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传奇人物 曾3发子弹拔掉一个伪军据点

传奇人物 曾3发子弹拔掉一个伪军据点

时间:2017-05-02 11:28:04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传奇人物 曾3发子弹拔掉一个伪军据点

马法古,1923年10月出生,河北蠡县人,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12月入党;在冀中军区游击战中屡建奇功,曾被授予“神枪手”“战斗模范”“战斗英雄”称号;离休前为石家庄高级步校研究员,在抗战胜利65周年纪念大会上,作为老兵代表发言。

“能在天安门接受祖国的检阅,此生无憾”。初见92岁高龄的马法古,是在抗战老兵下榻的首都大酒店。他胸前挂着3枚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无声地诉说着老兵的光荣与英勇。

老人家告诉记者,他这辈子最引以为豪的称号有3个:“神枪手”“战斗模范”“战斗英雄”。

抗日战争中,马法古在冀中平原经历了多次日伪军的大扫荡,并于1943年被派到抗大陆军中学学习。一手好枪法就是那时练成的。马法古的射击秘诀有四:端枪要稳,枪上放一个铜板,击发时铜板不能掉;臂力要足,枪管前面挂上砖,一块块往上加,不能晃;第三是瞄,子弹飞出去会往上偏一点高一点,瞄着下沿正好打在中间;最重要的是击发时,要攥着响,攥着响枪不会晃动。说起这套绝活,老人颇为自豪:“这些射击要领掌握好了,一打一个准。”

抗战老兵传奇:曾3发子弹拔掉一个伪军据点

1944年从抗大陆军中学毕业后,马法古被分配到冀中军区四十二区队当排长。

回忆峥嵘岁月,马老最为得意的一次战斗,是仅用三发子弹就拔掉了一个伪军据点。1945年的夏天,为了扩大解放区,缩小敌占区,上级首长命令拔掉静海县王辛庄的一个伪军据点。这个据点背靠一条河,据点四个角上有碉堡,墙上有垛口、枪眼,易守难攻。马法古接到命令之后带领队伍从三面包围了这个据点。

当时,一个敌人偷偷从枪的垛口向外看,只露出半个眼睛,马法古“砰”的一枪正中目标。这一枪让据点里的敌人慌了神,又有两人从垛口向外张望,他弹无虚发,2发子弹又把这两个敌人送上了西天。吓破胆的敌人再也不敢露面,都隐藏了起来。一直等到天黑,伪军见无路可逃,又听八路军喊话说缴了枪发路费回家,哗哗放了一阵空枪,就把枪捆起来举手投降了。这一仗,马法古用神枪绝技迫敌投降,“神枪手”的称号不胫而走。

在马法古家里,至今还保留着缴获的一床日军军毯。军毯上写着当时使用者的名字——山田武彦,这是他在1945年一次战斗中缴获的战利品。闺女劝他送到军事博物馆去,他心有不舍:“等我过世了再捐吧,现在留个念想。”他说,每当看见这军毯,就想起了战火硝烟的峥嵘岁月,想起那些没能等到共和国黎明的战友们……

“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代表的不仅是我个人,更是那些千千万万和我共同战斗的战友们。”闻听此言,记者感慨,英雄虽已年迈,但他曾经的光荣与梦想人们不会忘记,它早已铭刻在共和国的丰碑上。

经济战的最高形式是货币战。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是商品经济。货币作为等价物出现的,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斗争开始于市场争夺,倾销、市场分割、原料争夺、投资斗争,最后发展到货币斗争。

抗战期间,日本侵略者不仅运用军事手段,还利用“货币战”以达到其“以战养战”的目的。与国民党正面战场类似,国民党政府在与日寇“货币战”也是一溃千里,最后偏居一隅。与之相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游击战,不仅在军事上成功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将日寇围困在据点、大城市及铁路沿线;而且运用货币战,成功地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以战养战”的企图。不仅是晋察冀边区,连日战区边缘的老百姓也使用边币,甚至据点的“太君”也在用。“土八路”是如何做到的呢?且听我给您慢慢道来。

1938年1月,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在阜平召开。大会选举宋邵文任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主任委员兼财政处长——这位未来晋察冀土八路货币战的操盘手,登场了。文章开头那段话就是宋邵文先生的讲话记录。会议期间,聂荣臻同吕正操谈筹建晋察冀边区银行问题。聂荣臻对吕正操说:“建立边区银行,不用国民党的票子,抵制敌占区发行的伪钞,但是目前没有基金。”吕正操说“我们从安国商会搞到的三万块钱还没动,可用作基金。”并商定回冀中后即着手筹办晋察冀边区银行,指定由原六九一团军需官关学文任银行行长,从安国县筹措印刷钞票的设备和技术力量,着手发行边币。比利时籍神父雷鸣远曾大力帮助购置印刷机械。

抗战老兵传奇:曾3发子弹拔掉一个伪军据点

聂荣臻的话揭示了两个问题:一、边币(晋察冀银行发行的纸币的简称)的发行,刚开始是与法币联系的。作为法币的辅币,边币将自身的价值依附于法币,并通过法币来体现并维持其信用的。土八路既没有金银这种贵金属,又没有有价证券,还没有物资作为货币发行的兑现手段,只能和法币联手做朋友。1938年的法币还是良币。二、边币的未来,是逐渐摆脱法币,走向独立自主发行的道路。

宋邵文先生在边区银行成立前,为了筹措抗日经费,将日寇准备废止的察哈尔钞票(简称察钞)盖戳发行,以田赋作担保。日寇见机,马上宣布不废除察钞,结果边区涌进大量察钞。敌占区商人也带进大量察钞,购买边区货物。边区因此陷入被动,也给边区人民生产生活带来极大困难。边区银行成立后,花费了十几万边币,将流通在老百姓手中的察钞收回。虽然首战失利,但这积累了边区经济工作的经验,而且初步树立了边区政府负责的形象。边币真正建立起在老百姓心中的信心,还是在1938年的反九路围攻后。毕竟,老百姓会想:虽然你给俺们减租减息,还规定无主地耕种保留五年的耕种权,但你们这群穿破鞋、破衣服、拿破枪的土八路万一被鬼子打跑了,这些还不得拿走?而军事上的胜利,是建立对边币信心的保障。

1938年8月17日,毛泽东同张闻天、王稼祥、刘少奇致电聂荣臻、彭真,并告朱德、彭德怀,提出边区货币政策的原则,“一、边区应有比较稳定的货币,以备同日寇作持久的斗争。二、边区的纸币数目,不应超过边区市场上的需要数量。这里应该估计到边区之扩大和缩小之可能。三、边区的纸币应该有准备金:第一货物,特别是工业品;第二伪币;第三法币。四、日寇占领城市及铁路线,我据有农村。边区工业品之来源是日寇占领地,边区农业产品之出卖地,亦在日寇占领区域。因此边区应该有适当的对外贸易政策,以作货币政策之后盾。五、边区军费浩大,财政货币政策应着眼于将来军费之来源。六、在抗战最后胜利之前,法币一定继续跌价,法币有逐渐在华北灭迹之可能,杂币会更跌落,伪币亦会有一定程度的跌落,边区纸币如数量过多,亦会跌落。问题中心在于边区纸币应维持不低于伪币之比价。”这份1938年的电报对边币发行的准备金问题、未来之作用、发行的数量,乃至伪币、法币的前途做出了准确的预断。

边币发行之初是和法币携手做朋友的,对于法币是无限量兑换-——即,为了保证边币信誉,只要老百姓需要,就可以用边币兑换法币。而这就需要有大量的法币作为基金支撑,显然边区不具备这个条件。这就要求边币必须独占边区。如果没有独立自主发行边币,就不会有后来的货币战——不然,边币早晚会被法币这个猪队友拖垮。边币开始发行时,经济上需要联合法币,所以用法币标价边币,边币与法币按1:1投放。边区的印刷能力有限,不能印制足量的边币。同时,考虑到要维持与国民党建立起来的统一战线,边币也必须与法币联手打击伪币。

抗战开始后,日本的军费急速增加。为了弥补战争经费,日本动用黄金储备,从美英购买战备物资。1938年,日本原有的388吨黄金储备只剩下25吨(数据来自《中国事变陆军作战》,朝云新闻社1975年版122页)。敌伪用联银币套取法币,再去英美银行购买物资。在这种情况下,边区政府于1938年断然决定禁止法币在边区流通:虽然允许私人保存法币,但如欲在边区消费,必须在交易前到交易机关兑换边币;如需要到敌占区消费,也可以在边区兑换法币。严禁奸商私自带出,禁止金银流出根据地支敌。边区政府只花了十个月,就停用了法币。皖南事变后,边区政府于1941年2月规定,法币只兑出不兑入。法币随即跌价,每元法币只兑换7角边币,边币成为独立自主的货币。边币严格地按照边区人口数量、消费能力发行,以自身掌握的物资作为发行的保证。1940年9月彭德怀在北方局高级干部会议上再次指出:“一般在根据地流通的货币数目,不得超过全人口每人三元。”

毛泽东指出:“战争不仅是军事和政治的竞赛,还是经济的竞赛。”“货币战只是经济战的最高表现形式,货币战需要其他经济战的兵力做他的后盾,如果货币战没有其他经济战的兵力为其后盾,那么,货币战就等于被解除了武装,因为货币本身是不会作战的。”宋邵文的话揭示了一个真理:没有农业、工业作为基础,货币战是无源之水;没有贸易作为手段货币战无从开展。接下来,我们看看“土八路”当时发展农业、工业的努力。

小编推荐:抗日名将张自忠抽鸦片烟屡抽屡戒的原因张学良整编第二十九军后最先下令任命为军长的是谁周保中之女周伟的事迹

推荐阅读