令伪军集合。伪军见“皇军”来到,急忙列队,我骑兵连趁机包围据点,并将伪军全部俘获。“草桥阅兵”的故事,后来在泰西群众中广为流传。而我军的这次智取行动,在当年刚创办不久的《大众日报》上也有报道。

八路军115师挺进山东:在陆房粉碎日寇九路围攻

1939年4月,东进支队在肥城阎王桥、东平香山、宁阳葛石店、泰安鱼池村等地连续打击日伪军,均获重大胜利,累计歼灭日伪军近千人,极大鼓舞了抗日干部和群众的热情,也引起了敌人的恐慌。

115师曾在平型关战役中重创日军,打败日本侵华精锐部队坂垣师团。自平型关大战之后,日军就四处寻觅我115师主力,并想方设法一举消灭。

听闻115师主力来到山东,日军又恨又喜。1939年5月初,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第12军司令官尾高龟藏纠集两个旅的主力及济南、泰安、兖州、肥城、平阴、东阿、宁阳、长清等十几个城镇的日军共5000余人及伪军一部,配备汽车、装甲车100余辆,大炮100余门,分9路“扫荡”泰西地区,寻找115师主力决战。

从5月2日至8日,日伪军首先对大汶河南岸的东平、汶上地区进行“扫荡”,9日开始以“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战术向肥城以南、汶河以北推进,逐步形成合围。10日,日军继续推进,紧缩合围圈。

1939年5月19日的《大众日报》曾经这样报道:“日寇自本月5日起,开始向我侧翼'扫荡',9日向我肥城山区进攻,一面修筑公路,逐步推进,紧缩我军占领地区……”

我115师除留下第686团两个营在原地坚持斗争外,师机关、直属队、津浦支队向大峰山区转移,山东纵队第6支队向平阴、东阿转移。但随着日军向中心推进,并控制山外各要口,形成封锁圈,115师师部、第686团、津浦支队、冀鲁边第7团、山东纵队第6支队等部和中共鲁西区党委、泰西地委等党政机关,共3000余人未及时转出外线,被包围于肥城东南陆房周围纵横各约10公里的狭小区域内。这一地区,地形像一个脸盆,周围山势不高,无法隐蔽大部队。

陆房村地处济(南)兖(州)公路以西,三面环山,西邻大董庄;西南接肥猪山、岈山;北傍黄土岭、黑峪;东接凤凰山、蛤蟆山;东南面是开阔的小平地,115师师部就驻在陆房村附近。

5月10日,115师令686团在内线牵制敌人,其余部队分路向外转移。但行至途中,师部等均遭敌机动部队阻击,除6支队因道路熟悉转移出外,其余部队均转移未成。


陆房突围战打响

情况十分危急,115师当即决定,凭险据守,待机突围。

据张立华、董宝训所著《八路军史》(青岛出版社,2006年1月版)记载:

11日,日伪军在炮火的支援下发起全线进攻。我第686团沉着应战,指战员们用步枪、手榴弹、白刃格斗,打退日伪军的进攻。战至中午,日军改变战法,由轮番攻击改为集团冲锋。日军集中所有炮火,在山脚下向山上急速发射,直打得岩石开花、树枝横飞。第686团一直坚守着阵地。坚持在陆房以北、以东的师特务营和津浦支队英勇地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师骑兵连奇袭陆房东北临安站之日军,给敌人以重创。战斗中,曾有200多名日军一度逼近115师师部驻地陆房村,八路军与其展开肉搏战,血战持续了一天,我军守住了阵地。

入夜后,日伪军畏怯夜战,实行收缩兵力、包围监视战术,企图次日再度进攻。为防我军夜间突围,日军以重兵把守陆房周围各个制高点与大小路口,并燃起了堆堆大火。

115师决定利用敌人不敢夜战的弱点,实施隐蔽突围,确定了突围的部署、方向。提出,一要轻装;二要弹药、电台、银元不能丢;三要妥善处理伤员。突围部队一律枪上刺刀,压满子弹,随时准备投入战斗。突围中,“必须坚决服从命令,不得自由行动,不得发出响声和光亮。”

夜间10时许,我军开始收容部队,进行政治动员,整理组织,宣布纪律,紧急轻装,埋藏重要物资,安置伤员。分3路突围的队伍,在当地农民向导的带领下,紧张有序地进行突围。

为了迷惑敌人,津浦支队骑兵连派出9人,每3个人一组,飞马奔驰在敌阵地前,并一阵枪、一阵手榴弹地攻击,引诱敌人仓皇还击。686团1营派小股部队用火力袭击迷惑敌人,4连派兵力警戒常庄、油山庄两侧。

八路军115师挺进山东:在陆房粉碎日寇九路围攻

我突围部队以686团1营为前卫,掩护师部、团机关沿岈山的沟口小路,向西南越过敌人的封锁隘口,拂晓前跃过汶河,至东平县无盐村。686团辎重部队经上庄、郝家峪、白庙口、红山、刘庄、孙伯突围,拂晓过汶河到汶上城东。

5月12日上午,日伪军继续对我115师阵地发起猛攻,一直打到陆房村内,未见八路军一人。陆房一战,我军以毙伤日伪军1300余人,自己伤亡360余人,粉碎了日伪军围歼我115师的企图。

日军制造“狼山惨案”

115师成功突围后,失败的日军遂对狼山一带的群众进行疯狂的报复。5月12日,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狼山惨案”。在狼山北,日军逼迫18名青壮年穿上八路军的服装,跪在地上,然后进行拍照,随即全部用刺刀捅死。山前刘家村桥下的8名无辜群众,被拉到桥上枪杀。从早晨到中午,日军杀害当地群众88人,烧毁房屋153间,其中仅刘家村就有36人被杀。山上山下烟火弥漫,哭声遍野。

据不完全统计,在东陆房、西陆房、刘家村、大董庄、黑峪、牛庄、东界首、西界首、孟村、李村、赵村、下庄等15个村,被残杀的群众达126人,烧毁房屋无数。

2011年5月24日,本报记者来到肥城市安临站镇东陆房村采访时,见到了当年战斗和惨案的目击者、现年85岁的马宪振老人。当时只有13岁的马宪振,亲眼目睹了115师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场景。牙齿虽然掉光,但身板硬朗的马宪振说:“八路军的一个机枪手,左边一挺机关枪,右边一挺机关枪,轮着打。”(据我们分析,一个士兵不可能操作两挺机关枪,尤其那时机枪如此珍贵,可能是另一名机枪手牺牲了。)

八路军成功撤退后,日军杀害了不少东陆房村的百姓。马宪振说:“光我们村马家街一条街就有13人被日本人杀了。我父亲也被他们害了,那年他47岁。我当时和两个15岁的小伙伴躲在一条水沟里,因为狗叫被日本人发现。他们两个被抓去当八路军杀了,我个子太小,像个小孩,冒充不了八路,才没死。”

小编推荐:91岁老兵忆抗战:部队几乎每天转移几分钟吃完饭松山血战:阵地上尽是被咬下的耳朵被抠出的眼珠抗战老兵钱炳坤回忆:从复旦学生到报考黄埔军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